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四十八,母巢战(下)(书号:13598

四十八,母巢战(下)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如果说次级感染者还在军队的能力范围之内,猎人几乎就是将量变引发质变诠释到极致的生物。盘踞在楼顶的猎人已经被武装直升机集结优势火力优先打掉了,然而就是那么几只在地面上的猎人,却给步兵队伍带来了难以言喻的压力。

    普通武器,弹甚至无法形成足够的冲击来迟滞猎人的脚步,也只有火箭弹才有足够的力量暂时停滞猎人的脚步。

    “怎么办?”虽然不是第一次了,但是猎人的脑也经历了这么多次洗礼,至少知道面对正规军队要做些什么。看着闪过第一批火箭弹趁着士兵麻木大意而进入人群来回肆虐的猎人,抱着肩膀的泰森优哉游哉的问道。

    轰!

    “轰他娘的。”在剧烈的爆炸衬托下,楚鸣的语言几乎有着掷地有声的力量。“都一个个愣着干什么!等我踢你们的屁股么!傻了么?跟不上速度还不会预判么!自己数秒打提前量,干他娘的!”

    “真是可怕的战争直觉。”马基在泰森得意大笑的时候,一脸悲剧的把什么交到了泰森手里。

    楚鸣当然不知道自己身后有两个贱人又一次的拿自己打赌,楚鸣出手的目的很简单,幽灵猎手的任务需要完成,而且总不能等到猎人蹦到自己再想起来抵抗吧?

    没有办法跟上猎人的速度?没关系,猎人不是Ale,没有空急速转向甚至能在毫无借力点的情况下摆脱冲击波的能力。而生物体的猎人,在移动前会有一个相对明显的停留,只要稍加注意不难判断出猎人的方向,稍微计算一下,能够画出大概的截击位置。

    至于一枚火箭弹的准确度有限?

    “都计算2秒切入点!集合力量把它轰回去!三层梯队联合!这次不要让它再有移动的空间!”对于这些大脑里长草的家伙,楚鸣能做的就是用力的踢他们屁股让他们快点动起来。“你们之前的围剿是怎么做的?这还要我来教你们么!狠狠地打啊!”

    “欢迎我们的英雄。”当前面把猎人压制在角落里之后,感觉大局已定的楚鸣提前转了回来,并且受到了林灵的热烈欢迎和三对白眼。

    “猎人比想象的更难对付。”楚鸣走到了泰森旁边,“你知道猎人那种不科学的侧滑吧?”

    之前还不明显,但真正压制住了猎人,楚鸣就发现,明明对准了猎人的身体射出的弹却在接触猎人的身体时发生了不科学的侧滑。少数避免侧滑厄运的弹,也很难穿透猎人坚韧的皮肤。当皮肤破损后,那种奇特的能力才会失去作用。

    “你可以把它当成永固的防护箭支。”泰森耸耸肩,“与其关注那个,你还不如想想一会要怎么做呢。”

    “所以说好的天台位置呢?”楚鸣认真的看着泰森。

    这句话虽然有一部分是台词,但大部分也代表着楚鸣的心思。站在天台负责外围的士兵,死亡率肯定要低于最前线顶着猎人和次级感染者的士兵——纵然是被母巢临时催化的非完成体,但是就像匕首和手枪对人类的差别一样——只要找对了地方总归是致命的。

    “是最东边那个,跟我走了!”泰森也适时的抛出了预先的计划,一唱一和之间,汉森几乎所有的准备都被瓦解了。

    然而自己做好的局面被破,汉森却连一点惊异都欠奉,甚至于看上去这一系列的安排对于汉森一点影响都没有。这让楚鸣暗有了些嘀咕,悄悄把自己的战场急救卡片放在了最顺手的位置。

    当楚鸣等人就位之后,空本来散开的武装直升机再次聚集到了一起,几乎在一瞬间倾泻出了自己全部的弹药。而被作为目标的,则是那些依然懒洋洋的盘踞在母巢上方的猎人“近卫队”以及母巢本身。

    受到攻击的血管藤蔓产生了一次明显的蠕动,甚至于让人产生了整栋楼在那一刹变成了一个活动的生物的错觉。而母巢的正下方,发出了一阵异常刺耳的尖啸。刺耳的声音让人脑袋一阵阵的发晕,还好这阵声音虽然出现的突兀,消失起来也是极快。猎人们也被纷纷人立怒嚎起来,带着满身的伤口向着直升机扑了过去。只是早有准备的武装直升机纷纷做好了规避准备,并没有被猎人成功抓到。

    这一次没有失误,早就练成熟手的人们,阶梯射出的火箭弹将猎人们挨个点名,被正面命的猎人纷纷被弹回到了母巢上方。只是那接近于魔法的特殊固化效果实在是太过逆天,虽然不少人打空了自己的弹匣,但是真正对猎人造成的伤害只能说是聊胜于无。

    比起那些被专门针对的猎人,铜斑蛇的存在显得更加无法逾越。虽然铜斑蛇的体积极大,但是对其的攻击效果却根本不尽如人意,即使是加强了穿甲能力的弹依然被直接弹飞,就算榴弹炮和火炮普遍也只能在铜斑蛇身体上留下一道漆黑的痕迹。只有贫铀破甲弹才能对铜斑蛇造成真正的伤害,可惜那种伤口对于铜斑蛇来说不会比人类的手指被针扎了一下更严重。

    只是,铜斑蛇的攻击能力比起它的名号要弱上很多。移动能力低下的铜斑蛇面对远处的敌人攻击手段非常有限——猛烈敲击地面造成的震荡效果顶多让人稍微弹起来一点。除此之外,真正有效的杀伤技巧是先来回甩动击碎周围的混凝土,然后用口器将大块的混凝土进行投掷。

    老实说,这种攻击对于平地上的人类来说着实可怕,但是在城市这种复杂的地形或者面对藏匿在装甲车、坦克的人类,投掷的碎块杀伤力着实有限。这种仿佛发脾气一样的攻击对心理的威慑力远高于其本身的杀伤力,而且等到熟悉之后,反而会让人觉得铜斑蛇不过如此。

    虽然铜斑蛇有空气喷射这种绝技,可惜限于本身构造,铜斑蛇只能对上空45°到90°的倒锥形范围内敌军使用。对于地上的士兵来说,只要找好掩护躲避投掷的碎块,铜斑蛇几乎就像靶一般——也许很坚固,但是慢慢磨就好了。

    除此之外的第二道防御机制,在面对全员配置防毒面具的军方,根本没有丝毫的的用途。母巢的防御机制正在被逐层瓦解,显然制订这个战术的人深诣泡妞的精髓,十分习惯于一层层剥掉对方的抵抗能力。最终,母巢不得不拿出了自己最后的防御手段。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