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五十章 城(2)(书号:13584

第二百五十章 城(2)

作者:血红
    茶很香。『頂『点『小『说,x.

    带着白色绒毛,形如宝珠的茶叶在绿莹莹的茶水中上下翻滚,散发出的清香沁人心脾。轻轻的抿上一口,一缕热气直冲五脏六腑,瞬间转化为仙力囤积在体内。

    这是一号城的城主府大堂,阴雪歌等为首的仙人分别带了三五个同伴坐在大堂中,城主司马峀和两个副城主、九个长老,同时诚惶诚恐的招呼着侍女,献上了他们最好的药茶。

    茶水的药力很强大,好几个跟进大堂的仙人抿了两口后就脸色一阵通红,纷纷放下了茶盏。

    一口茶水转化成的仙力,就相当于他们手握极品灵石、苦修一个月得到的全部修为。这些仙人都是真仙二品、三品的修为,一天可以吸干十几块极品灵石。也就是说,这些茶水一口就相当于几百块极品灵石蕴藏的全部灵气。

    对于这些仙人来说,这样的茶水对身体的负担太大,如果喝多了,他们真可能被活活撑死。

    邪血、寒竹道人这些修为强横的首领勉强坚持着将一盏茶水喝下去后,头顶都有丝丝热气冒了出来。他们纷纷放下茶盏,谢绝了那些侍女为他们续上茶水。

    见鬼了,这种药茶的效力太强大,就算是高阶金仙都能用它辅助修炼,对于区区真仙而言,这些茶水更像是害命的毒药,而不是增进修为的灵药。

    司马峀和司马文等人心情极其忐忑,他们畏惧的看着邪血一行人,唯恐自己做错了什么让他们不满意了。这些药茶,已经是他们能拿出来的最好的茶叶,为什么这些凶神恶煞只是喝了一杯,或者干脆抿了两口不喝了呢?

    只有阴雪歌、幽泉和白玉子三人根基雄厚。底蕴强大,他们一盏接一盏的喝着茶水,丝毫不见停顿。

    一时间大堂内就听到白玉子大呼小叫的声音:“妞,给大爷我满上。”

    “喂,妞,看看幽泉大姐的杯子空了。赶紧满上啊!”

    “啧啧,妞儿,你们反应太慢了。没看到这里杯子又空了?得了,把茶壶放这儿吧,顺便,这种茶叶还有多少,给大爷咱们包上三万斤!”

    阴雪歌微笑着接过侍女递过来的茶壶,慢条斯理的将壶中茶水一饮而尽,就连茶叶都吞了下去。滚滚热浪在体内冲荡。不需要运功转化,所有药力都完美的化为和自己属性契合的仙力,迅速囤积在身体中。

    这种感觉,比吞咽那些千年、万年的灵药效果强大得多。那些灵药当中,免不得有些药渣、药毒需要用真火炼化,这茶水可是半点儿渣滓都没有,半点儿毒性都没有,转化成的仙力纯净无瑕。实实在在是一等一的好宝贝。

    所有人都呆呆愣愣的看着他,连续八壶茶水下肚后。阴雪歌体内仙力剧烈的波动着,他头顶一缕热气冲出,一股微弱的气息向外一放,然后迅速向内一收。

    他体内的仙力膨胀了一倍以上,而且仙力沾染的大道气息也浓郁了许多,仙力的品质比刚才强出了数倍。借助这种药力惊人的药茶。阴雪歌很轻便的突破到了真仙八品境界。

    “怪物。”邪血咬着牙自言自语。

    “混账东西,他怎么能承受这么大的仙力冲击?”寒竹道人嫉妒到了极点,阴雪歌能同时服下这么多茶水,可见他的仙体强度和根基底蕴都比自己强了数百倍、数千倍,这是何等惊人的差距?

    “我。我一定得杀了他。”乐悠悠怨毒的看着阴雪歌:“幽泉,一定是我的。”

    面容清癯,双眼有点鼓起来,眼珠转动时精光四射的司马峀勉强笑着向阴雪歌行了一礼:“恭喜,恭喜,哈哈哈,敢问木先生对我们这夺天造化茶还满意么?哈哈,我们神眷之地这茶叶每年的产量也就是……”

    阴雪歌挥了挥手,打断了司马峀的话,很是霸道的说道:“不管你们神眷之地每年产量多少,临走全给我包上。不只是你们这座城,其他城里面的所有库存,全都给我包上。”

    司马峀扯了扯嘴角,连声称是,他回头看了看大堂墙壁上挂着的一面明镜,那面镜子正散发出淡淡的光芒。干咳了一声,司马峀肃然向阴雪歌行了一礼,正要说话的时候,阴雪歌再次打断了他的话头。

    那面镜子造型古朴厚重,三丈见方、厚达一尺,镜面朦朦胧胧的被一层锈气盖着,看不清人影。但是阴雪歌一进大堂,就感受到了镜子里散发出的若有若无的法力波动。

    “那边,有你们神眷之城和其他城池的城主、长老们看着吧?既然大家都能看到这里的情况,那么我也就不啰嗦了,我们这次来,并不是要对你们做什么,我们只是想要——求财!”

    阴雪歌摆出了一副绿林豪强的嘴脸,大咧咧的翘起二郎腿,双手把玩着精巧的蓝花瓷茶盏:“求财,你们能听懂我的话吧?库房中的灵药灵草,和夺天造化茶类似的奇珍异宝,还有城外的男女青壮,你们能给出多少?”

