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洗荡(1)(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七章 洗荡(1)

作者:血红
    每人都会有点保命的底牌、保命的手段,尤其虚空灵界低阶镇、卫的镇守和卫守们,他们长年累月和圣灵界入侵的修士作战,随时可能遭遇强敌陨落,所以他们往往掏空了身家,也要准备几手保命的好东西。

    就好像司马德用来重创司马山的那张圣符,符箓灵气凝聚的猛虎,让司马山的本命法宝都抵挡不住。

    也好像司马山手中的这张雷符,这张圣符虽然不是真正的圣人手笔,但也是三品以上的亚圣精心祭炼制造而成。这一张雷符的力量,足以重创实力比司马山强出百倍的敌人。

    司马山之所以不动用圣符,只是因为他已经看不透司马水的实力。

    原本司马水上七品的实力,比司马山只高出一品,两人实力有差距,但是那差距也不是很大。但是现在出现在司马山眼前的司马水,他的气息变得沛不可挡,透着一股高深莫测的韵味,司马山生性谨慎,他并不想和司马水拼一个同归于尽。

    这枚雷符,已经是他最后压箱底的手段。如果耗费在了司马水的身上,万一稍后那些大鹏、螭龙攻进了盤岭卫城,他就真个连最后一点儿保命的力量都没有了。

    几近油尽灯枯,浑身法力消耗一空,更受到了好些重创的司马山不敢赌。

    “大哥,这次都是我的错。是我的错,我一定会补偿你的。我知道你一直想要我的那一篇咒杀秘术,只要你这次放过我们父子两,让我们带着家眷安全离开,我可以将那《钉头鬼杀书》传授给大哥你。”

    干笑了几声,司马山紧紧的握着那枚雷符,目不转睛的盯着司马水。

    “我们。何必拼一个你死我活?这次是小弟我错了,我认输。我离开后,会申请调离盤岭卫城,再也不在这里和大哥你作对。从今以后,盤岭卫城又是大哥你一个人说了算,这是多好的事情?”

    司马山眼巴巴的看着司马水。

    司马水周身无数条极细的金色光芒缓缓流转。本命飞剑化为一条锃亮的金色流光,围绕着他的身体急速旋转,不断发出‘嘶嘶’破空声。

    他很想斩杀司马山,但是那张吒雷圣符,让他不敢轻举妄动。

    眼下的盤岭卫城损兵折将,精锐力量几乎损耗一空,如果他再被司马山的这枚雷符重创的话,盤岭卫真的有覆灭之危。如果他司马水保持完整的实力,他还能向上奏请。租借几万精锐,维持盤岭卫对领地的统治,慢慢的恢复元气,壮大力量。

    如果他司马水折损在这里,盤岭卫可就彻底完蛋了,他们这一支族人无数年来辛苦积攒的家业,还不知道要便宜了谁。起码他的几个儿子,现在没有一个人能撑起这个局面的。

    至于他一母同胞的弟弟。也就是司马嚣的父亲,现在还不知道死活。基本上也指望不上他了。

    犹豫,踌躇,司马水身边剑光剧烈震荡,他好几次动念想要斩杀司马山,但是看到司马山青筋暴露的五指,他又强行将那念头压制了下来。

    城外残余的大鹏和螭龙凄厉的长啸着。他们仍然在向摇摇欲坠的城防大阵发动进攻。城墙上残留的云豹军士卒紧张的看着司马水,他们已经无心攻击城外的敌人,只是绝望的等待着司马水、司马山兄弟两作出的决定。

    “司马豪,他杀了我的大孙子。”

    司马水深吸了一口气,冷厉的看着司马山。

    “吾等子嗣繁衍艰难。我那大孙儿,检测出的资质极佳,年仅六岁,已然是下九品的修为,一口飞剑驾驭得水泼不漏,正是我盤岭卫未来挑大梁的希望。司马豪,却把他生生摔死。”

    司马山抬起左手,指尖一点黄色光芒闪过,司马豪的两条手臂同时爆炸开来。

    司马豪嘶声痛呼,两条手臂连骨头带肉的同时炸开,那种剧痛让他差点没晕死过去。他躺在地上剧烈的抽搐着,无法理解的看着自己的父亲——他是司马山唯一的儿子,司马山居然能狠下心对他下这样的重手?

