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仇(1)(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三章 血仇(1)

作者:血红
    瘴气升腾,杂草丛生,歪歪斜斜的杂木从崖壁上探出头来,一些不知名的草蛇盘绕在杂木上、草丛中,‘嘶嘶’的喷着蛇信子。n∈

    眼前的峡谷顶部只有十几丈宽,但是有上千丈深,尤其是峡谷底部越来越宽,逐渐宽度达到了一里左右。从阴雪歌所在的方位向前,这条山谷绵延上百里,内部深邃、蜿蜒,大白天的这里也见不到什么阳光。

    这里的天地灵气几乎为零,而且瘴气弥漫,对修炼者而言这些瘴气有着极大的害处。就算是金仙长年累月居住在这种环境中,没有丝毫杂质的金仙之躯也会被污染,造成不小的麻烦。

    “很好的藏身之处。”

    阴雪歌想到了上次苏葵躲藏的洞**,看来妙牝真丹宗还真的在虚空灵界布置了不少这样的安全据点。

    白玉子张开嘴,黑色毒气大口大口的喷进了山谷中。山谷内本身就瘴气弥漫,浓郁的黑雾缠绕四周,这些黑色毒气完美的融入了原本的雾气中,丝毫不用担心被人发现。

    阴雪歌拎着十方超度,阴沉着脸快步闯了进去。盻珞、青蓏跟在阴雪歌身后,同样气鼓鼓的满肚子火气。盻珞面颊鼓起,身后不断有长尾巴影子晃来晃去。青蓏干脆卷起了袖子,拎着一柄大斧头,一副去杀猪场挑选大肥猪的架势。

    山谷不长,百多里而已,在这一片深山中,这条山谷算是很渺小的存在。只用了小半刻钟,阴雪歌就来到了山谷的尽头,一眼看到了高崖下泉水不断涌出的泉眼,浸泡在泉眼中的幽泉,以及坐在一旁大石上。指着幽泉叽叽咕咕的苏葵。

    这个该死的家伙,居然没死?

    阴雪歌悄步靠近了苏葵,丝毫没有警惕心的苏葵正贪婪的看着幽泉,低声的笑骂着:“小丫头,你这护身的玄冰神通还不错,嘿嘿。不过迟早有你好受的。等少爷的长辈破开这层该死的冰块,少爷非要把你摆布得生不如死。”

    好些**-亵不堪入耳的话从苏葵嘴里喷出,阴雪歌心头怒火熊熊燃烧,头顶已经有白气冒了出来。幽泉身上那条紫金色的绳索是这样的刺眼,蜷缩在玄冰中纹丝不动的她小脸变得惨白惨白,柔弱得就好像暴风雨中的一朵小白花。

    苏葵还在叽叽喳喳的说个不停,阴雪歌咬着牙,一把抓住了他的肩膀。苏葵吓得怪叫了一声,身体一抖想要跳起来。但是阴雪歌十方超度上喷射出大片仙光瑞气。他运足力气,狠狠的给了苏葵一击。

    血花四溅,血光刺目。苏葵的半截身体被十方超度打得稀烂,但是阴雪歌在盤岭卫见过的那一张仙符当即带着浓郁仙光喷涌而出,悬浮在苏葵的头顶,一朵莲花从仙符中喷出,化为点点清澈的灵液不断的注入苏葵的身体。

    苏葵的身体极快的愈合恢复,一股可怕的力量当面袭来。阴雪歌竭尽全力想要站稳脚跟,但是这股无形的力量推着他不断的向后倒退。他的双脚摩擦地面。在坚硬的岩石上硬生生摩擦出了两条一寸深的痕迹。

    “该死的东西。”

    阴雪歌怒视那张仙符,不愧是大家族出身,苏葵体内的保命仙符,只是散发出的余威都让他无法反抗。他恼怒的祭起十方超度,再一次倾尽全力的激发了十方超度的可怕力量。

    十方超度变成了一团光,一团火。一团毁灭一切的混沌能量。

    一声轰鸣,这团光落在了仙符上,虚空扭曲了,时间崩溃了,仙符四周的空气剧烈的波动着。仙符放出的霞光支离破碎,甚至仙符自身都裂开了几条不起眼的痕迹。

    ‘咔擦’声中,仙符轰然坍塌,十方超度也受到仙符崩解的反震力量,化为一道青光反弹回来,正好击打在阴雪歌的胸膛上,打得他一口血喷出老远,胸前肋骨顿时碎裂了一大片。

    深吸一口气,四周崖壁上无数的杂木、杂草纷纷放出强大的青木生气,融入了阴雪歌的身体,帮他恢复**的伤势。撕裂的肌肉蠕动着开始愈合,断裂的骨骼自行对准,骨质开始重生。

    强忍着胸前的剧痛,接住反弹回来的十方超度,阴雪歌大步冲上前去,一把掐住了身体只恢复了大半,依旧头破血流,颅骨上都还有着两条清晰裂痕的苏葵。痛得眼前发黑的苏葵撕心裂肺的尖叫起来:“救命,救命啊!我要死了,我要死了啊。”

    一声怒吼,一侧山崖上的山洞中,五条金色流光激射而出。气色好了不少的少沅金仙用一团祥云裹住了脱落的下半身,带着无边煞气冲了出来,怒气冲天的盯着阴雪歌。

    苏方、苏元则是手足无措的看着苏葵,他们同时大叫了起来。

    “放下苏葵,什么都好商量!”

