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一章 客卿(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一章 客卿(2)

作者:血红
    </br>

    一个头发、胡须、眉毛都是淡绿色,浑身散发出浓郁草药味道的老人闯进了店子。+,

    他怒气冲冲的看了一眼王蔷薇,然后双手叉腰,直愣愣的盯着阴雪歌不放。

    作为店铺的主人,阴雪歌放下茶杯,站起身来,向老人笑着拱了拱手:“这位前辈,敢问要点什么?小店刚刚开张,但是货源充沛,无论是胭脂水粉还是锅碗瓢盆,各种档次的应有尽有。”

    老人气得直翻白眼,他指着阴雪歌,‘哇呀哇呀’的叫嚷了好一阵子,喘了一口气粗气,跳着脚的咆哮起来:“黄口小儿,焉敢欺我?你就是这家店铺的主人?”

    阴雪歌笑了笑,点点头,正要报出自己的名字,王蔷薇一只手按在他肩膀上,一股大力涌来,按得他坐在了座椅上。面容冷漠、愁苦的王蔷薇看着老人,淡淡的说道:“仓木老,你来这里做什么?”

    仓木老挺起了胸膛,正要说话,后面又有几个衣衫华美、举手投足中都带着一股子雍容自得之气的中年男子走了进来。领先的一位紫袍男子向王蔷薇点点头,微微翘着下巴很是倨傲的说道:“家主,是我通知了仓木老供奉,家主想要让一个来路不明的人,参与本家的归宗大计?”

    阴雪歌苦笑了一声,他摸摸鼻子,摇了摇头。

    他只是追踪王一竹来到这里,想要找出王一竹身后的人,怎么就卷进了这些麻烦事情里?

    帮助王蔷薇种植浮离无忧草,只是赚点外快,另外这女人也的确有点可怜。但是他无定陷空岛王家内部的纠纷,可不是他想要掺合的。

    “王家主,我无意和任何人争斗。”阴雪歌抢在王蔷薇开口之前说话了:“我的本意。只是开个小杂货铺养家糊口而已。至于其他的麻烦,我不愿意碰。”

    白玉子站在阴雪歌头顶,仰着脖子长叹了一声:“可不是么?行走江湖,安全第一啊。”

    赞许的拍了拍白玉子的脑袋,阴雪歌掏出一粒散发出馥郁芳香的灵丹,随手塞进了他嘴里。他笑看着王蔷薇和那紫袍中年人。很坚定的重复了白玉子的话:“没错,行走江湖,安全第一。”

    王蔷薇的眉头皱了皱,她看着紫袍男子,冷声喝道:“王奕夫,究竟你是家主,还是我是家主?”

    王奕夫摊开双手,很恭谨的向王蔷薇鞠躬行了一礼。他一言不发,但是一旁的仓木老已经迫不及待的蹦了出来。他挡在了王蔷薇面前,大声的叫嚷起来:“家主,此事和王长老无关。”

    指着自己的鼻子,仓木老大声叫道:“家主,老夫效力无定陷空岛王家一脉,也有一万多年了。这些年中,老夫为王家种出了‘七彩迷神果’,养活了‘赤炎华光草’。更是让濒临枯死的‘泥洞蒲罗子’重发生机,让王家的年轻人有了最好的奠基灵药。”

    他双手叉腰。气喘吁吁的朝着王蔷薇咆哮道:“老夫没有功劳,也有苦劳,万多年来,老夫可是兢兢业业、为王家效死卖命,家主怎能做这种过河拆桥的事情?”

    王蔷薇冷淡的看着仓木老,冷静的说道:“我没有过河拆桥。”

    仓木老指着阴雪歌。冷声笑道:“家主没有过河拆桥么?为何找这娃娃参与归宗大计?家主还记得对老夫的许诺么?只要无定陷空岛一脉重归本宗,老夫嫡亲的孙儿就能迎娶……”

    王蔷薇很认真的看着仓木老,打断了他的话:“只要供奉您种出了开花的浮离无忧草,您的孙儿就能随意迎娶我无定陷空岛的嫡系族女,而且他的子子孙孙。都将融入我王家一脉,成为圣族传人。而您,也能成为本家的太上长老,享受本家全力供奉。”

    仓木老的脸色变得愈发阴沉,就和他的头发、眉毛、胡须一样,老脸都有点发绿了。

    “既然如此,家主就不该让这小子掺合进来。**臭味干的小毛头,他懂什么?种植逸品仙草,可不是种大白菜,随便他能浪费的。家主手上总共就只有二十四粒浮离无忧草的种子,老夫都没有信心将他们种出来,如果让这娃娃浪费了几颗,岂不是坏了本家大事?”

    阴雪歌端着茶盏,翘着二郎腿,看着仓木老笑了。

    “唉哟,这位老人家您的意思是,因为您没有把握种出浮离无忧草,所以二十四颗种子,都要归您使用,以保证最大的成功率?这道理,有点说不通啊!”

