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六十一,大家一起做主线!(书号:13598

六十一,大家一起做主线!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又忘记做投票了……求票,然后顺便去投个票法森曾经说过,那位女士的意志降临。实际上,只要Elzbeh想,她可以获知任意一个感染者的感知到的一切,甚至在必要时将力量投射到某一个感染者身上。这才是楚鸣这次放血的主要原因,翻来覆去的熟面孔总会被Elzbeh记下,被那种存在惦记上可不是什么好事。

    至于塔洛林,楚鸣还是很有良心的说了一句抱歉。风险投资嘛,肯定做好了赔钱的准备。更何况塔洛林还把楚鸣算计进去了,楚鸣能给他好脸色已经不错了。

    “你是说,Runner(注)?”

    “是。”楚鸣的手指无意识的敲击着桌面,逐字斟酌着自己的想法。“Runner是唯一一种不受Elzbeh节制的感染者。Runner本身对自己的存在认知处于混沌态,但是一旦Runner认识到自己的身份,那么她们抢夺Elzbeh的权利也是十分有可能的……”

    伪装卡片加药剂,这就是楚鸣的打算。伪装卡可以穿梭者的武器装备甚至于攻击都过滤成符合幻想世界的模样,很快Elzbeh就会认为是一大群的Runner打算来篡夺自己的位置,而黑色守望想必也对感染者的内讧喜闻乐见,放弃核谐洗地不一定,至少能为楚鸣争取出很大一段时间。

    毕竟限于自己的能力,楚鸣实在是想不出一个可以交给其他人的,能够快速摧毁母巢的方式。毕竟在限定了不能被黑色守望感知,很多手段就不能动用了。于是楚鸣干脆放弃了隐秘行动,把所有的一切摆在表面上。

    “原来如此,既然无法隐藏自己的想法,干脆把一切浮于表面来隐藏真正的真相。”

    “接下来,恐怕才是正餐吧?”麦考斯很快猜测出了楚鸣的打算,而这么一对比,麦考斯差了安筱筱一个等级——安筱筱只是通过楚鸣打算出售药剂的举动,就大概猜出了楚鸣的想法。

    “好了,那么就这么说定了。”抓紧时间一口饮尽不知名但是很美味的咖啡,楚鸣站了起来,“那就麻烦你们了。”

    “喂!有你这么抛下盟友跑掉的么?”安筱筱一把拽住了想溜的楚鸣,“而且交给我们,你去干什么?”

    “第一,Runner除了Ale以及特殊的个体,全为女性。”楚鸣沉默了一会,理直气壮的开口了。

    “而且更重要的是,我的幻想点早就见底了,一群人拆母巢的话实在是没多少效率,我还不如趁这个机会去尝试着把那份任务清单做了,来弥补一下我的损失。”

    刚刚刚想要点头一群人现在恨不得呼楚鸣一脸,特别是楚鸣提出麦考斯为他整理出一份更准确的清单的时候,麦考斯几乎想把眼前这个与黄老板那张贱脸完全重合到一起的面孔完全敲碎。反倒是安筱筱,安静的在一边玩起了手头的咖啡。

    “你就这么放他走?”麦考斯看着沉默的安筱筱,心一颤,试探道。“虽然本身实力一般,但是他现在的重要性无容置疑,难道你就这么放心那么重要的盟友随便脱离你的控制?我还以为你会借由盟约牢牢地把他拴在身边呢。”

    “不对。”安筱筱把扭成了麻花的金属调勺扔到了桌面上,双手按住了自己的脑袋。“刚刚的一瞬间,我的直觉告诉我他好像打算做的和我猜测的不一样,然而任由我如何回顾整个局势,都没有察觉到,到底还有哪里具备可以利用的点。”

    哪里有问题?其实要是楚鸣的话,应该能够很快回答出这个问题。

    对于安筱筱或者麦考斯来说,在他们的计划,所谓的第二步,指的就是借用血毒素的效果将虚弱状态的Elzbeh直接扼杀,顺便扼杀塔洛林的野望。这不能说有问题,只是他们本身所具备的力量所带来的掌控欲。

    然而对于楚鸣来说,本身实力的限制让楚鸣把自己清楚的摆在了下位者的位置上。楚鸣比其他人更清楚,假装Runner大闹并无法彻底消弭核谐洗地的隐患,甚至如果闹得太过分的话,说不定核弹会提前发射。依照楚鸣的本意,只要让感染者阵营离开了就好了。不过本着最糟糕的打算,楚鸣预计如果那三人一定要阻止核爆的时候,做出的最后的打算——取悦女王。

    最初楚鸣还在踟蹰,自己准备的礼物能否真正的取悦女王——Elzbeh摧毁纽约的**来源于Hope小镇的破坏,说到底是对人类的憎恨和嫉妒。单纯的一份礼物应该很难让女王轻易的放弃仇恨,但是再加上塔洛林和名为背叛的调味料的话,应该就差不多了吧?

