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七十一,埋钉子(书号:13598

七十一,埋钉子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Elzbeh,综合评价B+,精神评价???。

    然而只有极少数人才知道,这份数据有两个前提,第一,未知的精神力,是按照F计算的。第二,Elzbeh的防御能力,其实只有连猎人都不如的C-。

    可以猜想,凭借这份数据能够获得B+的综合评价,其他属性到底要多么强悍。

    “你们,打算反抗我么?”Elzbeh看向楚鸣和安筱筱,嘶声如蛇。

    “女士,请不要太过分了。”

    “情形所迫,多请见谅。”

    阴影,三个人突然钻了出来,不顾楚鸣头疼的模样和安筱筱诧异的神色站在了两人面前。

    “是你们!敢于伤害我的混蛋们!”Elzbeh声音有些细微的变化。

    “大家井水不犯河水为好,你觉得呢?”斯普瑞思的语气平静,然而额头上却不知什么时候已经布满了细密的汗珠。

    “你在威胁我?”即使在三人的背后楚鸣也感到一阵令人窒息的威压,仿佛要让自己跪在地上才善罢甘休。

    恐怖的压力之下,三人也实力全出。

    斯普瑞思的变化最少,然而变成银色的发丝和裸露在外的皮肤上银色斑点烙印强烈的闪烁说明他在全力以赴。法森的变化最为明显,整个人突然膨大了一圈浑身上下被银灰色的坚实贴身盔甲所包裹着,看上去更像游戏名为盔甲的能力,四肢末端膨大,展现出的名为能量·锤的能力,看上去如同一部机器。而李,四肢的关节处突然延伸出了一截,除此之外没有任何变化。

    而三人对面,Elzbeh却丝毫没有变化,好像根本不在意三人。

    “能让我说一句么?”挪动着好像钉在地上一样的下肢,楚鸣缓缓从三个人之间走了出来,直视对面的Elzbeh。

    “哦?”Elzbeh的目光让楚鸣浑身上下在一瞬间凝固了起来。

    “这次的行动完全是针对您的。”楚鸣顶住几乎要将自己碾碎的力量,缓缓的说道。随后身上骤然放松的力道让楚鸣出了一大口气,知道自己赌对了。

    “您有你的线人,我也有我的渠道。”不待Elzbeh细问,楚鸣继续说道。“我知道您想要毁灭这座城市,但是你也不希望就此消亡吧?”

    “还是说,为了让这里得到和希望镇一样的结果,你已经不惜一切了呢?”说道这里,楚鸣直视着Elzbeh的双眼。

    “这里,必将毁灭!”Elzbeh的言语依然坚定,却没了之前咄咄逼人的气度。“该付出的代价,总要让他们付出代价。”

    “可是该为一切负责的人呢?!”楚鸣看向Elzbeh,“这些人是和昔日的你一样的,你希望他们也和你承受一样的伤痛么?”

    “如果你有足够让我改变主意的筹码。”说到这里,Elzbeh直接扭头离开了。

    “这不难……”看着Elzbeh缓缓离去的身影,楚鸣咧嘴笑了笑。“在这座城市,还有第三方的感染者存在,他或者他们希望毁掉这座城市以及你,以此来掩盖他们本身存在的痕迹。”

    Elzbeh的步伐一顿,又好像什么也没发生一般,继续的走了下去。

    “啊……”等到Elzbeh彻底消失之后,楚鸣一屁股坐到了地上。

    “**裸的差距啊,我甚至无法移动了。”

    “你也是胆真大。”安筱筱看着楚鸣,像看到了什么稀有的动物。不过楚鸣可以很清楚的看到,安筱筱的余光不断在一边的三个人身上扫过,每扫一次,楚鸣就能听到一声清晰的口水吞咽的声音。

    楚鸣摇摇头,不说话。这事说危险,还真的不是特别危险。虽然Elzbeh有了超人的力量,而且按照年岁计算也有60多,然而论心理Elzbeh还依旧停留在1963年的青葱少女时。她所做的一切都是被仇恨所支配的,她想的只是报复,报复一切可以报复的人。即使Elzbeh真的彻底被仇恨所支配,只要有让楚鸣反应的时间,发动紧急瞬移卡还是行的。

    既然危险度不高,楚鸣自然不介意埋一颗钉。

    至于那张卡片。紧急瞬移卡:立刻将本身传送至五百公里之外的任意一个安全地点。P.S.虽然不鼓励临阵脱逃,但是很多时候只有活下去,才有未来。

    这张卡片是安筱筱卡包里的卡片之一,也是楚鸣到现在为止保存着的少数战利品之一——安筱筱的确不会背后捅盟友刀,但是貌似没人说过安筱筱不会在正面捅盟友刀——随着各个势力的介入以及各方面运算的开销加大,楚鸣不断收到安筱筱一张张报账清单,虽然明知道是在宰自己,但是为了联盟的稳定,本着卡片是大风刮来的不心疼的楚鸣,把从安筱筱那里拿到的大部分卡片都还了回去。

    不得不说安筱筱深谙割肉的精髓,要的都不是楚鸣特别看重的卡片,结果眼下回头,楚鸣却发现自己剩下的卡片只有寥寥七八张了。

    “他们是谁?”安筱筱看到楚鸣赖在地上不肯起来,连忙把他扶了起来,拽着楚鸣乐颠颠的走到了法森三人面前等待互相介绍。

    斯普瑞思安筱筱是知道的,所以更好奇其余两个人的身份。其法森据一些人的回忆,曾经被认为是Elzbeh的下属,确认极限战力在B++左右。因此安筱筱便更加好奇,能与法森和斯普瑞思两人同进同退,然而到目前为止好像无人知晓的李到底是谁。

    “法森、斯普瑞思、李。”楚鸣依次介绍了三个人的名字,然后踟蹰了半天之后,憋出了一句。“这三位是我的同盟和前辈……”

    “……”安筱筱用鄙视的眼神看着楚鸣,谁不知道这三位肯定是感染者啊,而且根据Elzbeh的话,这三位联手就算打不过Elzbeh,但是实力也是比较接近了——这还要考虑等阶威压,要不是现在盟友关系比较密切,安筱筱肯定揪着楚鸣的领逼问:“你到底说还是不说”了。

    “好了,不说那个了,看来Cross上尉的计谋完全失败了。咱们去看看吧。”楚鸣这句话,是对安筱筱说的。最近楚鸣研究出来了把卡片藏在身体里的方法,安筱筱的生存更不需要楚鸣担心,带上剩下三个还要考虑万一真的布置了血毒素的话,怎么带他们三个跑出来。

    今天的更新,昨天的再晚一点补,另外求票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