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七章 圣王庶子(2)(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七章 圣王庶子(2)

作者:血红
    周一了,多来点票子吧!

    “何老板,白纸黑字写好的,你这店子,可是卖给我了。”阴雪歌放下茶壶,掏出了何万利亲笔书写的交易契约抖了抖。

    何万利笑了,王富也笑了,王富带来的几个家丁更是笑得龇牙咧嘴的好不得意。

    “白纸黑字?嘿,这是假的!”王富挺起了胸膛,抚摸着左手五根手指上宝光灿烂的十二枚法术戒指,笑得满口大白牙都露了出来:“没用,这玩意没用。在这儿,咱们震天圣王府说了算。你这店子,原来是老何的,现在还得是老何的。”

    “没用?”阴雪歌抖了抖手上契约。

    “真没用!”王富很坦诚的看着阴雪歌:“你怎么逼着老何把店子卖给你的,你还得把这店子怎么还给老何。另外你打碎了他十三颗半的牙齿,一颗牙算你一万上品灵石,这价码真不贵!”

    王富笑得很开心,为了给王沧浪买千年灵芝当柴烧,他存下来的身家已经干干净净。一颗大牙一万上品灵石,何万利的牙齿当然不值这个价,一颗能够让满口大牙重生的灵丹,最多也就三千上品灵石。

    但是既然揽下了这笔买卖,王富就要给自己捞足了好处。十三颗半的大牙,十三万五千上品灵石,这就算是他王富的一点点车马费了,比起他买下来的那些千年灵芝的开销,这笔钱还有得多。

    六个修炼道门锻体神通,有着真仙八品修为的家丁吹鼻子瞪眼的卷起袖子,指着阴雪歌咋呼了起来。

    “小子,看到没?街对面就是我们震天圣王府。这条街,就是我们震天圣王府的地盘。”

    “在这里。你是条龙,得给我学草蛇蜷着;你是头猛虎,得给我学猫儿缩着;就算你是条汉子……”

    一个生得很有分猥琐的家丁‘嘻嘻’一笑,指着阴雪歌笑道:“你就算是条汉子,也得给我学娘们,把两条腿给我夹起来。不然的话,你就有天大的麻烦了。”

    几个家丁放肆叫嚣的时候,幽泉步伐轻盈的走了出来,她柔声问道:“有客人上门呢?还是有人捣乱?怎么大呼小叫的?要买东西就让他们进来,不买东西,就赶走吧!”

    和冥河本体融合后,幽泉越来越像是一个大活人,她的语言和情绪也越来越丰富。她走到了阴雪歌身边,阳光划过屋檐。一缕柔光正好照在她身上,她整个人就好像放出了一圈飘忽的光芒。

    王富呆住了,几个家丁张大嘴,嘴角一条口水‘哗’的一下流了下来。

    幽泉静静的站在阴雪歌身边,就好像一株脱离凡俗的彼岸花,无声无息的,带着一缕神秘和超脱的空灵,静静的在无边无际的死亡大地上盛开。她就好像一个美丽的梦。你能看到她,但是永远无法接近。

    王富生平第一次有了一种心痛的感觉。世间居然有如此美丽的女子,他居然活了上万年才第一次见到,他突然觉得他以前的万把岁都活到狗身上去了。

    他突然有一种强烈的冲动,跑回去用菜刀劈死家里的黄脸婆——他居然能忍受那老-婆-娘絮絮叨叨了数千年?他居然还和那又凶又丑的老女人生下了儿女?

    他有一种,自己被家里的黄脸婆蹂躏和糟践过的痛苦。

    几个家丁下意识的将幽泉和他们见过的最美丽的女人相比,天圣宫的小宫主玉缥缈。就成了他们用来对比的靶子。

    幽泉比玉缥缈更美,毫无疑问的,无论是身段儿、脸蛋儿,都比玉缥缈完美百倍。尤其幽泉头上一蓬浓郁乌黑的长发,简直好似黑夜一样深邃。带着一丝丝神秘的闪光,从头顶一直垂到了脚踝处。

    她的长发没有经过任何的修饰,却比头上插满了各种珍稀珠翠宝贝的玉缥缈更加的自然完美。

    玉缥缈随时都摆出一副清纯脱俗的姿态,但是她的清纯脱俗很僵硬,很死板,就好像一张死人皮上画了一个美人儿,总给人一种僵硬难受的感觉。

    幽泉的飘渺脱俗是从骨子里发出来的,她的本体是冥河,而冥河本身就不属于阳间,她的气息和阳间的一切生灵都格格不入,而这就正好成了她身上最吸引人的气质。好奇心害死猫,神秘的气息更能害死无数的人。

    从长相,从气质,幽泉完胜,玉缥缈完败。原本玉缥缈有逍遥山年青一代第一美女的头衔,这也是玉缥缈和王沧浪最洋洋得意的地方。但是有了幽泉,玉缥缈还是靠边站吧!

