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七十三,凶残的Dana(书号:13598

七十三,凶残的Dana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放在前面的道歉:食言了真是抱歉来着,只不过接下来的剧情出了点问题,结果预计的更新推倒重来,到现在只有三千……另,欠的会补,人品不会掉(握拳即使很尴尬,楚鸣也必须要承认,在这已经变成一滩浆糊的世界里,楚鸣唯一能够让自己保持优势的主动权已经被迫易手。

    是的,在眼下,楚鸣从根本意义上丧失了自己最大的优势。不得不等待剧情自然推进,才能够获得接下来的任务。

    “你这是在自曝其短。”安筱筱正以相当有范的动作切着盘里的牛扒,听到楚鸣的苦恼头也不抬的吐槽道。

    “我不说,你就没有察觉么?”楚鸣反问。

    “你以为谁都像你那么笨?”

    “那不就得了。”懒得反驳安筱筱的话,楚鸣只希望安筱筱能给出个办法就好了。

    “你问我我问谁。”安筱筱也在头疼。“眼下的剧情根本没有先例好么?而且根本没有线索可用了。”

    很多时候,并不是你聪明就有解决的办法的。聪明只代表能够更快的将隐藏的线索整合、找到被人忽视的漏洞等等,然而就算再怎么聪明,也有一个先提条件,那就是真的有能够被分析事件或者人物才好。

    主线任务:阻止核弹降临,最终还是要落在Elzbeh头上。然而现在人物之间复杂的人际关系不说,更重要的是,还有穿梭者。如果说命运的力量使得幻想世界的角色会在不知不觉扮演着自己在剧情应该扮演的角色,那么穿梭者从一开始就是为了破坏剧情的。塔洛林的存在,是最大的变数。

    在一切被揉成一团的现在,即使自诩智计超绝的安筱筱,也无计可施了。

    毕竟,眼下的三个主要人物法森、斯普瑞思和李根本查不到背景,而Elzbeh和Cross的事迹也与原本的轨迹相差甚远了。

    安筱筱没办法,这也在楚鸣的预料当——否则这个女人可能会上来狠狠地在楚鸣身上撕下一块肉的。纵然意料到了,楚鸣还是难以抑制的有些郁闷,好在最后,安筱筱还是给了楚鸣一个不算建议的建议,斯普瑞思他们多少会给楚鸣一些帮助。

    最近因为各种各样诸如Ale啦、Ale啦还有Ale啦之类的原因,斯普瑞思已经把自己的实验室搬到了第二据点,楚鸣来到这里的时候,不出意外的看到了几个人齐聚的景象。

    只是稍微一看,就能分出几个人的区别。

    这个屋要比斯普瑞思的第一据点大很多,李霸占了屋方厅的四分之一,和法森一起走桩。而Ale,则躺在了自己的床上——介于斯普瑞思和Dn双方面的努力,Ale没有被直接安置在培养皿,但是相对的Ale的住处也由屋里转移到了公共的方厅。

    “这样你照顾他或者我取样都很方便嘛!”EQ大约为0的斯普瑞思如是说。

    Ale现在几乎完全失去了自理能力,虽然根据斯普瑞思的测试Ale的身体完好并且没有任何可能阻碍神经的药物残留,但是Ale现在能做的也只有躺在床上了。偶尔Dn会扶着Ale起来和她一起看个电视什么的,但是进食、穿衣这一切都需要Dn照顾,唯一庆幸的是,Ale不排泄。

    “典型的心理认知障碍。”这是安筱筱当初的评价。

    显然这个刚出生多久没来得及感受到温暖的原体在被告知本身的身份时崩溃了——他否认自己属于人类的一面,因此对人类的躯体失去了控制,但是因为本能的留恋,他依然维持着Ale的容貌。

    “正好我有事情要告诉你!”正在四下寻找的斯普瑞思飞快的从自己的私人实验室钻了出来,一把拽住了楚鸣,脸上的表情用扭曲来形容再合适不过了。

    看着斯普瑞思手那根试管里黑红色的液体,楚鸣隐约感觉大事不妙。其实事情并不是楚鸣想象的那样……

    “也就是说,你所获得的有效成分,和记录的不一样?”楚鸣有些莫名。

    “你懂什么!这可是大事!这说明……”斯普瑞思脸上的表情恨不能给楚鸣一巴掌让楚鸣开开窍。

    “这不是早有猜测了么?眼下只是证明了这个猜测而已。”这才是楚鸣淡定的主要原因啊!早就做好了最坏的打算的话,不久不怕什么了么。

    在Elzbeh攻破GENTEK公司,楚鸣跟去扫尾之后,斯普瑞思按照楚鸣的说法,到GENTEK公司里面溜达了一圈,划拉到不少机密资料。而获得Ale之后,本来就热情高涨的研究人员,在拿到第一手资料之后,最先开始尝试的,就是以猎人为模板,通过与GENTEK公司类似的手法,对猎人进行改造,希望获得近乎于超级士兵的强化个体。

