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161】自助会(书号:13587

【161】自助会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没问题,冷医生,我一定照顾好你的朋友。”

    挂断电话,牛医生接待了慕名而来的年轻人。

    牛医生在某个领域里赫赫有名,可以说是国内顶级的权威专家。只不过他擅长的那个领域比较特殊,一般人没听说过,所以很少有人听过牛医生的大名

    这种情况听起来诡异,其实说白了一点都不稀奇。

    比如本地有个黄医生,很多年轻病人都不知道这个大夫的存在,但在许多老年男性患者的心目,黄医生绝对是个传说般的偶像级人物。因为,黄医生多年来一直主治阳痿早泄以及举而不坚、坚而不挺等等疑难杂症。

    当然,牛医生和黄医生擅长的领域,是有一定区别的。

    这天下午,牛医生组织的小俱乐部里,个男人围坐在一团。

    为首那个穿白大褂的年大叔就是牛医生,他的开场白很有激情:“今天有新人加入,以前跟大家说过的话,我要再次强调一遍。很多人都说,染上毒瘾的人一辈都完了,但是,我亲眼见过成功戒毒的人,并且这个人开启了一段崭新的人生。性瘾和毒瘾一样,很难戒,但并不是戒不掉的只要你们自己不放弃自己,就一定能戒掉。我可以向大家保证,当你们戒掉性瘾以后,一切都会好转”

    说到这里,牛医生的语气更有感染力了:“我们这个互助会成立的宗旨,就是互相帮助,互相鼓励,达到成功戒除性瘾的目的。在这个世界,别人无法理解你们,戴着有色眼镜看你们,但互助会里面的兄弟姐妹们不会这样,你们有着共同的经历,你们可以倾诉彼此内心最难以启齿的过去。很多东西,只要敢大声说出来,就成功了一半。等到你们抛开了心理压力,丢掉了无形的包袱,找到了作为一个正常人的自信,成功就离你们不远了”

    顿了顿,牛医生直接点名:“前两批互助会的成员,已经有6%勺人成功戒掉了性瘾。李军,你是第三批成员里最后希望戒除的人,现在请你作为代表第一个发言,让新来的成员看看,你是如何一步步走向成功的”

    一个三十多岁的猥琐大叔立刻润了润嗓,一副很熟悉业务的样,说道:“我叫李军,今年三十四岁。我对女人一直有着强烈的性幻想,在大街上公交车上或者单位里见到有点姿色的女人,我都会忍不住幻想把她们摆成很多个姿势。我二十岁的时候有了第一个女朋友,那时候我们很狂野,每天晚上要做两三次以上……”

    “一开始我以为年轻人都这样,跟小说里那些一夜七次郎相比,我这根本不算什么。后来情况不太对劲了,我发现我身边的朋友,都没有我这么频繁。我女朋友更以为我不喜欢她,她认为我跟她在一起的原因就是为了**。我没办法解释这一点,后来我交了第二个女朋友,她也认为我只对她身体感兴趣。我大学毕业以后就再也没有谈过恋爱,但是,我对女人的渴求越来越强烈。我这种长相,去发展一夜情根本不现实,只能花钱解决问题……”

    “那时候猪肉还没涨价,物价也还比较便宜,我记得当时找个发廊妹出去包夜只需要三百块。去了几次之后我就上瘾了,一天不去就憋得慌,感觉整个人快要发狂。长此以往,我经济上根本没办法承受,一天三百,一个月就要千块,我那时候一个月工资还不到五千……”

    “我每天上班的时候,都特别想念那些发廊妹,但去了之后,又感觉特别恶心。尤其是跟她们搞的过程,我根本没有快感,我也不明白自己为什么要这样做。但是第二天,我又会特别想去。就这样,我一天一天的陷入了恶性循环。我身体上越来越吃不消,经济上更惨,欠了一屁股债……”

    “我骗了我父母好几次,每次都找不同的借口跟他们要钱。后来他们发现不对劲了,有一次我爸暗跟着我,终于发现了我的秘密。我爸妈接受不了我,他们觉得我到了三十岁还不结婚就已经够丢脸了,居然还做出这种有辱门风的勾当……”

    随着李军的自述,在场几个雄性牲口面色愈发沉重。

    “性成瘾”学术界大号Addc,实际上古已有之,到了二十一世界才逐渐引起医学界的重视。“性成瘾”又称“**瘾”,与赌博吸毒成瘾者一样,都是一种行为机能上的紊乱。

    心理学家分析,“性成瘾”不单是由性器官、或性活动本身驱动的,其行为本质上更是一种焦虑心理的外在表现,或因情感方面遭遇的挫折或挑战,而产生的一种本能性自我逃避行为。说白了这是一种被飞后遗症,性成瘾者将**当成爱情创可贴,有了性,便没了痛,“性成瘾”患者通常具有强烈的不安全感。

