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二十二章 苏家(2)(书号:13584

第二百二十二章 苏家(2)

作者:血红
    老罗张张嘴,半天说不出话来。

    阴雪歌冷眼看着老罗,摇了摇头:“诸位道友,我木道人支付了真金白银,才租用了仙螺窟闭关潜修。没想到,这里还真是黑店。店东主居然都要帮一伙强行破门而入的暴徒,擒拿住店的客人了。”

    四周看热闹的人齐声喧哗,更有人不断怪声叫嚣,唯恐天下不乱的推波助澜。

    老罗脸色铁青的向四周人群,尤其是租住在仙螺窟的客人连连作揖解释。但是四周喧哗声巨大,他一个人的声音,怎么也比不过上千人同时的大声鼓噪。

    冷笑连连的苏七少爷突然转过身,朝着那些看热闹的人厉声呵斥了起来。

    “一个个想要做什么?造反么?吾乃太玄山妙牝真丹宗苏家嫡子苏葵,坐镇玉螺仙城的少沅金仙,正是本公子嫡亲的师叔祖,你们是不给我师叔祖半点儿脸面了么?”

    鼓噪的人群稍微安静了一下,然后比刚才更加响亮数倍的嘲笑声、抨击声、唿哨声绵绵响起。

    老罗吓得浑身冷汗,只知道向这些人连连稽首不迭。

    老妇人气得原本就漆黑的面皮逐渐泛白,她哆嗦着身体,咬牙切齿的看着那些人,手中蛇头拐杖两颗蛇眼逐渐喷出森森绿光,看上去煞是可怖。

    阴雪歌上前两步,向那些大声鼓噪的人群肃然稽首一礼。

    “诸位道友,听到诸位道友的声音,贫道真心相信,这世上,还是有公道在的。看看我们苏七少爷的气焰,看看我们苏七少爷的行径,看看他不可一世的嘴脸,谁是谁非,大家都心知肚明了吧?”

    冷笑一声,阴雪歌举起手来,向着头顶那指了指:“莫非这玉螺仙城,就是他妙牝真丹宗一家的地盘?难不成我们来自其他众多宗门的道友,就是他妙牝真丹宗随意处置的牛马么?”

    “简直是无法无天!”

    一个嘹亮的声音从人群中传来:“妙牝真丹宗又如何?我大妙阴阳宗却不怕他分毫。诸位道友,玉螺仙城的规矩坏了,规矩坏了,留在这里还有什么意思?趁早出门去罢,我这里有接引飞符,诸位道友日后,可以去我大妙阴阳宗刚刚开辟的翠薹仙城落脚。”

    随后又有一个冷静的声音响起:“翠薹仙城嘛,好是好,总归是根基浅了些,大家若是看上了大妙阴阳宗的女弟子,倒是可以去经常逛逛。我万兵门的白虎仙城可不比玉螺仙城坏,诸位道友想要去的,只管来我这里取接引飞符就是了。”

    老罗的脸色变得惨白一片,浑身更是汗如雨下,哆哆嗦嗦的说不出话来。

    人群中更有人放声尖啸,各种讥嘲的声音犹如潮水一般,不断向苏七少爷涌了过去。

    苏七少爷气得脸色煞白,身体剧烈的颤抖着,他做梦也没想到,坐镇玉螺仙城的少沅金仙,居然都压不住这些人?难道他们不知道妙牝真丹宗的威名?不知道少沅金仙的厉害?

    阴雪歌很灿烂的笑着,他看着苏七少爷,暗自盘算着眼前的局势。

    想不到,坐镇玉螺仙城的一菩萨、一金仙之中,少沅金仙就是苏七少爷背后宗门的人,而且关系和他如此的亲近。看来就算这次的事情完好的解决了,以后玉螺仙城也不能再来了。

    至于说翠薹仙城和白虎仙城,如果他们的性质都和玉螺仙城一样的话,倒是可以作为未来补给、交易、休养的选择地点。而且既然除了玉螺仙城,还有翠薹仙城和白虎仙城存在,虚空灵界中,这样的仙城应该不在少数,能多掌握一些仙城的进出方式,总是好的。

    群情激涌,人声鼎沸。

    看热闹的众人中,好些人都不把苏七少爷的威胁放在心上。

    少沅金仙,的确是圣灵界投放在虚空战场的巅峰大能。但是一介金仙在虚空战场算得上顶尖的存在,放在圣灵界的话,那就真不算什么大人物了。

    一个金仙,放在圣灵界,在普通宗门,能挂上长老头衔都是不错的造化。而在那些大宗门中,金仙就是执事的身份,能够分管一部分具体事务,这就是极好的待遇。

    妙牝真丹宗虽然是大宗门,但是出入玉螺仙城的众多仙人修士中,出身可以和妙牝真丹宗相比的不在少数。他们只是因为距离玉螺仙城比较近,补给比较方便,所以才选择了这里暂时逗留。

    既然玉螺仙城已经坏了规矩,仙螺窟的老板都勾结妙牝真丹宗的弟子坑害客人了,这玉螺仙城就不能呆了,大家大不了换地方,总不至于少了你一个玉螺仙城,就不在虚空战场立足了不是?

