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277】归来(书号:13587

【277】归来

作者:牛笔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就这样不告而别,我开始被回忆锁在黑夜……”

    空荡荡的房间里,传来一阵鬼哭狼嚎的歌声。

    “大姐,我求你了行吗,别唱了,哪有你这样一首歌唱三个月的?”

    筱筱崩溃的声音传来,显然是受不了那阵歌声了。

    “哪有三个月?才两个半月多一点点而已……”

    宁佳纠正道,和从前相比,宁佳声音柔和了许多,这大概是因为她整个人憔悴了许多,身材也苗条了许多。如此一来,整个人反倒出落得更加水灵了,有种让人忍不住想呵护的娇弱。用筱筱的话说,现在的宁佳简直可以去演林黛玉。

    两三个月的时间,这座房里发生了很多变化。

    苍老师走了,高朝也走了。

    每次回到这房里,宁佳都有种物是人非的感觉。

    月底放暑假的时候,呆呆也回家去了。

    本来筱筱也打算放假回家的,可是看到宁佳非要死守在这里,这丫头很够义气地留下来了。高朝刚走的那几天,宁佳整天以泪洗面,那尿性怎么看都像是要和情郎天台相见。生怕宁佳于傻事,筱筱留下来和宁佳共度了一个暑假。

    没过多久,包租婆也回来了。

    大家本以为包租婆会回到原来的屋里,但这次很奇怪,包租婆居然选择了住进苍老师留下的空房,反而把没去动高朝那间卧室。

    “也不算不告而别吧,他走的时候好歹给你发了个短信,你别再唱了……

    正躺在沙发上看电视的包租婆嘟囔了一句,显然也受不了宁佳的歌声了。

    宁佳坐到了包租婆旁边,很固执道:“我就要唱,我看了一本书,上面说你一直挂念着一个人,就会产生心电感应。我希望他能听到我的声音,这样他就,他就……他就不会死……”

    听到这话,包租婆小脸略过一抹黯然。

    她刚搬回来住的那几天,宁佳每天夜里都跑过去跟她一起睡,名义上是女孩的谈心,实际上是打探高朝哥哥的一切八卦新闻。这让包租婆很抑郁,虽然包租婆也比较八卦,但有些不该说的她还是会保密,就捡一些不重要的八卦爆给了宁佳。

    当宁佳问到高朝的性瘾病情的时候,直接把包租婆给问住了。天地良心,包租婆知道昆神淫荡的私生活,却从来不知道这货是个重度性隐者。如此一来,包租婆反而比宁佳还更加八卦,对宁佳进行了严刑拷问。

    宁佳对这事也一知半解,最终两个妹决定去寻找真相。

    她们找到了牛医生,包租婆继续扮演昆神的表妹,而宁佳则自告奋勇扮演昆神的前女友。在两个美女一把眼泪一把鼻涕的央求下,牛医生终于说出了真相。

    听到牛医生说高朝这种情况随时都可能翘辫,宁佳和包租婆都傻了。

    那一天,宁佳终于明白,为什么当初苍老师偷偷去见了牛医生之后,整个人满腹心事。那一天,宁佳也开始明白,为什么苍老师那么保守的妹,在高朝哥哥面前会那么奔放。那一套,宁佳也渐渐明白,为什么她的高朝哥哥眼里总是隐藏着一种忧伤。

    那不是一种蛋蛋的忧伤,而是一种让人感到绝望的忧伤。

    自从那天回去后,宁佳陷入了深度的郁郁寡欢。

    包租婆情况也好不了多少,她认识高朝十几年前了,说起革命友情比宁佳要深厚多了。不过包租婆永远是在人前大大咧咧的傻大姐,外人很难看见她心里的痛楚,也没人知道她躲在房间里掉过眼泪。

    此时此刻,当宁佳说起这个沉重的问题,包租婆很难结果话茬。

    过了很久,包租婆才故作轻松道:“你放心吧,好人命不长,祸害遗千年,就他那种祸害了无数妹的牲口,比乌龟还长寿”

    “但愿如此吧……”宁佳轻叹一声,又问道:“你说,他还会回来吗?”

    包租婆:“你别问我,问他本人去。”

    宁佳:“能找到他,我还问你吗,他手机就没开过,游戏里也没见过他上线。我记得他走的那天是6月2号,今天都B月2啦,再过几天,就整整三个月了”

    包租婆:“你别老想着他,还是想想自己的前途吧。再过几天你也要开学了吧,到时候就大四了,多想想毕业以后做点什么,别整天想男人……”

    宁佳反唇相讥:“你才整天想男人,别以为我不知道,你一直暗恋着那个叫昆神的男人”

    包租婆差点栽倒:“你别血口喷人啊,证据呢?拿出来我瞧瞧。”

    宁佳展现出了一个八卦女王强悍的分析能力:“我听你表弟王小胖说的,他老妈,也就是你小姨,不是经常催你结婚吗,你跟她说你心里早就有人了。根据我的推测,真相只有一个,你心里那个人,就是昆神。”

    包租婆:“你想多了,我那是忽我小姨的,省得她整天催我。”

    宁佳深度解析道:“别装了,王小胖还说,他上小学五年级,也就是你十八岁那年,有一次你在新闻里看到昆神和别的女人胡搞瞎搞,当时眼泪都滚下来了……连小学生都看出你的心事了,你还想否认?”

    包租婆怒了:“这王小胖,他怎么什么都跟你瞎说啊”

    “嘿嘿,那是因为我假装高朝哥哥的女朋友,那个小胖把我当成师娘了。说真的,你个表弟,真好骗……”说到这里,宁佳得意起来了,暂时忘记了哀愁。

    包租婆索性也不解释了,也没办法解释。

    看着得意的宁佳,包租婆心情很复杂,她无声地感叹着,这到底是一个多么悲催的丫头啊。某一天这丫头如果知道了昆神就是她的高超哥哥,会作何感想呢?

    一秒钟之后,宁佳和包租婆同时石化般地望着门口。

    由于筱筱刚刚下楼买东西,防盗门没关,一个人大摇大摆地走了进来。

    这个人,背着一个旅行包,穿着简单的T恤牛仔裤,身上流露出一种长时间流浪而养成的浪气息,赫然就是宁佳日思夜想的高朝。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