    “小贼,你敢伤苏葵一根头发,你……”

    苏方刚刚发出威胁,阴雪歌已经一把抓住苏葵的右肩,五指一用力,强行将他的胳膊撕扯了下来。鲜血四溅,苏葵痛得一声大吼,顿时昏迷了过去。

    将苏葵的肩膀丢弃一旁,阴雪歌往嘴里塞了几颗恢复法力的灵丹,拎着十方超度看着少沅金仙等人连连冷笑:“好了,现在大家都冷静点。”

    “冷静?”苏方跳着脚大吼起来:“你让我们怎么冷静?”

    又是一声惨嚎,阴雪歌不动声色的抓住苏葵的一只耳朵,将他一把扯了下来。将这块耳朵好似丢垃圾一样远远丢开,阴雪歌看着苏方很快意的笑着:“现在大家能冷静下来了么?”

    苏方、苏元同时闭上了嘴,少沅金仙向前飘了几步,恰好挡住了通往泉眼的道路。他双手结成法印放在小腹前,不动声色的看了看重伤的苏葵,冷冷的一笑:“苏葵体内,有本门长老赐下的救命仙符。木道人,你能破掉那张仙符,不是依靠你自己的力量吧?”

    阴雪歌举起十方超度晃了晃,点了点头:“没错,这是十方超度,我手上威力最大的宝物。”

    少沅金仙深深的看了一眼造型古朴、奇特的十方超度,神识迅速绕着十方超度转了几圈,却没能看出任何的端倪。他沉默了一阵,低声咒骂了一句‘该死的普闻秃驴’,然后强挤出一丝笑容,龇牙咧嘴的向阴雪歌说道:“苏葵不仅是我真丹宗嫡传门人,更是本门老祖苏老祖最宠**最看重的子弟。”

    阴雪歌举起了手中的苏葵,五指紧扣他的脖子连声冷笑:“所以我才绑架他做人质啊!你们真丹宗可真有趣,这么看重的精英门人,身边居然连个护卫都没有?”

    少沅金仙和苏方、苏元等人无比郁闷,他们恼怒的看着阴雪歌,只恨得连连咬牙。不是他们不注意苏葵的安全,实在是这山谷隐秘如斯,外人怎可能找得到?他们根本就没想到,阴雪歌居然能够在一个月内找到这里来。

    在他们的计划中,他们是要等少沅金仙恢复一定战斗力后,这才用幽泉做诱饵,将阴雪歌引出来。但是他们这里还在帮少沅金仙疗伤呢,阴雪歌居然不请自来了。

    而且苏葵也实在是无用到了极点,他的修为和阴雪歌大致相当,身上还有各种长辈赏赐的宝贝护体,居然这么轻松就被人生擒活捉,一下子就把主动权让给了阴雪歌。

    摇晃了一下手上紧扣的苏葵,阴雪歌冷声道:“放开幽泉,我带着苏葵离开三万里后,自然会释放他。”

    少沅金仙沉默了一阵,很不甘心的问道:“如果我不答应呢?”

    阴雪歌举起十方超度,狠狠的砸在了苏葵的脑袋上。这一次他没动用法力,但是十方超度坚硬无比,苏葵的脑袋被砸得头破血流,一块颅骨都被砸得凹陷了下去。他看着少沅放声大笑:“不答应,我就弄死苏葵然后离开。幽泉若是有事,我灭了你真丹宗满门为她报仇就是。”

    少沅金仙咬着牙,看着阴雪歌怒喝道:“你能灭我真丹宗?”

    阴雪歌手中十方超度骤然放出一丝玄而又玄,好似超越了一切时间和空间跨度的神异气息。他看着少沅金仙冷笑道:“普闻菩萨没给你说过么?我第一次进玉螺仙城,已经向他说过,我是空渺道祖的传人。我得到空渺道祖的一部分传承,这柄十方超度,就是道祖亲自炼制而成。”

    少沅金仙眼珠一翻,差点吐血。苏方、苏元和另外两个金仙,同时放声咒骂阴险狡诈的普闻菩萨。阴雪歌是道祖传人?该死的秃驴啊,他这是把真丹宗往死里坑。空渺道祖,那可是圣灵界传说中的存在,真丹宗的开山祖师,当年都在空渺道祖的道场听过讲,而且他连进入道场的资格都没有,只能跪在道场大门外,和一群不入流的仙人混在一起。

    “空,空渺道祖?”少沅金仙结结巴巴的看着阴雪歌连声苦笑:“普闻贼秃害我,难怪那天在玉螺仙城入口处,本门的几个弟子事后都失踪了,肯定是他做了手脚。他有意让我们真丹宗,冒犯道友您啊!”

    阴雪歌阴沉着脸看着少沅金仙:“废话少说。放人,还是不放?”(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