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118】复仇的心(书号:13587

【118】复仇的心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吃过饭,跟宁佳闲聊了一会儿,保持着深厚的“姐妹感情”,一看时间都11点50分了,高朝果断走人,准备登陆游戏迎接即将面世的华山论剑。

    这时候拉拉掐着时间打来电话:“牲口,我就知道你这时候还没进游戏。老实交代,昨晚你死哪儿去啦,怎么干嘛关机?”

    面对这一连串的问题,高朝只回答了:“你懂的。”

    拉拉讶然道:“这么快就上手了?你隔壁有四个妹吧,是哪一个?”

    高朝:“不是隔壁的。”

    拉拉:“你又去逛夜店了?”

    高朝:“别说‘又’行不,我早就不是夜店小王了。”

    拉拉好奇心被勾了起来:“那是谁?”

    高朝如实回答:“龙冰雪。”

    “龙冰雪,怎么听着耳熟?”拉拉兴致更浓了,还爆发了猜谜的兴致,嚷嚷道:“等等,你别说,让姐猜猜。噢,我想起来了,猪之心的妹妹,貌似是传媒大学的校花,号称大学城五朵金花之一,对不对?”

    高朝笑道:“她是不是五朵金花我不清楚,反正我知道她是那货的妹妹。”

    “小,行啊你!真看不出来,这种传说级的校花,你几天就上手了?”拉拉姐这次是真的震惊了,对昆神把妹的功力刮目相看。

    “哪有几天,我认识她才一天。”昆神说了句实话。

    这句实话是如此的真实,以至于其的内涵太过于傲娇,也太过于霸气外露了,拉拉姐当场就生气了:“哟,你小还抖起来了?我记得你以前没这么牛啊,怎么搞的,难不成你现在魅力值翻倍了?”

    高朝:“可能是吧,好歹攒了七年人品,也该有点福利。”

    拉拉的语气突然有着三分小邪恶七分小淫荡:“感觉怎么样?”

    “感觉好极了。”昆神的语气一点都不淫荡,反而有点冷。这是一种外人很难理解的冷漠,因为说这句话的时候,他伸手摸了摸左脸的伤疤。

    每当他做这个动作的时候,心里总有一团复仇的火焰熊熊燃烧。

    “额……”作为这个星球上最了解昆神的人,拉拉一听声音就知道那货又要装忧郁了,于是找了个开心的话题:“加油,我支持你!不过你做得还不够,应该再狠一点。照我的意思,你得把你这七年失去的加倍讨回来!对付猪之心这种畜生,你就该砸他的场,揭他的伤疤,伤他的自尊,搞他的未婚妻,还日他的妹!”

    “你……太邪恶了……不过,我喜欢!”昆神眼睛一亮,好像很受启发似的,很八卦道:“我先问问,那货的未婚妻是谁?”

    拉拉:“连这你都不知道?说起来真是一朵鲜花插在牛粪上,好白菜遇到了猪八戒。那货的未婚妻来头可大了,就是游戏频道的当家花旦,首席女主播凌诗诗!”

    高朝:“哦,这女的我知道,前几天我还看过她主持的节目。”

    拉拉:“去年他们就订婚了,听说打算在今年七夕的时候结婚,那天刚好是你28岁生日,你怎么能忍受在这大喜的日里,眼睁睁看着猪之心抱得美人归。”

    “嗯,看样我得给自己准备一份特别的生日礼物。”

    “咦?这里面几个意思?难道说……”

    “嘿嘿,何必说的那么直白呢……”

    “去吧,少年,姐精神上和物质上都支持你!”

    …………

    根据能量守恒定律,当一个人幸福的时候,总有另一个人不幸福。

    比如现在,当高朝和拉拉正在密谋着不可告人的幸福勾当的时候,在本市某个宾馆的某个房间里,正有某个不幸福的姑娘发出了一声尖叫。

    “啊……!”

    房间里那张大床上,一个二十出头的年轻女人死死抱着被,叫得撕心裂肺。

    这个女人有着一张颇具古典美的优雅面容,气质冷漠,裹在被里的玲珑身躯透着一种冷艳的感觉。

    “啊啊啊……!”

    雪白的床单上,有着些许血迹,还有着男女恶战后残存的痕迹。

    看到这一幕,年轻女人又发出一连串的尖叫声。

    “啊啊啊……啊啊啊!”

