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高玩 > 【014】浴室里的苍老师(书号:13587

【014】浴室里的苍老师

作者:牛笔
    </d></r></ble></d></r></ble>

    喝完花酒,欧阳克爽了,而他的结拜兄弟酷哥胖快哭了。

    武侠世界里的游戏币获取难度比较高,哪怕千里日空妇已经拿下两个服务器第一,他依然穷得令人发指,至今才攒了20两白银。刚才这顿花酒,就足足花去了10两银,在欧阳克面前,酷哥胖表面上流露出一掷千金的煤老板气概,实则心在滴血。

    好在酷哥胖是个苦作乐的高手,转念一想,用10两银换来欧阳克5点忠诚度,这笔买卖实在太划算了。要是遇到一些油盐不进的蓝色伙伴,玩家就算花去白银千两,也未必能提升伙伴的忠诚度。

    接下来高朝带着欧阳克杀气腾腾的到了论剑台,以他现在榜上有名的内力值,再加上欧阳克这么一个强势蓝色伙伴,论剑台谁还能挡得住他?

    就在他踌躇满志想豪取20连胜的时候,收到一个系统提示:

    “尊敬的玩家,论剑台每天只可参与10次,请明日再来。”

    高朝自嘲一笑,想不到自己摆了这么大一个乌龙。以前他玩封测版本的时候,论剑台并没有次数限制。很明显公测版本游戏官方为了限制一些特别变态的玩家破坏游戏平衡,故意更改了设定。

    酷哥胖成为新版本的受害者,他能理解游戏开发团队的做法。不要忘记,他当年的成名之作,就是挑战各路职业选手豪取一百二十八连胜,从此被捧上了神坛……如果论剑台没有次数限制的话,他有自信在今天取得一百连胜。

    一百连胜,各种奖励叠加起来,内力值都破500了。想象一下,公测第一天就500内力,估计能吓得广大普通玩家丧失玩下去的动力。

    眼看时间到了傍晚6点,高朝干脆下线吃饭。

    一退出游戏,他就有种冲动。

    这种冲动,使他可耻的硬了。

    什么样的冲动能让一个男人可耻的硬了?很简单,那是一种嘘嘘的冲动。

    刚走到洗手间门口,他听到一声刺破耳鼓的尖叫。

    现在的洗手间说成浴室更贴切一些,里面还有刚刚洗完澡残留的水雾,在水雾弥漫,一个清丽动人的倩影浮现在高朝眼里。

    那是一个大约二十五岁,有着一张精致瓜脸的年轻女人,长发动人的她有着一种传统的东方古典气息,眉宇间隐约有一种知性美,身上很自然的散发出一种温和优雅的气息,像个充满爱心的幼儿园老师。

    以上的描述,仅适用于她脖以上的部位,如果说脖以下的部位,那就……她脖以下的部位,着装相当清凉,清凉到让人以为那是幻觉。她全身上下,只穿着一条窄窄的白色小内内,晶莹的肌肤,纤细的腰肢,白花花的长腿,还有那胸前的玉女峰,暴露无遗。

    好大!

    这是高朝第一时间的想法,根据这位花丛老手多年来的经验,目测对方那对胸器大概有36F,这种传说可遇不可求的F罩杯他已经很多年没看见过了。他在想,仅凭这样的sze,眼前的女人就有资格被无数宅男册封为胸器女神。

    “啊……你是谁……啊……!”

    胸器女神远没有高朝那么淡定,她发出了有生以来最高分贝的尖叫声。

    看得出来,这位女神刚洗完澡,她穿好了小内裤,正打算穿Br的时候,高朝推门而入。于是乎,胸器女神手握着小罩罩呆滞了几秒,然后双手捂胸,夹紧了双腿,撒了欢的尖叫起来。

    尖叫的女神到现在都还没搞清楚状况,最近几年,这套房里的租客全都是女性。住在这儿的妹们混熟了之后,一般洗澡都不会反锁浴室之门。谁知道在这年这月的这一天,突然从天而降一个精壮的男人,连门都不敲一下,毫不客气的就拧开浴室大门冲进来了。

    冲进来也就罢了,那个男人裤裆还搭起了一个高高的帐篷,帐篷里有一杆大杀器带着一种对她立正敬礼的意思。正常男人处于这样的状态下应该很紧张窘迫才对,可是眼前这个不速之客却一点都没感到不好意思,他就那么搭着帐篷,玩味的看着她。

    被这种肆无忌惮的目光凝视,胸器女神除了惊声尖叫暂时想不到别的办法。

    高朝留恋的深深看了一眼被捂住的胸器,退了出去,随手关上了浴室门。

    “怎么啦,怎么啦?”