    在性活动之前,机关算尽,步步为营。在性活动之后感到羞耻、不安和空虚,甚至陷入深深的自责。明知马上叫停或许得到解脱,好歹死后能在地狱捞到个VIP但他们仍然无法Op,直到有一天上帝站在他们面前,指着手表说GANPOVE。

    李军自述的情况,就属于这种病症。

    性成瘾不单是男性的专利,女人亦见者有份。

    天朝历史上最淫荡的姊妹花赵飞燕与赵合德,这方面很是浓墨重彩。关于大赵与小赵谁更漂亮,史学界一直争论不休。力挺小赵者甚至叫嚣要把成语“燕瘦环肥”改成“德瘦环肥”。不过有一点无需争论,那就是小赵超强的**。小赵不仅比姐姐更为娇艳,而且更懂得狐媚汉,小娘在后宫艳帜高张,把皇帝哥哥刘骜吃得死脱。小赵不仅性成瘾,更私下自主研发“伟哥”,拿刘骜当小白鼠。几番折腾下来刘骜终于奶奶个胸——下垂了,沦为传说的天残,最后竟被小赵香闺屠龙。

    西方世界的性瘾者名人更是数不胜数,早在二十世纪早期,凭借一部《乱世佳人》红遍全世界的花姑娘费雯丽就是这方面的典型。

    后来在《**号街车》里,费雯丽饰演了一位患有“性成瘾”倾向的没落贵族女。临结婚时被人揭了老底,前途尽毁精神失常。这部影片为费雯丽赢得了第二座小金人。

    然而,在费雯丽这里,艺术与现实发生了巨大的巧合。196年7月B日,费雯丽孤零零地倒在卧室门前,与世长辞。

    前夫奥利弗顿成千夫所指,这位主演过《王复仇计》的艺大叔,愤然反戈,一雪前耻。奥利佛在传记里倾诉了不得不说的故事,宣称费雯丽本人是个“性成瘾”患者,对房事需索无度,甚至要求每天三次,劳伦斯实在不堪其烦一闪了之。临了,这位英国陈世美仰天长叹:“跟费雯丽在一起,我都快被榨于了……”

    于是乎,费雯丽一举赢得身前身后名。

    好莱坞最出名的一对父道格拉斯爷俩,时常道貌岸然在各大颁奖晚会掷地有声。实际上老道格拉斯是位“性成瘾”重度患者,年近花甲才正式收山。老英雄儿好汉,小道格拉斯接过了老爸的枪,并且全线飘红战绩斐然,他策马奔腾,走过的地方并没有留下一片荒野。

    好莱坞大美女凯瑟琳·泽塔琼斯决定嫁道格拉斯之时,深知夫君一贯扛着红旗反红旗,不得不在婚前协议设限,如道格拉斯婚内不忠,将倒赔60万美元巨款。

    体育界也有个性成瘾的牛人,高尔夫天王巨星老虎伍兹,也被爆出是个重度性瘾者。这位黑哥们儿光是情妇就不下十个,前半生辉煌无比,后半生性丑闻缠身,他的故事很让人唏嘘。

    严格说来,其实这些名人们的故事都还算凑合,名人有一个共同点:他们都不差钱……对普通的工薪阶层而言,如果患上了性瘾这样的“贵族病”,下场才是真的惨不忍睹。比如眼前的李军,他没有女朋友,每个月工资就那么点,一旦患上重度性瘾,简直生不如死。

    这一刻,李军还在继续诉说着:

    “我永远都忘不了那一天,我父母那种的眼神。有时候我怀疑我自己天生就是个变态,我试过自杀,命大没死成。送到医院的时候,医生怀疑我精神上有问题,对我进行了全面检查,结果检查出我是重度性瘾者。我到了三十岁才明白,什么叫做性瘾者也是那天我才懂得,我并不是一个天生的变态,我只是得了一种病。”

    “经过这几年的努力,我克服了很多毛病,找回了自信,性生活也得到了节制。现在基本上两天一次,算是迈入了正常人的范畴。我得感谢牛医生,还有互助会里的兄弟们,没有他们的鼓励和支持,我不会有这一天。”

    互助会里几个患者听着李军的诉说,表情起伏不定,听到最后,其几个人似乎都受到了鼓励,眉宇间流露出了可以目测的正能量。只有那个看起来新来的脸上有个十字伤疤的年轻人一动不动,表情十分平静,好像一点都没被眼前的真人真事所触动。

    接下来,按照顺序,另一个年轻人开始分享自己的经历:“我叫鲁山,今年二十四岁。跟李哥一样,我对女人也有强烈的性幻想。说出来大家不需要笑,我以前特别纯洁,在我上大学以前,从来没有撸过。我上大一的时候,在我们宿舍老大的熏陶下,学会了看片撸管。从此一发不可收拾。那时候我有个绰号,叫做撸三管……”

    “每天不撸三管,我会感觉生不如死,说不出的难受。到我大三的时候,我明显感觉到自己出了问题,经常感到头昏脑涨,精神恍惚,双腿发软,记忆力衰退。每次撸完,我都会产生很深的负罪感,觉得自己是个禽兽,是个变态。但没过多久,我又想撸,不然就难受得要死……”