    她涨红着脸看了看自己藏在被里的身体,果然是一丝不挂。

    她掐了掐自己,确信不是在做梦后,她尖叫得更撒欢了。

    如果有狗仔队出现在这里,并且发觉传媒大学的校花兼国家队队长的亲妹妹在这样一个酒店里告别了初夜,不知会闹出多大的动静。

    没错,眼前的女人,正是龙冰雪。

    昨晚的一切,好像是一场梦,太不真实,也太难以启齿。

    和昨晚那种稀里糊涂无法自拔的感觉不同,今天的龙冰雪开始用一种惯有的理智去思考昨晚发生的事情,也用她骨里原本该有的冷静去仔细琢磨昨晚那个男人。

    说真的,看到那个男人第一眼的时候,她没觉得他有任何亮点。

    他的发型是老掉牙的越狱头,留着包围上下唇的口字型胡渣,大概二十七八岁的年纪,个比较高,整体没多少吸引人的地方,这样的男人大街上一拉一大把。

    很奇怪,看到那个男人第二眼的时候,龙冰雪突然觉得他有点帅,只是帅得不明显。

    在她看他第三眼的瞬间,突然有一种招的感觉。

    当时她以为自己一见钟情了,终于邂逅了命注定的那个男人。

    仿佛一切都是冥冥早已安排好的,她和他发生了命注定的故事。

    但是,这只是她昨夜的想法。

    毕竟女人翻脸比翻书还快,今天的龙冰雪没有那种想法。

    她隐隐觉得,自己好像上当受骗了。

    她不明白自己当时怎么就莫名其妙地被那个电眼男迷住了,那种鬼迷心窍的过程太诡异了,她回想起来完全不相信当时个花痴小女生会是自己,这根本就不科学。

    来到浴室里,用冷水冲刷着饱受那个男人糟蹋过的身体,在冷水的刺激下,校花终于找到了一种比较科学的答案。也许那个电眼邪恶男跟电影里的男主角一样,拥有超强的催眠能力,不动声色间把她催眠了?

    这听起来原本是天方夜谭毫无根据的猜想,可是龙冰雪却越来越认为这个猜想很靠谱。因为她只有在和那个男人目光交汇的时候,才会被他控制,而现在她一个人独处,立刻就恢复了应有的冷静。

    她还记得昨晚,在那个男人难以描述的目光注视下,自己竟然不舍得拒绝他,就那么了邪似的被他索取了初吻,脱掉了裙,解开了内衣,最后夺走了她的初夜……

    更让校花感到难以置信的是,昨晚她实在太疯狂了,好像等到了白马王的灰姑娘一样,迫不及待的想把自己的一切都交给心的王。在那个疯狂的过程,她把身体里压抑了二十二年的**全部被激发出来,后来居然动作生涩地采取了主动……

    “不可能!这不可能!”

    后面的事情龙冰雪不敢再回忆下去了,她绝对不能接受自己被那个邪恶电眼男糟蹋过的事实,她更不能接受半夜里用嘴帮那个牲口吹过的事实,她最不能接受的是在那个坏蛋的花言巧语迷惑之下,自己居然鬼迷心窍的被他采了菊花……

    再后来的事情她想不起来了,印象好像是两人疯狂了大半夜,昏昏入睡。

    当她醒来的时候,房间里已经没有那个男人的踪影。

    昨晚发生的一切,再次变得像一场游戏一场梦。

    回顾起那个男人难忘的眼神,校花依然感到心跳加速。她唯一保持冷静的方法,是根据女人的直觉,昨晚当他和她紧密结合在一起的时候,出自女人那种无法解释的第感,校花悲哀的发现:那个男人,并不爱她……

    她不知道这是为什么,她只是本能的感受到,那个男人根本没有爱过她。

    甚至,她还有一种感觉,好像那个男人和她在一起,只是为了发泄什么。

    更奇怪的是,她又能明显的感觉到,那个男人并不像一般的浪荡那样纯粹找女人发泄兽欲。至于他到底在发泄什么,她不知道。

    洗完澡她在酒店里枯坐着发呆,整个人仿佛丢了魂儿一样。

    她设想过无数次自己的第一次,每次设想出来的主角都是一个完美的男人,她希望有朝一日和一个深爱她的完美男人在阳关灿烂的日里阳关灿烂的日。而现实也未免过于残酷了,自己的第一次不仅给了一个不爱她的男人,还给了一个连他尊姓大名仙乡何处都不知道的男人。

    那个男人就那样走了。

    她不知道他从哪里来。

    也不知道他要到哪里去。

    龙冰雪没敢回宿舍,她不知该怎么跟田晶晶讲述自己的离奇经历。

    到了午,她总算是勉强调整好了心理状态,也发现了解决问题的办法。尽管她不认识那个夺走了她初夜的男人,但是她认识游戏里那个死黑胖。

    只要进游戏里找到他,总有真相大白的一天!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