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内乱(2)(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三章 内乱(2)

作者:血红
    司马水这个被自家堂弟背叛的卫守挣扎着抬起头来,干净利落的咬碎了半截舌头,阴雪歌刚刚带着他闯入卫守府,他就将满口血肉喷了出去,同时大吼了一声含糊的咒语。

    偌大的城守府微微一震,地面上、屋顶上、柱子上、墙壁上,还有外面的府墙上,无数拇指大的古朴符文蜂拥而出。地灵气剧烈的波动着,一丝丝黑白二色的地灵气急速回旋,化为一个巨大的阴阳太极图将整个卫守府环绕在内。

    ‘嗡’的一声响,从卫守府的各处角落中,有八条金光冲而起。香风阵阵,瑞气千条,八尊身高丈六的金甲雕像按照八卦方位站在了阴阳太极图上,他们手持造型华美的莲花杵,口中同时唱诵佛门不坏金刚经,同时举起双臂,对着卫守府门外正忙着破阵的司马豪就是狠狠一击。

    一声怪啸,阴雪歌的三霄炎龙炼魔大阵被一击粉碎,八道金光沉甸甸落在司马豪身上,将他护身光幢打得稀烂。司马豪惨嚎一声,他身上甲胄轰然碎裂,身体宛如炮弹一样向前飞出,七窍中不断喷出大量的鲜血。

    阴雪歌还看到有大量残破的肉块从司马豪嘴里喷出,这一击显然已经打碎了他的内脏。

    司马豪死死的咬着牙,丢下兵器,拍出三道圣符环绕全身,一边哆哆嗦嗦的掏出药瓶往嘴里灌救命的丹药,一边撒腿向城门口的方向狼狈逃窜。

    卫守府内,司马豪带来的近百名亲兵正将数百名卫守府的家眷、下人聚集在一起,地上横七竖八的躺着两百多条尸体,那是司马山、司马德一脉的心腹侍卫、府中主管等人被这些亲兵无情斩杀了。

    阴雪歌认识的白开心,就被几个亲兵按在地上,一只手臂已经被人剁了下来。两柄大刀压在他的脖子上,一张肥脸被打得血肉模糊,面前的地下有一摊血迹,十几颗雪亮的大牙躺在血迹中颇为醒目。

    很显然,作为司马水、司马德的贴身心腹,白开心正在被人拷问什么。而这圆滚滚的老胖子也着实硬气。看这架势他并没有对司马豪的亲兵交待任何有价值的东西。

    看到浑身喷火的阴雪歌拖着一条长达十几丈的蛟龙闯了进来,而蛟龙的手上还拎着司马水和司马德两人,闯入卫守府的这些云豹军亲兵同时狂啸一声,转过身来就要出手。

    司马水看着地上血肉模糊的尸体怒啸,他眸子里闪过一抹莲花虚影,悬浮在半空的八尊金甲雕像同时举起莲花杵,宛如疯魔一样对着地面就是一通乱打。杵影犹如雨点落下,沉重的莲花杵疯狂的轰击着这些满脸凶煞之气的亲兵,几个呼吸间就把他们打翻在地。硬生生将他们轰成了一滩烂肉这才停手。

    浓郁的丹药香气不断从司马水嘴里飘出,阴雪歌给他灌下去的那些灵丹已经发挥了一定的功效。起码他闯入卫守府的时候,一口咬碎的舌头已经快速的生长了出来。

    长吸了一口气,司马水朝着院子里突然哭喊地乱成一团的亲眷家属撕心裂肺的吼叫了一声。

    “不许乱,不许哭,所有女人、孩童给我滚回屋子里呆着,敢在外乱跑乱叫者,一律赶出家门。”

    “所有男丁听令。开启卫守府秘库,将所有大威力军械拿出来备战。司马山勾结域外魔。将我盤岭卫大军带入域外魔埋伏中,灭杀我盤岭卫近十万大军,又暴起作乱攻打盤岭卫城,罪不可赦,罪大恶极。”

    “我盤岭卫司马氏一族,当和盤岭卫城同生共死!”

    “所有男丁。上院墙守卫。有卫守府的防御大阵在,不用畏惧司马山一伙乱党。”

    三言两语稳定了院子里的局势,司马水神色冷厉的向阴雪歌看了一眼。

    “好,好得很,今日你救我一命。我定有报答。想办法,给我弄一批尽可能快让我痊愈的丹药。只要我能恢复,我就能镇压司马山。否则盤岭卫中,无人是他对手。”

    阴雪歌深深的凝视了司马水一眼,抖手将一瓶丹药丢给了跪在一旁喘气的白开心。

    “好,我烔焱真人本身就是炼丹师,给我材料,我就能让卫守用最快的时间痊愈。但是我需要极其珍贵的药草。各种才地宝,只要卫守能拿出来,只要卫守舍得拿出来。”

    司马水异常干脆的看向了白开心,大声朝着白开心咆哮起来。

    “老白,开启府库,将库存的所有药草,所有才地宝,任凭烔焱真人使用。”

    白开心一个激灵,他哆哆嗦嗦的站起身来,一巴掌捏碎了手上的丹瓶,张口将里面的三粒丹药连带着好些瓶子碎屑一起吞了下去。他重重的吐了一口气,狠狠的跺了跺脚。

    “烔焱真人速速随我来,才地宝?我盤岭卫别的不多,就是各种然的、栽植的药草无数。只要真人你能炼得出极品的丹药,库房里的药草随意您动用。”

    白开心急匆匆的向卫守府深处狂奔而去,阴雪歌向司马水打了个稽首,大袖一甩飘飘然跟了上去。

    白玉子张望了一下四周,流淌着涎水凑到了司马德的面前。

    “现在是个什么章法?司马山那老家伙,会带人来攻打卫守府么?嘿,我留在这里,帮你们吃几个人罢?”

