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光明正大的追踪(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二章 光明正大的追踪(2)

作者:血红
    </br>

    谈话没有结果。

    阴雪歌只顾闷头疾飞,似乎对王奕夫的提议没有任何反应。

    王奕夫的脸色阴沉了一阵子,然后很快就恢复了一贯的雍容和从容。他不信阴雪歌能拒绝那样巨大的诱惑,他之所以能拒绝,无非是他还不明白他将面临的诱惑有多大。

    王蔷薇?这个他一直看不起的女人,不过是一个搭头。如果阴雪歌对王蔷薇没兴趣,那么美女、财富、权势、修为、地盘,总有一种他会感兴趣吧?

    后面十五位王家的,属于王奕夫这个阵营的金仙缓缓的追了上来,他们围成了一个圈,将阴雪歌环绕在里面。这种阵型,可以说他们在保护阴雪歌,也可以说,他们囚禁了只有八品真仙修为的阴雪歌。

    向环绕着自己的王家金仙们望了一眼,笑了笑,阴雪歌掏出一个拇指大小的玉瓶,连同瓶子一起丢进了嘴里。玉瓶中是一滴大道精血,一滴蕴藏了戊土法则的大道精血。

    连带体内最初的那一滴大道精血,阴雪歌静静的感悟着土、木相生相克的奇妙韵味。他原本的道行修为就极高,对天道的把握已经不在普通金仙之下,此刻得到大道精血的天道灌注,他的道行,他对天地之间土、木两种本源能量的掌控,已经迅速向高阶金仙突破。

    大道精血中蕴藏的堪比数十位金仙全部修为的庞大力量,也在一丝一丝的融入阴雪歌的身体。

    虽然他的根脚无比雄厚,虽然他的底蕴无比强大,他每提升一个品阶都需要庞大无比的能量。但是大道精血就是最好的修炼资源。两滴大道精血的力量不断融合,他的**在提升,他的修为也在缓慢的提高。

    大咧咧的,毫不掩饰的追着王一竹狂奔了十几万里,阴雪歌突然开口笑道:“王一竹。不要跑了,找个风水宝地,我就葬了你。”

    ‘啪’的一下,阴雪歌体内所有的仙力骤然一缩,仙力变得更加凝炼,宛如一道道流光在身体内随意的穿梭着。他外放的气息瞬间强大了数倍。他从八品真仙顺利的突破到了真仙七品。

    王奕夫等人皱眉看了过来,阴雪歌的突破给了他们极大的诡异感。

    大家正在空中急速飞行,还在开口传音向王一竹挑衅呢,阴雪歌怎么就这么轻松的突破了?

    他飞行的时候法力难道一点儿紊乱都没有?他飞行的时候难道心境一点儿起伏都没有?能够一边飞行一边开口说话,还能轻轻松松的突破一重真仙境的境界。这家伙的道行,难道已经是金仙境界么?

    “我对天道的契合度很高。”阴雪歌发现了王奕夫迷惑的目光,他转过头来笑道:“换句话说,我比寻常人,更懂什么是天道。”

    当着众人的面,阴雪歌掏出了一株三万年火候的血纹金参,足足成年人手臂长短的金参已经快要成精,他的枝叶和根须都在阴雪歌手上剧烈的颤抖着。阴雪歌念诵了一段佛门的超度经文。一缕淡淡的烟气从金参体内喷出,瞬间就被不可测的轮回之力卷得无影无踪。

    “去吧,去吧。下辈子投胎做个人,就不要变成快成精的血纹金参了。”

    念叨了几句,阴雪歌‘咔擦’两口,将这段蕴藏了极强大天地灵气的金参吞了下去。他打了个饱嗝,周身隐隐有一缕浓郁的参香飘出。他皮肤下面有一丝丝的火光环绕其中,短短半刻钟后。他的气息再次一动,从七品真仙飙升到了六品境界。

    “你!”王奕夫手脚抽搐。脑子里一阵凌乱。他见过怪物,但是没见过这样的怪物。一颗血纹金参吞下去。居然半刻钟功夫就突破了当前境界?

    当然,一颗三万年的血纹金参,蕴藏的天地灵气几乎堪比三五个巅峰境的真仙,只要能将药力完全消化而**和元神不崩溃的话,一个凡人都能顺利的利用这圣品灵药突破到真仙境界。

    但是修炼从来不是一蹴而就的事情,吞下药草就直接突破,这种事情基本上不可能发生!

    “我的体质有点怪异。”阴雪歌瞪大眼睛看着王奕夫,很诚恳的说道:“不管吞下多少灵药灵草,都能毫无损失的转化为自身法力,而且任何药草自带的毒性,对我都没有任何干扰。所以,我可以随心所欲的服用仙草灵药提升修为。”

    耸耸肩膀,阴雪歌说了一句大实话:“以前,太穷,没这么多灵药糟践。最近发了一笔横财,呵呵!”

    ‘呵呵’。

    王奕夫和他身边的几个金仙眼珠子瞪得溜圆,他们也只能‘呵呵’干笑了几声,再也说不出话来。

    “喂,王一竹,还没想好死在哪里么?”擦了擦嘴角残留的一缕参液,阴雪歌继续向王一竹挑衅:“你想要逃去哪里呢?你其实应该逃回逍遥山,起码在震天圣王府,我不敢当众杀你!”

