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064】两个硬点子(书号:13587

【064】两个硬点子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陆家庄的长工阿根正在打扫天井,上前喝问:“是谁?”

    陆立鼎急叫:“阿根退开!”却那里还来得及?李莫愁拂尘挥动,阿根登时头颅碎裂,不声不响的死了。陆立鼎提刀抢上,李莫愁身微侧,从他身边掠过,挥拂尘将两名婢女同时扫死,笑问:“两个女孩儿呢?”

    陆氏夫妇见她一眨眼间便连杀三人,明知无幸,一咬牙,提起刀剑分从左右攻上。李莫愁举拂尘正要击落,见武三娘持剑在侧,微微一笑,说道:“既有外人插手,就不便在屋杀人了!”

    她话声轻柔婉转,神态娇媚,君之明眸皓齿,肤色白腻,实是个出色的美人,也不见她如何提足抬腿,已轻飘飘的上了屋顶。

    接下来,就是屋顶上的混战,陆家庄一种NPC根本顶不住。

    酷哥胖等人也没指望这几个软脚虾能顶得住,他们都在等接下来的硬点出场。

    过了几分钟,四人心目的硬点终于千呼万唤始出来。

    只见一个手持铁杖的跛足老者华丽出场,跟李莫愁缠斗起来。这老者手底下有两把刷,一时间和赤练仙不分胜负。只见李莫愁拂尘起处,向他颈口缠了过去。这一招她足未着地,拂尘却已攻向敌人要害,全未防备自己处处都是空隙,只是她杀着厉害,实是要教对方非守不可。

    那老者于敌人来招听得清清楚楚,铁杖疾横,斗地点出,迳刺她的右腕。铁杖是极笨重的兵刃,自来用以扫打砸撞,这老者却运起“刺”字诀,竟使铁杖如剑,出招轻灵飘逸。李莫愁拂尘微挥,银丝倒转,已卷住了铁杖头,叫一声:“撒手!”

    借力使力,拂尘上的千万缕银丝将铁杖之力尽数借了过来。那老者双臂剧震,险些把持不住,危急乘势跃起,身在空斜斜窜过,才将她一拂的巧劲卸开。李莫愁这一招“太公钓鱼”,取义于“愿者上钓”以敌人自身之力夺人兵刃,本来百不失一,岂知竟未夺下他的铁杖,却也是大出意料之外,暗道:“这跛脚老头儿是谁?竟有这等功夫?”

    身形微侧,但见他双目翻白,是个瞎,登时醒悟,叫道:“你是柯镇恶!”

    没错,这盲目跛足老者,正是江南七怪之首的飞天蝙蝠柯镇恶。

    在酷哥胖心目,这个老者,正是贯穿射雕与神雕的“一血之王”柯镇恶!

    前已经说过,柯镇恶向来嫉恶如仇,看到不平事就出手,每次都是怒送一血的节奏。基本上每次出手,老柯都被敌人打到满地找牙。唯独这一次,柯老大罕见的拉风了一盘,暂时还没满地找牙,也算是给陆家庄的幸存者带来了一点希望。

    且不论虚拟NPC们的心情,反正现在三大**和女版冠希哥都很看重柯镇恶,能消耗女魔头多少血,就全看柯镇恶的发挥了。按照剧情发展,柯镇恶大概能耗掉李莫愁25%的气血,如此一来,玩家们接下来对付这个终极BOSS就简单多了。

    这里还有个小窍门儿,如果有玩家不停治疗柯镇恶的话,柯老大能够耗掉李莫愁更多的血。比如眼下,女版冠希哥已经冲了过去,不停的给柯镇恶加血,CD一套了就套盾。这一来二去,柯老大焕发了生命的第二春,灰常的坚挺,居然耗掉了李莫愁35%的血量!

    到了这个时候,柯老大完成了自己历史使命,脚步虚浮,显然内力不济快顶不住了。

    而剩下65%气血的李莫愁,依然不是酷哥胖四人能够对付的。接下来,他们要等第二个硬点出场,这个硬点,将决定整场战斗的走向。

    千钧一发之际,救星出现了,一个神秘人驾起柯镇恶和武三娘就跑。

    这个神秘人,说起来也很有点身法,乃是南帝一灯大师的高足——武三通……不过在神雕原著里,武三通实在对不起南帝的教导,武功比起李莫愁差了一截,估计跟柯镇恶差不了多少。

    而且武三通的智商实在令人不敢恭维,他把人救到窑洞里,却是引狼入室,让李莫愁顺藤摸瓜找到了要杀的两个小女娃陆无双和程英。忽听窑洞外有人笑道:“两个女娃娃在这里,是不是?不论死活,都给抛出来罢。否则的话,我一把火将你们都烧成了酒坛。”

    声若银铃,既脆且柔。

    武三通急跃出洞,但见李莫愁俏生生的站在当地,不由得大感诧异:“怎么十年不见,

    她仍是这等年轻貌美?”

