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298】悬疑的奇遇(书号:13587

【298】悬疑的奇遇

作者:牛笔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苍天呐,大地啊,给我来一次牛逼的奇遇吧”

    酷哥胖进行了一次祈祷,然后切换成了武神哥。

    当初昆神设计一个矮胖挫的黑胖造型,只为了满足他内心的恶趣味,顺便过过扮猪吃老虎的瘾。凭良心说,小号武神哥才真正更接近于他本人,无论是那放荡不羁的气度,还是那种浪般情怀,都和现实颇有男神风采的高朝相差无几。

    如今他本尊已经学会了金庸世界里的阳神功,以及古龙世界的天外飞仙,也该换换口味,去种马小说大宗师黄易笔下的覆雨翻云世界里发展一下小号了。

    切换成白衣如雪的武神哥之后,昆神开启了那个宝贵的机缘点。

    随后他眼前一花,那种过程像在经历传送阵的远程传送。

    当眼前的景物静止下来的时候,他看到了高丈半、阔两丈、厚两寸,紧闭着的漆红大铁门,这样的场景,怎么看都像一个牢房。现实里经历过七年牢狱之灾,昆神对这种场面并不陌生。

    眼前的一幕,明显是游戏剧情已经触发了,武神哥正在经历着奇遇剧情。他感到有些好笑,现实里自己遭了七年冤狱也就罢了,游戏里的奇遇居然也跟监狱有关系,这未免有点讽刺意味。

    更悲催的是,昆神发现自己在这座大牢里,被几个狱卒严刑拷打。他想反抗,却感觉自己好像陷入了控制技能的“虚弱”状态,没有丝毫反抗之力。唯一值得庆幸的是,奇遇剧情里没有疼痛度,被狱卒蹂躏的武神哥没有感到丝毫痛苦。

    几个狱卒海扁了武神哥一顿,骂骂咧咧地离开了。

    这让武神哥感到很悲催,尼玛老又不是龙冰雪,为毛奇遇任务居然是被一群小瘪三暴揍?

    也不知过了多少时候,一缕声音钻入他耳内:“小小你醒了没有

    武神哥吓了一跳,连忙坐起身来。

    他抬眼一看,只有几面剥落墙壁的死囚窒静悄俏地,牢门紧闭,人影也不见一个,屋角有个通气口,但窄小得只能容猫儿通过,一盏油灯挂在墙上,照得囚室愈发死气沉沉。

    “有人来了”

    听到这声音,他确定真的有人和他说话,但为何却不见有人?

    这让昆神很迷茫,自己到底碰到了什么奇遇,居然如此的悬疑?

    啪

    牢门的小铁窗打了开来,一对眼望了进来。

    那双眼睛见到武神哥,喝道:“退后”

    武神哥呆了一呆,连爬带滚,退到离门最远的墙边。

    铁门下摆处另一长形方格打了开来,递进了一盘饭肴和茶水,出奇地丰富

    牢役闷哼道:“便宜了你这小鬼,不过你也没有多少餐了。”

    直至牢役离去,武神哥仍呆呆坐奢,按照目前这尿性,这丰盛的一顿饭,明显是死囚问斩之前最后的一顿饭啊,这到底是什么情况?

    他冥思苦想,一时也想不起来哪个武侠人物被官差砍了头。

    四周寂然无声。

    “小眼前有饭有菜有汤,还不快医医肚皮。”

    听到这突兀的声音,武神哥问道:“你是谁?”

    那个神秘的声音道:“我就在你隔壁,你虽见不到我,但我早已过去摸过你全身每一寸地方,医好你的伤势,否则你现在休想能开声说话。”

    武神哥一呆,显得若有所思。

    声音又道:“若不是见你是可造之材,我才不会费神理会呢。”

    武神哥心一动,大致上猜到自己碰到什么剧情了,于是他回顾着原著小说里的情节,很配合地问道:“前辈为何给人关到这来?”

    神秘人冷哼道:“赤某要来便来,要去便去,谁能把我关起来。”

    顿了顿后长叹一声,颇有英雄气短的意味。

    武神哥入戏了,安慰道:“前辈必有不得已的苦衷,才要在这里……这里定居。”

    那声音哈哈一笑道:“定居好就是定居,你的心肠很好,来给我看看你。”

    这回轮到武神哥要叹起气来,若他能过去,不如直接逃出这可怖的牢狱更为划算。

    “啪”

    武神哥愕然台头,往隔着两间牢房的墙璧顶部望去。

    一块大石刚好往内缩入,露出一个可容人穿越的方穴,洞缘如被刀削,平正齐整。

    武神哥一时目定口呆,那瑰大石最少有五、十斤重,移动时的轻快却像豆腐般没有重量,就像一场梦里才能发生的情景。

    接着他眼前一花,一个人如同穿山甲那样从璧顶洞穴钻出来,轻轻一个翻身,落到武神哥身前,此人身形雄伟之极,脸的下半部长满了针剌般的短髭,连角分明的厚唇也差点遮盖了,一对眼铜铃般大,闪闪生威,顾盼间自有一股慑人气态,那有半点阶下之囚的味儿。

    一大汉挨墙坐下,目光灼灼上下打量着他,忽地哈哈一笑道:“算你走运,竟通过了我的体质测试。”

    武神哥:“什么体质测试?”

