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幻想倒错 > 三十六,变化的始末(书号:13598

三十六,变化的始末

作者:我不在电脑前
    </d></r></ble></d></r></ble>

    前方有什么?楚鸣刚刚从那边走过,满打满算不超过半个小时,这半个小时恐怕什么也发生不了,那么唯一有可能的话,就是设施吧?

    当然,再往前的路上是一个大广场,楚鸣刚才从那经过了,因此广场恐怕不是楚鸣被拦截的原因。

    想到这里,楚鸣打算回过头来想一想,自己到底要往那边去干什么?

    这个问题自然是很简单的,楚鸣打算到那边的巷口查看一下姜南到底在不在。

    那么,为什么从这边走呢?

    这个问题乍一看很无厘头,但是实际上得出的结论却让楚鸣有些不寒而栗。小饭馆的后门就是那条小巷,姜南就是在那里失踪的。找人问询可不是什么好理由,正常情况,应该顺着小巷检查看看自己的兄弟是不是从其他哪个铺的后门转出去了,这样一直走到巷口,或者找到某一扇打开的门,然后再顺着这些痕迹继续打探,总比楚鸣这种撒网打鱼似的手段高明得多。

    然而楚鸣从一开始脑里就没有从后门进入巷的选项,而是走到了大街上。那么,到底是诱导了楚鸣?又是谁在阻止楚鸣靠近巷?

    “世界的碎片将以物品或者某个生物为信息纠缠点重构。”法师曾经重点提及到的问题再次回荡在楚鸣的脑海。

    “原来如此。”楚鸣眼下几乎摸透了到底发生了什么。

    恐怕姜南出去上厕所的时候就被世界的碎片缠上了,只是当时因为信息的重构,姜南的身体被蒸发掉了,这才造成了楚鸣没有找到姜南的情况。更为关键的是,正是当初袭击姜南的那块世界碎片导致的空间稳定性下降,使得的楚鸣被骷髅会连累,掉进了植物大战僵尸的世界里。

    信息重构,以个人为信息纠缠点。听上去高端大气上档次,而且好像是什么安全无副作用的神奇技能。但实际如果真的那么简单的话,幻想入侵怎么会让人那么重视。

    事实是,虽然是以人为主体,但是哪怕是最薄弱的世界碎片,其蕴含的意志也要强过任意一个人类。别看看上去是人类在主导世界的重构,但实际上很快人类的意识就会被世界碎片的意识吞噬殆尽。

    而寂静岭危险的地方就在这里。如果只是一个梦境的话,其实并不危险。即使是另外一个人的梦,只要掌握基础的规律也不足为虑——在光怪陆离的梦境,也很难发生突兀的变化。只要理清楚其的规律就不会太难过。

    然而当主人意识到自己是在做梦的时候,一切就发生变化了。梦的主人,就仿佛无所不能的神,最简单只是驱逐那些入侵者,再高深一点,会让自己的力量无限延伸,直到想象力的极限。而寂静岭的意识,就算拥有力量也只能是个魔王。

    “这小,干得还不赖么。”楚鸣笑着摇了摇头,脚下更是加快了两分——他的兄弟,正在前方等着他的救援。

    只要这么一想,很多问题就能够解释得了了。比如,楚鸣的力量以及那些发疯的人。楚鸣只是一个特种兵,并不是什么傀儡元素生物,奋力战斗还是会脱力的,特别是在毫无节制的情况下。

    然而那场乱战,先是年人不合时宜的疯狂——楚鸣的那一身倒刺,怎么看都不像是普通人类,在这种混乱的时候正常人恐怕是避之不及的。然而年人却仿佛笃定楚鸣是个普通人,会任由他摆布一样步步紧逼,甚至于煽动其他人围攻楚鸣。

    眼下看来,这就是寂静岭意识的影响——虽然无法把进入自己梦境的异物变成傀儡,但是按照思路稍微引导一下还是做得到的。甚至于,为了以防万一,寂静岭意识还引爆了楚鸣的意识,让楚鸣因为实际和过往记忆的重叠而陷入疯狂。

    寂静岭意识玩的的确很漂亮,可惜姜南也不是吃素的,稍微调整了一下楚鸣的力量和耐力,寂静岭意识耗费巨大的布局就成了一个笑话。

    而在之后,楚鸣打算寻找姜南的时候,因为靠近的关系,寂静岭意识屏蔽了楚鸣从后门进入小巷的想法,并且弄了个颇具姿色的NPC,只要楚鸣稍微心动,拉着任君摆布的NPC大战三百回合,那么恐怕寂静岭意识的目的也就达到了。

    而在这一计划遭到了可耻的失败之后,寂静岭意识又开始了其他的方案,然而楚鸣肯定姜南也借此机会黑了寂静岭意识一下——连续不断甚至某些根本不可能出现的家伙,会立刻让楚鸣警醒过来,随后只要稍加推断就能够猜测出事实真相!

    “坚持一下!我来了!”

    眼下看,寂静岭意识的能力还有限,无法直接影响只能诱导不说,在目标意念足够强烈的情况下,寂静岭意识就没咒念了——不过姜南支撑的可能更惨一点,之前好歹还能开个外挂,现在却只能借用寂静岭意识的手段反黑一把,可以想象姜南现在绝对不太妙。

    一头撞进了巷,楚鸣眼前出现的,赫然是条粗壮的触须。

    是那条看门狗!楚鸣飞快判断出眼下的情况,手棍一竖,径直捅向这只恶心与恐惧之物仿佛菊花一样的口器。满是尖刺的木棒几乎把那张口器刮成了三瓣。剧痛之下,这条看门狗不仅伸出了条触手,整个身体更是向楚鸣压了过来。

    “找死!”

    楚鸣不退,反进!仿佛看到红布的公牛一般,尖锐的三只牙,正顶向那个半流质的脑袋。

    噗!

    源自于无数人对流血的概念,只是靠近的戳刺伤害,这只怪兽却仿佛一个漏了的血袋一般,浑身上下以喷射的方式溅出了无数的血液。带有强侵蚀性的体液,浇了楚鸣一身,甚至于以地刺王的强度,在连绵不绝的血液洗礼下,也不得不缓缓软化变形。

    察觉不妙的楚鸣一带棍,从怪兽的身下跳了出来。

    “这……”楚鸣脸色诡异的看着自己身上产生的变化。楚鸣发觉,恐怕自己的兄弟,给自己开了不大不小的一个外挂。

    越来越晚……这不是我的错觉啊!好蛋疼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