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五十二,阵营啊……阵营……(书号:13598

五十二,阵营啊……阵营……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在别人的世界观里挖坑真心好难,思考再三,果然还是要多描写一点,至少让这几个家伙形象具体一点……

    就在楚鸣对接下来的一切做出种种设想的时候,却没注意墙角处法森正在缓缓的从楼顶滑下来。

    “想什么呢?”法森的声音吓了楚鸣一跳。

    “没啥,那位走了?”楚鸣摇摇头,换了一个话题。总的不能说我正在想怎么算计你们,好弥补我自己的损失吧。

    “嗯,走吧,我们也该走了。”

    因为与原作的分歧,眼下虽然时间过了半年,但纽约市依然维持着不错的秩序。楚鸣甚至可以跟随法森通过地铁行动。不过在下了地铁之后,法森就表示接下来的属于废弃区域,因为曾经出现过母巢,在剿灭之后依然无法确认消除全部感染而被废弃,虽然监控力度不足,但也不允许大模大样的走进去。

    而楚鸣轻信了法森所谓“楚鸣本身尚未激活本身的血统,如果依靠本身力量翻墙的话实在是太慢了点,于是大发善心打算带你一程”的说法,导致眼下吐得稀里哗啦的——天知道法森怎么想的,没有楚鸣背在背后,楚鸣就这么被抓着飞檐走壁,来回甩了五分钟,哪怕是航天员体质的家伙现在也该吐了。之后法森好歹认识到手是一个普通的人类,动作轻柔了些许。又经过大约五分钟的颠簸,两个人终于达到了目的地,一栋看似平凡无奇的居民楼楼顶。

    侧面钻出的两只猎人首领立刻让楚鸣有一种来到感染者大本营的感觉,而法森的实力也初见端倪,只是一拳就将一只打算靠过来的猎人首领打了一个趔斜。站在门口,法森没有直接带楚鸣走进去的意思,而是放开喉咙大喊起来:“斯普瑞思!我回来了!然后顺便带了一个有趣的孩来!”

    「是你?进来吧」直接在脑海响起的声音楚鸣汗毛倒竖,犹豫再三之后,楚鸣还是迈进了屋。

    屋里屋外几乎是两个世界,看似不起眼的房屋内墙被一层天蓝色的不知名物质所包裹着。屋除了门厅处一个小小的功能区之外,其余的都被各种各样的机械、器皿以及电脑所占据,几乎像标签一样宣告这里是科研区域。

    而名为斯普瑞思的博士,则站在一台奇怪的机器前通过体感装置操纵着密闭容器的机械手,认真的调配着什么。

    「我的实验还需要一点时间,在那之前请认真等待,或者你可以与法森聊聊天什么的」斯普瑞思没有抬头,用精神沟通方式,简单的告知楚鸣现在需要做的。

    楚鸣蛋疼,从刚才走进屋,楚鸣就没看到法森好么?虽然只是迟疑了几秒钟的功夫,但是进来之后法森就已经不知道消失到哪里去了。所幸功能区里除了一套完整的桌椅之外,还有一袋看起来不错的茶和全套的泡茶工具,楚鸣倒不是无事可做。

    斯普瑞思的一会,竟然不是一个虚数,楚鸣这边水还没烧开,那边就已经摘下了那副体感手套。

    “还好,没有爆炸。”斯普瑞思拿着从密闭容器取出的试管,老怀大慰的点了点头。一边的楚鸣差点窜起来。

    “怎么了?”楚鸣的模样没逃过斯普瑞思的双眼,只是手持试管的模样显得异常无辜。

    “啊哈。”法森不知道从哪钻了出来,吸引了楚鸣的注意之后,对着楚鸣晃了晃自己手里的披萨和怀里那个硕大的披萨盒。“要来点么?这可是上等货!你身体还没好吧?多吃东西可是对你恢复有着不错的帮助呢!”

    楚鸣承认法森说的的确很有道理,但是看到一边的斯普瑞思一副满怒的样,楚鸣就觉得恢复速度什么的,慢点也就慢点了。

    “法森!你又在我的屋里吃东西!”斯普瑞思的脸色阴沉的可怕。

    “真的不来?”法森无视了斯普瑞思的质问,很是遗憾的叹息楚鸣不来和他分享美食。

    “法森!”看到披萨上的火腿已经摇摇欲坠,斯普瑞思的声音又高了一调。

    “不要在意那么多细节……我去!”楚鸣眼睁睁的看着无视了斯普瑞思、打算把披萨送进嘴里的法森一口咬住了自己的手腕,最后两个字根本是闷在了嘴里,异常的含混。

    “现在,给我滚出去!”伴随着斯普瑞思的怒叱,仿佛有什么莫名的东西从斯普瑞思体内觉醒了,楚鸣甚至觉得呼吸一阵的压抑,而法森更是直接连滚带爬的撞出了屋。

    “斯普瑞思你个混蛋!”过了一会,浑身缠满了芝士、火腿、果蔬碎块的法森怒气冲冲的冲了进来。

    “这是你的问题,不要在外人面前丢脸了。”耳边突然响起的另外一个声音让楚鸣汗毛倒竖,在没出声之前,楚鸣竟然没发现身边多了一个人,甚至于对方到底是什么时候出现在自己身边的楚鸣都无法确定。

    “你好啊,我叫李。”身边的黑发少年有着爽朗的笑容,十分爽快的对扭过头来的楚鸣伸出了自己的手。

    “楚鸣。”楚鸣与李握了握手。

    “好了。”斯普瑞思拍了拍手,配合着斯普瑞思那板起的面孔,很快使气氛严肃了起来。法森收起了嬉皮笑脸的表情,李也下意识的坐直了身。

    “法森,发生了什么?”一瞬间,屋里的凝重气氛一扫而空。

    “什么都不知道你那么严肃是干什么!”法森说出了楚鸣憋在心里的话。

    “我有很严肃么?”斯普瑞思奇怪的反问道。

    “好吧好吧,说正题,说正题……”法森举起了双手,然后迅速的后退,将楚鸣推了出来。“让他自己来说明一下吧。”

    楚鸣暗地里撇嘴。再怎么设想,也想不到眼下这种情况:一个爽朗少年,一个大龄阳光青年外带一个恶意卖萌的天然呆大叔,这就是所谓的感染者阵营?

