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九章 硬抗金仙(2)(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九章 硬抗金仙(2)

作者:血红
    </br>

    王拓疆面色阴沉的带着痛哭流涕的王一竹向后退去,他掏出几个药瓶,急忙将肢体重生、恢复精血气息的灵药灌进了王一竹嘴里。他不时抬头望一眼幽泉,惊骇于幽泉的美丽的同时,他也对幽泉狠辣的出手充满了忌惮。

    别的不说,十七颗沧海明月珠近乎瞬移一样突兀的到了王一竹面前,重伤了王一竹,这整个过程他都看在了眼里,但是他硬是没能看清十七颗宝珠的飞行轨迹。

    沧海明月珠,是超出了王拓疆理解范畴的奇珍异宝。而这种超乎寻常的宝物,就算是逍遥山的各大家族,也是极少保有的。

    幽泉的来历,或许比他和王羚偙想象中的要复杂得多。复杂的背景往往意味着巨大的麻烦,正准备全力冲刺,完成本家归宗任务的震天圣王府,或许不该招惹这样的麻烦。

    王羚偙则是看都没有看王一竹一眼。

    王一竹身上穿着圣王府庶子特有的长衫,所以他知道王一竹是自家子弟。但是他对王一竹完全没有印象,圣王府庶出的子弟数以万计,高高在上的王羚偙哪有心情理会他们的生死?

    如果不是王一竹驱动的邪门飞剑威力宏大,让王羚偙起了窥觑之心,他根本不会让王拓疆在王一竹身上浪费珍贵的灵药。

    那些一旦受创,居然发出婴孩哭喊声,弄得数十里内金仙境以下的那些人纷纷昏厥的邪门飞剑,如果震天圣王府的嫡系子弟们能够人手一套的话,王羚偙有信心他们能够成为逍遥集真正的主人!

    他耷拉着眼皮,心中对王一竹充满了杀意——这种不肖的子孙。不知道从哪里学来了一套威力巨大的祭炼法宝的秘法,居然都不献给家族,而是私下里偷偷的祭炼了。王羚偙下定了决心,等他从王一竹嘴里拷问出了这一套飞剑的祭炼秘法,他就亲手干掉王一竹。

    对家族不忠心。尤其是对王羚偙代表的家族主脉不忠诚的子弟,活着也没有意义。

    怒气冲冲的王羚偙目光一扫,他就看到了幽泉。然后他身体微微一僵,全部心神都被幽泉吸引住了。

    在王羚偙漫长的生命中,喜好女色的他有过无数女人,各色各样的女人都有。但是他从来没见过这种气质如此神秘。如此超凡脱俗,如此一尘不染的绝色少女。

    他好似看到了一条神秘莫测的大河,无边无际,水平如镜,有让人心碎的血色花瓣。慢慢的从水面上划过。王羚偙已经大半个身躯挤进了道尊境,他对天道有着独特的感悟。

    在幽泉身上,他感受到了一种让他的身体、让他的灵魂无比安宁的气息。

    天地奇珍!王羚偙立刻做出了判断,幽泉或许不是人,而是天地灵气凝聚的天地奇珍的化身。这样的少女,实在是珍贵无比。这样的少女,也只能是属于他王羚偙的!

    阴雪歌燥热无比,他气喘吁吁。浑身流淌着淋漓大汗。

    眼眶有点发热,透过眼皮看出去,一切景物都带着一点红色。

    刚才连续挥动羊角巨斧数万次。沉重的金仙器让他消耗了大量的体力。他毕竟只是八品真仙,虽然他的**力量远远超过了他的修为境界,但是数万次的全力劈砍,让他也达到了极限。

    ‘呼哧呼哧’喘着气,天地灵气不断涌入身体,肚皮内的那一滴大道精血散发出澎湃的力量。短短几个呼吸间,阴雪歌消耗一空的体力就已经完全恢复。

    大道精血中蕴藏的天道奥义化为无数道流光。不断的烙印在阴雪歌的身体各处。

    这是一名修炼青木功法的圣人凝聚的大道精血,每一道流光的融入。都让阴雪歌的身体恢复力提升一大截,让他的生命能量更加浓郁一分。他的**力量更是随着大道精血的融入,不断的提升,提升。

    ‘咔擦’一声响,浑身筋骨、皮肉都剧烈的颤抖了一下,阴雪歌浑身毛孔同时关闭,身躯表面隐隐有一层润泽的金光萦绕。他的身躯发生了天翻地覆的变化,那些曾经作为天地灵气出口的毛孔窍**,似乎变成了一块混元无瑕、毫无缝隙的纯金宝珠。

    **力量,终于达到了圣灵界所谓的金仙境。

    缓缓的活动着手脚,阴雪歌横挪了一步,站在了王羚偙的面前,挡住了他投向幽泉的贪婪目光。

    “老家伙,那姑娘,是我的,你多看一眼,我就挖了你的眼珠。”

    阴雪歌很客气的向王羚偙笑了笑,他的语气很客气,但是他的措辞,却带着浓浓的血腥味道。

    “这丫头,本王看上了,她会是本王的珍藏。”王羚偙不以为然的挥了挥手,淡然道:“来个人,杀了他。”

