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175】女叫兽(书号:13587

【175】女叫兽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午后睡过美容觉的拉拉姐,正在跟昆神打电话:“牲口,我看见你在拍卖行卖的腰带啦。你隐藏了名字也没用,所有腰带上都刻着你的名字。小样儿,没看出来,你都学会垄断了,不愧是商学院出来的呀,尽管你当初没毕业……快,偷偷告诉姐,这些到底你到底捞了多少银?”

    酷哥胖撩了撩头发,闷骚带着傲娇:“目前一两万还是有的,照这么下去,赚个十万八万也不算稀奇。”

    “K,老娘最恨你这种傲娇系的男人了”拉拉充满羡慕嫉妒恨的骂了一句,随后声音又变得无比柔弱,像个自卑的小女仆那样,幽幽道:“昆神桑,和你这样的土豪君生活在同一片天空下,真是不好意思了呢……”

    酷哥胖身上冒起了鸡皮疙瘩,一般拉拉姐用这种自嘲语气说话的时候,往往说明她心情不怎么好,于是他问道:“怎么了,又在为钱的事儿范畴?这样吧,我先把这两万银卖了,再给你汇点过去。”

    拉拉:“不是钱的事儿,你别瞎想。昨天你给我那笔钱,够我花很久了,现在我每个月还银行一万多,还能支撑大半年呢。”

    昆神:“那你在那唉声叹气于嘛?”

    拉拉:“我就不能春花秋月的感慨一下吗?我就不能时而不时的抒发一下内心的忧郁和艺?”

    高朝额头上冒出了黑线:“可以倒是可以,不过我感觉这味道不对呀,你别藏着掖着了,说出来,我帮你出出主意。”

    拉拉沉默了一会儿,说道:“好吧,我坦白,我恋爱了。”

    昆神笑了:“你哪天没恋爱?”

    拉拉想了想,纠正了语法错误:“这么说吧,我真爱了”

    高朝懵了:“你真爱的姑娘不是还没出世吗?”

    拉拉:“严肃点,我像在跟你开玩笑吗?”

    高朝:“那你跟她怎么样了?”

    拉拉声音很纠结:“还能怎么样呢,就一首歌,我爱的人她不爱我,心痛是最后的结果……唉,我拿什么拯救,当爱覆水难收……”

    高朝:“不至于吧,那姑娘到底何方神圣,能让你沦落到这种田地?”

    拉拉:“当然是一个天上有地下无的女神啊,看见她的第一眼,我就招了。那一瞬间,我脑里冒出了一首诗,小楼昨夜又东风,横看成岭侧成峰。相见时难别亦难,心有灵犀一点通。”

    高朝:“这是一首诗?我怎么听着像四首不同的诗?”

    拉拉:“你别管那么多,反正我那会儿的心情就这样。当时刮起了一阵东风,撩起了她的长裙,她就像玛丽莲·梦露那样在风按住裙,那身材,那曲线,啧啧,绝对的横看成岭侧成峰呀。我立马冲过去帮她按住了裙,她不知道我的性取向,以为我是个善良的大姐,还对我露出了感激的微笑。看到她那迷死人的笑容,我有种和她心有灵犀的赶脚。只可惜,美好的邂逅总是短暂的,啊啊啊,相见时难别亦难,东风无力菊花残……”

    高朝:“就这样?你就伤心成这样了?”

    拉拉:“肯定不止这样啊,姐当天就施展了尾行神技,终于查到了她的来历。说起来挺奇怪的,她好像知道我在跟踪她,这种感觉我也说不清楚,就当是我的第感吧。就因为这个,后来我假装和她偶遇几次,她都对我爱理不理的……”

    高朝:“后来呢?”

    拉拉:“昨天我豁出去了,于脆单刀直入,明刀明枪跟她表白,结果……

    高朝:“结果你不说我也知道了……我八卦一下,那姑娘到底谁呀,你带我去瞅瞅。”

    拉拉:“严格来说,她应该不算是姑娘了,看上去比我还大几岁。她是一位传说的女叫兽哟,在音乐学院教管弦乐,听说她年轻的时候还在神马维也纳音乐节上拿过奖。早年她一直在国外,前两年才回国任教,听说是特聘的,一上任就是教授。”

    高朝恍然:“我就说呢,要是大学城早些年出了这种级别的女神,我不可能不知道啊,想当年,我跟你也算是走遍了大学城的每一个角落。”

    拉拉深有同感:“是啊,看到她的时候,我都惊呆了。这些年我虽然比较少去大学城,对那地方的基本情况还是了解的,我的梦情人,完全出乎了我的意料。你想想,她最擅长管弦乐器,那岂不是特别能吹?比如吹箫啊什么的……嗷呜,不行了,光是想想我就受不了了。”

    昆神脸红了:“大姐,请不要讨论这种让兄弟我感到难为情的话题行不?

    “滚你也会难为情?”拉拉似乎陷入了回忆,满脑都是那个神秘女神的各种优点,喃喃道:“她什么都好,就是名字稍微土了点,我很难想象,这年头居然还有女人叫雪莲,杨雪莲……”

    “什么??”酷哥胖声音瞬间提升了几个分贝,确认道:“你再说一遍,那个女的叫什么?”

    拉拉:“杨雪莲呀,杨过的杨,天山雪莲的雪莲。牲口,你是不是也被这个颇有村姑气息的名字给震住了?当初我第一次听到这个名字的时候,反应也和你差不多。”

    高朝:“她在哪儿,你带我去见见她”

    拉拉:“你想于嘛?又挖我墙角?没门儿,这次是我先发现的”

    高朝:“不是,我认识她家里一个长辈,有个口信要转交给她。”

    拉拉:“咦?你居然跟她有这么点渊源,那岂不是可以帮我撮合一下?,还是算了,你小的本性,撮合来撮合去,又撮合到你床上去了。”

    高朝:“严肃点,这关系到我的病……你知道的,我以后的希望就靠她了。你实在不愿意引荐的话,我自己去找她,音乐学院的教授对吧?我自己去。

    拉拉:“你现在去了也没用啊,她出差去了,说是音乐学院跟美国一个什么学院组织的联谊会,带着一票学生公费旅游去了,得一两个星期才回来。要不是这样,你以为我会在这儿跟你唉声叹息?”

    “一两个星期?还好……”

    高朝松了一口气,只要不是出去一两年,他都还有希望。

    转念一想,高朝又感到有点不对劲。拉拉姐马上就小三十了,那个杨雪莲比拉拉还大几岁,按理说起码也有三十几岁了。这么一个三十几岁的女人,做那怪老头的女儿还差不多,要说是怪老头的曾外孙,会不会太夸张了?

    换个角度来说,那个乍看起来十七岁的怪老头,实际年龄岂不是一百多岁了?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