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六章 鹦鹉铺(2)(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六章 鹦鹉铺(2)

作者:血红
    何万利和王富是老交情了,他家开的是杂货铺,而且铺面虽然小,但是囤的货都是很高档的玩意儿。王富就经常在何家老店买东西,每次何万利都会把卖给他的货物价码上浮半成,而这半成的灵石,时候都会有一大半落入王富的口袋。

    两人配合默契,这样的交易已经有了好几十年了,所以何万利深知王富阴沉着的脸的时候,肯定就是他心里有事。作为圣王府的总管,王富心里有事的时候,肯定就是他缺钱的时候。

    他叫了王富一声,王富转过头来,向他看了一眼,没精打采的挥了挥手,叹了一口气,继续拖着步子往药材铺走。

    何万利眼珠一转,急忙上前几步,一把抓住了王富的袖子:“王大总管,今儿个天气不坏,要不去前面街头的阳富春去喝一杯?以后我们再想见面,可就难喽。”

    王富激灵灵一个哆嗦,他看着何万利皱眉道:“这话是这么说的?过两天我正要去你何家老店,三小姐的几个丫鬟说,上次从你那拿的紫蔷薇制的硝粉好用得很,我正要去多买几十斤呢。”

    干涩的笑了一声,何万利摇了摇头,叹了一口气:“那铺子,已经换主子了。嘿,你看我这牙!”

    张开嘴,何万利露出了半边大牙被打光的光溜溜的牙床,一口浓浓的血腥味逼得王富向后扬了扬头,他眼珠子一转,一把抓住了何万利的肩膀:“你被人赶出来了?嘿,我倒是奇怪了啊,谁不知道我王富和你老何的交情?谁敢这么大胆,在我震天圣王府的大门口动你的家当?”

    一瞬间的功夫,王富想到了很多很多。可以烤熟一百只大兔子的千年灵芝,绝对会让他倾家荡产。他一定要找个法子,把这笔损失补回来。

    现在机会上门了,如果他能帮何万利抢回铺子,何万利怎么也要表示表示吧?这就是一笔收入了。

    而那些强抢了何万利铺子的人么,王富觉得。他应该要把这些人骨头缝里的油水都榨出来。他相信自己会把他们身上最后一个灵石碎片都榨干,有震天圣王府做后台,他绝对做得到这一点。

    “行了,这事情我帮你做主了。老何,你就在这里等着,我忙完了手头上的事情,就去给你出气。”王富用力的拍了拍何万利的肩膀,压低了声音说道:“就等我半个时辰,我忙完了。立刻过来找你。”

    唯恐何万利在这半个时辰里跑掉了,让自己失去了一个弥补损失甚至是大捞一笔的机会,王富干脆让两个家丁守着何万利,自己则是一溜烟的向药材铺跑了过去。

    何万利心知肚明王富在想些什么,他笑容可掬的和两个家丁站在圣王府正门旁的墙根下,带着一肚皮的怨气,看着数百丈外自家的店铺。

    杂货铺内,阴雪歌将何万利的转让契约抖了抖。丢进了戒指里。他绕着店铺内外走了一圈,原来杂货铺的小二、侍女都哆哆嗦嗦的看着他。每当他走过他们的时候,他们都不敢抬头。

    这些小二、侍女都是凡人,一丁点儿修为都没有的。在逍遥山,他们这些人就是任人屠宰的牛羊。碰到一个善心点的主子,他们的日子就会过得很滋润,比如说何万利。他虽然好色了一些,但是在别的地方还不错,起码从不克扣薪水,偶尔还会有点赏赐。

    但是如果换了个心狠手辣的主儿,比如说隔壁首饰店的那位老板。他们家的店子里,可是隔三差五的换下人,他们时常能听到隔壁后院里传来的侍女惨叫声。

    他们都很害怕阴雪歌就是那种狠辣无情的人,那他们就真的没法子活了。

    背着手绕着里外三进,左右两跨院的院子转了一圈,阴雪歌点了点头,向几个小二、侍女招了招手:“把屋子里面所有的家具都给擦洗一下,从库房里,弄几套新的寝具给每个房间都换上。”

    看看噤若寒蝉的小二和侍女们,他很大方的摆了摆手:“以前你们薪水是多少,到了我这里,一律翻倍。唔,这些杂事我是懒得管的,每个月薪水,幽泉,也就是你们女老板负责给你们发薪水。”

    小二和侍女们眼睛同时一亮,齐齐向阴雪歌行了一礼。

    看起来,这个老板不难伺候,能够主动加薪酬的老板,怎么看都是好老板啊。

    店铺内,白玉子从自己尾巴上扯了一根毛下来,沾了点墨汁,沾了点朱砂,扭扭捏捏的在一个空白幌子上画了一头肥胖的赤红色鹦鹉。他很艰难的用爪子在幌子上,横七竖八的写了三个小字——鹦鹉铺!

