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四十九,掀牌(书号:13598

四十九,掀牌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我算是看明白了,只要不求,就不投票是么?那咱卖个萌,都把票票交出来吧

    啪!

    低沉的断裂声,面对铜斑蛇威慑而不敢靠前的军队只能眼睁睁的看着一枚“果实”仿佛瓜熟蒂落一般坠落在地。一瞬间,所有的武器异常默契的转火攻击起了掉落在地的囊体。

    嗷嗷嗷!

    仿佛被激怒的猛兽,被正面打的囊体发出了连续不断地吼叫声。

    砰!

    只来得及在能见度极低的雾气认出一半光头和那张仿佛球一样,却越显狰狞的脸,被集火的次级感染体就因为无法承受集火的伤害而瞬间爆裂开来。

    仿佛代表着囊体已经成熟的信号,无数囊体雨点一般的落到了地上,超出了军队的集火清扫速度。站在楼上的楚鸣等人则在耳机的催促声飞速的就位,开始凭借更优的位置对地面上的次级感染体进行清扫。而一直没动的喷火步兵也在这时上前了两步,在其他火力的支援下,用烈焰形成了一道封锁线。

    嘶啦!

    虽然无法听到,但是楚鸣依然脑补出了这种声音,一个猎人竟然生生的撕破肿块外层了那层仿佛卵壳一般的**,从里面钻了出来。比起博士所操纵的猎人,眼前这一只明显要更小一点,甚至皮肤都没有本身应该具备的恶心光泽。唯一比普通猎人过分的,可能是身上那种仿佛羊水一般的黑红色半凝固物体吧。

    虽然出场的几秒惊艳了一下,但是作为被催生出的个体,这只猎人的实力实在是不够看。比正版弱得多的速度让下方士兵有着充裕的时间瞄准,随即连续四枚火箭弹将它炸的翻滚着撞回了母巢。楚鸣更是注意到,包括皮肤上固化的特殊效果在这只催熟品上也根本找不到。面对枪械的攒射,催生出的猎人身上爆起了一排排的黑红色血花。

    楚鸣松了一口气,到现在的程度,大局已定。被催生出的猎人,难度要比正版低了好多个档次,根本无法对围剿造成什么影响。

    偷眼扫了一边提着步枪明目张胆划水的汉森,楚鸣还是有些隐隐的不安。汉森的表现怎么也不像是被人破坏了自己全盘计划的家伙,而在天台央,之前一直静默而立的马基和泰森好像也嗅到了空气属于阴谋的味道,双手环胸,一左一右的夹住了汉森。

    “发现了么?”然而面对令人窒息的气氛,汉森却仿佛依然无所知觉,丢掉了手的步枪,汉森露出一个诡异的笑容。“晚了!”

    楼下突然传来了混乱的,还有无数刚刚响起就戛然而止的惨叫。更让人恐惧的,是无数金属被巨大力量折断时发出的声响。

    在一瞬间,楚鸣好像觉得自己进入了诡异的状态,时间和空间感完全被剥离,楚鸣本身则以一种诡异的第三方视角观看者一切——是的,虽然脑急转,但是楚鸣本身的存在也被剥离了,即使努力依然无法移动分毫。

    呼!

    一瞬间的割裂感之后,楚鸣飞上了天空,两条腿和左手仿佛掉落的零件一般从楚鸣身上飞了出去。楚鸣用眼角的余光隐约的捕捉到了一条灰白色的手臂。

    如果还不知道自己被人算计了,楚鸣的脑就真该不要了。然而现在楚鸣需要考虑的,是到底如何从这绝境活下去!为了方便,楚鸣的战略物资都是分别储放,即使做好了受到重击的打算,但这一击还是远超楚鸣的意料之外。

    即使释放了灵魂装备上的僵化技能,楚鸣也在一瞬间失去了两条腿和一只手臂——比起这种奢侈的消耗,在楚鸣的计划当,真正应该用来抛弃的,是一些脏器。既不会影响战斗力又能够在战斗之后依靠各种物品快速恢复回来。然而刚刚的奇异状态可没给楚鸣那么多时间,楚鸣只能在自己死亡之前,努力选择扔出一部分肢体保命。

    可是从高处坠落的伤害楚鸣可不认为自己依然经受得起,现在的楚鸣只能用听天由命了。

    巨大的震动感如预期一般到来,然而奇怪的是,楚鸣却没有感受到任何伤害。庆幸不已的楚鸣没时间考虑到底发生了什么,伸手打算到怀里掏出医疗卡片。然而一阵眩晕感却让楚鸣立刻迷糊了起来,而楚鸣的最后一个念头则是。

    “开什么玩笑,僵化之后竟然要受到眩晕之类的症状困扰?”

    “这就是你的底牌?小心引火烧身!”站在天台上的庞然大物,有着令人压抑的恐怖气场。看着巨大的猎人首领,泰森的表情也有些不好看。

    “时之沙,你倒是舍得!”马基也看了一眼这只不知道怎么被引来的猎人首领,语气倒不是特别的焦躁,2V1还是贴身状态,马基并不相信汉森还能玩出什么花活。

    “嘛嘛~倒不是我舍得。”汉森看起来却依然然,“只是啊,那家伙的底力实在是太深,我不得不动用雷霆手段呢。不然万一被他逃掉了,计划岂不是会瞬间崩盘?至于我,你们还是看看后面吧。”

    “如果不想让她死,请两位离我的下属远一点。”一直被众人忽视的少年露出了自己狰狞的獠牙,脚下是已经生死不知的三个人,而被少年勒住脖的,正是林灵!

    “下属?你是那家伙的儿!”马基和泰森的表情都变了。

    “是啊。自我介绍一下,塔洛林·巴菲特。”少年施施然的掏出了一张灰白色的卡片。

    当少年展示出这张卡片的时候,猎人首领发出了一声怒吼,不知道又从哪里跳出了四只猎人,把几个人团团围住。

    “你是他的后人?”猎人首领的身体开始扭曲,缓缓浮现出一个半身的人形,只能隐约的察觉到那是一个女。

    “是的。”塔洛林点点头,眼里流露出的是好奇的神色。Elzbeh,The_Moher,实力只有B级却被确认最为接近S级的存在,到底拥有什么隐秘?

    “除了他,统统杀掉。”某种介于声波与精神讯号之间的波动对其他所有人下达了审判。

    “等下!”塔洛林不得不强顶着对方的气场开声,“那个是我的下属,他们的话,如果可以我希望能够让他们活下去。”

    “无所谓,不过其他人都要死。”被打断的Elzbeh看起来有些不太高兴。不过余下的人到底是死是活根本与塔洛林一幻想点的关系都没有,若不是图腾会能直接对这个世界插手,塔洛林也不会在意泰森和马基的死活,哪怕和剩下三个家伙一样现在被猎人分而食之,塔洛林也不会眨一下眼睛。

    “我给你们留有余地,带上这位少女,滚吧。”用看待失败者的眼神看着马基和泰森,塔洛林带着讥笑把被自己勒住的少女推了出去。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