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四十六,解局应对(书号:13598

四十六,解局应对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楚鸣只觉得自己脑细胞死了一地。

    楚鸣很清楚自己不是什么特别聪明的人,否则最初队长的职务就不会旁落了——比起能打特种作战小队的队长更看重分析以及谋略的水准,因为很多时候特种作战小队不具备与基地联络的能力。

    现在楚鸣却需要消耗自己为数不多的脑细胞,去分析汉森的地图炮到底想干什么。汉森的表现从各种意义上都不正常,对于一个大势力的成员,加入别的公会团就不说了,竟然还隐藏实力,怎么看都不正常。然后竟然还开地图炮,简直不是汉森的性格啊!

    从植物大战僵尸,两者的短暂会面和之后的结果来看,楚鸣大概就能理解汉森的性格。汉森是一个彻头彻尾的功利主义者,天生不敢说,但目前来说的确是个相当不错的骗。从这次见面来说,汉森更可以加上嗜血之类的形容词。他突然开地图炮吸引注意是为了什么?把注意吸引到自己身上汉森能获得什么好处么?楚鸣不知道,不过楚鸣却嗅到了其阴谋的气味。

    楚鸣脑袋几乎变大了,但是却在固定的生物钟影响下,缓缓的进入睡眠。

    “阴谋?没有阴谋。”就在楚鸣辗转反侧的时候,另外一个明显要豪华的多的房间里,举着红酒杯,看上去无比绅士的汉森面带诡色的回答着。

    “当然,你也可以理解为这就是最大的阴谋。”汉森仿佛干了什么坏事没人察觉的孩,咯咯的笑了起来。“说实话我没想到能遇到他,倒是便宜他了。那个男人可不笨,甚至要是我当初稍微悲剧一点,就会永远的留在那里了。不过我还站在这,甚至于幸运女神还站在我身边,让我现在碰到了他!”

    说这句话的时候,汉森感觉胸口的伤疤好像再次撕裂了一般。被楚鸣暗计算了一笔,付出的代价远比汉森自己想象的更高。事后汉森不得不付出极大的代价更换了另外一枚海克斯科技核心,以此避免受损的核心对未来的限制。

    “是的,他知道我,甚至猜到了我的真面目。”说这句话的时候,汉森丝毫不介意展现自己残忍冷血以及贪婪的真实面目。“所以我的行为会吸引他的注意力,比起我们,还是我更引人注目才符合你的计划吧?”

    只是楚鸣的应对方式还是超出了汉森的意料之外,接下来的几天里,其他人多少会出去收割一些零散的lkers分值,然而只有楚鸣本身,这些天一直闭门不出。除了偶尔在健身房看到楚鸣的身影,其他的时候楚鸣就好像失踪了一样。

    而神龙见首不见尾的楚鸣,眼下正站在基地的最上层的监控心里。感谢米国发射的军用卫星和密集的军用线路,至少在纽约的市区内,任何地表的行动都无法逃过军队的监视——这也是楚鸣当初所记录的疑点之一,Ale是如何做到在卫星的监控下来去自如的。

    楚鸣黑色守望一员的身份,很轻易的让楚鸣混到了这个相对机要的部门——这也与对手普遍属于病毒感染体有关。Ale不说,在十年代就被关起来的Elzbeh,是怎么也不会知道卫星这个词汇的。

    在这里,楚鸣还对幻想世界,隐藏身份这一设置有了更深的理解。

    「那么,假定汉森真的有阴谋」

    手里捧着一杯奶茶,楚鸣一边监视着指定的目标点,一边开始重新审视自己的推想。

    「有阴谋是必然前提。但是与植物大战僵尸不同,长久泡在植物大战僵尸里的汉森,没有时间、精力、幻想点以及能力进入其他势力控制下的虐杀原形。这就排除了汉森手掌握着什么极为特殊的事件触发要素之类的可能」

    「那么,汉森能做的就很稀少了」一个名字在楚鸣心一晃而过,摇了摇头,楚鸣还是再次念出了那个人的名言:所谓的局就是和拼图差不多的玩意,做一个局就像是制作一副拼图。破局,要么看出他想要拼什么,进行针对甚至篡改,否则最简单粗暴的,就是拿走他几块拼图。

    这句在去掉大量通过评价其他人智商来获得优越感的话之后,倒也可以被当作至理名言,放到眼下更是意外的合适。

    「既然我无法猜测或者推测出汉森想要干什么,那么干脆将汉森所有的“拼图”都毁掉好了」至于万一汉森没有阴谋怎么办?两个人都已经势成水火了,还在乎给人泼桶脏水会掉好感度么?

    楚鸣来这里,对官方的说法是寻找自己失散的队友。实际上,楚鸣第一次进入这里之后,真的花费了两天时间把黑色守望队伍从遇袭到楚鸣等人抵达军事基地为止的所有录像翻了一遍。

    不过从卫星图像上可以看到很奇怪的割断,有时候整齐的队伍会突然四散。而明明有楚鸣等人到达进入点,甚至之后四散的情况,但无论是博士、猎人首领还是猎人,却都没有在图像上显示,只是极少数时候能够看到一些红色的光斑。

    用军方的解释是,猎人的皮肤好像具备某些特殊的性质,可以反射指定频段的光波,使得军事卫星很难拍摄到它们。据说只有最高端的几个军事卫星才能准确发现猎人们的位置,不过很可惜,那些卫星的调遣权在更高层手。

    眼下是最后一天了,汉森和那名少年再次到母巢附近游荡了一圈,看上去只是在那周围进行简单的探测一般。但是实际如何,楚鸣并不清楚,不过也不需要很清楚不是么?

    “所以你来找我们?”斜倚在床上,马基撇了撇嘴。

    “是的,大家开门见山好了。”楚鸣这次找马基和泰森,为的就是先埋下两颗钉,而且马基和泰森都拥有军衔,稍微调动一下就能把汉森的谋划摧毁。

    “你们图腾会和血藤会没有直接联系,汉森的表现在蓄意隐藏自己,随后又高调开地图炮,显然是有所图谋。是的,也许你们不怕,但是我怕。”楚鸣将利害完全展现在两人面前。“而且我了解过你们那些复仇印记之类的设定,也不是毫无漏洞可言不是么?我不需要你们出头架梁,卫星图像在这,你们要做的就是把我们调动到他们没有动过手脚的地方,为了我,也为了你们自己。”

    “好吧。”隐忍残忍的汉森之名,泰森也是听过的,然而真正打动泰森的,还是那几张卫星图像。汉森的侦测实在是太过频繁,怎么看也不正常。而泰森更是觉得血藤会和图腾会之间关系一般,哪怕汉森是在触发特殊任务也无所谓。于是泰森点了点头,“你说服我了。”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