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三十章 密旨(1)(书号:13584

第二百三十章 密旨(1)

作者:血红
    时间已经过去小半个时辰,司马怒的所有儿孙都已经被阴雪歌击倒重伤。

    上六品修为的司马怒亲自上阵,和阴雪歌鏖战半刻钟,借助层出不穷的神通秘术,硬生生和阴雪歌打了个平手。

    校场的地面已经裂开了无数裂口,校场边缘的防御禁制更是被冲破了许多,化身为一团烈火、一团雷光的阴雪歌和司马怒在校场内接连暴力对轰,狂暴的法力波动从破损的禁制处冲出去,炸飞了数以千计的士卒和城内居民。

    又一次猛烈的对轰,阴雪歌放出的三百六十枚火雷和司马怒的上百团雷火同时湮灭后,两人同时落在地上,隔着整个校场遥遥相对,沉沉的**着。

    司马怒身上多了一件铠甲,此刻铠甲已经被烧得通红,高温灼烧着司马怒的皮肉,隐隐有一丝烤肉香气飘散出来。而阴雪歌的上半身衣衫已经化为灰烬,胸前有两处雷火灼烧后留下的伤痕,破损的皮肉上还有一丝丝电光萦绕。

    阴雪歌看着司马怒,周身烈焰熊熊,迅速抽取四周天地灵气补充消耗。

    司马怒修炼的是正统的道门雷法,以至圣法门奇异的锻体功法为辅,两者相辅相成,让司马怒拥有可怕的战斗力。无论近身肉搏还是神通斗法,他的杀伤力都极其惊人。

    半刻钟的鏖战,只能算是热身,以阴雪歌和司马怒的实力,现在的一点小伤根本算不得什么。

    深吸了一口气,阴雪歌傲然指着司马怒冷笑着:“司马怒,脱了身上的甲胄罢?你不怕被活活烤成肉饼么?或者说,没有这套铠甲,你就没有信心和我对敌?”

    这是心理攻势,阴雪歌直指司马怒身上被烧得通红的铠甲。

    司马怒冷哼一声,他不以为然的双手在胸甲上一阵乱拍,流水一样的电光绕着铠甲旋转了几圈,烧红的甲胄就恢复了正常。他冷眼看着阴雪歌,双眉一挑,一股强劲的气息就向阴雪歌压迫了过来。

    气息如山,呼啸涌来。阴雪歌长啸一声,头顶一道火光冲起来数百丈高,他的气息犹如火山爆发一样硬生生顶了上去,两人的气机交缠剧烈的相互摩擦撞击,空气中顿时发出恐怖的爆鸣声,火光、雷光不断的迸射出来,刺得人眼睛生痛。

    阴雪歌向前狠狠踏了一步,更加狂暴的气势向前一顶,沉重如山的压力轰然坍塌,他只觉浑身一阵轻松,周身的火焰更加炽热难当。他指着司马怒,冷声笑着:“今天,木涛卫注定成为我囊中之物。司马怒,你的修为比我略高一等,也不过如此。”

    司马怒冷厉的看着阴雪歌,他怒笑几声,慢慢的从袖子里拔出了一柄造型奇特的三棱锤。紫色电流从锤头上喷涌而出,‘啪啪’有声的向着四周乱打乱射。

    校场顿时被紫色的强光笼罩,除了阴雪歌身上的紫色火光,更多的就是这柄三棱锤散发出的紫色电光。空气中充满了细微的电流,阴雪歌只觉皮肤一阵刺痛,稍微一动身体,头发和眉毛上就迸射出了强烈的电火花。

    “好宝贝啊!真的是好宝贝。这,不是我圣族之物吧?”

    阴雪歌瞪大了眼睛看着这柄雷锤,这分明是圣灵界道门仙人的炼器手法,和至圣法门通行的炼器手段完全不是一码事。雷锤的气息极其可怕,好似一条怒龙在咆哮怒吼,散发出的威压让阴雪歌都有点立足不稳,体内法力都快要凝固了。

    这是一柄巅峰金仙器,威力强大的巅峰金仙器!

    “三万年前,于朱雀域极南荒原之地,百万圣族大军绞杀域外天魔,天魔的首领,就留下了这么一柄宝贝。”司马怒无比怀念的抚摸着雷锤,轻声冷笑着:“我木涛卫司马一脉,世代修炼的是土系功法。唯有我司马怒,得了这宝贝和一颗雷霆内丹,故而修炼了雷霆功法。”

    阴雪歌看着雷锤,有点不解的摇了摇头:“三万年前?你的实力肯定没现在这么强。以你木涛卫的地位、实力,你能得到这宝贝?”

