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归宗(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五章 归宗(2)

作者:血红
    </br>

    “好弩箭。”一名清癯老人望了一眼王奕夫手上硬弩,赞叹了一声。

    王奕夫毕恭毕敬的将强弩递了上去,向清癯老人鞠躬行礼道:“您老圣明,这是晚辈年轻时,在一处战场上拾到的宝贝,包括晚辈如今修炼的功法,也是那时候得到的。”

    老人接过硬弩,随意把玩了一下,又丢给了王奕夫:“不错的东西,圣灵界出产的半步道器,以你如今的修为,正好使用。难怪那些偷袭的人,居然瞬间灭杀了。”

    另外两个老人低头望着地上的大坑,双手连连比划。伴随着怪异的咒语声,大坑中飘出了一丝一丝的黑气,很快这些黑气就凝聚成了数十条朦胧的身影。他们惊恐的蜷缩着,不时发出尖锐难听的怪啸声。

    “带回去,仔细拷问,胆敢偷袭我家子弟,挖出他们背后主使者,斩尽杀绝。”一名老人冷笑一声,袖子一抖,百多条黑影同时飞进了袖子里。

    阴雪歌收起莲台,从高空降落了下来。他一边下降,一边掏出了大大的一瓶千年灵石清露,喝白开水一样灌了进去。王奕夫使用的弩矢太怪异,他现在还是浑身焦躁不安,汗水不断冒出来,灵石清露清热解毒、镇定心神,这时候正好用来解渴。

    “**友?”一名老人向阴雪歌扫了一眼,一缕神识迅速的卷过他的身体。

    阴雪歌恰到好处的将一丝九品金仙的气息散发出来,老人神识卷过的时候,他身上隐隐有一层淡淡的绿气浮现。三个老人相互望了一眼,同时点了点头。

    “正是晚辈。”阴雪歌毕恭毕敬的向三个老人抱拳行了一礼。

    “你。让浮离无忧草开花了?”一个老人笑着问他。

    “侥幸之举,晚辈年幼时,似乎就能和天地间一切草木之属沟通,能听得懂他们的所思所想,所以在培植药草方面。晚辈还有几分心得。”阴雪歌不卑不亢的看着三位老人。

    后方数千道遁光急速飞来,冲在最前面的,赫然是震天圣王府的王羚偙和斗战圣王府的王战狂。两人的眼角轻轻的抖动着,神色之间带着几丝不甘、几丝后悔、几丝恐惧。

    阴雪歌望了一眼王奕夫,他正死死的盯着王羚偙和王战狂,嘴角带着一丝得意的冷笑。

    不会错了。刚才的袭击,动用了将近一百名金仙级的高手布下攻杀大阵埋伏在这里,除了两个圣王府,别人也不会这么做。

    “王长老!”隔着老远的,王羚偙就大喝了一声:“王长老可平安无事?”

    阴雪歌立刻大喝一声:“震天圣王。如今王奕夫大人,已经是我无定陷空岛一脉的家主了,切不可弄乱了称呼。”

    王羚偙、王战狂同时向阴雪歌看了过来,他们眸子变得惨绿惨绿的,目光如刀,阴雪歌好似看到了无数无形的刀锋嗖嗖有声的射了过来,刮得他面孔生痛。

    他身边甚至有一阵微风突然掠过,这是王羚偙、王战狂对阴雪歌动了杀意。金仙境界,心念直通天地大道,念头起天地变。故而阴雪歌身边就有一阵烈烈金风掠了过去。

    阴雪歌甚至能感受到面皮突然变得光洁无比,脸上的所有汗毛都被无形的力量摧成了粉碎。阳光下,阴雪歌的面皮甚至能当镜子用,他脸上的些许尘埃,都被那无形的力量给彻底湮灭了。

    “嗯?”三名老人中的一人轻哼了一声,不满的回头瞪了一眼王羚偙和王战狂。

    两人立刻变得谦虚谦卑。恭谨的向三位老人行了一礼,乖乖的垂着双手站在一旁不敢动弹。

    发声的老人满意的点了点头。他看着阴雪歌笑道:“浮离无忧草,在虚空灵界入品的三千六百万种灵药灵草中。种植难度排名前三千之列。就算在我王家,也只有不过百人能够培植出开花的浮离无忧草。”

    阴雪歌笑着向老人拱手行礼:“侥幸,侥幸。”

    老人摇了摇头,他淡然道:“侥幸也好,真正的实力也罢,现在震天圣王府连续十几炉宝焰洞玄归化神丹炼成了废品;斗战圣王府呢,斩杀的弱水黑蛟不过三百头,距离三千八百头还差着远,但是时间已经过去了一年了。”

    另外一个老人轻叹了一声:“本宗老祖喜添圣子,故此格外赏了恩典,让一支当年赶出家门的族人,有返回本宗的机会。但是这机会,看来只能归属无定陷空岛一脉了。”

    最后一个老人轻轻的点了点头:“王奕夫,你既然已经顺利接管了家主之位,就赶紧回去,将你这一脉族人的族谱清点完成,然后将族谱送回本宗圣城,等老祖亲自为你一脉圈定领地,你们就可以着手建城了。”

    王奕夫和一众还没从惊骇中恢复过来的长老狂喜,他们几乎是同时跪倒在半空中,向三位来自本宗圣族的长老跪拜行礼。

    王羚偙和王战狂则是同时惊呼:“不可!”