    幽泉使唤着牛高马大的虎蛮子,让他将原本何家老店的幌子和匾额都取了下来丢进了垃圾堆,将白玉子亲手制成的幌子挂了上去。微风吹过,一头肥胖的血色鹦鹉就在幌子上摇摆起来。

    以前何万利的铺子是杂货屋,这里面自然就什么乱七八糟的货物都有。

    幽泉从仓库里找出了几块万年沉香木制成的木板,小手并称手刀随意劈砍了几下,就制成了一块造型厚重古朴的匾额。白玉子伸出爪子,在坚硬如铁的沉香木上‘嘎吱嘎吱’的雕刻了一刻钟,在八尺宽的匾额上雕刻了‘鹦鹉老店’四个大字,在这四个字下面,则是一行很不客气的小字‘包办各色货物’!

    “口气有点大了。”幽泉看着‘包办各色货物’一行字,皱起了眉头:“有很多货,我们可是没有的。”

    “没事!”白玉子大咧咧的抓着匾额,将他挂在了大门上,他扭着头看着自己的杰作,心满意足的说道:“谁敢上门来找我们没有的货,那就是故意捣乱的,毒打一顿丢出去就是。或者我们可以说,因为看他不顺眼,所以我们有那些货,但是就不卖给他们,再把他毒打一顿,丢出去!”

    幽泉思忖了一阵,用力的拍了拍手上的灰尘,满意的点了点头:“这样就没问题了。打一顿丢出去么?虎蛮子,你想要做我们的徒弟,这打人的事情就交给你了。”

    手一挥,一本佛门大力金刚神通轻飘飘的飞了出去,正好打在了虎蛮子的面门上。幽泉眯着眼,双手揣在袖子里,很温和的笑道:“你练了佛门罗汉拳,试试这大力金刚神通吧。需要什么辅助的药物,找这头鹦鹉就是了。”

    虎蛮子一把接过幽泉丢出来的秘典,他翻看了前面两页,就深深的沉醉了进去。

    和他现在修炼的佛门罗汉降魔拳相比,这本大力金刚神通何止强悍了千百倍?更要紧的是,如此强大的佛门锻体神通,修行的方法却是简单得很,正好适合脑子一根筋、浑身都是肉的虎蛮子。

    他一骨碌跪倒在地,重重的向幽泉磕了十七八个响头,直砸得地面‘咚咚’作响。他直起身体,憨憨的看了幽泉一眼,瓮声瓮气的说道:“遵命,师娘……唉,咱家师傅该怎么称呼啊?”

    幽泉小脸微微红了红,转身就走进了店铺里。

    白玉子落在了虎蛮子的脑袋上,将他满头长发弄了个一团糟,凑到他耳朵边很诡秘的说道:“你家师傅,咱家老板,你叫他阴公子也可以,叫他木道人也行,叫他亲爹我也没意见……我说大家伙,咱们这鹦鹉铺,得有特色拳头产品啊……你那些鞭,从哪里弄来的?”

    虎蛮子精神一振,一跃而起,抓着白玉子坐在了店子门槛上,压低了声音和他鬼鬼祟祟的交流起来。

    一人一鸟很诡秘的笑着,笑得很是开心,笑得很是下贱。

    小二和侍女们正在后院忙碌,忙着打扫清洁,幽泉指挥着他们,按照自己的心意布置房间。阴雪歌则是换上了一套老气得很的浅褐色对襟员外服,长袍上缀满了天圆地方的金钱图案,捧着一个小茶壶站在了柜台后,眼睁睁的看着街道,也就是圣王府院墙的方向。

    那个黑衣人一直留在圣王府内没有动弹,只是偶尔会在圣王府内一个很小的区域内走动一下。

    阴雪歌不敢用神识去窥视这人,圣王府内外密布着无数的禁制,他也不知道这名头惊人的震天圣王府到底有多强的底气,万一招惹出了什么了不得的高手,那又是一个大麻烦。

    黑衣人既然进了圣王府,阴雪歌完全不着急,他可以慢慢的等在外面,顺着他将他身后的人慢慢的挖出来。神眷之地数以亿万计的人,他总不可能一直将这些人带在身上吧?

    而且就算是他们用来承载神眷之地众人的洞府,也黏上了幽泉洒落的冥河水,那件洞府和那黑衣人一直在一起,他根本躲不掉幽泉的感应。

    端起茶壶,凑到壶嘴上喝了一口滚烫的香茶,阴雪歌就看到何万利带着恶意的笑,在王富和几个家丁的簇拥下,大摇大摆的向这边走了过来。

    “鹦鹉铺?嘿,包办各种货物?哈,好大的口气!”何万利站在鹦鹉铺门口,看着匾额上的那一行小字,向王富笑道:“王大管家,我何家老店开了这么多年了,还不敢说包办各种货物哩!这家伙敢放这种大话,您看他到底是什么来路啊?”

    王富眯着眼,带着一种高高在上的味道看着阴雪歌,轻轻的摇了摇头。

    “多大的来头都没用,何老弟,这口气,哥哥我帮你出了。”(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