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214】九阳真经(书号:13587

【214】九阳真经

作者:牛笔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觉远啊觉远,俺终于等到你了

    望着由远及近的僧人,酷哥胖感慨连连。

    那僧人奔到高岗左近,四下张望,不见潇、尹二人的踪迹,当即向西峰疾奔而去。郭襄再也忍耐不住,大声叫道:“喂,和尚,那两人便在此处”

    她叫声刚出口,飕飕两响,便有两枚飞锥、一枚丧门钉,向她藏身处疾射过来。杨过袍袖一拂,将三枚暗器卷在衣袖之。郭襄内功不深,叫声传送不远,那僧人去得快了,竟没有听见她的呼叫。郭襄见他足不停步的越走越远,急道:“大哥哥,你快叫他回来?”

    杨过长吟道:“有缘千里来相会,无缘对面不相逢”这两句话一个个字远远的传送出

    去,颇有装逼的嫌疑,拐着玩儿告诉觉远两个盗经者的下落。

    那僧人正走在山腰之间,立时停步,回头说道:“有劳高人指点迷津。”杨过又装了一逼:“踏破铁鞋无觅处,得来全不费功夫。”那僧人大喜,携了那少年飞步奔回。

    潇湘和尹克西听了杨过的长吟之声,这一惊非同小可,相互使个眼色,从草丛蹿了出来,向东便奔。杨过见那僧人脚力虽快,相距尚远,这华山之到处都是草丛石洞,若是给这两个恶徒躲了起来,黑夜里却也未必便能找着,当下伸指一弹,呼的一声急响,一枚飞锥破空射去,正是潇湘袭击郭襄的暗器。

    杨过不知那僧人找这二人何事,不欲便伤他们性命,这枚飞锥只在二人面前尺许之处掠过,激荡气流,刮得二人颜面有如刀割。二人“啊”的一声低呼,转头向北。杨过又是一枚丧门钉弹出,再将二人逼了转来。

    便这么阻得两阻,那僧人已奔上高岗。潇湘和尹克西眼见难以脱身,各出兵刃,并肩而立,一个手持哭丧棒,一个手持软鞭。尹克西那条珠光宝气的金龙鞭在重阳宫给杨过震得寸寸断绝,现下这条软鞭上虽仍镶了些金珠宝石,却已远不如当年金龙鞭的辉煌华丽。

    那僧人四下一望,见暗相助自己之人并未现身,竟不理睬潇、尹二人,先向空旷处合十行礼,说道:“少林寺小僧觉远,敬谢居士高义。”

    杨过看这僧人时,只见他长身玉立,恂恂全儒雅,若非光头僧服,宛然便是位书生相公。和他相比,黄药师多了三分落拓放诞的山林逸气,朱柳又多了三分金马玉堂的朝廷贵气。这觉远五十岁左右的年纪,当真是腹有诗书气自华,俨然、宏然,恢恢广广,昭昭荡荡,便如是一位饱学宿儒、经术名家。

    “五十岁左右的年纪”是个亮点,酷哥胖也被觉远的气度小小地震撼了一下,看样眼前半百的觉远不是年大叔,而是迈入老年的行列了,算起来年纪和郭靖相差无几。

    看过原著的人都知道,《阳真经》就是被潇湘二人盗走的,酷哥胖屏住了呼吸,坐等好戏上演。他生怕错过任何一个细节,因为,他的任务很可能就隐藏在这些细节之。稍有闪失,就和阳神功失之交臂。

    杨过不敢怠慢,从隐身之处走了出来,奉揖还礼道:“小杨过,拜见大师。”心却自寻思:“少林寺的方丈、达摩首座等我均相识,他们的武功修为似乎还不如这位高僧,何以从不曾听他们说起?”

    觉远恭恭敬敬的道:“小僧得识杨居士尊范,幸何如之。”向身边的少年道:“快向杨居士磕头。”那少年上前拜倒,杨过还了半礼。这时小龙女和郭襄也均现身,觉远合十行礼,甚是恭谨。

    潇湘和尹克西僵在一旁,上前动手罢,自知万万不是觉远、杨过和小龙女的对手,若要逃走,也是绝难脱身。两人目光闪烁,只盼有甚机会,便施偷袭。

    杨过道:“贵寺罗汉堂首座无色禅师豪爽豁达,与在下相交已十余年,堪称莫逆。年之前,在下蒙贵寺方丈天鸣禅师之召,走少室山宝刹礼佛,得与方丈及达摩院首座无相禅师等各位高僧相晤,受益非浅。其时大师想是不在寺,以致无缘拜见。”