    大汉道:“刚才我检查了你的受伤状况后,输了一道恰好能医治好你伤势的真气进你的经腺,再看你伤愈回醒的时间,便可从而推知你的体质好坏至何种程度。”

    武神哥心花怒放,入戏更深了:“一道气便可治好人吗?”

    大汉晒道:“这有何稀奇,世上尽管有千万种病症伤势,均起因于经脉受到伤害或闭塞,只要经脉畅通,其病自愈,其伤自痊,除非经脉肢体断去,否则任何肉身的创伤亦会复原,若能接回经脉,断肢亦可重生,我测试最难处只是在于有否那种判断伤势的眼力,其它又何足道哉?”

    说着,大汉忽地压低声音道:“你以比常人快了半蛀香的时间便全身经脉尽通,显示你是块不能再好的好料。”顿了一顿,仰天一阵大笑,无限得意地道:“庞斑庞斑任你智比天高,也想不到人算不如天算,我找了十多年也找不到的东西,竟在此等时刻送到我面前吧。”

    武神哥全身一震:“庞斑?”

    大汉笑声一收,沉声道:“你先给我道出来历身分,为何到此,不要漏过任何细节。”他的话声语调,均有一种教人遵从的威严气势,可知乃长期居于高位,惯于发号施令的人。

    武神哥给一听这话就乐了,他已经猜到剧情。

    如果他没猜错的话,眼前这个大汉,应该就是覆雨翻云世界有名的魔道巨擘——赤尊信

    这让他感到很迷茫,在大佬里邂逅赤尊信的人,不应该是韩柏吗,为什么变成了武神哥?难道说,每个触发了这种奇遇任务的玩家,都会遇到和韩柏一模一样的遭遇?

    定了定神,他壮着胆,诉说着韩柏的喊冤入狱的故事。

    大汉听罢沉吟不语,像在思索着某些问题,忽地神情一动道:“有人来了,背转身”

    武神哥不知他要弄什么玄虚,但却感到对方不会加害自己,闻言背转身来

    “啪啪啪”

    在刹那的高速里,大汉在他背上拍了三掌,每次掌拍背上时,一股热流便钻入体内,似乎顺着某些经脉流去,舒服非常。

    大汉迅速在他耳边道:“他们这次有五个人来,显然是要将你押出去,苦打成招,记着,每当有人要打你某部位,你便想着那部位,保可无事,想个方法,拖着他们,死也不要签那分招供书。”

    武神哥:“假设他们斩我一只手下来,怎么办?”

    大汉冷笑道:“我怎会让他们那样做”

    话音未落,武神哥回身一望,大汉已失去踪影,仰头看,璧顶方洞又给大石填个结结实实,大汉手脚之快,使他怀疑自己只是在做梦,但体内三道流动着的真气,却是活生生的现实。

    一阵金属磨擦的声音后,大门打了开来,数名凶神恶煞的牢役在大牢头金成起的率领下,气势汹汹地冲进来。金成起将武神哥碰也未碰一下的饭肴一脚踢起,碗盘带碟哗啦啦往武神哥的脸门砸去。

    武神哥大吃一惊,自然而然所有茔意力集往脸门去,说也奇怪,体内坚二道真气倒真像有灵性般,分由腹部、脚底和后枕以惊人的速度写往脸门处。同一时间,碗碟撞上脸门。

    武神哥脸部被撞处蚁咬般轻痛数下,却没应有的剧痛,耳边响起大汉的声音道:“还不装痛”

    武神哥只得发挥演技,惨叫一声,双手掩脸。

    金成起阴阴笑道:“敬酒不吃吃罚酒,将他拖往刑室。”

    其两名牢役走了上来,一左一右将武神哥挟起,硬拖出去。

    武神哥听到刑室二字,骂娘的心都有了,大汉的声音又在耳内响起道:“不用怕,刑室就在下层水牢旁,我会监视着,保证他们动不了你一根头发。”

    当他说到最后一句时,武神哥已经被拖至牢道的最深处,一名牢役拉起了一块覆在地上的铁板,露出进入下层的另一道石阶。两名牢役一抽一抛,武神哥像个人球般沿阶向下滚去,手录脚锁碰着石阶发出混乱之极的剌耳嗓响。

