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六章 权柄(1)(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六章 权柄(1)

作者:血红
    </br>

    “我们,还能去哪里?”

    沙哑的声音直冲云霄,悲鸣的老人踉跄着跪倒在地。

    “这是我们的家园,这是我们的土地!是我们先祖,世世代代开辟了这一方基业!”

    头角峥嵘的大人物灰头灰脸的匍匐在地上,昔日华贵的衣衫被扯得破破烂烂,他们无力的看着天空,伸出双手指着天上的云彩,好似在等待救世主的降临。

    逍遥山上黑烟四起,大量身穿制式甲胄,手持刀枪剑戟的士卒闯入一座一座华美的宅院,粗暴的将宅邸的主人暴力驱逐。但凡有敢于反抗的,无论是金仙、真仙、游仙还是普通凡人,都是当面一刀剁倒在地。

    这些士卒的修为最高不过八品、九品的真仙,宅邸的主人多有金仙境的强者。但是面对闯入自家宅邸的士卒,这些金仙没有一个人敢出手反抗,甚至连激发护身法器保护自己的人都没有。

    他们哭天喊地的被这些士兵赶出世世代代居住的宅邸,哭天喊地的跪倒在地苦苦哀求。

    他们被勒令不许带出一丝半点儿个人财富,就算是平日里用来喝茶的茶盏、茶壶,用来吃饭的碗碟筷子,也都必须留在宅子里。除了一套衣衫,所有的储物法器都必须留在宅子中。

    但凡有偷偷带出半点儿财富的,都是当面一刀,被剁翻在地,然后一定有数十名士卒围上来,乱刀齐下将这些倒霉鬼剁成肉酱。

    “不,我不……救命!”

    容貌姣好,昔日里娇生惯养的娇娇女脖子上套着绳索。犹如牲畜一样强行拉拽着离开了家门。她们被新贵看中,她们将成为新贵家族的侍女。不管她们愿意不愿意,不管她们的家人愿意不愿意,她们必须成为侍女,否则就会被族灭。

    昔日高高在上。有逍遥山年青一代第一美女之称的玉缥缈,同样被一根绳索套着脖子,好似待宰的羊羔一样,双眼含着屈辱的泪花,被几个无定陷空岛王家的家仆拉拽着,哭天喊地的离开了天圣宫。

    天圣宫宫主以下。玉缥缈的父亲、母亲、兄长、姐姐,一切叔伯长辈,好似雷阵雨中藏在窝里的鹌鹑,没有一个敢开口说话,没有一个敢开口为她求情。

    无定陷空岛王家征召家仆、侍女的公文。正挂在天圣宫正门牌坊的匾额正中。一根纯金铸成,流光溢彩,表面铭刻了王氏圣族纹章标识的箭矢深深没入匾额中,将这份公文牢牢的固定在了众目睽睽之下。

    胆敢违逆的,就要被灭门。高高在上的天圣宫小宫主,注定成为地位卑贱的侍女。

    震天圣王府的‘叛徒’王一竹,志得意满的穿着一套华美的,表面浮动着无数禁制符文。散发出强大气息的长袍,嘻嘻哈哈的带着一群狗腿子策骑狂奔而来。

    ‘吁,吁’。王一竹勒住了坐骑缰绳,恰恰停在了满脸梨花带雨的玉缥缈面前。他拎着一根镶金嵌玉的马鞭子,轻佻的挑起了玉缥缈精致玲珑的下巴,突然发出了惊天动地的狂笑声。

    “玉缥缈,玉大小姐,哈。哈哈,哈哈哈!你也有今天?”王一竹笑得眼珠都翻白了。他一把抓住了玉缥缈头上的发髻,阴声喝道:“给你个机会。做我王一竹的小妾,你就不用操持那些卑贱的杂务,你甚至可以带着天圣宫成为我王一竹的附庸家族。”

    玉缥缈呆滞的看着王一竹,她勉强记得王一竹的这张脸。曾经她去震天圣王府私会王沧浪大少爷的时候,王一竹就好像一个家丁小厮一样,小心翼翼的在一旁伺候着。

    但是现在,王一竹摇身一变,他居然被无定陷空岛王家的新家主王奕夫看上,过继给了王奕夫做儿子。这一下,就好像泥鳅跳过了龙门,突然就摇身一变,从卑贱的泥鳅变成了直入九天的蛟龙。

    这一阵子,王一竹的气焰极盛,甚至比王奕夫的几个亲生儿子更加狂妄嚣张百倍!

    玉缥缈哆哆嗦嗦的不知道该如何开口,强烈的屈辱让她恨不得死在当场。她是王沧浪的未婚妻,被无定陷空岛王家强行召为侍女,已经是莫大的耻辱;如果再被王一竹收为小妾,从小就养尊处优的她,除了死,已经无法洗刷身上那无穷尽的侮辱了。

    天圣宫的宫主,玉缥缈的父亲玉无涯化身一道长虹,瞬间到了王一竹的坐骑前。

    无比谄媚的笑着,玉无涯恭恭敬敬的跪在了王一竹的坐骑前,深深的向他磕了三个响头:“王少爷不嫌弃小女蒲柳之质,愿意纳她为妾,这是小女的造化,也是我天圣宫的造化。缥缈啊,还不赶紧向王少爷磕头行礼?以后你可得好好伺候着!”

