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洗荡(2)(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洗荡(2)

作者:血红
    司马水的剑光带起百多丈长的金色长虹向前席卷,但是一名身披麒麟甲,外套青色道袍的年轻道人手起处,一道金灿灿的双龙缠绕而成的锏影冲天而起,裹挟着三座大山的虚影当头向司马水的剑光砸了下来。

    一声巨响,司马水惨嚎一声,他的本命飞剑被那锏影打得粉碎,他口中鲜血狂喷,一枚拳头大小的印玺从他眉心飞出,迎风一晃就变成了边长百丈的巨型大印向锏影迎了上去。

    锏影余势未消,沉沉落下轰在了大印上。

    司马水仓促中祭出的大印,是盤岭卫的卫守印玺,这枚大印得到整个盤岭卫的灵脉加持,拥有绝强的防御力。但是如此宝物,依旧被那双龙缠绕的锏影一击打得四分五裂,变成无数五彩金属碎块从高空坠落。

    这枚印玺联系着盤岭卫的整个地下灵脉,印玺被毁,地下灵脉剧烈的震荡着,方圆数十里的盤岭卫城重重一震,地面上裂开了无数大大小小的裂痕,所在的山坡更是喷出无数道浑浊的土气,山坡向下滑了有数十丈远,城内大量的府邸骤然坍塌崩溃。

    “天,你们毁我盤岭卫基业!我青磻城司马一族,和尔等不死不休。”

    “尔等域外天魔,既然敢现身人前,就等着我青磻城的日夜追杀罢!”

    司马水再一次吐血,飞退,他一把抓起呆在原地已经吓傻了的司马德,化身一道金虹冲天而起就要逃走。

    但是八条金龙虚影冲天而起,盤岭卫四周的天地灵气骤然凝滞。司马水所化的金虹崩解,他一个倒栽葱从天空坠落,四仰八叉的摔倒在地动弹不得。

    一名小道人放声大笑起来:“诸位道友,齐齐出手。铲除这妖魔孽障。八龙驭灵小封天符,妙哉!”

    七个年轻修士一拥而上,各自仙器法宝同时向司马水落下。

    司马水怒啸一声,他袖子里一枚龟甲状的圣符飞出,化为一道厚重的龟甲状光晕将他父子两牢牢的护在了当中。三柄仙剑、两根禅杖、一个花篮、一个竹筒同时砸在了龟甲上,硬是被弹飞了数百丈远。丝毫没能伤到司马水半点儿。

    司马水咬牙切齿的怒吼着:“魔头,这是本座花费重金求购的玄武圣符,半个时辰内,非三品以上亚圣不得攻破。你们能耐我何?你们能伤我一根毫毛否?”

    司马水崩解的地方,一枚黑漆漆的卫守令牌突然飞起,司马水盯着那块令牌,张口喷了一道血箭在令牌上。盤岭卫城空中残留的几颗巡天圣器同时向这边激射而来,数千柄飞剑带起森森寒气,向七个年轻修士当头击杀而来。

    一个小道人气得直跳脚。手持仙剑仰天长啸。

    “诸位道友,今日我等已经破了盤岭卫城,辛苦数年筹谋,若是不能杀了这魔头巨擘,我们还有脸见人么?不要节省了,有什么手段,都使出来吧!”

    阴雪歌转过头来,一股劲的向着卫守府的方向疾驰而去。

    刚刚司马水开启了卫守府的防御禁制。卫守府内最后几个有点战斗力的仆役都被他带走,阴雪歌一路毫无阻挡的闯入了秘库前的甬道。他眼睛里亮起丝丝玄光。顿时甬道四壁上密密麻麻的禁制符文被他一眼看得清清楚楚。

    盤岭卫城只是地位最低的卫城,这里的防御禁制本身品阶就不高。在阴雪歌眼里,这些禁制没有丝毫的难度,随手一把抹下去,就能摧毁一大片的禁制符文。

    放在平日里,他这样强行攻破甬道中的禁制。整个卫守府已经是警钟响起,数万精锐士卒将卫守府早就围了一个水泄不通。但是今天盤岭卫的精锐士卒几乎全部折损,卫守府也是损失惨重,饶是整个卫守府内高亢尖锐的警钟直冲天空,却没有任何人出来阻止阴雪歌。

    “妙啊。妙啊!”

    白玉子兴奋得手舞足蹈,对于做贼,尤其是这种近乎明火执仗打劫的方式,他有着先天上的嗜好。他张开嘴,一道道魔气疯狂喷出,甬道四壁上的禁制符文犹如摧枯拉朽一般,眨眼间就被毁掉了一大片。

    阴雪歌冷笑一声,双手火光熊熊燃烧,破坏禁制符文的速度越发的快捷。

    他一缕神识留在甬道外,可以听到远处司马水的怒吼声,以及几个青年修士的长啸声。

    不多时,就有沉闷的雷霆轰击声传来,司马水、司马德同时惨嚎,显然他们已经被那些年轻人的某种强力攻击给震伤了。被玄武圣符保护着,依旧被震伤,可见这些年轻人的下手有多狠辣。

    有了白玉子帮助,阴雪歌只用了预估中的一半时间,就将整个甬道中的所有禁制彻底清除。用暴力摧毁了秘库外的那扇大门,阴雪歌带着白玉子顺利闯入了秘库中。

    “我的乖乖!”

