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仇(2)(书号:13584

第二百七十三章 死仇(2)

作者:血红
    陷空城内警钟长鸣,陷空城的所有城防禁制终于开启。∮頂∮点∮小∮说,x.

    汇聚了原本逍遥集数万亿里范围内所有巨型灵脉,陷空城所在的逍遥山地下,已经变成了一个巨大的灵**。数以百万计的灵脉汇聚在这里,宛如一个疯狂躁动的能量熔炉,为陷空城的城防禁制提供了无穷无尽的能量。

    一重一重厚达里许的光幕在陷空城上空出现,每一重光幕中都有各色符文闪烁。强大无匹的天地灵气不断按照禁制的约束,不断补充进光幕中。

    渐渐地这些光幕就从朦胧的光影,逐渐凝实、逐渐变得和水晶一样,几乎凝成了实体。

    数百位妙牝真丹宗的高阶金仙联手一击,他们数百人的仙力贯穿一体,相互之间宛如水**-交融,没有丝毫隔膜。七彩剑虹不过碗口粗细,却带着毁天灭地的气息,掀起了万里长风,从高空呼啸着杀了下来。

    剑气本身只有碗口粗细,但是剑气带起的天地大势,却化为直径千里的黑色旋风,紧紧缠绕着剑气从高空坠落下来。剑气降临到陷空城上空的时候,这些黑色旋风已经化风为罡,近乎实质的暴风罡气相互摩擦撞击,发出沉闷的金铁撞击声,震得人元神剧痛,好似要从脑子里跳出来。

    阴雪歌手持十方超度,死死咬着牙看着这一道剑光。

    太可怕,太恐怖,灭绝一切、摧毁一切的力量袭来。他见过圣人出手,但是那些圣人的攻击全部力量内敛,他作为旁观者,根本无法领教那一击的绝望和恐怖。

    但是数百位妙牝真丹宗的金仙同时出手,这一击却让他领悟到了前所未有的绝望。

    甚至很久很久以前,他还是一颗种子的时候。被迫遁入鸿蒙虚空逃难的时候,他都没有这样的绝望。因为他本源就在鸿蒙中,他回到鸿蒙虚空,就好像种子回到了肥沃的土地里,他还有一线生机。

    可是这一剑,却让阴雪歌感觉。他好像一株小树,而这一剑就是一个资深的樵夫,手持大斧,要将他整个砍断后做成木柴。

    绝望,毁灭,破灭一切。

    阴雪歌紫府识海中一阵剧烈的翻滚,全部鸿蒙世界之力剧烈的波动着,他双眸中奇光闪烁,死死的盯着这一道完全可以扼杀的剑气。整个人陷入了一种空濛寂灭的境界中。

    一如世界之初,无生无灭,一切都在混沌内孕育,只有一线先天灵光闪烁,蕴藏了无穷可能。

    元陆世界,承载了无穷生灵从鸿蒙虚空中返回元陆世界,此刻正在将体内所有生灵吐出体外的鸿蒙世界树本体一阵剧烈的颤抖。他感受到了阴雪歌奇异的状态,感受到了自己的本源灵智正在面临的绝境。

    鸿蒙世界树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他顾不得伤损本源之气,浑身突然裂开无数巨大的裂痕。体内还没有来得及进入元陆世界的生灵,同时被一道狂野的气流冲了出来,一个个摔得头破血流,狼狈的栽倒在元陆世界的大地上。

    用最粗暴的方式将体内残留的所有生灵驱赶出去后,鸿蒙世界树急速的塌陷压缩,眨眼间就变成了一株高不过区区万里。树干直径三千里的巨树,化为一道混沌灵光向高空飞去。

    第一至尊突然大吼了一声:“带上这个,试试能否联系上那小子!”

    随手一丢,一枚耗费了鸿蒙世界所有人心力,耗费了无穷资源打造的跨界定星盘被他丢到了鸿蒙世界树的树干上。鸿蒙世界树将这定星盘吞进体内。然后急速没入了无穷无尽的虚空中。

    陷空城上,剑气激射,重重斩在了近乎实质的城防禁制上。

    一声巨响,城内所有圣人境以下的人同时吐血倒地,可怕的光热和声音冲击着他们的身体,差点将他们的身体和元神同时摧毁。

    九成的城防禁制直接融化,陷空城的城墙崩塌了大半。

    城外逍遥山上,所有没有被城防禁制保护起来的建筑物被飓风一样的剑气扫过,无数建筑同时粉碎,建筑内的无数修士、凡人粉身碎骨,在这宛如天劫的一击中粉身碎骨。

    无数条灭绝一切的剑气被黑色风罡包裹着,疯狂的向四周吹拂了过去。以逍遥山为核心,黑色的风暴裹着七彩剑气一直扫出了百万里。在这个范围内,所有的山峰丘陵全部夷平,所有建筑、生灵同时粉碎。

    一个半径百万里的圆,地面光滑如镜、没有丝毫起伏坡度的圆,哪怕蝼蚁都被彻底灭绝的圆。

    陷空城内,一位王家太上突然出手,他长啸一声,身体骤然变得有千丈高下。突破无量法圣人境的他伸出一根殷红如血,晶莹如玉的手指,重重的向结阵袭来的妙牝真丹宗仙人轻轻一弹。

    一声巨响,妙牝真丹宗仙人组成的大阵剧烈震荡,百多位金仙吐血,大阵顿时一阵错乱。

    但是四面八方无数的仙人宛如流星一样飞坠而下,一些仙人在极高的虚空中,就向着更远的四面八方飞去。但是起码有超过十万的仙人向着陷空城飞落,这些仙人的神识宛如炽热的阳光,隔着老远就锁定了出手的王家太上。

    十几万件品阶不同的仙器腾空激射,化为一片璀璨的光雨向王家太上袭杀了过来。

    王家太上傲然长啸,他看着十几万仙人厉声笑道:“老夫乃圣人之尊,用尔等圣灵界的话而言,老夫就是道尊老祖!圣人之下,尽是蝼蚁,你们怎可能伤得了老夫?”