    手指一点,无形的禁制之力强行控制了玉缥缈。

    谄媚的笑着,玉无涯很谄媚的笑着,强行控制自己的女儿跪倒在地,犹如牲口一样五体投地的向王一竹跪拜行礼。他低声下气的哀求着,祈求自己天圣宫一脉,还能保留自己的家产,不用被赶出自家宅邸,不用颠破流离,再去寻找一块儿安身之地。

    一把抓着玉缥缈的发髻,将尖叫连连的她拉上了坐骑,王一竹搂着玉缥缈的纤腰,嗅着她身上淡淡的芳香,双手用力的抓住了她身上最丰满丰腴的迷人之处。他居高临下的俯瞰着玉无涯,轻轻的点了点头。

    “记下,天圣宫从今天起,就是我王一竹的私人附庸势力,也就是我王家圣族的附庸贵民。他们的基业可以保留,不许任何人侵染他家一砖一瓦。”

    微微顿了顿,看着玉缥缈那张曾经无数次出现在自己梦中的俏丽面孔,王一竹的身体剧烈的哆嗦了一下,体内一点真阳差点就喷射而出。

    深吸了一口气,王一竹死死搂着玉缥缈,指着玉无涯嘶声叫道:“你们天圣宫既然是我附庸,就不能这么寒酸。去,你们邻居街坊的所有大小家族,我特许你天圣宫夺走他们当中任意二十个家族的家产,去吧,去吧,尽情的搜刮、侵占,他们都是天圣宫的了!”

    玉无涯和他的一种兄弟姐妹,还有他们的众多长辈们面孔突然变得赤红一片,甚至有些天圣宫的长老,他们因为情绪太激动了,一根一根的头发都竖了起来。

    舍弃一个女人,换来家族势力数十倍的膨胀,这笔买卖,太合算了。

    一些长老甚至目光狂热的看着王一竹,恨不得将自己的所有小孙女全部塞给他做小妾。

    王一竹疯狂的笑着,放肆的**着哭哭啼啼的玉缥缈凹凸有致的身体,策骑狂奔而去。

    逍遥山高有数万里,在朱雀域也是排名在前三百之列的雄奇大山。无数年来,这座大山连带着周边数亿里的区域,都是逍遥集的领地,都是被流放的罪人后裔组建的家族领地。

    但是今日,逍遥山的山顶,被人用**力强行夷平,变成了一片方圆近千里的平地。

    数万名额头上烙印着奴隶标志的金仙级高手一起动手,在逍遥山的每一寸山体上铭刻了密密麻麻的符印,这些符印逐渐的深入山体,最终整个逍遥山都被炼化成了毫无缝隙的混沌一整块。

    几位来自王家圣族本宗的圣人长老出手,将逍遥山周边所有的天地灵脉强行挪移过来,全部汇聚在了逍遥山下。他们在山体中构建了巨大的灵脉通道,所有的天地灵气都在山顶释放出来。

    逍遥山的山顶天地灵气比平日里浓烈了千倍有余,滚滚灵气直接液化,变成了沉重如水银,粘稠如鱼胶的液汁顺着逍遥山的盘山大道流淌了下来。

    山顶一座雄城已经大致有了轮廓,长宽五百里的城墙高有百丈,厚达一百五十丈,城防禁制比阴雪歌曾经见过的那些卫城、镇城强出了何止百倍?

    城内一座一座奢华雄伟的府邸正在快速建成,每一座府邸都事先分配了主人。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的所有成员,越是地位尊崇的,自家府邸距离正中城主府就越近。

    像阴雪歌这位首席客卿,他的府邸干脆就和城主府成了邻居,甚至因为他擅长种植各种奇花异草,他的府邸面积更是城主府的百倍以上,府邸中开辟出了数十万亩属性不同的灵田。

    这座城被王奕夫定名为陷空城,在王氏圣族的城池名录中,被标注为地阶城池!

    一个刚刚被接纳,刚刚重列族谱的分支家族,刚刚回到本宗,就能拥有一座地阶城池,这真是天大的造化。而这也和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表现出的潜力有关,他们刚刚将自家族谱送回本宗,将自家族谱和本宗的家谱合并后,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就有五位太上、三位长老在短短数日内突破。

    数日内,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多了八位圣人境的大能!

    哪怕他们都是最弱的‘无量法’境的大能,而且就算是在无量法境中也是最弱的存在,但是他们毕竟是圣人,而且数量有八人之众。

    这不由得王家本宗不看重他们,所以他们得到了超乎寻常的礼遇。(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