    大家都有底气,有靠山,所以面对苏七少爷的叫嚣,面对老妇人无声的威胁,面对老罗的苦苦哀求,一众人等越发的破口大骂,有些人渐渐的就口不择言的,牵连到了妙牝真丹宗的身上。

    一声低沉的佛号声响起,一股柔和的力量从空中落下。

    大片玉辉中,一尊遍体璎珞的菩萨法相浮现,普闻菩萨悬浮在半空中,向下面的众人颔首笑了笑。

    “诸位道友,只是一次小小风波,切不可以为,玉螺仙城就是谋财害命的场所。贫僧以大雪山大雷音寺的名望做保证,今日的事情,只是一场小小的误会。”

    普闻菩萨面带笑容,双眸中佛光隐隐,无边慈悲之意席卷整个玉螺仙城。那些忧心忡忡、更准备带着所有货物逃走的店铺老板和众多圣灵界修士之感心头平和,所有的负面情绪都被化解。

    大量的阵法禁制被这些店铺老板主动拆卸,他们纷纷笑着,站在洞府门前仰天看着热闹。

    那些安放妥当的仙符、仙雷、各种剧毒,也被这些修士纷纷收起。普闻菩萨出面,一声轻喝,就化去了无穷的风波,让玉螺仙城沸腾的情绪彻底平息了下来。

    阴雪歌上前了一步,向普闻菩萨稽首行了一礼。

    “菩萨所言极是,只是一次小小风波。贫道和苏七公子,在外有小小摩擦,相互较量了一下手段。没想到的是,苏七公子居然追杀到了玉螺仙城中,还打破了我租用的洞府门户,强闯了进来。”

    普闻菩萨含笑不语,一旁老罗急忙跳着脚叫了起来:“这位前辈,您支付的所有款项,老罗全额退还,就当做是赔礼道歉。苏七少爷今日所为……”

    老罗看了看苏葵,很想说其实事情和他没有任何关系。但是想到苏家可是妙牝真丹宗内有数的大家族,甚至坐镇此处的少沅金仙,都和苏家有姻亲关系,老罗缩了缩脖子,再不敢吭声。

    苏七公子深吸了一口去,他抬起头来看着普闻菩萨,眉头一缕戾气冲起就要开口大声嚷嚷。

    阴雪歌眉心一动,他敏锐的发现空气微微跳动了一下,似乎有人在向苏七公子神识传音。这人的修为极其可怕,神识传音原本没有任何动静,阴雪歌根本不可能察觉到。

    但是似乎传音之人心绪澎湃,情绪正有点波动,所以他神识传音的时候,阴雪歌准确的把握住了空气中的一丝微妙的变化。而苏七公子的脸色骤然万变,脸上戾气慢慢消散,缓缓的低下头来,向阴雪歌慢慢的鞠躬行了一礼。

    “木道友,是我苏葵唐突了。惊动了木道友,实在是苏葵的罪过。些许药草,当做赔礼罢!”

    不等阴雪歌开口,苏葵就掏出了几个流光溢彩的玉匣子递了过来。

    这些玉匣子的式样,阴雪歌很熟悉,分明都是当日盤岭卫城卫守府秘库中的珍藏。而且玉匣内的药草品级都还不错,一色都是天级灵药,若是炼制成灵丹,对现在的阴雪歌依旧有不小的帮助。

    看着一脸强装出来的愧疚神色的苏葵,阴雪歌皮笑肉不笑的扯了扯嘴角,一把将玉匣子抢了过来。

    “既然苏道友知错,贫道也就不追究今日的事情了。虽然苏道友从我这里抢走了……”

    普闻菩萨开口打断了阴雪歌的话,语气中带着一丝无奈的叹了一口气:“木道友,还请给贫僧一个薄面,有些事情,就让他过去,不要再追究了吧?玉螺仙城的秩序,怎么也关系着一众道友的生死安危。”

    阴雪歌抬起头来,向普闻菩萨的法相拱了拱手:“那好,今日就按菩萨所言,我不再追究。但是今日的事情,贫道希望,日后也不要再有任何风波才好。”

    普闻菩萨微微一笑,他袖子一抖,洞窟中看热闹的众人就被柔和的风卷了出去。

    “贫僧晓得,以后,不会再有风波。”

    随着普闻菩萨的笑声,他的法相冉冉消散。

    洞窟里,就剩下了阴雪歌一行人以及苏葵带来的下属,两人大眼瞪小眼的看了一阵子,阴雪歌突然一笑:“苏葵,你可听到普闻菩萨的许诺了,以后这件事情,不许再有风波。”

    苏葵深深的吸了一口气,他看着阴雪歌,冷淡的点了点头:“当然,盤岭卫城的事情,我给老罗一个薄面,就这么揭过去了。只不过……”

    冷冷一笑,苏葵转向了站在阴雪歌身边的幽泉,很是邪魅的朝幽泉挑了挑眉毛。

    “这位姑娘生得好似天仙一般,跟在木道友身边,实在是委屈了。”

    “木道友,你可要看好身边人啊!”

    苏葵冷笑几声,昂着头,带着人,大步走出了仙螺窟。

    阴雪歌看着苏葵的背影,压低了声音向靠在自己肩膀上的白玉子笑了起来。

    “这小子,他死定了,你和我打赌不?”

    白玉子翻了个白眼,摇摆着身体,再次化为肥胖的鲤鱼模样。

    “一个大子儿,他死定了。”r1152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