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主人?!(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三章 主人?!(2)

作者:血红
    </br>

    黑漆漆的洞窟不知道有多大,森寒刺骨,空气中弥漫着刺鼻的血腥味。

    有稚嫩的少女痛呼声传来,飘忽飘渺,好似冤鬼在坟墓中哭泣。透过厚厚的黑幕,阴雪歌眸子里神光闪烁,黑暗无法隔绝他的视线,他看到了前方数百里外一座枯骨制成的巨型祭坛。

    密密麻麻数以亿计的各色骨骼,用惨白色的胶状物黏在一起,拼凑成了这座祭坛。高有万丈、底部方圆数百里,巨大的祭坛上,一颗小山般大小的红色眼眸沉甸甸趴在那里。

    只是一颗红色的眼眸,眸子正中是一点深邃的黑色,巨大的眸子给人一种吃饱喝足的巨兽,慵懒的趴在地上休息的感觉。数万名浑身光溜溜的少女悬浮在眼眸上空,她们的手腕和心口不断有鲜血滴落,一滴一滴的落在了眼眸上,无声无息的被他吸了进去。

    “我主。”隔着数百里远,牛金牛虔诚的看着那颗眼眸,肃然跪倒在地五体投拜。

    阴雪歌则是瞪大了眼睛,震惊的看着枯骨祭坛四周的景致。以这座祭坛为核心,数以十万计的白骨柱子参差罗列四周,这些白骨柱子矮的只有七八丈高,高的则是高有千丈,密密麻麻的白骨柱子按照一个极其玄妙的方式排列,隔着老远都能感受到这些柱子透出的冲天煞气。

    每一根白骨柱子上,或坐或站,无数的男女老少静静的呆在那里。他们一动不动,一言不发,身上气息若有若无,居然都陷入了某种奇妙的假死状态中。

    不。或许不是假死,而是某种奇异的冥想或者神游状态。

    阴雪歌看到距离他最近的几根白骨柱子上,坐在上面的人闭着眼睛,表情时刻变幻不定,时而惊恐震怒。时而欢喜微笑,莫测的表情给人一种极大的恐怖感。

    牛金牛虔诚的在地上磕头礼拜,那颗巨大的红色眼眸一动不动,丝毫反应都没有。

    但是牛金牛依旧按照世俗间官员参拜君王的礼仪,虔诚的三跪九叩后,这才缓缓站起身。肃然向阴雪歌介绍到:“这就是我主。至高无上的我主,威能无穷的我主,神通通天的我主,威临天下的我主。”

    “他到底是谁?”阴雪歌打断了牛金牛的自言自语:“一颗眼珠?就是你的主人?”

    牛金牛讥嘲的看着阴雪歌,他冷笑了一声。不屑的摇了摇头:“为皮相所迷惑,小家伙,你的道行还欠缺得很呢。在你眼里,我主只是一枚眼珠,但是在我眼中,我主身披金甲,周身霞光笼罩……”

    “脚踏七彩祥云,身后跟着穿红裙的新娘。”阴雪歌低声的咕哝着。他怀疑牛金牛这家伙是不是走火入魔了。他当然是在装糊涂,刚刚看到这颗眼珠,他就知道这家伙就是兰水心背后的那个幕后黑手。

    那个一手导演了元陆世界至圣法门内乱的黑手。那个直接动摇了元陆世界至圣法门坚固统治的黑手,那个所有下属都以‘神’为姓氏,在元陆世界闹得不可开交的黑手。

    尤其是,阴雪歌目睹了这厮的一缕分神的战斗,那一场鏖战,也让阴雪歌夺取了跨界传讯法阵。找到了虚空灵界的坐标,让他顺利的飞升到了这里。

    牛金牛狠狠的瞪了阴雪歌一眼。他冷声道:“你现在,还无法理解我主的伟大。但是很快,你就会变成我们的人。你本名阴雪歌?以后你的姓氏,改为‘神’。我们是主人的奴仆,我们就是所有生灵心中至高无上的神。而主人,则是比我们更加伟大,更加不可思议的存在!”

    不等阴雪歌开口答应,牛金牛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他的力量大得惊人,分明也是走的锻体为主的路子,但是他以锻体功法为主,居然突破到了圣人境,可见他的对力量法则的掌控到了何等程度。

    阴雪歌的这点**力量在他手中,就好像小鸡落在了老鹰爪子里,丝毫动弹不得。

    牛金牛的五根手指深深的陷入了阴雪歌肌肉中,掐死了他的骨骼、关节,剧痛钻心,阴雪歌强忍着痛苦,额头上冷汗不断的滑了下来。他看着牛金牛冷笑道:“用暴力,就想要让我成为你们的走狗?”