    司马怒冷眼看着阴雪歌,讥嘲的笑了笑:“以我木涛卫的实力,这宝贝自然没我的份。但是那一场大战,百万圣族大军死伤殆尽,我是唯一的生还者,所以这宝贝就归了我!除了我,就连我的儿孙,都不知道我有如此奇遇。”

    司马白熊、司马白驹等人同时**了一声,自己父亲居然还隐藏了如此秘密,这么多年来他们这些做儿子的居然一点都不知道,这让他们心里很是纠结。

    司马怒举起了雷锤,遥遥向阴雪歌指了指:“今日,我就用这至宝,破了小娃娃你不该有的野心。”

    狂笑一声,司马怒手中雷锤化为一团刺目的紫色太阳,带着震耳欲聋的轰鸣声向阴雪歌砸了下来。阴雪歌一言不发的迎头向那雷锤冲了上去,烈火莲台化为一团紫色火光挡住了雷锤,十方超度全力向司马怒当头一击。

    烈火莲台挡住了雷锤,任凭他疯狂冲撞始终无法破开莲台的防御。

    司马怒的修为比阴雪歌高了一等,但是也强不了太多,上六品亚圣,也依旧是真仙境的实力,根本无法发挥出巅峰金仙器应有的威力。雷锤每一次撞击,都震得阴雪歌五脏六腑一阵翻滚,但是所有的杀伤也仅此而已。

    十方超度轰然落下,司马怒急忙祭起了一面厚重的墙盾。方圆三丈厚达三尺的墙盾挡在了十方超度面前,阴雪歌咬破舌尖,一道血箭射在十方超度上,顿时有曼妙的仙音从十方超度内冉冉飘出。

    十方超度的表面同时浮现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莲花虚影,各色仙光、佛光、霞光瑞气缠绕着十方超度,让他充满了神圣威严不可侵犯的气度。阴雪歌手持十方超度,全力一击砸在了墙盾上,厚重的墙盾轰鸣一声当场炸开,十方超度紧接着落在了司马怒的铠甲上。

    司马怒痛呼一声,他身上甲胄粉碎,胸前大片肌肉被砸得粉碎。他急速向后倒退,手中多了一张黑漆漆散发出无限寒气的大网,化为一片黑云向阴雪歌笼罩了过来。

    十方超度霞光萦绕,挡住了那一片黑云,阴雪歌袖子里几条极细的白光一闪而逝,从万兵楼内得来的一套金仙器‘万毒白眉针’已经激射而出,深深没入了司马怒的面孔。

    长有一尺二寸,比牛毛还要细十倍不止的万毒白眉针锋利无比,飞行无声无息,更兼锋利无比。司马怒惨嚎一声,两只眼睛被长针穿透,长针直接没入了他的脑子里,针上剧毒即刻爆发。

    万兵门作为圣灵界鼎鼎有名的炼器宗门,出产的金仙器品质极佳。万毒白眉针上的剧毒,真正是圣灵界一万种绝毒之物混合而成,毒性猛烈无比,除开某些罕见的天地奇珍,几乎无药可救。

    司马怒仰天悲鸣一声,他的身体突然僵硬,沉甸甸的一头栽倒在地,很快就没有了半点儿气息。

    阴雪歌手一招,万毒白眉针无声无息飞回袖子里。他将十方超度收起,一掌抓住了雷锤,将烈焰莲台纳入眉心收拾妥当,这才转过身,向目瞪口呆说不出话来的司马白熊等人傲然一笑。

    “依仗法宝之力,胜之不武。但是不管怎样,我胜了。哪怕是借助法宝的威力,这也是我的底蕴,这也是我的机缘。现在,木涛卫是我的了!”

    他走到司马怒身边,将他腰间挂着的卫守令牌一把扯了下来。

    他举起黑漆漆沉重异常的卫守令牌,向校场四周的士卒以及城内贵民家族晃了晃:“按照圣族的规矩,我一人挑战木涛卫司马怒全家精英,侥幸获胜,现在,我就是新的木涛卫守,谁敢不服?”

    校场边的士卒们相互看了看,不知所措的纷纷喧哗起来。他们的统军将领和军官同样茫然的看着司马白熊等人,圣族虽然有所谓‘祖先的问候’这种残酷的更新换代的规矩,他们也只是偶尔听闻相关的消息。真正轮到木涛卫自己头上,这些从小到大就在木涛卫接受训练,跟着司马怒一家子征战厮杀的将士,依旧不愿意服从阴雪歌的命令。

    司马白熊、司马白驹以及另外几个兄弟同时上前一步,他们紧握兵器,大有群起而攻,将阴雪歌乱刀斩杀的冲动。但是他们面孔抽搐,脸色也青白变幻不定,身体更是僵硬无比,显然还没有下定决心。

    看着心神失守的司马白熊等人,阴雪歌冷笑一声,高高举起了卫守令牌大吼了一声:“不遵圣族规矩,你们是想要挑战整个圣族么?”

    司马白熊强压怒火,语气艰涩的挣扎着:“你,若真是我司马氏族人,你当……你当……报出姓名来。”

    司马白驹则是在一旁放声叫嚣:“小子,你还不算战败了我们全部人。除开我们兄弟,我们还有好几个兄弟实力远比我们强大,他们正领军在外例行巡逻,我们这就发警讯,让他们赶回来。”

    阴雪歌脸色一寒,异常不快的呵斥起来:“这么说,你们是准备不要脸了?也好,我也没准备你们能乖乖听话。”(想知道《三界血歌》更多精彩动态吗?现在就开启微信,点击右上方“+”号,选择添加朋友中添加公众号,搜索“Qidianzhongwenwang”,关注公众号,再也不会错过每次更新!read2002)R115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