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213】觉远出场(书号:13587

【213】觉远出场

作者:牛笔
    </d></r></ble></d>

    <d><ble border='0' lgn='lef'><r><d>

    <scrp lnguge="jvscrp" src="/scrps/red/syle4.js"></scrp></d></r></ble></d>

    </r></ble>

    “华山论剑,哥来了”

    这次的华山论剑,并非那个推塔模式下的PP而是神雕世界里的新五绝论剑。

    酷哥胖早已饥渴难耐了,进阶高手境的他迫不及待想去看看新五绝论剑,当然,主要目的还是为了找到那个在神雕世界里犹抱琵琶半遮面的觉远。

    重回故地,昆神没遭到任何阻拦,直奔华山之巅。

    到了上次系统给出提示的地点,只见白光一闪,他被传送到了一个奇遇任务专属的剧情副本,眼前出现了栩栩如生的画面。

    一个个耳熟能详的武侠人物,逐一出场了。

    动画场景,在一个清晨,郭靖等一行人生怕襄阳军民大举相送,一早便悄悄出了北门,径往华山而去。周伯通、陆无双、武氏兄弟、泗水渔隐等伤势未愈,众人骑在马上,缓缓而行。一行人上得山来,杨过指出洪七公与欧阳锋埋骨之处。黄蓉早在山下买备鸡肉蔬菜,于是生火埋灶,做了几个洪七公生前最喜欢的菜肴,供奉祭奠,众人群雄一一叩拜。

    酷哥胖就站在人堆里,却没有人注意到他。很显然,他这次又是以“幽灵形态”出现在剧情里,根本就是一个看客,这说明他无法更改剧情。

    近距离观察着这些传说的武侠人物,酷哥胖心潮澎湃。武侠世界号称拥有这个星球上最棒的美工团队,制作出来的武侠人物都是一流的,比以往那些经典电视剧里的角色还更贴近原著。酷哥胖看到了琢磨不透的黄药师,狂放的杨过,淡定出尘的一灯大师,还有永远孩气的老顽童周伯通。

    以上几个人,名字无一例外都是紫色的,也就是说可以招募为紫色品质的伙伴。身为一个玩家,酷哥胖很自然地幻想着,如果能够把这些狠角色全部收为小弟,那就爽了。武侠世界里的特殊组合能够激发特殊属性,比如明教四法王,比如淫贼一箩筐,比如眼前的神雕五绝。

    剧情按照原著小说的规律发展着,另一座坟墓引起了酷哥胖的注意。这座墓里,埋葬着一个跟酷哥胖稍微有一点点关系的大人物——西毒欧阳锋。

    欧阳锋的坟墓便在洪七公的墓旁。郭靖与欧阳锋仇深似海,想到他杀害恩师朱聪、韩宝驹等五侠的狠毒,虽然事隔数十年,仍是恨恨不已。而杨过身为欧阳锋的义,思念旧情,和小龙女两人在墓前跪拜。

    周伯通上前一揖,说道:“老毒物啊老毒物,你生前作恶多端,死后仍得与老叫化为邻,也可算是三生有幸。今日人人都来拜祭老叫化,却只有两个娃娃向你叩头,你地下有知,想来也要懊悔活着之时太过心狠手辣了罢?”这一篇祭别出心裁,人人听着都觉好笑。

    现场没笑的只有酷哥胖这个“围观群众”,在他的记忆里,北丐洪七公和西毒欧阳锋于华山之巅恶斗数百回合,最后精神错乱的欧阳锋终于想起了自己是谁,两人在大笑死去,这是何等的洒脱。

    传奇人物,活着的时候有精彩的活法,死去的时候也有精彩的死法。

    在敬佩这两位传奇的同时,酷哥胖内心也很唏嘘。为什么说他跟欧阳锋有一丢丢的关系呢?因为他的好伙伴,就是西毒欧阳锋先吃饺再玩嫂而诞生出来的的亲儿——射雕第一**欧阳克

    这时候昆神变得很感性,试图召唤克哥出来拜祭一下老毒物,不过系统却传来一个提示:“对不起,本场景无法召唤伙伴……”

    没办法,酷哥胖只能慢慢等待觉远现身了。

    没过多久,剧情朝着一个搞笑的方向发展。

    众人取过碗筷酒菜,便要在墓前饮食,忽然山后一阵风吹来,传来一阵兵刃相交和呼喝叱骂之声,显是有人在动手打斗。周伯通抢先便往喧哗处奔去。余人随后跟去。转过两个山坳,只见一块石坪上聚了三四十个僧俗男女,手都拿着兵刃。

    这群人自管吵得热闹,见周伯通、郭靖等人到来,只道是华山的客人,也不理会。一名铁塔般的大汉朗声说道:“大家且莫吵闹,乱打一气也非了局,这‘武功天下第一,的称

    号,决不是叫叫嚷嚷便能得手的。今日各路好汉都已相聚于此,大伙儿何不便凭兵刃拳脚上见个雌雄?只要谁能长胜不败,大家便心悦诚服,公推他为‘武功天下第一,”。

    一个长须道人挥剑说道:“不错。武林相传有‘华山论剑,的韵事,咱们今日便来论他一论,且看当世英雄,到底是谁居首?”余人轰然叫好,便有数人抢先站出,大叫:“谁敢上来?”

