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五章 归宗(1)(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五章 归宗(1)

作者:血红
    连续更换了十个传送阵,每次传送都耗费了十二天左右的时间。四个月后,从隐藏着最后一座传送阵的山洞中走出时,阴雪歌终于见到了远处直冲天外的逍遥山。

    山洞内传来低沉的轰鸣声,传送阵崩塌粉碎,一切痕迹都荡然无存。更有一些事先的布置,让山洞内充斥着一丝奇异的香气,就像是某种极品天地灵果的芬芳。

    山洞外,红光满面的王奕夫背着手站在一株古松下,得意洋洋的斜睨着站在一旁的王蔷薇。

    原本就一脸愁苦的王蔷薇,此刻更是憔悴到了极点。以她巅峰金仙的修为,她的脸上居然出现了细密的皱纹,每一条细小的皱纹中都好像浸满了苦瓜汁,苦涩得让人心碎。

    唯有一对明亮的眼眸死死的盯着阴雪歌,好似匕首一样要捅进他的心窝里。

    阴雪歌堂堂正正的挺着胸膛走出了山洞,他冷静的看着王蔷薇,落落大方的向她行了一礼:“家主,许久不见,家主可是清减了不少。家族事务固然重要,但是家主也不要太劳累了。”

    王蔷薇深深吸了一口气,一道尖锐的啸声犹如利剑划空,突兀的冲了出来:“阴公子,我王蔷薇哪里对不住你,让你背弃于我,投靠王奕夫?”

    阴雪歌摊开双手~,w↑ww.,神色自若的看着她:“家主所言差了,何谓对得住、对不住?何谓背弃呢?我只知道,家主急求一位能栽培浮离无忧草的人,而我,恰好能做到而已。”

    王蔷薇怒视阴雪歌,咬牙切齿的说道:“你可是答允了我,做王家的首席客卿。”

    阴雪歌叹了一口气。柔声说道:“现在,我依旧是王家的首席客卿,这一点,从未改变过。家主,你心境太紊乱了,如此下去。对修为不利,还请家主调和气血再和我说话罢!”

    王蔷薇气得脸色一抽,两行清泪突然滑落,转过身化为一道长虹破空而去,几个闪烁就消失在茫茫云海中。看她去的方向,并不是无定陷空岛,而是不知道向哪里飞去了。

    王奕夫笑呵呵的行了上来,双手抱拳,手指的指纹相互嵌合。结成了只有他们自己才明白的符印,肃然向阴雪歌行了一礼:“阴执事,以后大家就是自家人,正好同心戮力的办事了。”

    同样十指交错还了一礼,阴雪歌向王奕夫笑道:“正是这个道理。唔,家主似乎心情不好?”

    冷笑了一声,王奕夫凑上前来,将过去个月。无定陷空岛王家的内部纠纷一一说了出来。

    事情很简单王奕夫告诉王蔷薇,他那日跟着阴雪歌出去后。并没有斩杀王一竹,而是直接用重宝诱惑,拉拢阴雪歌成了自己人。

    所谓重宝,就是在虚空灵界也只属于传说的‘大梦千年蜉蝣羽化果’。所谓传说,就是这果子可以毫无副作用的,让一介凡人。在短短数月中大梦千年,在梦中体悟完整的修炼生涯后,让他羽化升仙,从凡人化为金仙之尊。

    这果子,王奕夫自然是没有的。就连牛金牛也没有这种传说中的东西。

    但是王奕夫信誓旦旦的告诉王蔷薇,他很久以前,在某处绝密的山洞中发现了这么一株灵果,并且一直小心呵护,让他顺顺利利的生长成熟。而他就是用这果实,收买了阴雪歌,让他改变门庭,丢弃王蔷薇,转为支持王奕夫。

    他很坦白的告诉王蔷薇,阴雪歌已经是他的人,如果王蔷薇还想无定陷空岛王家回归本宗圣族,就必须让出家主之位,让他王奕夫成为家主。

    王蔷薇自然不甘心家主大权旁落,这是她洗刷耻辱、报仇雪恨的依仗。围绕着家主大权,王奕夫和王蔷薇一番竞争后,终于在今天算定的日子里,王奕夫和一众王家的长老,联同王蔷薇等候在了这里。

    阴雪歌走出山洞的时候,按照牛金牛的吩咐,有意无意的释放出的金仙级别的法力波动,彻底摧毁了王蔷薇心中的侥幸。她冲上来一通指责,但是阴雪歌轻描淡写的几句话让她明白,自己彻底没有了希望,所以她干脆负气遁走。

    “现在,我才是无定陷空岛王家的家主!”王奕夫笑呵呵的看着阴雪歌,热情的抓住了阴雪歌的手笑道:“归宗大计,总要落在阴客卿身上。王蔷薇许诺阴客卿的,我王奕夫同样也要做到。”

    他掏出了一块炽金铸造,用细碎灵石镶嵌出一个篆体‘王’字的令牌递给了阴雪歌,然后举着他的手,高高地将那令牌举了起来:“诸位长老,从今日起,阴客卿就拥有和我一样的权力,我王家一应弟子,见阴客卿,犹如见我,胆敢不遵号令者,逐出家门,永世流放!”