    司马峀、司马文等人眨巴着眼睛,皱着眉头陷入了沉思中。很显然,他们不知道该如何接这个话题。

    虽然是城主,虽然是长老,但是他们这些城主、长老除了修炼和生孩子,一点儿行政能力一点儿应变经验都没有。以前就算城中有居民起了纠纷相互口角,这种事情也都是堡垒中的卫兵帮他们解决的,他们真的是一点儿处理问题的经验都没有。

    他们也知道,其他城池的城主和长老,正通过每个城主府的大堂中都有的通讯宝物看着这里呢,和阴雪歌这些外来人谈成什么条件,最终是个什么结果,一切罪责可都在他们身上。

    沉甸甸的压力啊,让他们愁肠千转的压力,司马峀、司马文都不敢开口说话了。

    邪血轻轻的咳嗽了一声,他拔出一柄不过巴掌大小精光四射的血色弯刀。慢条斯理的修饰起自己的指甲。虽然对阴雪歌很有点敌视,但是邪血知道,现在是大家一致对外、敲诈勒索神眷之地土著的大好时机。

    这个时候,大家必须同心协力,从这些不知所以然的城主、长老手上敲诈出最大的好处来。

    但是敲诈必须有个极限,不能真的惹毛了这些老怪物。这些家伙虽然没有任何实际战斗力。可是他们的修为放在那里。真个惹毛了他们,万一有哪个老怪物发飙,就和药田中那个突然临时突破的大汉一样给他们来一下狠的,他们这点人还不够一个圣人一巴掌拍的。

    手指轻巧的转动着弯刀,邪血淡然说道:“我们不贪心,但是,我们辛辛苦苦按照长辈流传下来的传说,找到了这处神眷之地,你们多少要放点血。起码我们的车马费你们要给足了。”

    司马峀骇然道:“你们……长辈流传下来的传说?”

    寒竹道人笑着补刀道:“没错,我们长辈很久很久以前,就给我们这些小辈说过,世上有一处神眷之地,那里四季如春、风调雨顺、土地肥沃、物产丰富,有一个隐世家族找到了神眷之地,藏在了里面,避开了外界无限的刀光血影。”

    轻叹了一声。寒竹道人阴沉着脸看着司马峀说道:“我们就找啊,找啊。找啊,找了好多好多年,才找到这里。我们花费了这么多的时间,这么大的力气,你们觉得,要给我们多少东西。才能让我们离开呢?”

    乐悠悠虽然纨绔,但是他不蠢。敲诈勒索、欺男霸女的事情做多了,他也就有了丰富的经验。

    他站起身来,慢慢的绕着硕大的大堂转了一圈,轻声冷笑道:“这种洞天福地。我们既然来了,为什么要离开呢?其实杀光这里的所有人,把这块地皮圈占成我们的地盘,嘿嘿,这也是好事一桩啊。”

    司马峀、司马文和其他几个副城主、长老的脸色变得无比难看,他们同时抬起头来,不知所措的看着大堂墙壁上挂着的铜镜。过了一盏茶时间,铜镜内光芒一闪,露出了一个银发、银须,头发和胡须都有好几尺长,犹如乱麻一样缠绕在一起,整个脸上就只能看到一对儿碧绿眼眸的老人。

    “老夫司马宙,乃神眷之城的城主。”老人叹了一口气,摊开手说道:“我们神眷之地的卫兵,是你们杀的?”

    想起了那些明显是因为某种禁制发动,骤然间魂飞魄散的卫兵们,阴雪歌眯了眯眼睛,很是高深莫测的说道:“我们,还没有这个实力。那些卫兵实力很强,是我们长辈下的手。”

    司马宙沉默了一阵,眸子里碧光闪烁的他沉声道:“你们长辈?可否和我们见个面?”

    邪血、寒竹道人、乐悠悠等人同时闭上了嘴。开什么玩笑,他们背后的长辈么,他们宗门在虚空灵界最强的长辈也就是金仙巅峰的实力,真把这些长辈叫过来,万一被这些老家伙看破了虚实,不是自己找乐子么?

    而且他们的长辈来了这里,神眷之地的好处就要被他们分走一大块,谁会蠢到做这种事情?

    阴雪歌沉吟了片刻,他掏出了十方超度,将自己全部仙力都注了进去。

    十方超度宛如一朵莲花缓缓绽放开,一团强光在他手上开放,光芒笼罩的范围内,时间、空间、一切的天地法则都被扭曲、被消泯、有一种万物重归混沌的恐怖气息在萦绕。

    “失礼了,这就是我家长辈赐下的宝物。”阴雪歌淡然一笑,他看了看司马峀,手一指十方超度就轻轻的印在了他的身上。

    司马峀闷哼一声,他身体一晃,连续向后倒退了数十步,一头撞在了墙壁上才停下了脚步。

    他的左肩以下,一条手臂消失得无影无踪,从未感受过的剧痛让他嘶声哀嚎起来,两行热泪滚滚而下,气急败坏的咆哮着:“为何是老夫?你为何不打他们?”

    司马文和其他两个副城主、八个长老急忙后退,一个个万分惊恐的看着阴雪歌。

    “司马宙,你觉得,就我刚才这一击,可以换多少好处呢?要么让我们满意,要么,我们就屠光神眷之地的所有人。”

    体内贼去楼空,阴雪歌强笑着看着镜面中的司马宙。(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