    神雕大侠杨过名满天下,但觉远却不知他的名头,只道:“原来杨居士和天鸣师叔、无相师兄、无色师兄均是素识。小僧在藏经阁领一份闲职,三十年来未曾出过山门一步,只为职位低微,自来不敢和来寺居士贵客交接。”

    杨过暗暗称奇:“当真是天下之大,奇材异能之士所在都有,这位觉远大师身负绝世武功,深藏不露,在少林寺恐亦默默无闻,否则无色和我如此交好,若知本寺有此等人物,定会和我说起。”

    杨过和觉远呼叫相应,黄药师等均已听见,知道这边出了事故,一齐奔来。杨过和觉远说话之际,众人一一上得岗来,当下杨过替各人逐一引见。黄药师、一灯、周伯通、郭靖、黄蓉在武林都已享名数十年,江湖上可说是谁人不知,那个不晓,但觉远全不知众人的名头,只是恭敬行礼,又命那少年向各人下拜。众人见觉远威仪棣棣,端严肃穆,也不由得油然起敬。

    看到这里,昆神很是唏嘘。

    少林寺的藏经阁实在是个能人辈出的地方,比如眼前的觉远,神功盖世,新五绝却从来没听说过他的名字。比如天龙八部里,就在人们以为萧远山和慕容博牛逼得不行的时候,一个名不见经传的扫地老僧,分分钟就把两大高手给收服了。

    觉远见礼已毕,合十向潇湘和尹克西道:“小僧监管藏经阁,阁片纸之失,小僧须领罪责,两位借去的经书便请赐还,实感大德。”

    杨过一听,已知潇湘和尹克西在少林寺藏经阁盗窃了甚么经书,因而觉远穷追不舍,但见他对这两个盗贼如此彬彬有礼,倒是颇出意料之外。

    尹克西笑嘻嘻的道:“大师此言差矣。我两人遭逢不幸,得蒙大师施恩收留,图报尚自不及,怎会向大师借了甚么经书不还,致劳跋涉追索?再说,我二人并非佛门弟,借佛经又有何用?”

    尹克西是珠宝商出身,口齿伶俐,这番话粗听之下言之成理。但杨过等素知他和潇湘并非善良之辈,而他们所盗经书自也不会是寻常佛经,必是少林派的拳经剑谱。若依杨过的心性,只须纵身向前,一掌一个打倒,在他们身上搜出经书,立时了事,又何必多费唇舌?

    但觉远是个儒雅之士,却向众人说道:“小僧且说此事经过,请各位评一评这个道理。”

    郭襄忍不住说道:“大和尚,这两个人躲在这里鬼鬼祟祟的商量,说要杀人占寺,好让你寻他不着。若不是作贼心虚,何以会起此恶心?”

    觉远向潇、尹二人道:“罪过罪过,两位居士起此孽心,须得及早清心忏悔。”

    众人见他说话行事都有点迂腐腾腾,似乎全然不明世务,跟这两个恶徒竟来说甚么清心忏悔,都不禁暗自好笑。

    尹克西见觉远并不动武,却要和自己评理,登时多了三分指望,说道:“大家原该讲理啊”

    觉远点头道:“众位,那日小僧在藏经阁上翻阅经书,听得后山有叫喊殴斗之声,又有人大叫救命。小僧出去一看,只见这两位居士躺在地上,被四个蒙古武官打得奄奄一息。小僧心下不忍,上前劝开四位官员,见两位居士身上受伤,于是扶他们进阁休息。请问两位,小僧此言非虚罢?”

    尹克西道:“不错,原来是这样,因此我们对大师救命之恩感激不尽。”

    杨过哼了一声,说道:“以你两位的功夫,别说四名蒙古武士,便是四十名、四百名,又怎能将你们打倒?君可欺以方,觉远大师这番可上了你们的大当啦。”

    觉远又道:“他们两位养了一天伤,说道躺在床上无聊,向小僧借阅经书。小僧心想宏法广道,原是美事难得这两位居士生具慧根,亲近佛法,于是借了几部经书给他们看,那知道有一天晚上,这两位乘着小僧坐禅入定之际,却将小徒君宝正在诵读的四卷《楞伽经》拿了去。不告而取,未免稍违君之道,便请二位赐还。”