    在场的无定陷空岛王家长老级金仙一共有五十几人,其中有二十人以上是‘奴仆’。

    听得王奕夫的话,这些‘奴仆’第一时间向阴雪歌深深的鞠躬行礼,尊称‘阴客卿’不迭。其他的那些长老相互看了看,也纷纷抱拳向阴雪歌行礼致意。

    阴雪歌紧握着令牌,看着这些王家的长老,很是温和的笑了几声,然后反手向着自己走出来的山洞拍出了一掌。一道乙木神雷轰出,山洞无声无息的化为乌有。上半截山峰突然动摇了一下,向下沉了沉。

    “大梦千年蜉蝣羽化果,天地灵根,已经被我服下,这处气脉已经毁了,留之无用。”阴雪歌淡然笑道:“多谢家主造就之恩,以后阴某人这条命,就交给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了。”

    王奕夫笑得嘴巴都合不拢了,他握着阴雪歌的手连声说好,两人深深的相互凝视,嘴角带着浓浓的笑意,看上去正好似久别重逢的同胞骨肉,充满了浓浓的友**之情。

    一众王家的长老也是纷纷大笑,他们似乎看到了王家辉煌的未来,看到了王家回归本宗圣族之后,在王奕夫的带领下蒸蒸日上,最终取代主脉的那一支族人,成为王氏圣族的核心宗脉。

    大笑声中,一行人纷纷化为遁光飞起,绕着山峰转了两圈,就朝着逍遥山的方向飞去。

    刚刚飞出了数百里地,路过一座方圆千里的湖泊时,阴雪歌突然心血来潮,浑身汗毛激灵灵的一下全竖了起来。下方的湖泊,原本青蓝色的湖水,居然突然变得和水银一般雪亮,反射出一股让人心寒的厉芒。

    “小心!”阴雪歌大吼一声,被他重新炼制过一轮的鸿蒙莲台化为一团氤氲灰雾喷薄而出,迅速环绕全身。灰色的莲花瓣犹如雪花纷落,在他身边交错成一张大网,一股可怕的排斥力量将和他肩并肩飞行的王奕夫轰出了老远。

    王奕夫等人骇然大惊,他们低头,骤然看到异变的湖水,所有人第一时间将自己的护身仙器招了出来。

    下方湖面轻轻一抖,无数雪亮的刀刃带着刺耳的啸声激射而出,宛如飞蝗的刀刃锋利无比,首当其冲的一位三品金仙境的王家长老惨嚎一声,护身的一柄宝伞被切成了七八段,十几片刀刃向内一卷,身体和元神顿时同时被搅得粉碎。

    出手的人狠辣无比,修为更是强大可怕,数以万计的刀刃漫天乱射,又有十二三个王家长老护身仙器轰然粉碎,连带着、元神同时被刀刃搅得灰飞烟灭。

    阴雪歌用鸿蒙莲台护住全身,这些刀刃全都是庚金锐气凝聚而成,他立刻将鸿蒙莲台的属性化为一团烈火,在烈火中又融入了厚重无比的戊土之气。两种力量融为一体,当即化为粘稠沉重宛如岩浆的暗红色火焰环绕周身,庚金锐气凝聚的刀刃纷纷刺进了火光中。

    “给我熔!”阴雪歌大喝一声,鸿蒙世界之力不断注入莲台中。粘稠沉重的大地之力禁锢了这些刀刃,四周火光熊熊,温度瞬间飙升,‘嗤嗤’声中,凡是陷入莲台围困的刀刃全部被融成了铁水飞坠。

    “藏头缩尾的贼子,给我滚出来!”王奕夫怒声咆哮,他用一根很女人化的百花锦缎化为无数团花影唬住了全身,落入花影中的刀刃全都莫名的消失。

    他左手向空气中一抓,一柄造型奇异宛如狼头,散发着森森煞气的硬弩凭空被他抓了出来。硬弩自动上弦,‘嘎吱’声中,三支白骨制成的弩矢扣在了弩弓上。

    王奕夫向湖面扫了一眼,手指一勾,弩矢带着沉闷巨响,化为三颗白骨灿灿的骷髅头,拖着长达数十丈的白色光尾,几乎是眨眼间就射在了湖面上。

    方圆千里的湖泊剧烈的跳动了一下,阴雪歌只觉一股可怕的燥热之气从下方飞扑了起来,恐怖的巨响声震得他耳膜剧痛,他下意识的驱动着莲台向天空疾飞了起来,用最快的速度远离地面。

    大地剧烈的颤抖着,千里湖泊瞬间湮灭,大地上出现了一个直径三千里的巨大窟窿,深达百里的圆形大坑中,三个直径十几里的圆形大洞深深的没入了大地足足有三百多里深。

    滚滚燥热之气不断冲起,这些气息温度不高,但是人碰触之后,就觉得浑身燥热,血流的速度骤然加快,就连情绪都变得烦躁不安。

    极远处,逍遥山的方向数千条惊天长虹呼啸而来,但是在那些长虹般遁光之前,三名身穿布衣的清癯老人无声无息的出现在了王家众人面前。

    瞬移,圣人的修为!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