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174】女人心(书号:13587

【174】女人心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午后阳光明媚。

    在这样的阳光照耀下,许多人的心情也跟着阳光起来。

    宁佳是个例外,她的心情和外面的天气截然相反,简直阴雨连绵。

    一个小时之前,这个长腿辣妹看到了她这辈永远无法忘记的一幕,那不可思议的一幕,不仅令她刻骨铭心,也令她伤心欲绝。

    本来在筱筱的煽动下,宁佳以为自己有希望逆袭的。

    而在那一刻,她看到的那一幕如同冰雹从天而降,浇灭了她逆袭的希望。

    更让宁佳感到悲痛欲绝的是,在她惊慌失措的注视下,她心目的完美男神高朝哥哥傻眼了两秒钟,然后打了个剧烈的冷战……

    在冷战之后,高朝哥哥恢复了她记忆那一切尽在掌握的冷静,不慌不忙地说道:“请你出去,顺便把门关上,谢谢。”

    当时在昆神充满魔力的电眼注视下,宁佳就像被操控了灵魂的傀儡一样,失魂落魄地关门走了出去。当她回到自己的房间以后,才清醒过来。

    而后,无法形容的悲痛袭来,宁佳只能躲在被里痛哭。

    按照她以前的性,本来是可以四处八卦这件事的,可是转念一想,毕竟高朝和苍老师如今是名正言顺的情侣,人家关起门来啪啪啪,关她宁佳什么事儿?这件事甭管怎么说,都是宁佳理亏。

    于是乎宁佳罕见地沉默了,她选择了躲起来舔舐伤口。

    世界上很多事情,并不是人们想怎么样就怎么样的。比如宁佳,她只想一个人躲起来,不想跟任何人说话,但是天不遂人愿,这天下午筱筱一副胜券在握的样推门而入,牛逼哄哄道:“妞,我刚开到苍老师出去了,她下午好像有两节课。你的机会来了,速度搞起啊,去找高朝谈谈人生理想,找机会往他怀里钻,要不要我帮你偷偷装个摄像头?”

    说到这里,筱筱更加得意了:“记得我上次买的那个杰尼熊吧?其实那个玩具熊的左眼,就是摄像头,本来我是用来记录呆呆洗澡全过程的……不过为了你,姐打算义务为你做贡献,把我的神器借给你。嘿嘿,不要感谢我,非要感谢的话,请为我奉献你的第一次。”

    宁佳一动不动,连脑袋都缩在被里。

    筱筱瞄准被里的位置,在宁佳屁股上啪地拍了一把,再次牛逼哄哄道:“女施主,别装睡啦,老衲知道你没睡着。”

    “你有完没完呀”宁佳猛地做了起来,红肿的双眼死死瞪着筱筱。

    看着宁佳那怒气值满槽的模样,又察觉到宁佳明显哭过的双眼,筱筱惊呆了:“于嘛这么一惊一乍的呀,我可没招你惹你,到底怎么回事?”

    女人的心思很奇怪,宁佳本来有点想说她今天看到的一幕,可是话到嘴边,她忽然觉得说出来等于往自己伤口上撒盐,以筱筱的毒舌,还指不定怎么雪上加霜。于是她于脆不说了,冷哼道:“没什么,你别管了,我现在不喜欢高朝了。”

    “咦?你不是这种轻言放弃的妹啊,在我的印象,你一向很有不屈不挠的奥运精神,每次都一条道走到黑的……”筱筱惊叹之余,进入了自动脑补阶段:“哦,老衲明白了。今天午高朝跟苍老师手挽手一起出去吃饭了,看样挺恩爱的,你是不是觉得他们感情太好了,你没戏了,所以死心了?而且,看到他们卿卿我我的样,你是不是特伤心,不然怎么会躲起来哭呢?”

    宁佳越听越郁闷,冷声道:“那你说,我该怎么做?”

    筱筱撩了撩她那头犹如洋娃娃一般的天生微卷长发,很有经验的样说道:“还能怎么做,抓紧时间挖墙脚啊等他们生米煮成了熟饭,你想再挖墙脚就难上加难了。”

    宁佳一听这话就笑了:“万一他们已经生米煮成了熟饭呢?”

    “不可能”小懒猫说的斩钉截铁,侃侃而谈道:“以我对苍老师的了解,她绝对不是那种第一天就会和男人生米煮成熟饭的男人。就算她遇到了意人,也得先培养培养感情,起码得两年时间才能有紧张。退一万步说,哪怕她遇到了心目完美的白马王,我估计至少也得小火慢炖一年,才可能进入正题”

    听到这话,宁佳就只剩冷笑了。

    “哟呵,丫头,你那笑容很不屑呀,怎么个意思,想质疑老衲专业的判断吗?”筱筱还在卖弄着她的经验,滔滔不绝道:“你太小看苍老师了,她不是那种随随便便就以身相许的女人,日常生活你也该发现了,苍老师做人特别有原则,她不想做的事情,谁也勉强不了她。”

    “是啊,我太小看她了……”宁佳呢喃着回了一句,她的表情很古怪,她的语气也很古怪,房间里的气氛也跟着变得很古怪。

    “雪,吃点东西吧,你这样不吃不喝,到底怎么回事呀?”

    传媒大学,某双人宿舍,田晶晶正在苦劝着龙冰雪。

    自从前天夜不归宿的冰雪妹回来以后,就像变了一个人似的,茶饭不思,倒像是患了相思病似的。短短两天时间,这位校花就以惊人的速度憔悴了,整个一新世纪林黛玉。

    她每天除了进游戏看看,就是趟床上发呆,要么就是趴在窗口发呆,望着蓝天白云一看就是大半天。对此田晶晶担心得不得了,这种时候瞎都看得出来龙冰雪身上发生了某种大事,田晶晶认为这件事肯定和当晚那个电眼男神有关系,可是无论她怎么问,龙冰雪始终缄口不语。

    无论是田晶晶的嘘寒问暖还是旁敲侧击的询问,龙冰雪都没开过口。

    有些话,不是她不想说,而是没脸说,也不知道该怎么说。

    她还记得那天她从酒店出来之后,在回宿舍的路上,一直小心翼翼的控制着自己的步伐。她只能暗自庆幸自己没穿牛仔裤出来,否则走路的姿势一定不堪入目。要不是摇曳的长裙掩盖了破瓜之痛的尴尬,她简直无法想象自己走路时怪异的姿势会暴露出多少让她感到羞耻的秘密。

    回到宿舍,校花就钻进了被里。

    当时田晶晶呆若木鸡,她记忆里的室友绝对不是今天这样的。

    无形之,田晶晶感觉自己和龙冰雪之间,忽然有了一层隔阂。

    这一天,躺床上看着田晶晶担忧的样,校花有种抱头痛哭的冲动。

    她很想跟闺蜜说一下昨晚的故事,可是能说点什么呢,有些话又如何能开口呢?难道说自己那晚无比羞耻地为那个男神跪舔?难道说自己摆出各种姿势让他猛于?难道说自己稀里糊涂的被他爆插了菊眼?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