    一灯大师佛学精湛,朱柳随侍师父日久,读过的佛经也自不少,听了他这番言语,均想:“这两人从少林寺盗了经书出来,我只道定是拳经剑谱的武学之书,岂知竟是四卷《楞伽经》。这《楞伽经》虽是达摩祖师东来所传,但经所记,乃如来佛在楞伽岛上说法的要旨,明心见性,宣说大乘佛法,和武功全无于系,这两名恶徒盗去作甚?再说,《楞伽经》流布天下,所在都有,并非不传秘籍,这觉远又何以如此紧追不舍,想来其定有别情。”

    只听觉远说道:“这四卷《楞伽经》,乃是达摩祖师东渡时所携的原书,以天竺字书写,两位居士只恐难识,但于我少林寺却是世传之宝。”众人这才恍然:“原来势达摩祖师从天竺携来的原书,那自是非同小可。”

    尹克西笑嘻嘻的道:“我二人不识天竺字,怎会借阅此般经书?虽说这是宝物,但变卖起来,想亦不值甚么钱,除了佛家高僧,谁也不会希罕,而大和尚们靠化缘过日,又是出不起价的。”

    众人听他油腔滑调的狡辩,均已动怒。觉远却仍是气度雍容,说道:“这《楞伽经》共有四种汉译本,今世尚存其三。一是刘宋时阿跋陀罗所译,名曰《楞伽阿巴陀罗宝经》,

    共有四卷,世称‘四卷楞伽,。二是元魏时菩提流支译,名曰《入楞伽经》,共有十卷,世称‘十卷楞伽,。三是唐朝宝叉难陀所译,名曰《大乘入楞伽经》,共有七卷,世称‘七卷楞伽,。这三种译本之,七卷楞伽最为明畅易晓,小僧携得来此,难得两位居士心近佛法,小僧便举以相赠。倘若二位要那四卷楞伽和十卷楞伽,也无不可,小僧当再去求来。”

    说着从大袖掏出七卷经书,交给身边少年,命他去赠给尹克西。

    杨过心道:“这位觉远大师竟是如此迂腐不堪,世上少有,难怪他所监管的经书竟会给这两个恶徒盗去。”

    只见那少年说道:“师父,这两个恶徒心存不良,就是要偷盗宝经,岂是当真的心近佛法?”

    他小小身材,说话却是气充沛,声若洪钟,众人听了都是一凛,只见他形貌甚奇,额尖颈细、胸阔腿长、环眼大耳,虽只十二三年纪,但凝气卓立,甚有威严。

    看着这个十二三岁的熊孩,酷哥胖再次感慨,谁能想到,眼前这个熊孩,未来开创了武当派,成为享誉武林的一代宗师?又有谁能想到,眼前的这个少年,未来会跟郭襄发生剪不断理还乱的感情故事?

    杨过暗暗称奇,问道:“这位小兄弟高姓大名?”

    觉远道:“小徒姓张,名君宝。他自幼在藏经阁助我洒扫晒书,虽然称我一声师父,其实并未剃度,乃是俗家弟。”

    杨过赞道:“名师出高徒,大师的弟气宇不凡。”

    觉远道:“师非名师,这个徒儿倒真是不错的。只是小僧修为浅薄,未免耽误了他。君宝,今日你得遇如许高士,真乃三生有幸,便当向各位请教。常言道:‘闻君一席话,胜读十年书,。”

    张君宝应道:“是。”

    周伯通听觉远噜哩噜嗦说了许多,始终不着边际,虽然事不关己,却先忍不住了,叫道:“喂,潇湘和尹克西两个家伙,你们骗得过这个大和尚,可骗不过我老顽童。你们可知当今五绝是谁?”

    尹克西道:“不知,却要请教。”

    周伯通得意洋洋的道:“好,你们站稳了听着:东邪、西狂、南僧、北侠、顽童。五绝,老顽童居首。老顽童即为五绝之首,说话自然大有斤两。这经书我说是你们偷的,就是你们偷的,便算不是你们偷的,也要着落在你们两个贼厮鸟身上,找出来还给大和尚。快快取了出来若敢迟延,每个人先撕下一只耳朵再说,你们爱撕左边的还是右边的?”说着磨拳擦掌,便要上前动手。

    听到这番歪理,连酷哥胖都想笑,金庸笔下的配角之,老顽童算是最出彩的一个,这位大爷活了上百岁,却依然可以用“天真烂漫”四个字来形容。也许,这就是杀猪刀所追求的那种纯洁,也许,这样是昆神一直在追求的那种最高的纯洁境界。