    狂笑一声,这位王家太上双手一挥,四面八方无穷无尽庚金之气向他席卷而来,在他头顶化为白晃晃一块圆形金盾。十几万件仙器暴风骤雨般击打在这块金盾上,但是没有一件仙器能够破坏这块灵气凝聚的金盾。

    除非有和这王家台上同级别的道尊出手,否则巅峰金仙以下,再多人出手也不可能一击破碎这块金盾。

    但是蚂蚁吃象,虽然这些仙器的攻击力相对金盾而言十分弱小。可是十几万仙器连绵攻打,就好似蝼蚁搬山,每一次他们只能搬走一粒沙子,但是攻击的次数多了,金盾就不断的削弱,不断的变薄。

    短短几个呼吸间。十几万仙人联手,原本厚达丈许的金盾,就被攻打得只有一寸左右。

    王家太上怪笑一声,他深吸一口气,体内消耗一空的法力骤然全部补满,他随手一指,漫天庚金之气向着自己的金盾汇聚过去,方圆百里的金盾急速膨胀,眨眼间又恢复到了一丈多厚。

    阴雪歌震惊的看着这位王家太上和十几万仙人鏖战。其中甚至有超过三万名金仙同时出手!

    但是三万金仙虽然是同时出手,他们毕竟没有将所有人的力量汇聚成一击,他们依旧等同于各自为战,各自施展神通秘术攻击金盾。

    他们每一次攻击都只能在金盾上留下一丝半点的痕迹,削弱金盾一点光芒。

    虽然人数众多,每隔三五个呼吸,他们就能将金盾打得快要崩裂,可是王家太上深吸一口气。他的法力就骤然全部恢复,然后金盾就能再次补满。

    一次、两次、三次……十次、二十次、三十次!

    如此三十六次后。王家太上已经连续瞬间补满法力三十六次,他的法力依旧满盈,反而是十几万仙人的法力不济,他们纷纷掏出药瓶补充仙力损耗,他们的攻击力度骤然降低了上百倍。

    “蝼蚁们,没法力了?轮到老夫出手了!”

    王家太上狞笑一声。他头顶巨大的金盾突然一阵蠕动,瞬间化为数十万柄银光四射的刀剑激射而出。

    十几万仙人阵脚大乱,他们仓促之中慌忙闪避,但是依旧有上万真仙境仙人闪避不及,被刀剑击中。圣人一击。每一柄刀剑上蕴藏的力量根本不是真仙器能防御住的。上万真仙纷纷被洞穿身体,浑身被切得稀烂,鲜血宛如暴雨一样洒了下来。

    “哈哈哈,蝼蚁就是蝼蚁!圣人无敌!尔等不知道么?”王家太上笑得嘴巴都歪了,他腾空而起,浑身缠绕着无数柄庚金之气凝聚的刀剑,宛如屠戮小鸡一样漫天追杀四处逃窜的十几万仙人。

    阴雪歌看得浑身寒毛直竖,这就是圣人真正的力量!

    无量法,他终于明白了圣人境的无量法是什么意思——一念之间,法力完全恢复,而且无论如何消耗,法力始终无穷无尽!

    圣人以下,尽是蝼蚁!这话的确没错,一个永远不会耗尽法力的圣人,除非这些仙人能够组成大阵,联手一击瞬间摧毁那一面金盾,直接重创圣人,否则打消耗战的话,十几万仙人也耗不过一个圣人!

    圣人如此,道尊自然也是如此!

    无量法,真的是法力无边,无穷无尽!

    陷空城内,再次传来几声长啸,无定陷空岛突破了圣人境的几位太上长老和长老纷纷出手,各色华光漫天乱闪,直打得攻击陷空城的这一群仙人抱头鼠窜狼狈不堪。

    陷空城内无数人齐声呐喊叫好,王奕夫等王家高层更是洋洋得意不可一世。

    托了刚刚归宗的福气,陷空城一脉刚刚回归本宗,这些刚刚突破圣人之位的长老还不用去本宗效命,而是能够坐镇陷空城万年之久!

    幸好陷空城有几位圣人长老坐镇,否则今日陷空城定然是被屠城的下场。

    正狂笑中,高空中一股可怕的气息猛的压了下来。

    那一片青蒙蒙的幽光渐渐的扩张开来,一条通体紫气萦绕的身影,正艰难的从哪一片幽光中挣扎而出。

    可怕的气息,就是从那身影身上传来。

    同时传来的,还有一个苍老沙哑的声音:“区区几个刚刚踏足道境的后生晚辈,休得张狂……胆敢杀我妙牝真丹宗弟子?嘿,嘿嘿,老夫苏烈来也!”

    阴雪歌的眼角一阵乱跳,妙牝真丹宗的苏烈?

    这老家伙,道尊境的老家伙,姓苏?他怎么恰好在陷空城的范围内出现?(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