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夺权,救人(2)(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夺权,救人(2)

作者:血红
    ‘砰砰’巨响连连响起,城门上方的城墙上,四周楼顶,加上广场四处的街道中,无数箭矢激射而来。这些体力几乎耗尽的士卒根本来不及躲闪,就大片大片的被箭矢命中,惨号着在雷霆火光中炸成了粉碎。

    司马山头顶一道黄气冲起来数十丈高,然后化为一团朦胧的黄云倒卷了下来。黄云上一块十几丈高的土黄色小山稳稳的悬浮在那里,不断放出道道黄气,镇压了四周的虚空。

    广场上的重力顿时提升到了一个极其可怕的程度,刚刚勉强站起身来的士卒们哀嚎着被重力压得跪倒在地,或者干脆趴在了地上。沉闷的脚步声从四处传来,大群身披重甲,胸前镶嵌了一头黑色豹子头纹章的战士蜂拥而至。他们手持重刀,一言不发的向躺在地上的重伤士卒劈砍了下去。

    司马山和司马豪父子两得意的笑着,他们站在广场上,用神灵俯瞰芸芸众生的目光看着倒在地上的士卒。凄厉的惨嗥声不绝于耳,愤怒的咒骂声却无法传出这一片小小的广场。

    司马山头顶悬浮着的小山形法宝禁锢了四周的空气,一点儿声音都传不过去。

    除开司马豪统领的云豹军士卒,盤岭卫城中也没有任何人靠近这里。城防禁制已经全部开启,城内所有宅邸都纷纷开启了自家的防御禁制藏匿不出。在这种全面备战的情况下,任何人私自踏上大街,都是掉脑袋的罪名,没人敢于触犯严苛的军律。

    广场上腥风血雨,两万多名从战场上侥幸逃生的士卒回到了盤岭卫,却倒在了自家人的刀下。

    司马山得意而矜持的笑着,但是过了半刻钟功夫,当最后一个嘶声怒骂的千人校都被乱刀砍死后,司马山实在按捺不住心头的得意,歇斯底里的仰天大笑起来。

    看到他如此得意的狂笑,司马豪也不由得咧嘴大笑,生得一点儿不像是亲生父子的父子两笑得前俯后仰的,笑得满口大牙都露了出来。

    “孩儿,我们这一支族人,终于有了翻身的机会。以后盤岭卫城,就是我们这一支族人的基业。只要大权到手,以你父亲我的聪明才智,以我的能力才学,三百年内,盤岭卫就要提升到地阶卫,两千年晋升为天阶卫,最多万年内,我要让盤岭卫成为一方重‘镇’。”

    司马豪得意洋洋的举起佩剑朝着天空大吼。

    “孩儿谨祝父亲雄图大展,我们这一支族人,也实在是憋屈得太久了。”

    两人放声狂笑,尽情的抒发着自己心头的得意,同时畅想未来,不断的描述着未来盤岭卫的美好前景。

    但是很快,漫天雷霆呼啸着劈了下来,重重的砸在了盤岭卫城的城防大阵上。好似有数千朵雷霆变化而成的花朵在城防大阵上绽放开来,城防大阵上荡起了大片涟漪,巨大的雷霆爆炸声震得人耳膜剧痛。

    “不好,这些畜生果然攻城了!”

    坠落在城外百里外雨林中的大鹏,已经步行到了距离盤岭卫城不到十里的地方。他站在地上,身躯都有七八十长高,巨大的鸟嘴张开,不断的喷出一道道水缸粗细的雷霆。

    这些雷霆碰到盤岭卫城的城防大阵上,就是一团赤红色的火光爆炸开来,无数电浆顺着大阵扩散开来,所过之处泥土都被烧成了四溢的岩浆。

    城外,最靠近城墙的那一批宅邸反而最早倒霉。从城墙上反弹回来的电浆喷洒在了这些宅邸上,将他们脆弱的防御禁制轻松的撕开,无数房屋在电浆中化为青烟,蜷缩在房屋中的大片人体在电光中灰飞烟灭。

    大鹏鸟嘶声咆哮着,嘴里的电光简直犹如喷泉一样不断涌出,没有丝毫停歇的意思。

    司马山、司马豪父子被攻城的大鹏鸟吸引了全部注意力,一时间哪里还顾得上尚未断气的司马水和趴在地上鬼哭狼嚎的司马德。

    三千里外,数千头大鹏和数百头螭龙慢慢的降落,他们小心翼翼的走进了盤岭卫城禁制控制的三千里区域里。发现这里的禁制只是让他们无法飞行,并无直接的杀伤力后,这些大鹏和螭龙都放开胆子,快速的向盤岭卫城奔驰而来。

    身躯长达里许的大鹏,体长百丈的螭龙,他们强大的力量全力爆发,顿时在大地上掀起了一道狂飙。他们所过之处,一座座小山被抓裂,无数巨木被撞碎,短短三千里距离,看样子他们最多只要一刻钟功夫就能冲到盤岭卫城下。

    “该,该死的!”