    司马德刚刚苏醒过来,他还沉浸在自己的大儿子被司马豪一下摔死的悲痛中,听到白玉子的话,他呆愣愣的一时间没有任何反应。

    司马水怒嚎了一声,失去了双腿双臂大半个身躯的他冲着自己的儿子就是一通破口大骂。

    “司马德,你这没用的废物,干-你-娘-的,愣着干什么?速速跟我去圣台,干死司马山。”

    司马德哆嗦了一下,他的眼珠变得一片通红,仰怒啸了一声,一把抱起了司马水,踉跄着向卫守府深处的一座高台狂奔而去。

    白玉子好奇的跟在了司马德的身后,圣台么,兰水心的介绍中,有关于圣台的详细资料。这是至圣法门控制的领地中,每一座城池、镇城、卫城的控制核心,是整个领地的防御核心,有着无穷的神奇和玄妙。

    盤岭卫城门口,司马山听到司马豪快速的倾诉后,好容易才借助三枚圣符的力量,将司马德放出的那头猛虎击溃的司马山仰长啸一声,一耳光狠狠的抽在了司马豪的脸上。

    他跳着脚,歇斯底里的朝着司马豪尖叫着。

    “蠢货,我怎么生了你这么个蠢货出来?你居然放他们闯入了卫守府?你,你,你还有什么用?”

    城外,鸟嘶龙吟声不绝于耳,数千头大鹏,数百条螭龙,已经带着雷霆火焰闯到了盤岭卫城前不到十里的地方。这些体型巨大的家伙凝视着盤岭卫城,身体一阵阵的流光闪烁,庞大的身体迅速压缩到了普通人那般大。

    这些智商极高,来自圣灵界的禽兽眨巴着眼睛,凶狠异常的盯着盤岭卫城。

    也不知道是谁暗中下了命令,数千头大鹏同时张开嘴,流水一样的雷光呼啸倾泻下来,整个盤岭卫城都瞬间被爆炸开的雷霆火焰覆盖。山岭在颤抖,大地在轰鸣,城外大片大片的平民和奴仆居所被散失的雷光消灭,在雷火中化为一缕缕青烟飘散。

    数百头螭龙则是盘绕在了城外的大树上,他们凝视着城池,一缕一缕的黑色魔焰不断从他们身上飘出,化为大片火云缠绕在了城池的护城法阵上。

    螭龙的攻击没有大鹏这样威猛,没有那样巨大的声响。但是黑色的魔焰对城防大阵的侵蚀更加的无声无息,更加的阴狠难防,一层一层的城防大阵发出的光晕,不断的被黑色魔焰烧成流光飞散。

    城墙上的云豹军士卒开启了那些形如床弩的大家伙,伴随着恐怖的爆鸣声,强烈的光芒凝成长达数丈的光焰长矛,快若闪电的穿透空气,击打在那些大鹏和螭龙身上。

    伴随着震耳欲聋的哀鸣声,百多头大鹏、十几头螭龙被光矛洞穿了身体。大片鲜血喷洒出来,然后迅速被光矛上携带的高温烧成灰烬。被击伤的大鹏、螭龙身体急骤向后飞出,刚刚飞出数十里远,一团烈焰从他们体内爆发出来,‘呼呼’有声的将他们烧成灰烬。

    司马山阴沉着脸看着司马豪,过了好一阵子,他才恶狠狠的一跺脚。

    “一不做,二不休,既然做了,就要做绝了。”

    “幸好我已经将他司马水的随身令牌抢了下来,呵呵,也只能硬上了。”

    “司马水不死,你我父子就死;他们全家不灭,你我就断子绝孙。豪儿,只能用绝户计了。”

    ‘咔咔’狞笑声中,司马山举起了手上一块黑色金属雕刻的令牌,一股庞大的法力注入其中。

    空中很快就有‘嗡嗡’声传来,二十几颗品阶最低的巡圣器撕开空气,迅速从四面八方飞了过来。

    “这次大战,盤岭卫配发的三十六颗巡圣器被摧毁十一颗,这里还剩下二十五颗,用他们全力攻击卫守府,一定要将司马水斩杀。”

    “留给我们的时间,不多了。”

    司马山用力的拍了一下司马豪的肩膀,将那块令牌塞进了他的手中。

    “去,去,把能抽走的人全部抽走,逼迫城内的所有贵民出手,动用所有力量,攻破卫守府,灭口,一个不留。”未完待续。。

    ...

    ...(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