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071】隔壁那个男人(书号:13587

【071】隔壁那个男人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午十一点半,苍妍正打算出门,刚走到客厅里,看见了迎面走来的新邻居,这座房里唯一的男邻居,那个被宁佳称为“高…潮…哥”的男人。

    两人的第二次见面,和昨天有很大的不同,最起码苍妍的感受和昨天不同。

    ou`know,苍老师是一个低调高雅有内涵的艺女青年,像这种敏感细腻的艺女青年,最善于去挖掘人们潜伏在心灵深处那种蛋蛋的忧伤和一丢丢的迷惘。

    一天之前,高朝在苍老师心目是个侵略性很强的男人,或者说是一个侵略性很强的色狼。这个新邻居那种肆无忌惮的目光,毫不掩饰的攻击性,以及写在脸上的占有欲,都说明了他是一个令广大女性不得不防的危险人物。

    回顾着昨天发生的尴尬事迹,苍老师至今还感到心有余悸。为此,昨夜她甚至辗转难眠,脑海里反反复复都是浴室里那悲催走光的一幕。

    有些事情越想陷得越深,昨夜失眠时回顾那尴尬的一幕,苍老师突然回想起自己跟那个男人对视过几秒,在他的眼睛里,她好像看见了很神奇的东西。那种感觉,几乎和筱筱被电眼电得意乱情迷的情形一模一样。

    好在苍老师有着足够的理智,正因为发现了那个新邻居身上有一种神秘的魅力,所以她提高了警惕,时刻防备着那个有侵略性的男人再度突然袭击。

    今日的重逢,苍老师发现自己所有的准备都做了无用功。

    她本来以为那个男人会再次用那种直勾勾的无所顾忌的电眼看着她,一直看得她头皮发麻不敢跟他对视为止,谁知道今天隔壁的新邻居仿佛换了个人似的,从头到尾都没看她一眼,也没礼节性的和她打个招呼寒暄两句。

    一秒钟之后心细如发的苍老师有了新发现,她发现那个男人在走神,她不知道他为什么会走神,她只知道他现在的情形很像传说那种走路会撞在电线杆上的人。

    她忍不住好奇地多看了他几眼,就是这几眼,令她感到震撼。

    这一次,没有四目相对,他始终低着头,走路时好像在数地上的蚂蚁,浑然忘记了整个世界,也忘记了有个如花似玉前凸后翘的美女钢琴教师在打量着他。从苍妍的角度,恰好看见了那个触目惊心的十字伤疤,但是苍老师此刻没有心思去研究这个伤疤的来历,她整个人都沉浸在一股莫名的忧伤。

    正如之前所说,像苍老师这种低调高雅有内涵的艺女青年,最善于去挖掘人们隐藏在内心深处的情愫。这一刻,她甚至没有深入去挖掘,就被迎面而来的那种伤感气息给包裹了。

    她还听见了一阵歌声,那不是多么优美多么高难度的唱法,只是一种低低的哼唱。沙哑模糊的歌声使得苍妍连歌词都听不清楚,但是从他哼唱的旋律,她听出了那是一首什么歌。她突然理解了他的心情,此时的心情,他嘴里唱的是“有没有那么一首歌,会让你突然想起我”,而实际上他想表达的情绪是“可能有那么一首歌,让我突然想起了你,只是不知道你会不会也想起我”……

    苍老师突然很好奇,歌里的那个“你”到底是谁。

    和昨天那个张扬外向外加小淫荡的新邻居相比,今天这个新邻居简直是低调内敛还带点小伤感,这一刻,在苍老师心里,眼前的高朝更真实,更像是真实的他自己。

    她没有继续再看他,那个男人具有一种天生的感染力,能够在不知不觉间用无形的方式用自己的情绪去感染别人。她怕多看他几眼,自己也会忍不住跟着悲伤。她也很清楚,当一个女人过分关注一个男人,会引发什么样的故事。

    最终,她和他擦肩而过。

    走到门口的时候,她忍不住回过头,又看了他一眼。

    这一次,她看见的,只是一个背影。

    不知道为什么,看着那个男人背影,她感受到一种说不出来的萧索。

    凝视着那个背影,苍老师的艺细胞彻底爆发了,她想起了一首诗,曾经有一位叫做牛鸽鸽的流浪诗人年轻时所写的一首诗:“原来暴露在白天里的都不是坚强,原来隐藏在黑夜里的全都是绝望。我是你的过往,你是我的悲伤。我是你短暂的过往,你是我永恒的悲伤……”

    你是我的悲伤。

    这是那首诗的名字,也是此刻这个新邻居的心情。

    说来也怪,苍老师从来没有研究过高朝的过去,也不知道高朝的来历,但是出于一种女人逆天的第感,她可以断定,此刻的他在思念一个人,一个令他刻骨铭心,一想起来就会悲伤的人。

    苍妍相信自己的第感,因为她的第感向来很灵验。

    两人明明素不相识,在这个阳光明媚的正午,苍老师却好像已经很了解他。

    他走进了厨房,她再也看不见他的身影。

    当那个人彻底从眼前消失,苍老师心底没来由的一阵失落,感觉好像错过了什么。

    紧接着,她开始回想这个新邻居的优点,仔细一想,这个新邻居有着很多优点。最起码他不爱吵闹,不会半夜里起来看球吵得大家睡不着,也不会把房弄得乱七八糟乌烟瘴气,更没有恶意骚扰几位美女邻居。

    这么一想,苍老师发现高朝其实是个很安静的人,从路过他未关门的房间时顺便看到的情形来看,他还是个很爱干净的人,房间里的东西收拾的整整齐齐有条不紊。

    砰……!

    苍妍重重关上门,她发现自己满脑都是隔壁那个男人,而她早已经不是无知少女了,深知这种情况可不是什么好苗头,于是乎她打算迅速逃离这个是非之地,用震撼人心的关门声来敲醒自己。

    “呼,终于不用见到他了……”

    走下楼的时候,苍老师这样自言自语,看起来长长的松了一口气。

    很快她发现这样是在自欺欺人,真正的关键点在于她见不见他,而在于她似乎很难见到他。转念一想,那个男人都搬进来两三天了,说他是个**丝宅男吧,明显不像,此人有着**丝不可能具备的强大气场。说他是一秒钟几百万上下的高富帅吧,也不像那么回事。

    总而言之那个新邻居给人一种很神秘的印象,没人知道他躲在屋里干什么。

    如此一来,高朝在苍老师心目,反而变成了难得一见的稀罕人物。

    回想起那个稀罕人物,这次苍老师不吟诗了,她想起了一首老歌:“很少有机会,见到那个男人,他是那种~让人一眼难忘的人。灰暗的灯光,掩盖了脸上的表情,不知道什么时候~才能听到~他的歌声……”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