    司马豪有点乱了阵脚,他惊慌失措的看着自己父亲,不知道如何是好。

    “慌什么?这里不是野外!这些畜生在野地里厮杀,我们大军不是他们对手。但是盤岭卫的城防,是他们这群无脑子的畜生能破坏的么?拿我令牌去卫守府,勒令全力开启城防大阵,将所有杀阵都准备妥当。”

    司马山镇定自若的发号施令,指挥一多名忠心耿耿的心腹下属冲上了城墙。

    城墙上无数道流光闪烁,伴随着低沉的轰鸣声,阴雪歌前些日子见到过的,那种形如床弩,但是构造比床弩复杂了百倍的巨大器械一台接着一台的从城墙中涌了出来。

    短短几个呼吸的时间,这种大家伙就从城墙上冒出了上百台,差不多一里长的城墙上就分部了两台这样的大家伙。

    司马豪接过司马山的令牌,带着一支亲兵迅速的向卫守府跑去。

    司马山冷哼了一声,他低下头,看着渐渐的只有出气没有进气,而且神魂都已经被他灵符禁锢在识海中无法遁逃的司马水,不以为然的举起手上长剑,就要一剑斩落。

    阴雪歌一直藏身在广场边缘的黑暗角落中,他看着司马山要击杀司马水,却没有出手的意思。司马山身上散发出的气息实在是太过于可怕,他的实力比起刚刚踏入品阶的阴雪歌强大了何止百倍?

    出手就司马山,他根本没那个实力,只可能将自己牵连进去。

    但是一直趴在一旁哀嚎咒骂的司马德突然鬼鬼祟祟的翻身而起,对于烂泥一样的他,根本没人注意到他。这家伙手掌一翻,居然从袖子里掏出了一枚巴掌大小沉甸甸的玉符。

    他狞笑着看着背对自己的司马山,张口咬碎了自己的舌尖,狠狠的一道血喷到了玉符上,然后狠狠的朝着司马山一指,怒声咆哮了一声‘去’!

    玉符轰然炸开,放出一道让人窒息的恐怖压力。一头体长三丈左右,通体血色的狰狞猛虎扑腾着巨大的翅膀,怒吼着从玉符中跳了出来,宛如一道闪电骤然扑到了司马山的身上。

    猛虎足足有蒲团大小的爪子狠狠一拍,带着一丝丝血光拍在了司马山的背上。

    司马山头顶悬浮着的黄色小山放出道道黄气护住了他全身,但是这枚玉符显然出自实力远超司马山的大能之手,这头猛虎的爪子轻松击碎了小山放出的黄气,猛虎的爪子拍在了司马山的身上,将他身上厚重的甲胄一爪子撕得粉碎。

    足足半寸厚,铭刻了无数防御符文的甲胄刚刚亮起几道灵光,就被猛虎的爪子拍成了无数碎片炸开。猛虎锋利的爪子划过司马山的身体,在他身上划出了三条深达半尺的狰狞伤口。

    更让人惊恐的是,三条伤口上附着了一层血色火焰,正疯狂的灼烧司马山的伤口,吞噬他的精血。

    司马山痛得嘶声惨嚎,他顾不得斩杀司马水,身体顺着猛虎扑击的力道向前全力跃起,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敌袭,敌袭,速来救我!”

    数十名站在广场边缘,警惕的监视四周动静的雄壮战士同时暴起,他们怒吼着祭起各色法宝,纷纷向猛虎击打了过去,同时他们拔出背后背着的重盾,快速的向司马山狂奔了过来。

    猛虎怒啸,一道血色波纹从他嘴里喷出,正面撞在了那些袭来的法宝上。

    轰然巨响中,数十件法宝同时被这头猛虎一嗓子吼得炸碎开来,猛虎一个虎扑,窜进了冲杀过来的战士群中,粗大的尾巴一个横扫,十几个战士同时被打得拦腰断裂。

    阴雪歌眉头一动,身体化为一道狂风飘出,他一把抓起了躺在地上,鲜血都快流光的司马水,自己炼制的各种灵丹宛如糖豆子一样,胡乱的塞了司马水一嘴都是。他更掏出了几瓶用珍稀材料调制的外伤药膏,手一抖,这些药膏纷纷化为各色灵云,附着在了司马水的伤口上。

    手指一弹,司马水眉心的那块玉符被阴雪歌弹飞在地,他带起一道狂风迅速飞到了司马德身边,一手抓起了司马德,带着他们父子两急速没入了广场边的街道。

    正仓皇躲避猛虎追杀的司马山差点一口血喷了出来,眼看着有人救走了司马水父子,前所未有的恐惧油然而生。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疯狂的朝着城墙上准备大战的云豹军士卒下了死命令。

    “追上去,杀了他们!谁杀了司马水和司马德,本卫守赏他一个贵民的身份,全家都能晋升为贵民。”

    “杀了他们,杀了他们,不能让他们逃走!盤岭卫城内,不管谁敢包庇他们,都给我斩尽杀绝,满门都杀了!给我追上去,杀啊,杀啊!”

    司马山跳着脚嘶声哀嚎,一如雨夜中斗败了的野狗一样哀鸣着。r1152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