    而紧急逃脱装置更是弥补了楚鸣计划最后一点隐患,眼下的楚鸣可以说毫无畏惧。

    “GENTEK公司。”楚鸣捏着手上的单,抬头看着眼前这个有着极其漂亮外表的大厦,美不足的是,外围大圈的海军陆战队让这里的气氛显得略微肃杀了一些。“这里,可是有一个不错的家伙呢。”

    深深抽了一口气,楚鸣身上的气质为之一变,这种改变很难用具体的语言表示。只是在眼神和姿态之间的些许变化,就让楚鸣隐藏在身体最深处的铁血味道全部涌了出来——用曾经同事的话说,在那个刚回归人类社会的楚鸣身边,哪怕喝的水里也仿佛飘着一股铁锈味。

    “我是黑色守望的特派人员。现在,我需要去见一下麦克马伦博士。”楚鸣晃了晃自己手的证件,对着那些因为楚鸣气质而靠了过来的海军陆战队人员命令道。

    麦克马伦的动作远比楚鸣想象的要快,恐怕因为Ale的事情吃过兰德尔将军一顿排头之后,麦克马洛多少对黑色守望的特派人员产生了一些畏惧的情绪。

    “你好,我是麦克马伦。”

    坐在接待室,麦克马伦推了推眼镜,将一杯纯水递给了楚鸣,目光毫不掩饰对楚鸣的审视。

    “黑色守望特派人员?”

    “我隶属于黑色守望,却不隶属于米**方。”楚鸣不以为意,接过了那杯纯净水之后就笑了起来——那副模样仿佛看到了食物的捕猎者。

    “我明白了。”

    就像楚鸣想的一样,麦克马伦很聪明,甚至超乎寻常的聪明,这反而让楚鸣省了不少事。麦克马伦推了推眼镜,有些小心的问道。“那么,你是来确认现在的研究项目不涉及生化武器的了。”

    “是的。”楚鸣松了一口气。名为实验员的支线任务奖励一般,但是却是获得麦克马伦友谊的最好方式。只是其前置任务过于繁琐,楚鸣为了节约时间,只能选择另外一条路线。

    “那好吧。”麦克马伦点了点头,“最近我们正在分析爆发出来的病毒菌株,尝试合成针对性灭杀素。只是因为上次黑色守望损失惨重,我们无法获得更多的素材。如果可以的话,请为我带回十个左右的病毒腺体。当然,你也可以等待黑色守望下次行动,我会在实验之前通知你的。”

    “哼!”楚鸣站了起来,心下楚鸣当然知道GENTEK公司早就有类似的准备,不过表面上还是要演戏的。“谁知道你们在这间会不会搞什么鬼。我会亲自去寻找病毒腺体并且监督你们的实验的!”

    “那好吧,正好Cross上尉正在休息,他会告诉你病毒腺体的具体模样和采集方式的。”麦克马伦也站了起来,然而他的话却让楚鸣心脏一跳。

    “不需要了,我来了。”接待室的门在下一瞬间打开,就仿佛Cross上尉一直就等待门外一般。

    楚鸣快速打量了一下Cross上尉。可能是因为身处较为安全的地带,Cross上尉左臂上自己改装的MK19榴弹发射器并没有携带。不过在腰间,可以看到那跟高压电鞭和那个滑索依然被Cross随身携带。

    考虑到榴弹发射器的伤害和Cross上尉的身份,可以说眼下的Cross依然保持着超过9成的战斗力。

    从麦克马伦手里拿过一份资料,并且从Cross那里得知了一些对付次级感染者(病毒腺体只会在痴肥的次级感染者身上出现)的手段,楚鸣就告辞了。

    注:Runner,虐杀原形又一天坑和废案。具体示意只能问当初的制作者了,眼下看好像只是为了和行尸走肉的lkers产生对比。正常情况下只为女性,不会被Elzbeh节制,有着远超普通lkers的实力,具体情况……这是个废案,我也不知道啊……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