    伴随着一个叽叽喳喳的小女生声音,从隔壁卧房里走出一个妹。

    这个女孩儿大概20岁左右,很简单的一套米色吊带裙,就让她有了很高的回头率。看到这个吊带美眉,高朝感受到了青春的无敌,在20岁的大好年纪,眼前的女孩不需要化妆也不需要用护肤品来衬托,全身上下都洋溢着青春的活力。

    之所以有这样的感触,是因为高朝突然想起了一个他印象深刻的女人。前几天他刚出来的时候,去见了一个女人,七年前那个女人还算年轻,而七年后的她眼角已经有了鱼尾纹,每天都需要昂贵的化妆品来保养皮肤。即便如此,那个女人的皮肤,和真正的青春少女相比,还是有着一定的差距。

    “年轻真好……”

    看着眼前的妹,高朝心里感叹了一句。

    这种感慨外人很难理解,因为他的年龄接近二十八了,在游戏界已经是一个该退役的年纪。这样的年龄在别的领域还算年轻,而在竞争惨烈的游戏界,一个二十七岁的选手往往会背负着诸如“老将”、“大叔”、“老古董”之类的头衔。

    “你是包租婆的男朋友吗?”看见高朝走进包租婆专属的那间卧房,吊带美眉尾随过来站在门口,上上下下打量了高朝一阵,很八卦的问道。

    你才是包租婆的男朋友,你全家都是包租婆的男朋友!高朝一听这话就不乐意了,他是有追求的,对包租婆那种口味古怪的女汉纸没兴趣,他冷冷道:“不是。”

    吊带美眉好奇道:“那你怎么在包租婆的房间里?”

    高朝:“我是新来的租客。”

    “哦,是这样的呀。你好,我叫宁佳,大家都叫我佳佳。”吊带美眉是个典型的自来熟,当场进行了自我介绍,像个热情大方的邻家小妹,

    一看对方这么热情,高朝笑道:“我叫高朝,你可以叫我高朝哥。”

    “高……潮?”宁佳疑惑的看着他,表情有点古怪。

    昆神不是第一次面对这种疑惑了,他说道:“高手的高,朝廷的朝。”

    “哦,我懂了。”宁佳说着,突然想起了正事,她一路小跑到浴室门口敲了敲门,急切道:“苍老师,刚才是你在叫吗,怎么回事?”

    “我……我……没……没事……”浴室里的胸器女神已经听到了高朝和宁佳不算小声的对话,知道这是一个误会,她只能认栽了,反锁了房门躲在浴室里不出来。

    “高朝哥……”宁佳又走到了高朝房门口,一副鬼鬼祟祟的样,压低了声音道:“刚才你跟苍老师,是不是发生了什么?”

    高朝已经看出来了,眼前这个长腿撩人的小姑娘不仅自来熟,而且相当的八卦。对付这种妹他很有心得,反问道:“苍老师是谁?”

    宁佳马上透露出很大的信息量:“忘了给你介绍啦,住在你和我间那间屋里的,就是苍老师。她叫苍妍,是音乐学院的一名钢琴老师,苍老师在音乐学院可有名啦,好多男生都把她当做女神。”

    “姓苍,她是潇湘来的妹陀?”高朝也很八卦的问了一句,在他印象,貌似潇湘一带还有一些人拥有“苍”这个比较罕见的姓氏。

    很明显,宁佳不仅八卦,还是个大嘴巴,几句话就把该说的不该说的全都透露出来了:“是的,苍老师就是个湘妹哟。可是湘女多情这个说法也不一定靠谱,苍老师到现在还没交过男朋友呢。”

    ·

    <cen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