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六十章 击杀带来的震动(2)(书号:13584

第二百六十章 击杀带来的震动(2)

作者:血红
    </br>

    阴雪歌四平八稳的站在原地,他看着从高空俯冲下来的豪图,冷漠的喝出了一个字,‘死’!

    离地百里的高空,青龙和豪图重重的撞在一起,青光和黄光剧烈的摩擦溶蚀,豪图的身体被强光迅速淹没。他的甲胄不断的颤抖着,黑色的甲胄上不断喷出黄色瑞气,但是不断被青色光霞腐蚀,甲胄就一片一片的崩裂了下来。

    青木之力在救人的时候,是那样的温柔温和,充满了生命生机。

    但是当青木之力杀人的时候,他摇身一变化为青色的风雷之力,更有巨量毒素凭空而生。蕴藏了剧毒的风雷缠绕着豪图,密密麻麻的雷霆疯狂的冲击着他的身体,顺着甲胄的缝隙钻了进去,不断侵入了他的身体最深处。

    豪图的身体剧烈的颤抖着,疯狂的哆嗦着,他张开嘴,七窍中不断的喷出黑色的毒血,然后被狂暴的雷霆轰成了黑色的浓烟飘散。

    豪图感到万分的不解,这条青龙内蕴藏的大道法则,居然比他从王羚偙身上感受到的大道波动还要高深,还要玄妙。从王羚偙元神深处涌出的大道波动,豪图多少能参悟一两分出来,但是这条青龙体内的大道奥义,虽然已经攻入了他的身体,攻入了他燃烧中的元神,但是他居然一点儿都参悟不出来。

    “圣……人么?”豪图死死的盯着百里下方的阴雪歌。

    阴雪歌抬起头,微笑着看着豪图。虽然他的修为还很弱小,但是他的底蕴却决定了,弱小如他。也能击杀金仙,无非是风险有点大而已。

    但是什么风险,比得上当年还是一颗种子的他,带着无数流派嫡系传人的生命烙印,遁入鸿蒙虚空逃难的风险大?面对金仙。最多是九死一生,而当年遁入鸿蒙,基本上那时候的阴雪歌自己都没有苟存的希望。

    “去死吧。”阴雪歌比划了一个八字,手指冲着豪图,轻轻的‘啪’了一声。

    虚空灵界的人自然不会理解这个姿势意味着什么,但是白玉子和幽泉却同时会意的笑了起来。

    高空中。黄色光芒逐渐暗淡,最终青色强光取代了一切。一团直径数里的青色光芒好似太阳一样悬浮在半空中,天地间的青木灵气不断的被这团强光吞噬,然后冉冉化为一丝一丝的青木生气,好似雨点一样落下。

    刚刚逍遥山的花草树木。将自己的生命精气献给了青龙桩的龙魂杀敌,现在击杀了敌人,掠夺了豪图体内全部生命能量的龙魂,很慷慨的吞噬天地间的青木灵气,转化为草木所需的生气化为雨水降落,十倍、百倍的反馈给逍遥山的所有植物。

    逍遥山的各处苗圃中,所有的植物都开始疯长,那些千年万年的古木。骤然间腰围就增加了好几寸,树冠也浓密了不少。那些已经凋零的花树突然扭转了季节,他们疯狂的长出新的花苞。无比绚烂的绽放出了瑰丽的花朵。

    尤其是那些道路旁、苗圃边的杂草,那些古老宅邸院墙上的爬山虎之类的藤萝,这些最为卑贱的植被已经彻底的癫狂了。原本半尺高的杂草,‘哗啦啦’的长到了一丈高下,那些浓密的藤萝,则是犹如洪灾泛滥一样。一波一波的淹过了墙头,在院子里、大街上厚厚的叠上了好几层。

    紧接着逍遥山的好多地方的街道上铺着的条石一块块的被顶了起来。街道被弄得一团糟,这是地下的竹根在疯狂蔓延。无数地方都有大腿粗的竹笋‘咔咔’有声的冲了出来,不仅破坏了街道,更把一些人的院墙和宅邸都被顶歪了。

    更让人无奈的就是,除了被豪门大家储存在禁止森严的密室中的,其他的所有种子,包括日常食用的花生、大豆、葵花籽之类的玩意儿,也全部疯狂的发芽生长。

    好些药店里的灵芝之类靠孢子繁衍后代的药材变,密密麻麻的生出了无数的菌丝,然后就有一朵一朵稚嫩的叶片生长了出来。有些药店储存的灵芝数量过大,以至于他们的屋梁上、柱子上都同时绽放开了密密麻麻的灵芝嫩芽。

    “我的个……乖乖!”

    逍遥山上下,所有亲眼目睹了这一切的人震惊的看向了阴雪歌。虽然他散发出的法力波动只是区区八品真仙境,但是整个逍遥山的一切异动,全都是他造成的。

    逍遥山的所有植被都因为他疯狂了,这是一种何等惊人的神通?

    寻常仙人,就算修炼的是青木一类的功法,他们也多是施展各种木遁术,可以用青木灵气化为飓风攻击敌人,或者干脆就是凝聚乙木神雷击杀目标。偶尔有些人对青木法则参悟得比较透彻的,他们对于药草的性质了解得比较深刻,他们就成了最好的炼丹师或者药草种植师。

    但是逍遥山的大能们,也从来没见过阴雪歌这样的变态。不过是一件上品金仙器,他以弱胜强击杀了金仙强敌不算,他居然还闹出了这么大的动静?