    “嗯?”三位老人同时转过身来,不快的看着他们:“好大的狗胆,你们真是要挑战我们的耐心么?”

    用袖子收起了数十条残魂的老人冷声喝道:“王奕夫一行人为何在逍遥山附近遇袭,此事莫非真当我王家本宗调查不出来么?王羚偙,王战狂,你们……好自为之!”

    阴雪歌在一旁冷笑,随手给王羚偙二人捅了一刀:“三位长老目光如炬,最是圣明不过,天下哪有瞒得过三位长老的事情?我们在这里遇袭,怕是他们要杀的人不是我们家主,而是晚辈在下了。”

    刚刚镜面一样的湖泊暴起发难,阴雪歌明显感知到,那些刀刃绝大部分的威力都是朝着自己杀了过来。

    幸好他有佛祖本体炼制成的莲台护身,而且莲台还被他接连祭炼过,拥有极其神奇的变化,正好克制住了庚金锐气。换了其他一个九品金仙,刚才那无数刀刃,早就将他搅得稀烂了。

    三位本宗长老静静的看着王羚偙和王战狂一言不发。

    这种自家人勾心斗角的事情,在他们漫长的岁月中早就见过无数次。王羚偙和王战狂的那点小心思,瞒不过他们三条老狐狸。同样因为他们足够老狐狸,所以他们也不乐意太粗暴的揭穿他们。

    毕竟都是自家流放出去的子弟的后裔,震天圣王府和斗战圣王府的先祖,甚至还是他们三人嫡亲的堂兄弟,仅仅是因为犯了一些小错,就被赶出了家门成了罪人。

    这点香火情缘,他们还是乐意维护的。所以王羚偙和王战狂不做死,他们就不会多管闲事。如果他们真的不知道好歹,当着他们的面还要做出各种幺蛾子来,那就谁都救不了他们了。

    看着三位长老阴沉的面色,王羚偙硬着头皮跪倒在半空中。他双手平摆着放在额头下,肃然说道:“三位长老,那朵浮离无忧草,难道真是这位阴客卿种出来的?”

    王战狂咬咬牙,也跪在了地上,他嘶声道:“三位长老,谁能在几个呼吸间,让浮离无忧草开花?这种事情,实在是匪夷所思,长老们切不可让小人给欺骗了。”

    三位老人相互望了一眼,其中一人手指一弹,一颗浮离无忧草的种子就向阴雪歌飘了过来。

    “阴客卿,当着我们的面,如果你能让浮离无忧草开花,你就是我王氏本宗的客卿。”三位老人看着那一颗浮离无忧草的种子,几乎是异口同声的说道。

    王氏圣族本家的客卿么?按照虚空灵界的客卿定义,这是一个活儿很轻松,靠山很强硬,同时不需要冒什么风险,只要愿意就能混吃等死的好活计啊!

    笑看着跪在那里的王羚偙和王战狂,阴雪歌接过了浮离无忧草的种子。他眯着眼,静静的感悟着这颗种子的生命波动,他的掌心突然有浓郁的生命气息流动。

    ‘啪’的一下,浮离无忧草的种子炸开,急速生长到了一尺多高。

    随后又是‘啪’的一声,九团拳头大小,宛如火焰一样飘忽不定的花朵围绕着草茎轻盈的旋转舞动。

    阴雪歌托起这一株浮离无忧草,充满了感情的叹息道:“这是一个好孩子,他很听话,给了他足够的青木生气,他就开花了。”

    手掌一翻,开花的浮离无忧草轻盈的飞起,慢慢的飞到了三位本宗长老面前。

    王羚偙、王战狂面色如土,跪倒在半空中身体剧烈的哆嗦着,半晌说不出话来。两人浑身大汗淋淋,汗水很快就透过他们的衣衫,飞快的渗了出来。

    他们知道,他们完了。

    正在用眼角余光恶狠狠盯着他们的王奕夫不会放过他们,那些死去的无定陷空岛王家长老的子嗣不会放过他们,整个无定陷空岛的王家子弟都不会放过他们。

    以前他们三家鼎立,但是现在,无定陷空岛的王家已经成了圣族,他们就是圣族脚下的蝼蚁,王奕夫可以轻轻松松的碾杀他们。

    “长,长老,我们,我们愿意……”王羚偙和王战狂绝望的,艰难的从嗓子眼里挤出了几个字。

    阴雪歌慢慢的上前一步,向那三位长老拱手行了一礼,同时打断了他们两人的话:“三位长老,不知道我这个客卿,能有什么权利?若是我想要收几个散修家族做附庸,不知道,可否行得?”

    王羚偙和王战狂的瞳孔一缩,然后无比期冀的看向了三位长老。

    阴雪歌笑容可掬的看着王羚偙他们,两个圣王府的所有金仙高手,全部乖乖的成为他的打手罢。(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