    司马山微微佝偻着腰,惨笑着向司马水摇了摇头。

    “大哥,一命偿一命,做不到,豪儿是我唯一的儿子。我先废他两条手臂,让你先出口气。等我们到了安全的地方,我散尽家财,也要给大哥你一个满意的补偿。”

    “你的大孙儿固然是天才,但是已经死了。我用我全部家当做赔偿,绝对会让大哥你的另外几个孙儿……拥有……”

    城外,身穿白色道袍的小道人躲在一头大鹏身后,将一张表面隐隐有无数星辰花纹闪烁的灵符祭起。他低声念了一声咒语,这张灵符化为一团瑰丽的星光激射而出。无数拳头大小的光团从这一团星光中喷出,按照奇异的星图方位,重重的落在了盤岭卫城的城防大阵上。

    银色星光缭绕,足足有百多丈方圆的一大块城防大阵突然崩解。

    这是来自圣灵界,那些真正的顶级大能炼制的‘大周天星光碎阵符’,这种仙符对修士没有任何杀伤力,但是对于各种阵法禁制有着几乎毁灭性的破坏力。

    白袍小道祭出的碎阵符品级极高,盤岭卫城的城防大阵被数千大鹏、螭龙攻打了好几天,本来就已经残破无数,被这碎阵符当头一击,就好像铁锤砸鸡蛋一样,残破的大阵当即崩溃了老长一段。

    崩溃的大阵正好就在司马山的身后,大阵防御一去,一名身披杏黄色袈裟的青年和尚随手一挥,十八颗拇指大小金光灿灿的佛珠呼啸着飞起,眨眼间就化为十八张水缸大小金霞萦绕的佛掌,连贯向司马山拍去。

    每一击都好似大山压顶,佛门降魔神通刚猛绝伦,司马山的本命法宝,那座土黄色的小山有所感应,从他头顶喷出,放出道道黄气包裹他全身。连续三张佛掌呼啸落下,打得土黄色小山不断震荡,喷出的黄气当即土崩瓦解。

    剩下十五张佛掌带着绵绵梵唱声落在了司马山后背上,将他的话硬生生打断。

    司马山惨嚎一声,身体被金光萦绕的佛掌打得当场崩解。一团黄光从他炸碎的身体内喷出,裹住他的元神就要遁逃。但是紧接着好几张佛掌拍在了他的元神上,当场将他打得魂飞魄散。

    “苦也……”

    司马山的元神在空中悲鸣,发出最后一声呼喊后,就此魂飞魄散,彻底消泯无形。

    “爹啊!”

    司马豪吓得两腿乱颤,裤裆里一片浇湿。他还没来得及站起身来,一柄尺许长晶莹剔透的飞剑激射而来,从他左边太阳****,从他右侧太阳**穿透了出来。

    司马豪身体一抖,和元神同时被绞杀,和他老子一样,落了个魂飞魄散永不超生的下场。

    司马水呆了呆,阴雪歌也吓了一大跳。就在阴雪歌面前,城防大阵突然崩解,紧接着就是司马山父子两被击杀当场,这突如其来的攻击让阴雪歌都大吃一惊。

    几道流光激**来,三道、两僧、两诉七个年轻修士放声大笑着闯入了盤岭卫城。

    阴雪歌神识如水,瞬间扫过着几个修士的身体。他当即激灵灵打了个寒战,然后用最快的速度向后退去。白玉子发出见猎心喜的龙吟声,还想冲上前去和这几个修士对敌,但是阴雪歌一把抓住他的尾巴,强行拖拽着他向后急退。

    这几个年轻修士,按照修为来判定,每一个人都的实力都不在突破前的司马水之下。虽然现在司马水突破到了下六品的修为,在自身修为上可以碾压这些年轻修士,但是阴雪歌对于各种宝物灵符的气息极其敏感,这几个年轻人身上,都有着让他毛骨悚然的恐怖气息散发出来。

    所以阴雪歌最直接的反应就是直接撤退,他绝对不愿意和这几个年轻修士对上。

    他拖着白玉子,化为一团拳头大小丝毫不引人注意的火光,带起一丝微弱的热气,快若闪电般向卫守府的方向冲了过去。他还惦记着卫守府秘库中的各种珍藏,而白开心带他进过一次秘库,沿途的各种禁制阵法,早就被他记在了心中。

    给他一刻钟的时间,他就能破开秘库的所有禁制,轻松闯进去。

    有了秘库中的诸般灵药灵草,他和他身边人的修为,都能在短时间内突飞猛进。

    身后传来司马德惊怒交集的咆哮声,更有司马水的大声呼喊,他似乎是要白开心赶紧带着司马德撤退。阴雪歌忙乱中回头望了一眼,就看到城外残留的所有大鹏和螭龙都已经闯了进来,司马水的本命飞剑带起一道奇亮的剑光,向着闯进城内的几个年轻修士斩杀了过去。

    “域外天魔,焉敢犯我盤岭卫?”

    司马水的咆哮声震动了整个盤岭卫城。

    而几个青年修士则是同时放声大笑,笑声中充满了讥嘲和刻骨的仇恨:“尔等魔徒,灭我世俗传承,屠戮我无数同门,还有胆说我们是域外天魔么?”(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