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人心鬼蜮(1)(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五章 人心鬼蜮(1)

作者:血红
    一座淡金色,长款三百丈的金属城池悬浮在苏葵上空。

    苏葵目瞪口呆的看着这座淡金色的城池,这是虚空灵界圣族的巡天战堡,远比巡天圣器威力强大得多,灵便机动性更高千百倍的杀戮利器。他在虚空灵界历练了数百年,仅仅碰到过一次品级更低一等的淡银色巡天战堡,那一次他和他的同伴损失惨重,他更是重伤逃跑。

    一名身穿紫色长袍,面容古朴的老人静静的站在战堡墙头,居高临下的俯瞰着苏葵。

    老人的每一颗眼珠内,都生了三颗瞳孔。一圈一圈邪异的光芒从老人的瞳孔内涌出,缓缓的浸透了苏葵身体的每一个角落。除了有仙符盘踞的紫府识海,苏葵身上的所有奥秘都被老人一览无遗。

    苏葵只觉无数条细小的寒流好似毒蛇一样在体内穿梭,他有一种灵魂都要被人看透的错觉。他惊恐的看着紫袍老人,声嘶力竭的尖叫着:“魔头,我是圣灵界妙牝真丹宗真传弟子,你敢杀我?”

    紫袍老人微微一笑,就好像听到小草鸡尖叫的老秃鹫一般,笑容中满是邪恶的杀意。

    “圣灵魔界么?尔等域外天魔,侵犯我圣界,杀戮我圣族子弟,罪孽滔天,迟早有一日,我圣族大军将冲如圣灵魔界,将尔等域外天魔斩草除* 根。你不过区区一七品亚圣级的小虫子,有什么不敢杀的?”

    狞笑声中,老人取出了一柄血迹斑斑的石刀,一步一步踏着空气来到苏葵身边。他蹲在赤身露体的苏葵身边,双手仔仔细细的一寸一寸的抚摸过苏葵的身体。

    “真是光滑水嫩,果然是年轻人的身体,充满生命气息。尔等域外天魔。在保持青春不老上,可比我们圣族强出了许多。我圣族主修的功法刚猛霸道、战力超绝,但是总是衰老得快了一些。”

    含含糊糊的说着一些不着调的话,老人慢慢的用石刀切开苏葵的血管,用一个大玉罐子将他的精血一点一点的抽出来。圣灵界和虚空零界交战无数年,结下了不可解的滔天血仇。人性、人伦、道德、天良之类的概念在这里完全没有意义。

    苏葵是上品游仙,他体内充盈着强大精纯的生命力量,他的精血、骨髓,都能炼制上好的血灵丹,这些丹药可以帮助圣族的孩童更快更好的修炼,甚至可以让他们在襁褓之时就拥有八品甚至七品的亚圣实力。

    来到虚空灵界的圣灵界仙人,他们都修炼有各种强大的淬体仙法,苏葵也是如此,他的身体经过千锤百炼。服用了无数的灵丹妙药,他的皮肤细致光滑、灵气亲和度极高,可以用来制造上品法符;他的肉筋坚韧无比,堪比龙筋,更附着特殊仙力属性,可以锻造强弓硬弩。

    他的骨骼则是祭炼各种傀儡的最佳骨架材料,坚韧坚硬的游仙骨骼,可比普通五金材料强悍了许多。

    甚至他的五脏六腑。经过炮制后都会变成上品的饲料用来饲养各种强力妖兽。在圣族高层豢养的妖宠中,一些实力堪比金仙的强横妖兽。甚至非仙人的躯体制成的美餐不食。

    “小家伙是被人坑害的吧?故意让你留在这里动弹不得,还用法阵威力将我们引来。”

    “这种事情,过去好些年,老夫也见得多了,不以为奇。不要说你们这些域外魔头分属无数个大小势力,根本不可能齐心协力的作战;就说我们圣族内部。同一个祖宗的血亲子弟为了争权夺利,相互下黑刀的也不知道有多少。”

    “盤岭卫城,就是你们几个娃娃攻破的盤岭卫城,你们知道么?”

    “司马家的几个子弟,为了卫守的职司。相互下黑手,自毁城墙,好好一个兴盛发达的卫城,硬生生元气大伤,想要重建,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代人的苦功和心思呢?”

    苏葵凄厉的惨嚎着,任凭是谁,任凭胆量多大,无比清晰的感受着自己被人当做猎物在那里抽筋扒皮、敲骨吸髓,这种绝望的恐怖都会让人崩溃,更不要说是养尊处优的苏葵。

    他痛哭流涕的哀嚎着,歇斯底里的咆哮着,向老人不断的软语求饶。但是老人不紧不慢的炮制着他,慢慢的从他身上取出一块一块的材料。在老人手下,苏葵已经不是一个人,完全就和一只野鸡、一只野兔没任何区别。

    “幸好,那是司马圣人的后裔,和我们南宫圣族没任何关系。”

    “不过我们毕竟同属朱雀域统辖,盤岭卫距离我们也不远,所以我们也接到命令,派出了平日里十倍的兵力四处巡逻。还是老夫幸运,你们这些娃娃,居然被老夫生擒活捉了一个。”