    然而实验一上手,斯普瑞思就发现了问题,从Ale身上取得的组织液的确与斯普瑞思三人相仿,然而那个结构式和组织成分,和制作超级士兵使用的DX-1120号病毒不同!隐约感觉到有些不对头的斯普瑞思自然找到了楚鸣。

    然而在楚鸣看来,这个根本不是问题。Cross的存在已经证明了

    “番外个体”的存在可能,眼下顶多是确认了这个可能罢了——这里需要说明一下,黑光病毒本身的特性决定人工的方式只能通过增加一些基因片段使得黑光病毒获得“更快或更慢生效、更容易或更难治愈”等等这一系列的特性罢了。黑光的原始变异菌株只能在生物体自然环境找到,一种未知的菌株就代表着一个新的感染体。只不过,变异菌株不一定只出现在特殊感染者身上——否则能够源源不断生出新菌株的Elzbeh就不是TheMoher了。因此,DX-1120的所有者是不是特殊感染者还是一说呢。

    “或者,我们可以猜测,那个感染个体掌握在军方手里,那样就更没有什么可怕的了。”

    楚鸣隐约感觉到自己好像发觉了真相,说不定Cross和他的手下就是一批试验品。只不过Cross为了追求力量或者其他原因,找到并吞噬了超级猎人而已。

    暂且放着这个问题,楚鸣来到了Dn左近。

    “你好。”楚鸣的靠近让Dn浑身一紧。

    “好吧,如你所见,都是俩眼睛一鼻,我们也没什么可怕的……”楚鸣心下暗骂法森不靠谱,为了诱拐Dn,法森当初几乎采用了绑架的手法——当然,是维持能量形态的。不过正是因为如此,貌似Dn受到的惊吓更大了。

    “你是说,我的哥哥已经死了,他是病毒。”

    好吧,楚鸣倒是没想到Dn纠结的竟然是这个。

    “你信上帝么?”

    “不信。”虽然楚鸣突然转移的话题让Dn一愣,但是还是飞快的给出了答案。当然,这个答案在楚鸣的预料当,毕竟Dn和Ale的过去堪称黑历史。不断祈求并且逐渐怨恨并且否定上帝也是理所当然的吧?

    “那你认为,一个人到底该包含一些什么?”

    “过去?记忆?”聪慧的Dn几乎猜出了楚鸣问题背后的意义,苦苦的思索起来。

    “那他就是你的哥哥,虽然已经失去了记忆,但是他就是。”楚鸣庆幸Dn没有冒出灵魂这个词——鬼知道Ale身体里的到底是不是原装的灵魂。不过无所谓了,既然Dn没说,楚鸣就乐得装不知道,继续心安理得的忽起Dn。“我们四个,和你哥哥差不多,对于我们自己来说,我们还是人类,顶多是稍有变异罢了。如果你非得纠结于曾经死过这点,他继承了你哥哥的思维方式、脑和所有的一切,除了记忆。说他就是你的哥哥也没有问题,感染体顶多是种族纲属换了一个,但是这并不妨碍他属于你哥哥的身份吧?”

    看着Dn看向Ale的眼神逐渐柔和,而表情也平缓了下来,楚鸣趁热打铁的说道。

    “对了,我麻烦你帮忙的事情如何了?”这才是楚鸣的目的啊!EQ比斯普瑞思强点有限的楚鸣闲的没事安慰妹?怎么可能!楚鸣之所以安慰妹,实际上是因为楚鸣正用到的她才进行人关怀的啊!

    “一切Ok!”说道自己的专业,Dn也眉飞色舞了起来。

    “虽然因为部分主编被FBI以妨碍国家安全为借口强迫禁止刊登,但是其余的反响还算不错。特别是美国白宫和国会议院周围已经被示威的人群塞满了。”

    楚鸣为之侧目,虽然早知道Dn那凶残而又专业的八卦等级,但是这么快绕过美国法律的限定并且煽动起民众的怒火也完全出乎楚鸣的预料——有FBI坐镇,再加上官方的宣传,很多民众都以为纽约已经完全陷落,而那些求援的信息以及“造谣生事”的报道完全被管制了。

    楚鸣根本不知道Dn到底是怎么写的报道,又用什么手段传播出去的,竟然在保证脱离了FBI的视线的同时,还维持了信息传播的广泛性。

    不过这正是楚鸣所需要的,民众才不会管神马危险的变异兽——既然已经控制住了局面,并且保证了不会有病毒外泄,为什么政府不救人?为什么政府打算在纽约上扔个大菠萝?这些才是民众所关注的重点所在。在这种局面下,那些政客后面的财阀也在蠢蠢欲动,任何人,只要敢下令核平纽约,那么他第二天就算不会出现在垃圾桶,估计也会出现在大桥的桥洞里。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