    潇湘和尹克西暗皱眉头,心想这老儿武功奇高,说于就于,正自不知所措,忽听觉远说道:“周居士此言差矣世事就抬不过一个理字。这部楞伽经两位居士若是借了,便是借了。若是不借,便是不借。倘若两位居士当真没有借,定要胡赖于他,那便于理不当了。”

    这下好了,天真烂漫的老顽童,碰上了不通人情世故的觉远,两人简直绝配。

    周伯通哈哈大笑,说道:“你们瞧这大和尚岂非莫名其妙?我帮他讨经,他反而替他们分辩,真正岂有此理。大和尚,我跟你说,我赖也要赖,不赖也要赖。这经书倘若他们当真没偷,我便押着他们即日启程,到少林寺去偷上一偷。总而言之,偷即是偷,不偷亦偷。昨日不偷、,今日必偷;今日已偷,明日再偷。”

    觉远连连点头,说道:“周居士此言颇含佛理。佛家称色即是空,空即是色,色空之际,原不必强求分界。所谓书,,言之不雅,不如称之为‘不告而借,。两位居士只须起了不告而借之心,纵然并未真的不告而借,那也是不告而借了。”

    众人听他二人一个迂腐,一个歪缠,当真是各有千秋,心想如此论将下去,不知何时方休。杨过截断周伯通的话头,对尹、潇二人说道:“你二人帮着蒙古来侵我疆土,害我百姓,早已死有余辜。今日一灯大师和觉远大师两位高僧在此,我若出手毙了你们,两位高僧定觉不忍。我指点两条路,由你们自择,一条路是乖乖交出经书,从此不许再履土。另一条路是每人接我一掌,死活凭你们的运气。”

    尹、潇面面相觑,不敢接话。他二人都在杨过手下吃过大苦头,心知虽只一掌,却是万万经受不起。尹克西心想:“只须捱过了今日,自后练成武功,再来报仇雪耻。众人之,只有觉远和尚最好说话,欲脱此难,只有落在他身上。”说着道:“杨大侠,你我之事,咱们今后再说。你武功远胜于我,在下是不敢得罪你的。至于有没有借了经书,还是让觉远大师跟咱们两个细细分说,这件事可没碍着你杨大侠啊?”

    杨过尚未回答,觉远已连连点头,说道:“不错,不错,尹居士此言有理。”杨过摇头苦笑,一回首,只见张君宝目光炯炯,跃跃欲动。杨过向他使个眼色,命他径自挺身而出,自己当可为他撑腰。

    张君宝会意,大声道:“尹居士,那日我在廊下读经,你悄悄走到我身后,伸手点了我的穴道,便把那四卷《楞伽经》取了去。此事可有没有?”尹克西摇头道:“倘若我要借书,尽管开言便是,谅小师父无有不允,又何必点你穴道?”

    觉远点头道:“嗯,嗯,倒也说得是。”张君宝道:“两位既说没有借,可敢让我在身上搜上一搜么?”觉远道:“搜人身体,似觉过于无礼。但此事是非难明,两位居士是否另有善策,以释我疑?”

    尹克西正欲狡辩饰非,杨过抢着道:“觉远大师谅这两个奸徒决不会当真潜心佛学,这四卷《楞伽经》,可有甚么特异之处?”

    觉远微一沉吟,道:“出家人不打逛语,杨居士既然垂询,小僧直说便是。这部《楞伽经》的夹缝之,另有达摩祖师亲手书写的一部经书,称为《阳真经》。”

    此言一出,众人矍然而惊。

    当年武学之士为了争夺《阴真经》,闹到辗转杀戮,流血天下,最后五大高手聚集华山论剑,这部书终于为武功最强的王重阳所得。此后黄药师尽逐门下弟、周伯通被囚桃花岛、欧阳锋心神错乱、段皇爷出家为僧,种种事故皆和《阴真经》有关。

    新五绝都没想到除了《阴真经》之外,达摩祖师还着有一部《阳真经》。这经书的名字人人都是第一次听见,但《阴真经》的名头实在太响,黄药师、周伯通、郭靖、黄蓉、杨过、小龙女皆曾先后研习,少林寺的武功为达摩祖师所传,他手写的经书自非同小可,是以一听之下,登时群情耸动。

    可以负责任地说,整部射雕英雄传的主线,就是阴真经,这一部经书搅得江湖腥风血雨。如今众人听到了阳真经的大名,很自然就联想起了阴真经,心里打一点小也是很正常的。

    酷哥胖自然也打着小,看到一群高手纷纷动容,他恨不得站出来大吼一句:“各位大牛,阳真经早和小弟我缘定三生了,大家别抢啊”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