    “我也不是很清楚,只是被救了,然后说欢迎加入感染者的大家庭,谁能告诉我具体发生了什么?”楚鸣让自己显得更加纯良一些。

    哦?随着斯普瑞思一个简单的升调,楚鸣感觉自己的身体突然被凝固在了原地,斯普瑞思则飞快的抽出一支试管采集了楚鸣的血样,随后就是一系列令人眼花缭乱的调制。

    等到一切尘埃落定,楚鸣才感觉到一直压制着自己身体的那股力量缓缓散去。而斯普瑞思则举着试管,恶狠狠的盯着法森。

    “你给他用了?”楚鸣这才发现,原来斯普瑞思也有不输于法森的大嗓门,功率全开的斯普瑞思声音几乎把房顶掀开。“你难道不知道所谓的改进试剂也是试作品?那有着相当高的死亡率!而且你的所作所为算什么!?忘了自己身上的痛苦了么!”

    “可以告诉我是什么情况么?”楚鸣摸不到头脑,虽然理解所谓的高死亡率背后的原因,但是看起来斯普瑞思向法森发脾气的原因并非只是单纯的对人使用高死亡率的试作品。

    “他当时就要死了!”法森也显得十分愤怒,“既然左右是死,我救他又怎么了?”

    “你问过他的意愿没有!”

    “当时他都已经处在弥留之际了!”

    楚鸣无助的看着两个人仿佛小孩一样争吵,而一边的李则拉了拉楚鸣,小声的给楚鸣解释了起来。这要从三个人的身份说起,最早的斯普瑞思是供职于米军某科研基地的生物学家,然而在第一次研究猎人时,就因为对样本失去控制导致感染。而法森则是当时米军派出执行清理科研基地任务的特殊小队的一员——米军对特种小队隐瞒了科研基地的情形,被污染的科研基地只是被描述为实验出现问题导致样本扩散。可想而知,当时法森的小队在直面猎人时是多么的无力。而法森,因为防毒面具问题而被感染,从而侥幸存活。

    最终科研基地被黑色守望封锁,随后又被米军施以核打击。没人知道,这场事故造就了两个特殊的感染个体。虽然随后法森和斯普瑞思抛弃了原本的身份,甚至为自己取了现在的名字,并且拥有了共同的姓氏,但是两个人的思维还是有些不同——斯普瑞思觉得自己的形态违背了生命的本质,是对生命的扭曲。然而对法森来说,朋友的话,无论如何活下来才是最重要的。

    “好了,我觉得我现在还不错,但是我还是有些问题。”知道了两个人争吵的原因,楚鸣哭笑不得介入了两者之间。

    虽然隐约的察觉到了感染时间有问题,但是楚鸣暂时没有精力继续深挖,眼下最重要的就是激活血统了。

    “不要勉强,如果你觉得不安的话,我可以为你带来永恒的安眠。”斯普瑞思拍了拍楚鸣的肩膀,虽然知道斯普瑞思是好意,但是楚鸣还是有些哭笑不得,虽然生化血统比较弱势,但是也没到让人弃如敝履的程度,更何况楚鸣活得好好的,为什么要死啊。

    婉绝了斯普瑞思的好意,楚鸣随即提出了激活血统的想法。当然,楚鸣也提出了自己的问题。

    “激活之后,我会成为感染源么?”

    “不会。”斯普瑞思淡定的解答着楚鸣的疑惑,“实际上任何病毒受体都不具备广义的传染性:下级的lkers会散发少量离散的活性病毒,但一般不直接接触就没问题。猎人等级以上的感染体更因为病毒与本身融合,病毒会呈现出特殊的惰性。除非有人傻到吞噬你的体内的原始组织液,否则哪怕是饮【哔——】也不会受到感染。”

    想了想,斯普瑞思又继续补充道:“这座城市的感染,更多依靠的是母巢。而那位女士好像也有些与众不同的地方——她本身好像就是一个巨大的感染源。”

    “因为我要活下去,作为感染者我几乎处在了那位女士和人类的夹缝之间,而我现在却连点自保的能力都没有。”被问及后,楚鸣一脸平静的说出了自己要求激活血统的原因。自然而然的,法森对楚鸣的想法大加赞赏——毕竟是一类人,在思维上都接近于不择手段的活下去这一条路。

    “好吧,实力的增强总是好的,而且,你好像有什么东西在隐瞒着?”斯普瑞思以自己的天赋能力,隐约的察觉出了楚鸣有些意犹未尽。

    “那个,等之后再说吧。”楚鸣笑了笑,接过斯普瑞思递过来的那支貌似有些眼熟的翠绿色试管。“一口饮尽就好?”

    在斯普瑞思点头之后,楚鸣一口饮尽这支翠绿色的液体。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