    三道奇异的真气在体内游走,武神哥不但感不到痛楚,反而有种说不出的舒畅,不过他却装作连爬也爬不起来。

    金成起责怪道:“你们不要那么手重,摔断他的颈骨,你们能否代他画押

    一名牢役道:“这小强壮得很,牢头休要担心。”沿阶下去,喝道:“爬起来,否则踢爆你的龟卵。”

    武神哥大吃一惊,暗付不知大汉输进的真气是否能保护那么脆弱的部分,连忙爬了起来。这回轮到金成起等大吃一惊,看傻了眼,奇怪这人为何还能爬起来。

    武神哥趁他们尚未下来前,偷眼一看,原来自己目下站在一个四、五百尺见方的大石室内,除了一张大木台和几张大椅外,十多种不同的刑具,散布在不同角落和墙璧上,一同营造出阴森可怖的气氛。

    最使人惊心动魄的是在正对下来石阶的那边石璧处,打构排了一列十个不同款式的枷锁,每个枷锁上都用朱红写着名称,由左至右依次是“定百脉”、“喘不得”、“突地吼”、“着即承”、“死猪仇”、“反是实”、“正与反”、“求即死”、“失魂胆”、“生即死”,只是名称已足使人心胆俱寒。

    武神哥不知狱吏都是用刑的专家,而用刑除了利用**的苦痛令对方屈服外,最厉害的武器便是心理战术,若是浪翻云等高手,进此刑室,看其布置,即可测知对方用刑的水准高下,半分也不能强装出来。

    金成起的刑道之术,正是附近十多个城县首屈一指的专家,故此何旗扬才不惜连夜赶路,将武神哥送到这来。武神哥受到丰盛饭餐的招待,并非金成起有意厚待他,只是要他饱食体暖后,分外感到被施刑的苦痛对比,这种一软一硬的战术,最易使人屈服。

    一只手搭上他肩膀,只见金成起铜铸般的黑脸绽出一丝极不匹配他尊容的笑意,道:“小兄弟,不用慌张,来我们坐下好好谈一谈。”

    武神哥受笼若惊,惶恐间给按在长木桌旁的椅坐下,金成起在他对面坐了,斜着一对眼打量着他,其它四名牢役,两名守在金成起背后,两名则一左一右挟着武神哥,其一人的脚更踏在武神哥的座位处,十只眼虎视耽耽,使武神哥浑身不自在。

    金成起将一张供词模样的件平放台上,待人准备好笔墨后,轻松地道:“小兄弟,我这人最欢喜爽直的汉,我看你也属于这类好汉,希望你不要令我这次看错了人。”

    武神哥茫然望向他。

    金成起伸手按着桌上的供状,道:“让我们作个交易,只要你签了这分供状,我保护直至正式提审前,我都会善待你,我人老了,变得很懒,心肠也软多了,不想费时间对你用刑,只想快点交差便算了。”

    左边的牢役大力一拍武神哥肩头,将头凑上来道:“金爷绝少对犯人和颜悦色,你是例外的例外了。”

    武神哥眼睛往供状望去,间的部分全给金成起的大手盖奢,只看到右边写着“犯人武神供状”和左边签名画押的空位,供词亦不可谓不短。

    站在右边的牢役服侍周到地将沾满墨的毛笔塞入武神哥手里,道:“金爷待你这么好,签吧”

    还好昆神记得剧情发展,他打死不签,坚持要见何旗扬,挨了一顿胖揍,被扔回牢里。

    这时候大汉从天而降,落地时铁塔般的身体像羽毛般轻盈。

    武神哥忍不住问道:“以前辈的身手,这怎关得着你。”顿了顿再轻声试探道:“你走时,可否带我一道走。”

    大汉目光灼灼上下打量他,表情出奇地严肃道:“你真的想走?”

    武神哥道:“当然”

    大汉遗:“那你想不想复仇?”

    武神哥苦笑道:“能逃出生天我已心满意足,况且我那有本事向马峻声寻仇。”

    大汉伸手抓着他肩头道:“只要你答应完成我的志向,我不但可助你逃走,还可以使你有足够的能力报仇雪恨。”

    武神哥:“连前辈也做不来的事,我如何可以完成?”

    大汉哈哈大笑道:“你有此语,足见你非是轻诺寡信的人,才会斟酌自己的能力,反而将逃命一事故在一边。”他沉吟起来,好一会才道:“你知否我是谁?”

    武神哥茫然摇头。

    大汉淡淡道:“我就是‘盗霸,赤尊信。”

    武神哥早已知道答案,发挥演技做出目瞪口呆的仰慕状。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