    周伯通、黄药师、一灯等人面面相觑,看这群人时,竟无一个识得。

    第一次华山论剑,郭靖尚未出世,那时东邪、西毒、南帝、北丐、神通五人,为争一部《阴真经》,约定在华山绝顶比武较量,艺高者得,结果神通王重阳独冠群雄,赢得了【武功天下第一】的尊号。

    二十五年后,王重阳逝世,黄药师第二次华山论剑,除东邪、西毒、南帝、北丐四人外,又有周伯通、裘千仞、郭靖三人参与。各人修为精湛,各有所长,但真要说到“天下第一”四字,实所难言,单以武功而论,似乎倒以发了疯的欧阳锋最强。

    想不到事隔数十年,居然又有一群武林好手,相约作第三次华山论剑。这一招使黄药师等尽皆愕然。更奇的是,眼前这数十人并无一个认得。难道当真“长江后浪推前浪,一辈新人胜旧人”?难道自己这一于人都做了井底之蛙,竟不知天外有天,人上有人?

    黄药师等人都是莫名的菊花一紧,误以为当今的江湖又出了一大波武功高强的人物,只有酷哥胖很清楚,这群正在论剑的人,就是传说的逗比。

    只见人群跃出人,分作三对,各展兵刃,动起手来。

    数招一过,黄药师、周伯通等无不哑然失笑,连一灯大师如此庄严慈祥的人物,也忍不住莞尔。又过片刻,黄药师、周伯通、杨过、黄蓉等或忍俊不禁,或捧腹大笑。原来动手的这人武功平庸之极,连与武氏兄弟、郭家姊妹相比,也是远远不及,瞧来不过是江湖上的一批妄人,不知从那里听到“华山论剑”四字,居然也来附庸风雅。

    那人听得周伯通等人嬉笑,登时罢斗,各自跃开,厉声喝道:“不知死活的东西。老爷们在此比武论剑,争那‘武功天下第一,的名号。你们在这里嘻嘻哈哈的于甚么?快快给我滚下山去,方饶了你们的性命。”

    杨过哈哈一笑,纵声长啸,四下里山谷鸣响,霎时之间,便似长风动地,云气聚合。那一于人初时惨然变色,跟着身战手震,呛啷啷之声不绝,一柄柄兵刃都抛在地下。杨过喝道:“都给我请罢”那数十人呆了半晌,突然一声发喊,纷纷拼命的奔下山去,跌跌撞撞,连兵刃也不敢执拾,顷刻间走得于于净净,不见踪影。

    瑛姑、郭芙等都笑弯了腰,说不出话来。黄药师叹道:“欺世盗名的妄人,所在多有,但想不到在这华山之巅,居然也见此辈。”

    接下来,这群牛人进行了新五绝的排名,东邪西狂男僧北侠顽童就此诞生。

    昆神把注意力都集在杨过这个神雕第一主角身上,心感慨万千。古往今来,神州大地都流传着“有其父必有其”的说法,连西方人也有11fT11uR勺古老谚语。酷哥胖对这种说法向来不屑一顾,他认为这是历史上最不靠谱的一句谚语。

    老英雄儿未必好汉,最有名的是秦始皇统一国盖世无双,他的儿秦二世胡亥没过几年就把大秦变成了历史名词。反过来说,有些老是废柴,儿却咸鱼翻身变成了牛逼人物。

    比如杨过的老杨康,神雕英雄传里有名的反派人物,杨康的某些所作所为,甚至可以和“汉奸,卖国贼”联系在一起。然而杨康的儿,却没有延续有其父必有其的老套路,最终成为一代神雕大侠。

    有趣的是,作者金庸大大骨里似乎也流淌着一些很传统的情结,在《神雕侠侣》塑造了一些很隐晦的因果报应。俗话说父债还,金大大貌似想让杨过替杨康偿还一些东西,所以杨过被郭芙斩了一只手,成为金庸笔下唯一残废的男主角。不仅如此,杨过还要弥补一些东西,作者对他的惩罚就是和挚爱的女人分离,最终身残志坚,单手撸管十年。这也就罢了,最让很多读者不能忍的是,命运的惩罚太残酷,导致小龙女被龙骑士尹志平拿了一血……

    在很多熊孩眼里,杨过是一个放荡不羁玩世不恭的人物,而在昆神眼里,杨过只是一个既让人欣赏又让人怜悯感慨的悲情角色。

    剧情继续发展,出现了杨过、小龙女、郭襄的“三人世界”。这时候的郭襄还不是未来的峨眉开山祖师,看到浓情蜜意的神雕侠侣,情窦初开的小姑娘心充满了酸楚。

    苦情的故事,就在这一刻拉开了序幕。年轻的郭襄并不知道,她命运里另一个苦情人物马上就要出场了。虽然有些东西金大大没有写明,不过很多金迷们都在猜测,郭襄苦恋了杨过一辈,最终无果。而另一个牛逼人物张三丰,苦恋了郭襄一辈,同样没有结果。