    低沉的脚步声远远传来,一名身高两丈左右,生得魁梧异常,身披重甲的壮汉缓步向这边行了过来。这壮汉身上的甲胄显然是特制的变态玩意儿,甲片厚重异常,甲胄最薄的地方都有三寸厚。

    黑漆漆的甲胄表面铭刻了大量的星辰纹路,点点星光萦绕,胸口是一头威猛的玄武图案。玄武的造型厚重古朴,让这套铠甲凭空多了几分坚不可摧的厚重味道。

    大汉左手顶着一块四四方方高两丈、宽六尺、厚三尺的巨盾,右手握着一柄长一丈五尺、足足有寻常人腰身粗细的巨型狼牙棒。

    面容粗犷,脸上肌肉都一条一条犹如蚯蚓一样蠕动着的大汉慢悠悠的一步一步的走了过来,他所过之处,街道都在隐隐颤抖,他的脚步声就好像雷霆一样,震得四周屋舍的瓦片‘哗啦啦’乱响。

    “豪图,今日是你在门前轮值?”王羚偙诧异的向大汉望了一眼,无所谓的摇了摇头:“罢了,杀鸡用牛刀,宰了这小子,把那黑衣丫头带回去就是。”

    冷笑一声,王羚偙彻底没有了在现场观战的兴趣。

    阴雪歌刚才身躯上的异象,是他的**修为突破到了金仙境。那又怎么样?阴雪歌散发出法力波动,仅仅是八品真仙,**修为达到金仙境,这是服用了某些奇特的天才地宝吧?

    豪图是震天圣王府八大内卫头领之一,早在千年前他就踏入了金仙境界,而且同样修炼的是锻体功法《通天夔牛碎天经》,这可是一名陨落的圣灵界金仙留下来的锻体功法,各种斗战神通威力大得让王羚偙都羡慕不已。

    加上震天圣王府为豪图量体打造,耗费了无数资源,终于走通了某些圣灵界的仙人的路子,重金铸造的中品金仙器级的一套甲胄和兵器,灭杀阴雪歌只是轻松平常的小事。

    王羚偙只要在圣王府的寝殿中等着,洗干净了躺在床上,等着他看上的丫头被送上门就是了。

    带着不屑的笑容,王羚偙化为一道清风遁回了圣王府。

    豪图大步走到了阴雪歌面前,瞪大了牛眼,死死的盯着阴雪歌连连冷笑:“小子,自尽吧,生得豪图大爷浪费力气。”

    晃了晃脑袋,让脖子发出一阵‘咔咔’脆响,阴雪歌紧了紧手上巨斧,‘哈哈’大笑着一斧头向豪图劈了下去。这都是一群什么东西?自我感觉都这么良好?让自己自尽?你们有这个资格么?

    豪图冷哼一声,暗骂了一句‘不识抬举’,懒洋洋的举起左手重盾,轻轻的迎向了巨斧。

    巨斧呼啸而来,眨眼间就是连续三千斧狂劈而下。豪图手上重盾也煞是奇异,巨斧落下,分明溅起了无数火星,却硬是没有发出半点儿声音,所有声音都被黑漆漆的盾面吸收了。

    阴雪歌连劈了三千斧后,他手腕都被巨盾的反震力量弄得酸麻不已,他抽步后退,晃了晃手腕,大声笑道:“你这乌龟壳倒也结实,嘿,再吃我三千斧!”

    话音未落,豪图丢下重盾,右手狼牙棒犹如一条翻身怪蟒,带着一道恶风向阴雪歌砸了下来。

    狼牙棒刚动,四周大地就一阵沸腾,无数土黄色的烟雾沸腾而起,化为一圈圈肉眼可见的黄色光环,迅速套住了阴雪歌的身体。每一道光环都有一座大山那样沉重,密密麻麻的起码有上千个光圈套住了他。

    阴雪歌只觉身体一沉,这些土气凝成的光圈不仅让他步履维艰,更是连他法力运转都沉滞了许多。

    眼睁睁的看着狼牙棒向自己打了过来,阴雪歌却连手指都无法动弹。他怒啸一声,猛的一瞪眼睛,大道精血中飞出一道狂暴的热力,全部注入了他袖子里藏着的十方超度。

    一抹暗金色幽光从袖子里飞出,十方超度带起一声天籁,重重撞在了狼牙棒上。

    豪图惊呼了一声,巨大的双眼更是瞪得比平日里更大了一圈。十方超度乃几位道祖级大能一部分本体枝桠融合铸造而成的神兵,豪图的狼牙棒和十方超度相比,在材质上就相差了十万八千里。

    狼牙棒粉碎,豪图右手被十方超度擦过,三根手指被撞得稀烂。

    “这是什么鬼东西?”豪图嘶声痛呼,阴雪歌身上所有黄色光环同时消散,他一把抓住十方超度塞回袖子里,飞起一脚踹在了豪图的面门上。

    ‘当当’巨响震得人耳膜剧痛,豪图挨了一脚,立足不稳,巨大的身躯向后连连倒退,他一头撞在了圣王府的围墙上,将一大截围墙撞得稀烂。

    刚刚走进圣王府的王羚偙不可思议的回过头来,下意识的怒骂了一声‘废物’。(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