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九章 震惊,惊恐(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九章 震惊,惊恐(2)

作者:血红
    王氏圣族以丹药、药草安身立命,任何一个王氏圣族的族人,都是天生的药师。≧頂點小說,x.王隶炘分别截取了一百株药草的一叶,皱着眉头将他们慢慢的咀嚼吞了下去。

    所有药草都是随机挑选,想要造假概率极小。

    药草一进嘴里,顿时一股辛辣之气直冲脑门,好似无数钢针狠狠的扎在了元神上,难吃到极点的药液刺激得王隶炘都不由得皱起了眉头。药液流入腹中,就好像无数柄钢刀在肚子里乱绞,同时有极其可怕的腐蚀毒力发作,以王隶炘的金仙之躯,居然都感受到了一阵阵的滞闷难受。

    “好药力。”王隶炘阴沉着脸,不得不对这些药草做出了评价:“勉强,算得上……中品!”

    这一局,王隶炘认输了。但是他并不甘心给阴雪歌一个很好的评价,所以他违心的,也可以说是习惯性的,将药草的品阶压下了好几品。分明是极品以上的极品,他非要说这只是中品。

    换成王家其他分支家族,这口气也就认了。

    但是阴雪歌可不会给王隶炘面子,听到‘中品’的评价,阴雪歌立刻上前一步,厉声喝道:“中品?哈,开玩笑!敢问王执事,可否有胆将你所谓的上品甚至是极品药草拿出来,让我们这些散修出身的哭哈哈见识见识?”

    王隶炘的脸色骤然变得紫红一片,他怒视阴雪歌,半天没吭声。

    阴雪歌咄咄逼人的向前逼近了两步,他伸手放在王隶炘面前,厉声喝道:“拿来!拿来!上品,极品的药草!给我拿出来!”

    王奕夫古怪的狞笑了一声,他慢悠悠的说道:“王执事。这件事情,我会向本宗长老会禀告的。”

    王隶炘的脸抽了抽,根本不搭理王奕夫。本宗长老会?他的靠山就是长老会内的巨头之一,他王隶炘会在乎长老会么?

    但是王奕夫再次古怪的笑了笑,他冷声道:“若是长老会不能给我一个明确的答复,豁出去被毒龙鞭抽打一万鞭。本城主,也要冒死向至圣法殿申诉的。”

    至圣法殿,三大至圣组建的,专门处置圣族内部纠纷的权力机构。无论是家族内务,还是家族之间的争端,只要你敢冒着被一万毒龙鞭活活打死的风险,就能向至圣法殿申诉。

    无论胜败,申诉人都要挨上一万鞭。

    但是如果申诉人胜了,被他申诉的人。则是要被毒龙鞭活活抽死。无论是一万鞭还是一百万鞭,总而言之打到死为止。而且被申诉者一旦失败,直接就会牵连自己的直系亲眷,被申诉者的父母、祖父母、曾祖父母,以及他的儿女、孙儿孙女、曾孙孙女,都会连带着享受活活抽死的待遇。

    阴雪歌‘哈哈’狂笑起来,他看着王隶炘冷笑道:“至圣法殿的申诉么?有趣,有趣。王执事今日所作所为,是否可以算是故意破坏麒麟域主战场的军资供应呢?”

    王隶炘脸色惨变。冷汗滚滚从额头上滑了下来。

    这些药草,的确是要送去麒麟域主战场的。最近一段时间,圣灵界几个以驯养异虫著称的宗门,居然向麒麟域主战场投放了数量惊人的剧毒蛇虫,无数圣族战士中毒重伤。这些蛛芒蓝烟草的效力惊人,正好炼制成极品解毒丹救治受伤的战士。

    王隶炘故意贬低这些蛛芒蓝烟草的效力。一旦这事闹到至圣法殿上,搞不好就不仅仅是他上下三代直系亲眷被牵连,而是直接上到他的十八代祖先,下到他的十八代灰孙子,主要是他的直系亲眷都会被至圣法殿活活打死。

    破坏抵抗圣灵界入侵的大计。这是虚空灵界最可怕的罪名,无论多惨重的惩罚都是有先例的。

    “是,在下错了。”王隶炘干笑了几声,硬生生挤出了一张笑脸。他笑颜如花的看着阴雪歌,不动声色的掏出了一瓶丹药,塞进了阴雪歌袖子里:“阴客卿,是在下错了,还请您原谅,这些蛛芒蓝烟草,都是极品之上的货色,前所未见的好货色。”

    指了指玉瓶,王隶炘笑道:“这是一粒至圣铸神丹,乃是三位至圣老祖宗亲自开炉炼制的逸品,对我等元神有莫大的好处,以阴客卿的境界,应该能让阴客卿的元神强大十倍以上。”

    王隶炘怂了,认输了,在这一局,他彻底认怂了。至圣铸神丹,顾名思义,就和至圣铸体丹一样,都是三大至圣炼制的无上丹药。王隶炘拿出了这颗丹药做赔礼,他的心肝都痛得在抽筋了。

    “王执事仁义,仗义!”阴雪歌比划了一下大拇指:“那,去包金铁骨草那边。”

