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六十八,Cross在行动(书号:13598

六十八,Cross在行动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在楚鸣背后,屋里的两个阴影开始争论。

    “这和我们说好的不一样!读心师!”

    麦考斯低眉顺眼的坐在一边,虽然纸面实力所差无几,但是考虑到底力两个阴影都能秒了麦考斯,更不要说这两人在自己组织远比自己要高得多的地位了。

    “稍安勿躁,我的朋友。”第一个阴影仿佛接触不良一般抖了抖,仿佛是在耸肩一般。“让我们听一听在场的另外一位到底有什么看法。”

    “我的小公主,刚才你让我放他走究竟为了什么呢。”

    “啊……”安筱筱揉了揉自己的太阳穴,“因为我有些不太妙的预感。你们谁有信心在不到一瞬的时间内控制住他?”

    “他得到的是黑光病毒,那么我那次鉴定就没问题。”

    “所以我有种很不祥的预感,我甚至猜出了Elzbeh的底力到底是什么。”

    “生化一系的巅峰之路啊……谁能想到看似没落的生化一系竟然也有巅峰之路?”

    “开什么玩笑(你说什么)!”三个人的表情不一,然而话里的意思却是一样的。

    生化的没落是为什么?与秩序阵营的对立,阵营本身的混乱使得生化一系根本没法从自己的同类处获得什么太大的好处,一切都是凭拳头说话。纵然战斗经验再怎么丰富,装备也是一个弱项——绿巨人、暴君甚至G病毒生命体,哪一只也不适合给人类用的装备。特别是绿巨人那厮,还有爆衣的恶习。

    除此之外,最重要的是,生化下无根底,没有完成的传承,而往上,根本没有巅峰之路!

    巅峰之路,就是一条只要走到头就能抵达绝巅的路。即使是不同背景的世界,有一些也有着错综复杂的关系,若非有些任务或者事件必须需要低级世界某些事件作为前置,难道是大势力都闲的了?没事开发各种低级世界。而巅峰之路,就是指从头到尾,从最低级的世界缓缓向上攀登,直到登临绝顶,也就是传说的EX级的力量。

    面对几个人或贪婪或疑惑的神情,安筱筱再次揉了揉太阳穴。

    “他的精神力是C级,再加上他具有阿赖耶体的属性。你们谁有能力在他按下口袋的紧急脱离按钮之前留下他的?”

    “既然如此,干脆放松一点好了,成为盟友就好,至少也不能成为敌人。”说到这里安筱筱眼里闪过一丝笑意,“就是不知道塔洛林知道自己不小心惹到了一个踏上巅峰之路的人,会是什么表情?”

    楚鸣不知道自己的形象已经被脑补的高大上了,毕竟对于一个连巅峰之路到底是什么都不知道的家伙,指望他能够虐杀原形世界背后的含义还是困难了点。之所以随时准备紧急脱离,只是一种下意识的防范罢了。

    楚鸣发泄的方式用暴敛天物来形容再合适不过,明明酒吧之后就有专门提供特殊服务的地方,甚至有精通生化技术的医师提供定制服务,然而楚鸣却窝到了健身房,虐待起里面的铁砂沙袋。

    打碎了三个铁砂沙袋,楚鸣才觉得神清气爽,揉着肩膀走了出来。酒吧那边楚鸣瞥了一眼并没进去,毕竟只是一个临时的据点,虽然被几个财阀组织建的不错,但是看里面更像是一个自助式的餐会,楚鸣想看到把自己蒙在黑暗的情报猎人和大嘴巴爆出种种内幕的酒精战士一个也没有,楚鸣干脆就离开了。

    随后几天用楚鸣的话说,仿佛回到了当兵的时候,每天规律的要死,吃饭睡觉打猎人七个字就说明了楚鸣所做的一切事宜。

    然而从斯普瑞思和神出鬼没的安筱筱那里获得的情报却显示,表面上一如既往的纽约城越来越不安分了。一群从图腾会和天机阁手上拿到了药剂的人,在天机阁暗“不小心”透露出来的消息引导下,正在吭哧吭哧的拆母巢赚主线积分呢。而Elzbeh那边,不知道塔洛林到底是如何蛊惑的,Elzbeh最近的确加快了自己的行动步伐,往往是一天之内有数座母巢诞生又被一帮拆迁工人完全推平。

    而里根号,则如同预料一般滞留在了近海,没有远离也没有立刻发射大菠萝的打算。

    在完全熟悉猎人之后,两只猎人已经无法给楚鸣造成什么比较大的伤害了。而在提升了空转向的能力之后,大群的猎人已经没有办法对楚鸣造成威胁——单纯依靠神出鬼没的速度,楚鸣就能够将猎人玩弄在股掌之间。而看着余下的二十多万幻想点,楚鸣也有些头疼了。弹跳要五十万根本不够,但是无论是能量锤还是能量鞭,楚鸣都觉得挺亏的……凭神马啊!再花五万可以解锁三级能量爪了都!

    今天,是麦克马伦博士第三次实验的时间。按照约定,楚鸣应该出现在现场。

    麦克马伦博要求也越发的变态起来,第二次要的是瘦削感染者的消化腺,第三次竟然要到了猎人的视神经——那玩意哪有专门的视觉器官啊!视神经和热感应细胞混合在眼窝一起构成了猎人的视觉,想要单纯提取视神经?抱歉,活取吧。不过麦克马伦对楚鸣的态度却好转了不少,不知道Cross在后面吹了什么风。

    不过总算是好事吧……虽然不懂也不喜欢麦克马伦做的实验,但是楚鸣还是坚持赶往——一切为了接下来的任务。然而只是进入实验室的一段路,楚鸣就感觉到气氛有些不太正常。

    “Cross上尉。”楚鸣对Cross点了点头,有这人在,气氛如此凝重也在意料当。不过今天的Cross身上并没有穿那身招牌似的黑色守望制服,而是一件白大褂。不过从对方有些鼓出的腰间,楚鸣肯定这货的电棒绝对没离身。

    “今天我只是保证兴趣来继续观察我的敌人,并非是公务,请不要太严肃。”Cross一手环胸,另一只手正在摸着自己的下巴,看到楚鸣也很高兴的点了点头。只是在实验室无法注意到的位置,Cross环胸那条手臂的手指仿佛随意的震颤了两下。

    “希望不会带来困扰,毕竟我也是职责所在。”楚鸣假惺惺的如是说,同时站在了自己的老位置,与Cross并没有正对,然而两方的气场却是实实在在的交杂在了一起,只是苦了站在台的实验员,两人气场的余波几乎被他们吃了个全,一个个手脚僵硬,好不容易熬到结束,两个似模似样的围观者不等结论就先跑掉了,这让一群科研人员气苦不已。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