    说起来,武三通跟李莫愁还是老熟人,曾经还算得上“阶级战友”。想当年,李莫愁苦恋的男人是陆展元,而武三通苦恋的女人则是陆展元的老婆何沅君。最扯犊的是,何沅君还是武三通的养女,武三通对养女产生了禁忌之恋,为人有点疯疯癫癫。

    后来陆展元成亲的时候,李莫愁和武三通曾“组队”大闹婚礼现场。幸亏当时有一位大理天龙寺的高僧在场,惊退二人,阻止了悲剧发生。

    时隔多年后,这对老战友重逢,武三通感到很惊讶。当年在陆展元的喜筵上相见,李莫愁是二十岁左右的年纪,此时已是三十岁,但眼前此人除了改穿道装之外,却仍是肌肤娇嫩,宛如昔日好女。她手拂尘轻轻挥动,神态甚是闻,美目流盼,桃腮带晕,若非素知她是个杀人不眨眼的魔头,定道是位带发修行的富家小姐。

    武三通见她拂尘一动,猛想起自己兵刃留在窑洞之,若再回洞,只怕她乘机闯进去伤害了众小儿,见洞边长着棵碗口粗细的栗树,当即双掌齐向栗树推去,吆喝声,将树干从击断。

    李莫愁微微一笑,道:“好力气。”

    武三通横持树干,说道:“李姑娘,十年不见,你好啊。”

    他从前叫她李姑娘,现下她出了家,他并没改口,依然旧时称呼。这十年来,李莫愁从未听人叫过自己作“李姑娘”,忽然间听到这三个字,心一动,少女时种种温馨旎旖的风光突然涌向胸头,但随即想起,自己本可与意人一生厮守,那知这世上另外有个何沅君在,竟令自己丢尽脸面,一世孤单凄凉,想到此处,心一瞬间涌现的柔情密意,登时尽化为无穷怨毒。

    武三通也是所爱之人弃己而去,虽然和李莫愁其情有别,但也算得是同病相怜,可是那日自陆展元的酒筵上出来,亲眼见她手刃何老拳师一家二十余口男女老幼,下手之狠,此时思之犹有余悸。何老拳师与她素不相识,无怨无仇,跟何沅君也是毫不相干,只因大家姓了个何字,她伤心之余,竟去将何家满门杀了个乾乾净净。何家老幼直到临死,始终没一个知道到底为了何事。其时武三通不明其故,未曾出手干预,事后才得悉李莫愁纯是迁怒,只是发泄心的失意与怨毒,从此对这女便既恨且惧,这时见她脸上微现温柔之色,但随即转为冷笑,不禁为程陆二女暗暗担心。

    李莫愁道:“我既在陆家墙上印了个手印,这两个小女孩是非杀不可的。武三爷,请你让路罢。”

    武三通道:“陆展元夫妇已经死了,他兄弟、弟媳也已了你的毒手,小小两个女孩儿,你就饶了罢。”

    李莫愁微笑摇首,柔声道:“武三爷,请你让路。”

    武三通将栗树抓得更加紧了,叫道:“李姑娘,你也忒以狠心,阿沅……”

    “阿沅”这两字一出口,李莫愁脸色登变,说道:“我曾立过重誓,谁在我面前提起这贱人的名字,不是他死就是我亡。我曾在沅江之上连毁十三家货栈船行,只因他们招牌上带了这个臭字,这件事你可曾听到了吗?武三爷,是你自己不好,可怨不得我。”

    因为一个“沅”字而连毁十三家货栈船行,杀人如麻,李莫愁本身已经不止是一个变态杀人狂那么简单。眼下武三通提到了这个字,引发的自然是李莫愁疯狂的报复,两人彻底撕破脸,直接开搞。

    这一战,打的天昏地暗日月无光。

    生力军武三通对上只剩连番恶战的李莫愁,无疑占了点便宜。前面数十个回合,武三通跟李莫愁不分胜负,后面李莫愁彻底爆发,终于在血量只剩30%的时候把武三通击退。正常情况下,李莫愁击退武三通的时候,应该还剩下40%的血量,这次全靠沃丽妮的精彩发挥,愣是让武三通多支撑了若干个回合,把李莫愁的血量耗到了30%。

    到了这个时候,也该玩家们出场拯救世界了。

    只见三大**和女版冠希哥都色眯眯的盯着场那性感迷人的美貌道姑,四人那淫荡的眼神,好像在说:来吧,我的大鸟早已饥渴难耐了!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