    阴雪歌种植包金铁骨草,甚至都没用灵田。他就是用骨粉和土性灵石粉末,将包金铁骨草的种子胡乱裹了起来,包成了一个个拳头大小的圆球后,就随便的露天摆放。

    三天中,他只是每天不断的让人将磨碎的兽骨混合兽血洒在这些圆球上,弄得这些圆球摆放的地方同样是一片血腥味冲天,更有一股子难以形容的怪异味道扑面而来。

    但是这些拳头大小的暗紫色圆球上,一株一株形如荆棘的苍劲草叶直刺天空,每一株草叶都高有超过六尺,叶片峥嵘犹如铁铸,边缘有一圈刺目的金色镶边熠熠生辉。

    “这是!”王隶炘再次凌乱了,他不敢相信的**自己的眼珠,差点没被这些高有六尺有余的包金铁骨草弄瞎了一对儿狗眼。

    六尺高的包金铁骨草?而且色泽如此纯正?该死的,那些供奉堂、客卿殿的老家伙们,他们见到了眼前这六千万株包金铁骨草,一个个会羞愧得撞死吧?

    王隶炘身后的十几个随从也都差点没被刺瞎了眼,他们瞪大了眼珠子,一个个喉结上下蠕动着,根本说不出话来了。六尺高的包金铁骨草,开玩笑么?还是幻术?

    他们曾经见过的。王氏圣族出产的品相最好的包金铁骨草,高度不过四尺五寸,而且边缘只有细细一条金边。但是眼前的这些药草,高六尺也就算了,金边居然足足有韭菜叶宽。

    “论起种植药草,你们。不懂的东西真的还有很多。”阴雪歌长叹了一口气,背着双手,傲然看着天空:“或许,出身豪门的你们,自幼就风调雨顺,从来就是锦衣玉食,你们在对天道的追求上,已经没有了那份勇猛精进的心了。”

    王奕夫眯着眼,心怀大畅。

    他同样认识到了阴雪歌的价值。这么短的时间,这么小的开销,培植出品相这么好的药草,这样的人只能用瑰宝来形容。‘主人’神通莫测,法力无边,自然是不需要什么丹药;但是‘主人’有无数奴仆为他卖命效力,这些奴仆办的又都是危险的活计,这些极品药草。能够救活多少忠心耿耿的奴仆!

    “这,这包金铁骨草。极品,极品之上的极品!”王隶炘艰难的掏出一条手绢,擦了擦额头上的冷汗,转身看着阴雪歌,瞳孔变成了针尖般大小:“还有,白露青华草。阴客卿。白露青华草娇嫩无比,可不是这么容易就能栽种出来的。”

    白露青华草性情高洁,稍微沾染点污泥就会腐烂。

    阴雪歌下令将一亿颗白露青华草的种子全部丢进了一片大湖中,这些白露青华草,肯定已经死光了。

    就算他赢了前面两局。最后这一局,王隶炘也绝对能够扳回来。耽搁了麒麟域主战场的军资大事,阴雪歌必死无疑,王奕夫也得受到牵连丢弃城主宝座,这座陷空城,依旧是他的囊中之物。

    王羚偙和王战狂紧张得浑身都在哆嗦,他们同样掏出了手绢,艰难的擦拭着额头上的汗水。

    他们无法想象,如果白露青华草都被阴雪歌顺利种出来了,这个怪物会受到王氏圣族多大的重视。他甚至有可能直接被纳入王氏圣族本家的客卿殿中,并且在客卿殿内得到极高的位置。

    到了那个时候,不要说推翻王奕夫取而代之,反而是他们要时刻小心自己的小命了。

    一行人匆匆来到了一座大湖边,大风呼啸,蕴藏了极浓郁的水腥味。这座大湖经过三天的炮制,因为地下灵脉不断的向大湖中输送水属性灵气,大湖的湖水已经粘稠得和胶水一样,瓦蓝瓦蓝的泛着水晶一样的寒光。

    但是众人看不到湖水,因为整个湖面都被一种色泽清白,好似芦苇一样高有一丈二尺手臂粗细的灵草占满了。长长的叶片随着大风轻轻的摇晃着,散发出清雅至极的幽香。

    仅仅是在湖边站着,呼吸着这些灵草散发出的淡淡清香,所有人就感觉体内一阵阵热力凭空生出,自身法力正在急速的恢复,而且很快就有了一种满盈的感觉。

    “这是,白露青华草?”王隶炘一屁股坐在了地上,看着这些高有一丈二尺的灵草作声不得。

    一丈二尺?比一个彪形大汉还要高!

    这是他印象中的白露青华草么?

    他见过的白露青华草,不都是一根一根细嫩得和豆芽菜一样,最长不过八寸的稚嫩苗芽么?

    虽然眼前的灵草和白露青华草长得一模一样,但是八寸小嫩芽和一丈二尺的‘小树’,这能有可比性么?

    “一不小心,让这些家伙长得有点过度了。”阴雪歌叹了一口气,‘很不好意思’的抓了抓脑袋:“唔,不过白露青华草其实,就和田间野草差不多,很容易养活的。”

    很容易养活?王隶炘气得咬牙切齿,但是突兀的,一种极深的恐惧感油然而生。

    他甚至,都不敢看阴雪歌了。(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