    “主人的威能,不是你能想象的。用不了多久,你就会成为我们的同伴。你是我发现的人,以后你就直归我统辖。”牛金牛对他的主人充满了莫名的信心,他拎着阴雪歌大步到了一根空荡荡的白骨柱子下,随手将他丢在了柱子上。

    “这白骨幻神**,只有在你清醒的时候才能使用。”牛金牛喃喃自语道:“我带你返回这里,浪费了四个月时间。等你苏醒,又是三天。嗯,一年内,无定陷空岛一脉,必须成为圣族族人。所以你在八个月后,就要返回逍遥山。”

    掐着手指计算了一阵,牛金牛‘嘻嘻’笑了起来:“八个月?够了,够了,足够了。你小子的修为如此浅薄,最多半个月,你就会成为我主最忠诚、最虔诚的奴仆。”

    阴雪歌顾不得听牛金牛的啰嗦,他的双脚刚刚碰到白骨柱子,一股无法抵抗的麻痹感就蜂拥而来,从他的脚板一直到头顶,他的身体瞬间僵硬。他呆呆的站在白骨柱子上,耳边传来了无数难以形容的声音,迅速充斥他的紫府识海,让他的元神直接淹没在了无边无际的声响中。

    那几乎包含了世间一切可能出现过的和未来即将出现的声音。

    男人被杀的惨嚎,女人被强-暴的**,婴孩被丢进开水锅中烹煮的嚎哭,老人家园被焚毁的哀鸣……

    野兽被追杀的**,飞禽被拔毛的尖叫,鱼儿的**在油锅中抽搐的响声,虾米被浸泡在黄酒中跳动的炸鸣……

    天塌了。地陷了,山崩了,江水泛滥了……

    打雷了,下雨了,落雪了。飓风掀起来……

    松涛声,竹涛声,秋蝉鸣叫声,蟋蟀尖叫声……

    各种声响,奇妙的,美丽的。残酷的,残忍的,包含着各种情绪,包含着无数的喜怒悲欢。一**的声响犹如无数刀片慢慢的切了下来,将阴雪歌元神外的一切防御禁制切得支离破碎。直接暴露出了他的元神本源。

    一颗生出了尺许长嫩条儿,上面附着了数十片嫩叶的树种静静的悬浮在紫府识海中,散发出包容万象的混沌光芒。鸿蒙世界树的本源之力,真正的本源之力不是青木,而是包容一切的混沌!

    白骨柱子上有一丝一丝的麻痹力量钻了进来,这些麻痹的力量化为无数条细细的藤蔓,黑色的藤蔓宛如毒蛇爬行,慢慢的向阴雪歌的元神本源缠绕了过去。每一条藤蔓上都附着了无数大巧不工的玄奥符文。扭曲怪异到了极点,无法理解,无法解释。只能用本能去参悟。

    阴雪歌看到这些藤蔓的第一时间,就明白了这些符箓的来历。

    这是‘灵魂法则’的符箓,也是阴雪歌至今为止,唯一没有接触到过的大道法则。

    无论时间空间,无论六道轮回,无论地水火风。一切有形的无形的自然界的大道法则,或深或浅。他都有所领悟,好些领悟还极其精湛。已经到了金仙层次。

    他在神眷之地得到了数量庞大的大道精血,那些圣人参悟的大道法则各有不同,这些大道精血可以让阴雪歌对天道的领悟,对那些大道法则的领悟突破到圣人境界!

    唯独灵魂法则,唯独最玄妙、代表了智慧生命的核心法则‘灵魂之道’,阴雪歌从未从任何角度接触过。

    如果没有灵魂法则,阴雪歌未来就算证得大道,衍化出一方属于他自己的大千世界,这个世界也是死气沉沉,不会有任何智慧之光笼罩。

    只有彻底掌握了灵魂法则,他才能从鸿蒙虚空中抽取无穷无尽的鸿蒙造化之力,衍生灵魂,进而形成完整完美的轮回大道,他形成的大千世界,才能成为和虚空灵界和圣灵界一样高等,甚至更加强大、更加高级的世界。

    这些藤蔓上的灵魂法则气息浓郁,虽然蕴藏的绝对数量不多,但是从品质上而言高得吓人。阴雪歌毫不怀疑,布置这所谓的白骨幻神**的家伙,绝对是一个比牛金牛,比神眷之地的那些大肥猪圣人强出千倍、万倍的恐怖存在。

    藤蔓慢慢的向他的元神本源核心逼近,一丝一丝的逼近,同时一个声音不断的在阴雪歌心底响起。

    那个声音一次一次的告诉阴雪歌,他们至高无上的主人是世间最伟大的存在,是世间最强大的存在,是世间一切的主宰。追随他们伟大的主人,他们将拥有一切;他们会战无不胜,他们会永生不死,他们万劫不坏,将代表他们伟大的主人,主宰三界的一切生灵。

    与此同时,一个极其高大魁伟、光芒万丈的身影在他眼前出现。

    一如牛金牛所说,那人生得高大魁伟到了极点,面容英俊、刚硬,充满男人特有的阳刚之力,无论是长相还是身材,都完美到了极点,没有任何的瑕疵。

    他的身上放射出类似于鸿蒙世界树特有的混沌气息,代表着他似乎也掌控了世间一切有形无形的法则天道?

    他身穿一套金光灿灿的甲胄,紫色的云霞环绕着他的身体,滚滚气息宛如无数条巨龙环绕周身,端的是一副君临天下、高高在上的模样。

    “奉我为主,蝼蚁!你当享受一切尊荣。”

    伴随着霸气冲天的咆哮声,无数条黑色藤蔓同时缠上了阴雪歌的树种元神,一道道黑色的光芒宛如毒液,迅速注入了他的元神核心。(未完待续)

    ps:总有一天,穿着金色战甲,脚踏七彩祥云来……嚯嚯!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