    “我是个不折不扣的屙丝,到现在还没谈过女朋友。从大一到大学毕业,我平均每天撸管不低于三次,严重的时候一天五次,有过撸出血的经历。我常常觉得自己没救了,我这种人,如果传出去,肯定不会被女人所接受……”

    “我偷偷在网上咨询过,有人指出,我这种状况可能是性瘾者。去年我终于鼓足了勇气,跟我家人坦白了我的事情,然后他们带我见了牛医生。通过这一年的治疗,我的情况好了一些,到现在是一天一撸的节奏。我不知道自己能不能彻底戒掉,不过现在我算是看到了一点希望,最起码现在的我比以前的我好多了,希望我的经历对大家会有帮助……”

    “我叫赵明……”

    “我叫甄帅……”

    接下来,另外两个患者也分享了自己的经历。

    新来的年轻人始终默不作声,他观察着四个同道人,发现了一个有趣的现象。当那四个人说出难以启齿的秘密之后,整个人都轻松了许多。

    大概正是这一点,让他有了当众诉说自己**的勇气。

    其余四个人也在看着他,他们早看出了这个人不一般,怎么看都像个低调奢华有内涵的高富帅,他们也想知道,这个高富帅到底有着怎样的心路旅程?

    “我叫高朝,过段时间就二十八了,我也是个重度性瘾者……”高朝声音很轻,带着一点磁性,听起来特别沧桑,这是一种典型的有故事的男人所具备的声音,对女人具备一定的杀伤力。

    在众人的注释下,他没有之前那么平静,内心似乎有些挣扎,经过几秒钟的缓冲之后,他露出了一丝自嘲的笑容,语气十分粗犷:“其实我的名字不怎么和谐,听到我名字的男人都会露出奇怪的笑容,听到我名字的女人反应更古怪……”

    四名同道人吭哧吭哧地淫笑起来,简单的几句话,让他们发现了自己和高朝的不同。尽管大家都是性瘾者,但高朝的档次明显比他们高多了。眼前这个男人具有一种特殊的魅力,看着他的表情,听着他的声音,使得他们明显的感觉到,高朝很像电影里那种放荡不羁的浪,能够在很短的时间内让男人崇拜,让女人痴狂。

    那个名叫高朝的男说完开场白之后,似乎也没什么顾忌了,语气流畅了许多:“我高一的时候谈了第一个女朋友,高二的时候水到渠成偷吃了禁果。从那以后,我就对那种事上瘾了,这样做的代价是,我女朋友没办法理解我,后来发生了一些不愉快,跟我分手了。那时候年纪小不懂事,我以为可以找到别的女孩代替她,就跟很多不同的女孩交往过。我上大学的时候,遇到了另一个我心动的女孩,后来……呵呵,她也没办法接受我这种人。”

    “最初我也是上网暗查我自身的问题,正常人的性生活是一周B6次,可是我一天就得B6次。我知道我出现了问题,但我特别不信邪,那个时期我的私生活很混乱,有长期炮友,有一夜情,也有花钱解决的。我这人比较幸运,没有经济上的问题,本身也比较有女人缘,一直以来都没缺过女人,这导致我偶尔会赌气似的想,就这么下去也没什么不好。不是有句老话么,牡丹花下死,做鬼也风流……”

    “后来事情脱离了我的控制,八年前,我跟一个妹在宾馆开房,做着做着,我眼前一黑,失去了知觉。那是我第一次出现昏厥状况,当时医生告诫我说,我的身体已经严重早衰,再这么下去,身体机能将衰退到一个不堪设想的地步。我没把医生的话放在心上,出院之后好了伤疤忘了痛,没过多久,我又昏过去了……”

    说到这里,高朝神色黯然,有些痛心道:“曾经我有一个很棒的女朋友,她是医生,她很想帮我,可是我选择了自暴自弃,辜负了她一番好意……”

    “后来因为一次意外,我去了一个没有女人的地方,一住就是好几年。一开始我难以忍受,后来遇到一个好心的老人,他教了我一门养生的气功。自从练了气功以后,我终于能够克制自己了……老人临终前嘱咐我,一定要坚持禁欲十年,但是我没听从他的忠告,只坚持了七年,就再也受不了这个花花世界的诱惑……”

    “离开那个地方以后,我就像脱了缰的种马一样,再也控制不住自己。当兵三年母猪赛貂蝉,何况我不止三年,那段时间我拼命的放纵自己。就在前两天,我还出去跟一个学生妹鬼混……”

    “今天,报应终于来了……”说到这里,高朝长长地出了一口气,把心里话说出来他显得轻松多了,自嘲道:“可能是因为练过气功的关系,我发作起来和以前不一样。今天我和两个妹走在半路上,突然发作了,一股热血直冲脑门儿,浑身抽筋,感觉心脏抽搐着要蹦跶出来,有段时间甚至感觉不能呼吸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