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五十,感染者的阵营!(书号:13598

五十,感染者的阵营!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怎么办?”灰溜溜的逃出了已经被猎人首领敲碎的哨卡,马基有些不甘心。

    “你注意到了么?”泰森却突然说起了另外一个问题。“那家伙手,好像不是普通的友谊之证。”

    通常情况,拯救或者与某个人物好感达到一定程度,就能够获得友谊之证。友谊之证可以在其他有对应角色存在的世界兑换好感度,因此经常有人在一些低级副本刷友谊之证,然后在高级副本使用。不过随着结交方式的不同,友谊之证也有着不同的等级。

    “我有种可怕的猜测。”泰森说这句话的时候,甚至因为自己的猜想而脊骨发凉。“巴菲特家的人,都是天生的投机者,你觉得他会傻到认为自己持有友谊之证就能获得足够的收益么?之前又不是没人用过。”

    “所以?”马基还有些迷糊,不过大概理解了泰森的意思。

    “来。”泰森招了招手,把林灵叫了过来。“这个给你。”

    泰森给林灵的,是一枚大概巴掌大小的立方体机械装置,通过上面半透明的盒盖,可以看到里面标注有严禁乱动字样的红色按钮。

    “紧急弹射装置,只要按下就能瞬间脱离世界。”泰森解释道,“算是一个保障吧。眼下,先把lkers刷够,免得遇到危险连跑都没机会跑。”

    ……

    我是谁?这是哪里?昏暗的街角,楚鸣从昏迷醒了过来。

    我是……楚鸣!脑袋里仿佛闪过一道电光,无数记忆从虚无处涌入,让楚鸣发出了一声闷哼。

    我应该是被汉森暗算了,眼下是什么情况?晃动着自己有些浑噩的脑袋,楚鸣有些搞不清现状。眼下的楚鸣,四肢俱全,一点也没有之前那副凄惨的样,更让楚鸣有些难以接受的是,自己身体内那股灰败的力量已经消失。即使不对自己使用鉴定,楚鸣也很清楚,自己好不容易得到的灵魂装备,还没开过张就已经废掉了。

    “哦,你醒了?”一个巨大的身影把本来就稀少的光源遮挡了大半,随手把一堆东西扔到了楚鸣脚下。

    “你是?”楚鸣扫了一眼地上的那堆东西,几只鸟类和四只巨大的老鼠。

    “法森·因潘泊森。”高大的人影指了指地上的那堆。“看来你的素质不错,不过希望你尽快熟悉你现在的身份。另外,因为那位女士的意志已经降临,所以现在条件有点简陋,你的身体还有些虚弱,尽快吃了吧。”

    “呃?”楚鸣虽然感觉到法森说了一些让人十分在意的东西,但是浑噩的脑袋并不适合思考,楚鸣暂且按照对方的意思,开始补充起自己的体力。

    很多人都吃过鸟雀,但是老鼠的话恐怕很多人看到都倒胃口,更不要说吃下去了。然而对于楚鸣来说,更加恶心的食物也曾吃过,而生食也不是没有做过。至于这份食物的干净程度,楚鸣觉得除非对方闲的蛋疼打算先救人再把人害了,否则应该不用担忧。

    看着楚鸣熟练地扒皮掏出内脏然后将骨肉一起混合吞下,法森皱了皱眉头。

    “清醒一点了?”看着楚鸣的眼神逐渐的恢复清明,法森问了一句。

    楚鸣点了点头,虽然不知道为什么导致了最近一个月的记忆有些模糊,但是楚鸣确定自己应该还是清醒的。然而一瞬间,楚鸣就感觉到自己被浸泡在了刺骨的杀意当。

    法森蹲下身一字一顿的问道:“你是谁?”

    楚鸣能够准确的感受到法森身上传来的森然杀意,那种感觉仿佛一言不合下一瞬间就会被对方击杀的让楚鸣觉得很不舒服。更多,是莫名其妙的感觉。法森说翻脸就翻脸,实在是让楚鸣难以理解,自己到底哪里得罪他了——总不会是生死之仇,法森为了亲自动手才把自己救回来的吧。

    不过很快楚鸣就理解了,随着法森身上杀意的逐渐凝聚,法森的身体也随之改变。无数触手从法森的身上翻腾而出,逐渐靠近了楚鸣。

    瞬间拼图被完整拼出,楚鸣在法森失去全部的耐心之前飞快说道。

    “一介平民。”

    “平民?吃这些?”法森双眼森然,指了指地上的内脏。

    “曾经服役不代表永远是士兵,在我的队友全部葬于黄土之后,眼下的我也只是一个普通人罢了。”楚鸣有些落寞,再次回想起了当年自己的那些战友。不过很快,楚鸣就摆脱了这种情绪,按照某种猜想编织起了自己的过去。“如果不是因为受人所托,我才懒得来到这里。倒是你,又是谁呢?”

    泰森的话给了楚鸣不少的启发,能够看出楚鸣的特别之处的,也只有和楚鸣一样的同类。而仔细打量了一下,楚鸣大概对这位法森有了一定的印象。

    身高大概在两米一二左右,而横宽更是勉强够得上两个楚鸣的宽度。楚鸣的身材已经称得上健硕,然而与法森一比简直就是营养不良——看着法森,心里就会自然而然的冒出臂上能跑马,拳上能站人这句话。然而这样的法森身上却穿着一套简陋的军训制服,上身更是象征意义和心理安慰远大于实际作用的老旧军绿色背心式防弹衣。无论制服还是防弹背心,感觉都是久经磨砺的东西,制服已经泛白的边角不说,就连防弹背心的边缘都能看出明显的磨损。

    当然,楚鸣相信,这一套服装绝对是对法森相当有纪念意义的一套。毕竟作为一个高等级的病毒感染者,属性应该和Ale没啥太大的区别。那套衣服根本只是根据法森的想象所形成的伪装。如果不是有着特别深厚的纪念意义,普通的衣服恐怕就算是有原形进行变幻,恐怕也很难像现在一样,连细节处都完全呈现。

    “哈,这个理由我勉强认可了。”法森向楚鸣伸出了一只手,“本来只是因为你身上的气息让我有亲近的感情,本来以为要是军方的人,还要把我亲手制造出的弟弟一手毁灭,不过眼下,欢迎加入感染者的大家庭。”

    “呃……我什么都不知道,特别是关于咱们,可以为我说明一下么?”楚鸣倒是没想到还有一个感染者的阵营,不由得相当奇怪。

    &mp;l;/&mp;g;&mp;l;&mp;g;手机用户请到阅读。&mp;l;/&mp;g;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