    王一竹回头向阴雪歌望了一眼,举起双手,比了一个极其粗鲁的咒骂手势,然后血光骤然向下一按,向着下方一片莽莽山岭落了下去。

    ‘咚~~~’,悠长钟鸣声从山岭中传来,透过厚厚的云霭,可以看到下方山涧边,几株古松遮掩下,一所茅庐静静的矗立在荆棘丛中。几个身穿黑色僧袍,但是头上蓄着发髻,手持月牙铲,背负青铜剑,看上去似道非道、似僧非僧年轻人静静的站在茅庐门前,站在荆棘丛中。

    茅庐门口悬浮着一口古色斑斓的青铜巨钟,高有三丈三尺的青铜巨钟无风自动,发出沉闷的钟鸣声,震得四周山林好似水波一样摇曳起伏。

    “嗯?这荒山野岭的,居然还有人在?”阴雪歌低头看着那茅庐,王一竹正好落在了茅庐前,正肃然掀起袍子,向那茅庐五体投地的跪拜了下去。

    “荒山野岭的,自然有人在。”王奕夫看了一眼茅庐,神色诡秘的说道:“这里依旧是逍遥集的领地,逍遥集是各大圣族流放的罪人后裔组成的势力,所以山林之中蛇龙隐伏,到处都有不愿意建立家族的散修潜修于此。”

    说话间,一行人已经按下遁光,直接落在了茅庐前。

    阴雪歌抖了抖袖子,‘哈哈’仰天一笑,然后大步走向了王一竹:“逃啊,继续逃啊,我看你能逃到哪里去?上天入地,我看你能逃去哪里!王一竹,你敢对我的女人动心思,自尽了吧!”

    一名身穿黑色僧袍的年轻人横跨了两步,伸手挡住了阴雪歌。他左手狠狠一震,手中月牙铲上的铜环相互撞击,发出一阵呱噪的‘哗啦啦’巨响。他怒视阴雪歌,厉声喝道:“佛门圣地,红尘之人,滚开!”

    阴雪歌呆了呆,看着这个一本正经的年轻人突然笑了起来:“你当我不知道和尚是什么模样么?这里是佛门圣地,你们就是和尚。我还没见过蓄发的和尚呢!”

    年轻人冷笑一声,向阴雪歌大步逼上前了一步:“愚钝之人,知晓什么?蓄发与否,于我本心何关?我心中认为我是佛门弟子,我就是佛门弟子,哪怕我锦衣华服,日夜笙歌,哪怕杀人盈野,**掳掠,我依旧是佛门弟子!”

    杀人盈野、**掳掠?这是佛门弟子?阴雪歌看着年轻人,突然放声大笑。笑了三声,他袖子里一道青色流光犹如跳龙门的鲤鱼,轻灵曼妙的激射而出,向那年轻人的喉咙扫了过去。

    “斗胆!”年轻人冷喝一声,背后背着的青铜剑‘铿锵’一声脱鞘飞出,带着一丝极亮的青光当头落下,狠狠的斩在了阴雪歌的飞剑上。

    两剑对撞,就听得一声脆响,年轻人的飞剑被阴雪歌的剑光一击两段,他的身体一晃,嘴里一口血喷了出来。阴雪歌得理不饶人,右手拔出一柄九齿狼牙刀随手一劈,顿时刀身内狼啸声冲天而起,数百头狰狞凶猛的青灰色狼头从刀身内激射而出,化为一道恐怖的洪流斩在了年轻人的身上。

    黑色僧袍粉碎,年轻人惨呼一声,身上不断被撕开一条一条深可见骨的伤口。大片柔韧的金属质地的肌肉和经络被刀光撕碎,他的身体踉跄着后退,露出了腹中用金属铸造而成,表面有无数符文和阵法闪烁的五脏六腑。

    “傀儡啊!难怪说话这么难听。”阴雪歌冲到了年轻人面前,一刀横扫,将他的头颅斩了下来。

    ‘当啷’声中,头颅落在地上滚动了几下,年轻人的头颅依旧怒视阴雪歌,张嘴愤怒的咆哮着:“无耻之极,你修为比我还远远不如,若是不偷袭……若是我的剑,比你的剑更好,你根本不可能赢我!”

    阴雪歌看着这颗还能继续说话的头颅,抬起脚一脚将他踩得粉碎。

    “只论生死,不管公平。你这傀儡,要学的事情还多着呢。”阴雪歌冷笑了几声,指着王一竹笑道:“王一竹,你认为,就这几头傀儡,能帮你救命不成?”

    “我佛那个善哉个善哉,施主杀心太重,得挖出来清洗一下,把杀气都给洗掉才行。”

    低沉的翁名声中,一名身高一丈六尺,生得熊腰虎背、浑身横肉虬结,仅仅下身裹了一条兽皮的雄壮和尚缓步从茅庐中走了出来。

    王一竹‘咯咯’笑了一声。

    王奕夫等十六名金仙同时跪倒在地,向那雄壮和尚磕头行礼:“使者,您亲自来了?”

    阴雪歌的心‘咯噔’了一下,缓缓向后退了几步。(未完待续)

    ps:卖个萌吧,话说,减肥的滋味真难受。过年回湖南一个月,胖了二十斤,这简直就是罪孽了。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