    白玉子的眼珠骤然喷出了绿光,他欢喜无比的狂啸了一声,大嘴一张一吸,靠近门边的数百个玉盒、玉匣、玉箱就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阴雪歌大袖连连挥舞,眨眼间也是上千个玉质容器被他收取。他一边忙碌,一边向白玉子连声高呼:“你左我右,全力收取这些宝贝。这些灵药灵草要我们自己去摘取,还不知道要耗费多少年苦功。现在都是白来的好东西,尽快罢!”

    白玉子长啸一声,他的身体骤然一晃,变成了七八里长,巨大的嘴巴张开,一道比刚才强烈了百倍的吸力涌出,顿时数万个玉质容器被他一口吞了下去。

    阴雪歌也用尽了全部力量竭力收取,但是这秘库中囤积了盤岭卫不知道多少万年来的珍藏,任凭他们两人如何努力,小半刻钟后,他们只收取了这里面不到三成的宝物。

    就这时,阴雪歌留在外面的神识突然听到了一声绝望的怒吼。

    “本座,做鬼都不会放过你们!”

    一声巨响。无数道湍急的电光从高空坠落,狠狠的轰了下来。盤岭卫城剧烈的晃荡了一下,一股可怕的狂暴的雷霆罡气向着四面八方扩散开来,吹倒了无数的房屋建筑。

    一名身穿红色袈裟的小和尚拎着一根沉甸甸的黄铜禅杖,得意洋洋的大吼了一声。

    “降妖除魔,就在近日。诸位道友。杀罢!趁着这些魔头的援兵未到,屠光了这盤岭卫。我佛慈悲,今日小僧就要将他们一个一个的超度了。”

    秘库中的阴雪歌也长啸一声,他将近在咫尺的三株散发出浓郁紫气的玉芝一把抓下,向白玉子唿哨一声,带起一道火光就向秘库外冲去。

    这些‘域外天魔’已经取胜,司马水、司马德的下场不问可知,再不走,就要被堵在这秘库中了。这些来自圣灵界的年轻修士。阴雪歌可不想和他们交手。

    秘库中的宝物虽然还有无数,但是已经没时间了。

    白玉子也知道轻重厉害,他急忙缩小身体,化为三尺长蛇,紧紧的盘绕在阴雪歌的胳膊上借势遁走。

    饶是阴雪歌跑得快,他刚刚闯出秘库,刚刚想要化风遁走,那名身穿红色袈裟的年轻和尚已经带着一道香风在他面前落下。这和尚瞪了一眼阴雪歌。手中禅杖一抖,二话不说的就向阴雪歌砸了下来。

    禅杖砸下的时候。小和尚的身后同时浮现了两尊佛门护法金刚的法相,他们手持烈火莲花剑,带起长达百丈的赤红色剑光呼啸落下。

    阴雪歌长啸一声,烈火莲台化为丈许方圆大小挡在了头顶,护住他向后急退。

    禅杖砸下,烈火莲台微微一震。喷出数十道火光挡住了莲台。紧接着两道赤红色剑光劈了下来,阴雪歌身体微微一沉,这座用五彩菩提树枝和混沌法源钟和炼而成的莲台,依旧火光一闪,将这两道剑光挡了下来。

    小和尚呆了呆。他眸子里金光一闪,向阴雪歌望了一眼,万分不解的叫嚷了起来。

    “诸位道友,这里有个小小的不入流的下等游仙,居然能挡住我全力一击?他这莲台,可是什么有名有姓的法宝不成?”

    ‘唰’的一下,身披青色道袍、穿着麒麟甲的年轻道人带着一道清风,突兀的从阴雪歌身后冒了出来。他向阴雪歌头顶的烈焰莲台望了一眼,突然大笑着一把向莲台抓了过来。

    “好宝贝啊,让我一眼看不透来龙去脉的宝贝。道友,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你定然是无德之人了。”

    年轻道人的手掌原本是血肉之色,但是他一掌抓出,手掌骤然变成了青蒙蒙宛如碧玉雕成。缕缕仙气环绕着他的手掌,他丝毫不惧莲台附近环绕着的烈焰,硬生生一把抓住了莲台。

    “滚!”

    阴雪歌听这年轻道人想要抢夺自己炼制的护身之宝,不由得冷笑连连。

    天下宝物有德者居之,你们这伙杀人放火、闯入人家城中劫掠的家伙,也算是‘有德之人’?和趁火打劫的阴雪歌相比,大家的行为同样恶劣,就不要在这里给自己脸上贴金了。

    年轻道人握住了烈火莲台,阴雪歌当即咬破舌尖,一口血喷在了莲台上。

    这座莲台剧烈一荡,一股可怕的反震力量袭来,年轻道人身体一抖,五指上霞光隐隐,居然有点把握不住。他大吃一惊,急忙运足了法力,将全部精气神都集中在了自己右掌上。

    阴雪歌大吼一声‘滚’,反身一脚朝着年轻道人的胯下踹了过去。

    要说修炼各种金身法体,进行近身格斗,阴雪歌有前世和今生的经验,还真不怕了谁。

    这一脚又快又狠,更要命的是一点儿风声都没有,年轻道人的注意力都放在了莲台上,根本没想到阴雪歌的反应能有这么快。

    ‘咚’的一声,阴雪歌一脚踹在了年轻道人的胯下,踹得他惨嚎一声,身体宛如流星向后飞出了数十丈远。

    ‘咚咚咚’连续三下,身后身披红色袈裟的小和尚,禅杖连续砸了三下。(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