    酷哥胖此刻要等待的,就是少年张君宝的师傅,觉远大师。

    昆神耐着性看了一会儿三人世界里的苦情戏,剧情终于进入正题了。

    只见山岗下有两人在长草丛蛇行鼠伏般上来。这两人轻功甚高,走得又极隐蔽,显是生怕给人瞧见,但小龙女眼力异于常人,远远便已望见,杨过低声道:“这两人鬼鬼祟祟,武功却大是不弱,这会儿到华山来必有缘故,咱们且躲了起来,瞧他们作何勾当。”三人在大树岩石间隐身而待。

    过了好一会功夫,听得践草步石之声轻轻传上。这时天色渐晚,一轮新月已挂在大树之巅。郭襄靠在小龙女身旁,她对上来的两个人全不关心,望着杨过的侧影,心忽想:“若是我终身得能如此和大哥哥、龙姐姐相聚,此生再无他求。”但觉此时此情,心满意足,只盼时光便此停住,永不再流,但内心深处,却也知此事决不能够。

    小龙女在暮霭苍茫瞧得清楚,但见郭襄长长的睫毛下泪光莹然,心想:“她神情有异,不知怀着甚么心事。我和过儿总得设法帮她办到,好教她欢喜

    只听得那两人上了峰顶,伏在一块大岩之后。过了半晌,一人悄声道:“潇湘兄,这华山林深山密,到处可以藏身。咱们好好的躲上几日,算那秃驴神通如何广大,也未必能寻得到。待他到别地寻找,咱们再往西去。”

    杨过瞧不见二人的身形,听口音是尹克西的说话,他口称“潇湘兄”,那么另一人便是潇湘了,心道:“蒙古诸武士来我土为虐,其金轮法王、尼摩星、霍都等已然伏法,达尔巴、马光佐作恶不深,只剩下潇湘和尹克西这两个家伙。我当日饶了他们性命,但看来二人怙恶不悛,不知又在于甚么奸恶之事。”

    听潇湘阴恻恻的道:“尹兄且莫喜欢,这秃驴倘若寻咱们不着,定然守在山下孔道之处。咱们若是贸然下去,正好撞在他的手里。”尹克西道:“潇湘兄深谋远虑,此言不差,却不知有何高见。”

    潇湘道:“我想这山上寺观甚多,咱们便拣一处荒僻的,不管主持是和尚还是道士,都下手宰了,占了寺观,便这么住下去不走啦。那秃驴决计想不到咱们会在山上穷年累月的停留。他再不死心,在山搜寻数遍,在山下守候数月,也该去了。”

    尹克西喜道:“潇湘兄此计大妙。”

    他心一喜欢,说话声音便响了一些。

    潇湘忙道:“禁声”

    尹克西歉然道:“嗯,我竟然是乐极忘形。”

    接着两人悄声低语。杨过再也听不清楚,暗暗奇怪:“这两人怕极了一个和尚,惟恐给他追上。这两个恶徒武功各有独到之处,方今除了黄岛主、一灯大师、郭伯伯等寥寥数位,极少有人是他们之敌,何况他二恶联手,更是厉害,不知那位高僧是谁,竟能令他们如此畏惧?又不知他何以苦苦追踪,非擒到这二人不可?”又想:“那潇湘说是要杀人占寺,打的尽是恶毒主意,这件事既给我撞到了,怎能不管?”

    只听得远处郭芙扬声叫道:“杨大哥、杨大嫂、二妹杨大哥、杨大嫂、二妹……吃饭啦……吃饭啦”杨过回过头来,向小龙女和郭襄摇了摇手,叫她们别出声答应。过了半晌,郭芙不再呼唤。

    忽听得山腰里一人喝道:“借书不还的两位朋友,请现身相见”

    这两句喝声只震得满山皆响,显是内力充沛之极,虽不威猛高昂,但功力之淳,竟是不弱于杨过的长啸。

    听到这喝声,杨过一惊,心想:“世上竟尚有这样一位高手,我却不知”他略略探身,往呼喝声传来处瞧去,月光下只见一道灰影迅捷无伦的奔上山来。过了一会,看清楚灰影共有两人,一个灰袍僧人,携着一个少年。潇、尹二人缩身在长草丛,连大气也不敢透一口气。

    杨过见了那僧人的身形步法,暗暗称奇:“这人的轻功未必在龙儿和我之上,但手上拉了一少年,在这陡山峭壁之间居然健步如飞,内力之深厚,竟可和一灯大师、郭伯伯相匹敌。怎地江湖之上从未听人说过有这样一位人物?”

    听到这喝声,酷哥胖精神一振,比杨过还激动。

    传说的练成阳神功的觉远大师,和昆神“缘定三生”的任务NP终于出场了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