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六十四,苦战(书号:13598

六十四,苦战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楚鸣的脸上也说不出是个什么表情。

    猎人,准C级生物,有着D++级别的评价,更关键的是,猎人坚韧的表皮有着C级别的防御能力,楚鸣的攻击只能勉强击破猎人的防御,打起来恐怕会异常艰难。

    对于这种敌人,楚鸣既想碰又不想碰,当然不涉及武者自尊之类的东西。实际上,想碰很简单,几乎在楚鸣极限范畴的猎人能够帮助楚鸣快速熟悉并且掌握自己的身体。不想碰,也很自然,以不熟悉的身体碰到这种几近极限的对手,无论是谁只要理智尚存都要犹豫三分。

    不过也只是一瞬间的犹豫而已,比起猎人,楚鸣真的想要在这种地方补给实在是太方便了。楚鸣自信以自己现在的水准再不济也不至于被猎人衔尾追杀甚至秒杀。只要能给楚鸣喘息的机会,楚鸣就无所畏惧。

    “不一样的。”猎人作为一种出生前就已经发育完全的生物,并不适合出手偷袭。楚鸣静静的站在一边,等着两只猎人孵化出来,顺便仔细的观察起这种奇特的生物。

    这两只猎人,有着和斯普瑞思控制的猎人差不多的体型。然而从动作上,能够很清楚的感受出这种生物与感染者之间的不同之处——作为一种从零被调制出来的生物,猎人几乎可以被认为是一种从与眼下世界完全不同的另一生态圈进化出来的物种。和只具备本能的感染者不同,这些已经完全可以称得上是生物了,虽然脑不太够用,但是已经具备了最基础的“思维”。

    在破壳而出之后,与被催熟的同类不同,它们并没有立刻对楚鸣展开围攻,而是如同楚鸣一般静静观察着。

    是自由意志!

    楚鸣很快明白过来这两只猎人现在的状态究竟是为什么了,在母巢没有完全成长之前,Elzbeh那份属于病毒女王的意志还无法降临于此。这种情况下,这些猎人暂时还没有被Elzbeh的意志所俘虏,它们还在自由的思考!

    “这就是Cross出现的原因?”楚鸣看着对面两只猎人,嘴角微微翘起。“说到底,都是一样啊……因为本身的等阶问题,面对Elzbeh恐怕连十分之一的实力都发挥不出来吧?所以才要假借与Elzbeh同阶却对自身力量懵懂无知的Ale之手?”

    暂且不论超级猎人Cross上尉,楚鸣在习惯性的想多之后,已经准备出手了。

    两个无主的猎人诶!谁不想要?楚鸣也想要,自家人知自家事,楚鸣的确想要,可惜客观条件不允许。首先,虽然先天位阶在那摆着,但是连自己全部力量都发挥不出来的楚鸣根本无法震慑猎人,除此之外楚鸣也没有斯普瑞思或者Elzbeh的那种念,对于猎人的操纵也要打个折扣。

    就算解决了这两个问题,那么还有一个更关键的问题,楚鸣要把这俩猎人藏哪?现在这栋建筑几乎完全依靠母巢的支撑才保持完整,抽掉母巢,这栋建筑的垮塌几乎在意料之。至于不干掉母巢……就算觉得自己玉树临风,结果Elzbeh没关注自己,花样作死也要有限度哇!

    而联系斯普瑞思,所得收益完全与所承担的风险不符。最终,楚鸣只能维持最初的决定,把它们干掉。

    嗷!

    母巢终究是猎人的孵化巢,虽然Elzbeh的意志还没有降临,但是源于生物的本性,猎人也要努力的担起保护母巢的职责。

    人立而起的猎人,一巴掌拍向了冲过来的楚鸣。

    楚鸣的身体一顿,脚下用力猛地冲了起来。楚鸣已经在基因找到了空变向这个技能,然而昂贵的价格让楚鸣暂时无力承担,暂时楚鸣还没有掌握这项技能。但是像这样,跳起来楚鸣还是做得到的。

    这一跳,楚鸣的几乎与猎人的头颅处在了同一个高度上,丝毫没有留力,楚鸣的爪就挥了出去,目标直击猎人的头颅。一瞬间楚鸣就倒飞了出去,连续的翻滚几乎掉出平台的边缘,更雪上加霜的是,另外一头猎人正四脚朝地的直奔而来,俨然要痛打落水狗!

    楚鸣却借势一滚,直接掉下了平台,在复杂的纤维网络,楚鸣很快的消失在了猎人的感官。

    暂时降低自己的提问不是能够长久保持的状态,楚鸣正在飞快的移动,顺便用手擦去嘴角处的粘浆。

    本来只能勉强破开猎人防御的利爪,在撞击到猎人最为坚固的颅骨会发生什么?在那一瞬间,楚鸣在反震力的作用下,几乎滞空了。暂时失去了对自己身体的控制,楚鸣只能眼睁睁的看着只比自己慢一点的猎人用那比砂锅大了挺多圈的拳头,一下把自己抡了出去。

    更不妙的是,猎人的拳头上隐约附带的震荡之力,在震荡之力的作用下,楚鸣失去了一小部分躯体——那些结构被解体的细胞被楚鸣以粘液的方式吐出了体外。

    “就是这了!”稍微估算了一下距离,楚鸣停下了脚步,身体深处钻出了四根触手——有什么的生命力比母巢还旺盛的?巨大的母巢在现在,也只是一大块予取予求的巨大肉块罢了。只要楚鸣想,很容易就能在母巢上撕下一块弥补自己损耗的力量。

    专门调制的猎人,除了对抗人类的装甲部队之外,楚鸣用自己的亲身经历确认,这种奇特的生物还针对了楚鸣甚至Elzbeh本身这一系列的特殊个体——使是猎人首领,也有只能通过复数的脊柱、大脑和心脏来避免重伤时候的战斗力丧失。然而对楚鸣来说,根本没有致命伤的说法,因为楚鸣体内所有的细胞都是单独的个体!只要维持种群的底限数量,楚鸣就能通过吸收其他生命复生!

    然而这种模式也有着本身的缺点,即使按照人类的形象获得了形体,楚鸣细胞与细胞之间的联系也要比普通的组织更松,完全依靠特殊的构架维持关系。避免面对震荡时损失更多的细胞,而猎人的攻击,附着的震荡之力却明显针对了楚鸣等人的身体构造,每次攻击都会导致部分细胞被从身体上剥离,从而造成更高的伤害。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