    阴雪歌的语气很轻佻,仓木老越发的震怒难当,他跳着脚的咆哮起来:“怎么说不通?虽然老夫没有把握种出开花的浮离无忧草,但是老夫浸**药草种植之道数万年,总比你这黄口娃娃有经验。二十四颗种子,老夫总有一定的把握成功,至于你,嘿嘿。”

    阴雪歌耸耸肩膀,无奈的向王蔷薇看了一眼:“家主,这事情,您看着办。要不,这事情我还是不掺合了,这店铺,您还是给我恢复原样吧。我有一个小杂货铺,也就够我吃饭、修炼了。”

    王蔷薇半晌没吭声,她不时看看仓木老,再看看阴雪歌。

    一个是本家功勋卓著的老供奉,一个是以真仙境界力斩金仙大能,拥有无穷神奇和神秘的年轻人。

    更重要的是,老供奉身后,站着王奕夫这样的家族老人,而这个年轻人虽然不明来历,但是他绝对和家族中那些反对自己的人没有任何的勾结。

    王奕夫在一旁轻轻的笑了一声:“家主,可不要胡乱任用不明来历之人。若是他糟践了几颗浮离无忧草的种子,坏了本家的归宗大计,这责任,由谁来背呢?”

    跟着王奕夫一起进来的几个华服中年同时笑了笑,不屑的向阴雪歌瞥了一眼。

    阴雪歌也朝着他们笑了笑,无所谓的端起茶杯喝了一口茶。这些人的心思,他一眼看得清清楚楚。无非是想要抓住王蔷薇的把柄,只要阴雪歌用了浮离无忧草的种子,却没有种出一株开花的浮离无忧草,所有责任都是王蔷薇的。

    这个冷心冷面的冷女人,就从家主的宝座上滚蛋吧。

    是否能回归本宗,对王奕夫他们而言并不重要。重要的是,夺回家主的宝座。当然,如果能够两者兼得,那就是更好不过的事情。

    反正仓木老站在他们这一阵营,他们有足够的底气抢夺最终的胜利果实。

    这种莫名其妙的麻烦,阴雪歌可不愿意招惹。他身上背负的因果已经够大了,没必要再给自己找麻烦。

    幽泉微笑着将茶壶中已经泡得没有半点儿香味的茶叶倒出,捻了几粒新茶丢进了茶壶,手指往空气中一点。就有一道散发出凛冽寒意的泉水汩汩而出,恰好坠入了茶壶中。

    白玉子歪着脑袋,张嘴一道红火喷在了茶壶上,壶中泉水顿时沸腾,一股奇异的幽香从壶嘴中冉冉飘了出来。

    幽泉手腕一倾,淡绿色的茶水注满了阴雪歌的茶盏,茶水悄无声息的旋转着,丝丝幽香就这么飘了出来。

    王奕夫等人同时抽了抽鼻子。下意识的向阴雪歌这边望了一眼。

    无论是幽泉从空气中召来灵气十足的清泉,还是白玉子恰到好处刚好让茶水沸腾的一口烈火。虽然力量都不强,但是控制得恰到好处,真的是妙绝巅峰,透着一股子难以言喻的大道韵味。

    仓木老挺起了胸膛,他很刚愎自用的朝着王蔷薇呼喝道:“家主,论起操持家族事务。你是极好的。但是论起操弄花花草草,还是要听老夫的。这小娃娃,不行!”

    王蔷薇本来就冷漠愁苦的脸气得铁青,她双手紧握成拳,身体轻轻的颤抖着。

    阴雪歌一言不发。只顾端起茶杯不断的喝茶。他不时很有闲情雅致的向外眺望街景,他正好看到不久前被他打得重伤,面门被打得稀烂的王一竹,正步履匆匆的从街道上走过。数十丈外,两个面色阴骘的青年男子,正犹如两条游魂一样,静静的站在街角阴影中。

    王一竹走过后不久,那两个青年男子也亦步亦趋的跟在了他的身后。

    阴雪歌沉默了一阵,然后他抓起了刚刚王蔷薇放在桌面上,让他仔细观摩检查的一颗浮离无忧草的种子。

    “无论何等仙草仙花,哪怕是浮离无忧草这样所谓的逸品花草,哪怕他多么难以侍弄,归根结底,不过是青木灵气转化而成的花草生命元力而已。”

    “浮离无忧草之所以难以种植,仅仅是因为,他的生命元力波动太过于复杂多变,但是本质依旧只是青木灵气的变化之一。”

    收纳在身体内的那一滴大道精血骤然燃烧起来,精纯浓郁的青木道韵从阴雪歌指尖化为一缕青色雾气不断飞出,轻巧的融入了浮离无忧草的种子中。

    在众人惊悚的目光中,犹如蒲公英种子一样飘忽轻巧的浮离无忧草的种子突然爆发出一团夺目的精光。

    仓木老不可思议的大叫了一声:“不!你这个无知妄为的……”

    ‘啪’的一下,一株高有三尺轻巧曼妙的仙草在阴雪歌掌心突兀的跳了出来,九团拳头大小,宛如光影的花朵正围着这一株仙草轻轻的旋转舞动着。

    很不屑的将这株盛开的浮离无忧草丢在了柜台上,阴雪歌向目瞪口呆的王蔷薇笑道:“家主,现在我可是本家的首席客卿了?先借个我十个八个金仙使使吧!”

    王蔷薇的身体微微一晃,差点倒在地上。

    但是她深吸一口气,狠狠的向同样呆滞的王奕夫等人指了指:“王奕夫,从现在起,你们几个,随时听从阴客卿使用,如有抗命之举……死!”

    王奕夫等人哆嗦了一下,脸色一下变得极其难看。(未完待续。。)--60503+d4z5w+15980659-->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