    “这家伙对青木法则的参悟,到底到了什么境界?”逍遥山一位豪族门阀的太上长老歇斯底里的叫嚷了起来。他同样修炼的是青木功法,但是他自认为,他不可能做到阴雪歌这样。

    “这家伙,他,他到底是什么来路?给我彻查,彻查!再去打探一下,他可否会炼丹?或者,他培植药草的能耐怎么样?”又一名豪族的族长明白了阴雪歌的潜在价值,他急忙向身边的族人发布了命令。

    “他杀了豪图啊,这样的人,尽力拉拢,暗地里也可以多多帮助一下。”这是和震天圣王府不对劲的豪门在动手脚了,敌人的敌人,就是自己的朋友,豪图被杀。这是多么赏心悦目的美妙事情?

    逍遥山是一个纯粹的弱肉强食的地方,你没有实力,你就活该被人欺负。

    阴雪歌击杀了豪图,这就证明他虽然修为不高,但是他的实力绝对比豪图强。他在逍遥山,就应该得到相对应的利益和尊敬。一名金仙,在逍遥山绝对可以震慑很多人,甚至好些小家族的最强底蕴,也就是一名最普通的金仙罢了。

    阴雪歌站在鹦鹉铺门口,他手一招。青龙桩冉冉回复了原形降落下来,被他一把抓在了手中。

    他感受到了四周的神识已经不再肆意的向自己的身上乱窜,而是很尊敬的,远远的离开了他的本体。那些远远观望自己的人中,目光也充满了敬意和善意;当然。也有人的目光中依旧充满了恶意,但是这些恶意也被万分谨慎的收藏了起来,再也不敢大咧咧的泄露在外。

    这其中就包括了王拓疆、王一竹和王富。

    王拓疆看向自己的目光很微妙,他的眸子里隐藏了很深邃的东西。

    王一竹依旧对自己很仇恨,甚至那仇恨已经深入了骨髓中,但是他很谨慎的转移了目光,再不敢让自己发现他眸子里那犹如烈火一样的恨意。

    至于王富,这家伙早就吓破了狗胆。他的裤裆里湿漉漉的,显然被吓得尿了。

    他不过是区区一个负责杂务的管家,他居然给圣王府招惹了一个金仙级别的强敌。这种失误已经决定了他只有死路一条。王羚偙,绝对不会放过他这个罪魁祸首。

    而引发了这些事情的何万利,他早就不知去向。在阴雪歌一脚将豪图踢飞的时候,何万利就用最快的速度逃跑了,以他的修为,现在他估计已经逃出了数千里。而且他绝对不敢再回到逍遥山。

    “恭喜,恭喜。震天圣王府似乎有了一个很强大的敌人,这实在是可喜可贺。”斗战圣王王战狂‘嘎嘎’笑着。幸灾乐祸的向王羚偙连连拱手道贺。

    王羚偙的脸好似涂了砒霜一样,惨白乌青的混在一起,看上去难看到了极点。

    王蔷薇则是第一时间冲到了阴雪歌面前,她冷着脸,眯着眼向阴雪歌打量了一阵,又环顾了一圈还在肆意生长的无数花草树木,突然很浅的笑了笑:“道友可否会培植各种珍贵奇花异草?”

    培植奇花异草?阴雪歌笑了,他看着王蔷薇,丝毫不谦虚的挺起了胸膛吹嘘道:“天下,没有我种不好的奇花异草。”

    简直是开玩笑,本体乃鸿蒙世界树的阴雪歌,天地间一切植物对他而言,就是最亲密的小伙伴,什么奇花异草能难得住他?

    “浮离无忧草呢?”王蔷薇的身体微微一哆嗦,迅速掏出了一颗形如蒲公英花伞的种子。细细的白色绒毛在轻盈的舞动着,轻柔的种子在王蔷薇的手掌中载波载浮,无数迷离的光点不断的从种子内流淌了出来。

    这是一颗美轮美奂,宛如迷梦的种子。

    阴雪歌伸手小心的碰了碰这颗种子,一缕极其微妙的神智波动迅速和他的元神碰触了一下,他顿时明白了什么是浮离无忧草,知道了这颗种子蕴藏了多么奇妙的灵魂力量。

    这颗种子若是能开花,他的花朵将是除了鸿蒙先天级的珍宝外,最好的寄托元神分身的灵物。他的花朵若是入药,更能温补元神,强壮元神本源,哪怕对道尊级的强者,都有着抵挡心魔、强壮元神的功效。

    与此同时,阴雪歌也知道了,浮离无忧草盛开的模样。

    他手掌一挥,点点青木灵气在他掌心浮现,淡淡的光幕中,一株奇异的灵草浮现,九团拳头大小没有实体,而是由纯粹的灵魂力量凝聚成的花朵,正围绕着灵草轻盈的转动着。

    “这是……”王蔷薇欣喜如狂的看着阴雪歌。

    “开花的浮离无忧草。”阴雪歌高深莫测的看着王蔷薇:“你想要请我帮你培植这灵草?唔,难度很大,耗费也很大,而且,需要时间。”

    “三年,三年内,只要给我一株开花的浮离无忧草,你就是我无定陷空岛的首席客卿,享受的一切权柄等同于我!”王蔷薇死死的盯着阴雪歌,开出了她心中能承受的底线价码。

    王羚偙和王战狂的脸色,同时变得极其的难看。(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