    “等老夫将你身上有用的东西都抽干净,你的头颅嘛,老夫会当做信物交上去。你们毕竟攻破了盤岭卫城,老夫能砍下你的头颅,这份功劳如果再多几个,老夫所在的密云城,就应该从人阶城池提升到地阶。”

    苏葵痛得浑身抽搐,血淋淋的皮肤下不断涌出大量的汗水,他绝望的看着手一点都不颤抖的老人,泪流满面的哀求着:“饶我一条性命,求求您,饶我一条小命。我是妙牝真丹宗弟子,我是妙牝真丹宗弟子……”

    老人温和的看着苏葵,双手依旧稳健,表情依旧没有半点儿变化。

    “饶了你?为什么呢?老夫前些日子,刚刚添了一个小孙儿,生下来就有中九品的实力。以他的资质,用你的精血骨髓配成血灵丹,最好吸收不过,而且丝毫没有药力残留,等于是将你的修为,完美的转移到我孙儿身上。等他三岁时,老夫就有把握让他拥有上七品的实力。”

    老人笑得很慈祥,他抬头向着远方望了过去,眸子里满是温和、温暖的柔光。

    “以这样的根基,老夫动用阖族资源全力栽培,我那孙儿,或许有希望成为本族最年轻的四品亚圣,未来突破天人屏障,成就圣人之位,也不是不可能的。若是我那孙儿成了圣人,我密云城,就能自组封国,从南宫圣族中分出一脉,自立分家,老夫也就是一脉老祖了。”

    苏葵哆哆嗦嗦的看着老人,面容扭曲的他语气艰难的低声咕哝着。

    “前辈要栽培自家孙儿,想来……需要的资源不少。血灵丹么,晚辈也素来听说过。晚辈的精血骨髓,最多让前辈孙儿提升到上七品。但是晚辈知道一地,若是将里面的‘域外天魔’全都生擒活捉,前辈炼制的血灵丹,定然可以让前辈孙儿,在十八岁前突破到上一品,也就是巅峰金仙的实力。”

    老人手持石刀,刀尖轻轻的敲击着苏葵的眉心,笑吟吟的看着他:“此言当真?”

    苏葵干涩的笑着:“只要前辈放晚辈一条生路,发誓一定会放晚辈离开,并且绝不泄露是晚辈……是晚辈出卖了玉螺仙城,晚辈就,就,就指点前辈围剿玉螺仙城。”

    苏葵谄媚的笑着,很恭顺的谄媚的笑着。

    老人若有所思的看着苏葵,过了许久,他将石刀收进了袖子里。

    “把那所谓玉螺魔城的全部资料告诉老夫,里面的镇守高手有多少人,都是什么实力;里面常年逗留了多少人,都要通过什么方法才能进入。你所知道的一切的一切,全部告诉我。”

    苏葵咬着牙看着老人,身体战栗着低声哀求:“还请前辈,先发下誓言罢?前辈杀晚辈,不过杀一鸡崽,前辈放了晚辈,或许……”

    老人轻轻的拍打着苏葵的脸蛋,笑容可掬的向他连连点头:“小家伙很聪明,我们都喜欢和聪明人打交道。如此,甚好……唔,老夫可以发誓,老夫不会用任何手段,不会借助任何人之手对你造成任何伤害,只要你能带着我们,将那玉螺魔城彻底铲平。”

    一天后,三十六座淡金色巡天战堡,一百二十八座淡银色巡天战堡,三万八千四百多颗各个品级的巡天圣器纷纷聚集了过来。又半天后,一座比淡金色巡天战堡级别更高,威力更大,边长达到惊人的一千五百丈,通体呈白玉色泽的巡天战堡直接撕裂了虚空降临此处。

    一条介乎于实体和虚影之间,在虚实之间不断变换的身影从这座白玉色战堡上腾空而起,悬浮在众多战堡和巡天圣器上空。

    包括最先生擒活捉苏葵的老人在内,数百名身披各色长袍,身上气息都一般强悍的圣族高手纷纷跪倒在地,恭恭敬敬的向那虚实变幻的身影五体投地的顶礼膜拜,口中恭称‘参见司马圣人’。

    不多时,另外一座规格相同,但是色泽呈淡青色,同样好似玉石铸造而成的巡天战堡悄然撕开虚空闪烁出来。一条黑色人影悄然出现在司马圣人身边,他身边不断的有无数细小的雪花幻灭不定。

    一众圣族高手再次跪倒在地,这一次,密云城的南宫老人笑得脸上皱纹都要裂开了。

    这名带着森森寒气,浑身被雪花簇拥的圣人,正是他们南宫一族的圣人。当然,这位圣人和前面的司马圣人,都不是至圣法门最初的那八百零三位圣人之一,他们都是最近千万年来,突破天人屏障,踏足圣人之境的新生圣人。

    虽然他们的实力没有那些最古老的圣人那样高深莫测,但是在虚空灵界,他们就是站在巅峰的存在。

    两位圣人联手,只要知道了玉螺仙城的确切方位,那座域外魔头聚集的城池,就注定灭亡。(未完待续……)R1292(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