    王富和几个家丁都还不知道,这还不是幽泉真正的模样。

    为了盯梢,为了追踪王一竹,幽泉和阴雪歌都对自己的容貌进行了一定的修饰,她并没有将自己的完美面容完全的表露出来,现在的幽泉最多有平日里七分的姿色,却已经彻底的击碎了玉缥缈的美名。

    “这位姑娘……你们,惹下大麻烦了。”王富深深的吸了一口气,很是痴迷的看着幽泉喃喃自语道:“把店铺还给老何,姑娘,你跟我走吧……荣华富贵啊……。”

    王富的喃喃自语被一个家丁打断,那家丁低声感慨道:“世上居然有如此美人?若是大少爷看到了,怕是……怕是……哎,我如果是大少,就算是毁了婚约也是心甘情愿的。”

    王富身体一激灵,他眼前闪过王沧浪的面孔,想起了王沧浪的为人秉性以及圣王府的恐怖势力后,王富浑身汗如雨下,他跳起来一巴掌抽在了那家丁的脸上。

    “放肆,混账东西,这种美人儿,当然要抢回去献给大少爷!不,其实,献给圣王也是……”王富的眼珠乱转,无数的念头在他脑海中骤然沸腾起来。

    王沧浪好色,但是圣王府的圣王也不是什么清心寡欲的好人,王沧浪只是色-狼。而他的父亲圣王则是色中饿鬼。如果能把幽泉生擒活捉献给圣王的话,王富隐约看到了,圣王府大总管的位置,正在向他招手。

    “拿,拿,拿下!”王富顾不得三七二十一。指着幽泉就大声尖叫起来:“给我把她拿下,进献给圣王,我们人人都有大功!”

    得加紧,得赶快,这里就在圣王府的门口,进进出出的耳目众多,和王富身份相当甚至比他身份更高的人不知道有多少。趁着自己是第一个发现了这个绝世美女,赶紧把她抓了送给圣王,这份功劳就齐全了。

    如果被其他人发现。尤其是被王沧浪发现了,那还不知道会有多少乱子呢。

    六个家丁一拥而上,看都不看阴雪歌一眼,七手八脚的就向幽泉抓了过来。

    幽泉眯着眼,带着一丝淡淡的笑容看着他们。

    阴雪歌阴沉着脸,看着这些想要从他身边掳人的家伙,语气森严的喝道:“全部给我……”

    眼角余光向大街斜对面扫了一眼,正好看到王一竹带着数十名私军战士走出了大门。阴雪歌冷哼一声,轻声喝道:“打断手脚。丢得远一点。”

    虎蛮子大吼一声,挥动着硕大的拳头就要冲上去打人,这家伙脑子里缺根筋,他根本就没注意到,眼前这些家丁打手都是真仙境的修为,而他只是区区游仙。

    白玉子腾空而起。一爪子将虎蛮子打得倒退了好几步,他怪笑着张开翅膀扑到几个家丁头顶,挥动着翅膀一通乱打乱拍。就听得骨骼碎裂声犹如炒豆子一样响起,六个家丁的手脚被打得扭曲变形,口吐鲜血的被白玉子一翅膀拍飞了数百丈远。

    王富吓得连连倒退。他瞪大了眼睛,不可置信的指着阴雪歌就要大声呼号。

    虎蛮子被白玉子打退了几步,但是他很快就反应过来,双手一抓,抱起鹦鹉铺门口一块用来系坐骑的大石桩子,‘嗷嗷’嚎叫着抡圆了石桩子,倾尽全力的拍在了王富的面门上。

    可怜王富修为比虎蛮子高出了何止百倍,但是胆子被虎蛮子的勇悍之气吓破的他毫无还手之力,被石桩子打得满脸桃花开,七窍喷血的向后飞去。

    何万利呆滞的看着宛如魔鬼一样满天乱飞的白玉子,再看看犹如疯虎一样拎着大石柱子大吼大叫的虎蛮子,他怪叫了一声‘妈呀’,转过身撒腿就跑。跑出了足足三十几丈路,他才突然醒悟自己是会飞行的,掏出了一柄品质低劣的飞剑,何万利架起一道青光摇摇晃晃的飞了起来。

    王一竹正好将这一切都看在眼里,他冷哼了一声,带着身后数十名私兵几个跨步就冲到了鹦鹉铺前。

    “你们犯大事了,敢殴打我圣王府的总管和家丁,你们……”王一竹正要义正词严的宣判阴雪歌等人的罪名,他同样一眼看到了幽泉。

    面孔一僵,身体一抽搐,王一竹张大嘴站在那里呆呆愣愣的,脑子里尽是幽泉如花的容颜,再也说不出一个字来。

    现场死一样的寂静,那些私兵也被幽泉迷离出尘的绝世美貌给惊呆了。

    皱了皱眉头,幽泉冷哼一声,大袖一甩,化为一片水汽遁入了后院。

    王一竹这才回过神来,他激灵灵的打了个寒战,冷漠无情的指着阴雪歌冷笑道:“你们犯大事了,个个都要死。但是,如果你肯……”

    看着王一竹欲-火四射的双眸,阴雪歌心头同样一股子怒气冲了起来——幽泉已经把自己的容貌给丑化了三成了,你们这些没见过美女的蠢货还想怎么样?

    而且,王一竹正是他们一路追踪的黑衣人,从神眷之地一直追到逍遥集,不就是为了他么?

    冷笑一声,阴雪歌身形一晃到了王一竹面前,倾尽全力一耳光抽了下去。

    雷暴轰鸣,阴雪歌掌心一道雷光喷出,打得王一竹脑袋上无数电光闪烁,哼都没哼一声就被雷霆轰得高高飞起,带着大片雷光飞起来有数十里高。

    圣王府的私兵们齐声喧哗,纷纷拔出了随身佩刀。(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