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夺权,救人(1)(书号:13584

第二百一十二章 夺权,救人(1)

作者:血红
    血腥满地,惨嚎声不绝于耳。

    司马德翘着兰花指,惊呼一声,向躺在担架上只剩下了半截身躯的壮汉冲了过去。他吓得两股战栗,刚刚冲出两步,就一头摔倒在地,真个是连滚带爬的冲到了壮汉身边,两行眼泪好似喷泉一样涌出。

    “爹啊,爹!亲爹啊,你怎么样了?你可不能死,不能死啊!”

    躺在担架上的雄壮汉子,赫然就是盤岭卫的卫守司马水,也就是司马德的亲生父亲,堂堂上七品的亚圣修为,在盤岭卫所有圣族中实力算得上首屈一指。

    他是整个盤岭卫司马一家的主心骨,真正挑大梁的角色。司马德能够作威作福,在外面嚣张放肆,都是因为司马水对他的宠溺。没有了司马水,对于司马德而言,无疑是天都塌了。

    司马水骤然睁开眼睛,他深吸了一口气,想要说点什么,但是他胸腹处巨大的伤口内喷出几道淡金色的血液,一口气却又骤然泄露,就连一个字都说不出来。

    一旁司马嚣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九军大军,将近十万人啊,怎么只回来了这么点人?啊?我爹呢?我爹在哪里?还有,我爹的亲兵呢?他的亲兵队呢?怎么一个人都不见了?”

    司马嚣眉心一团红光闪烁,强大的神识瞬间笼罩了整个广场,急速辨清了在场一万多残兵败将的面孔。他没见到自己的父亲司马山,甚至他父亲身边的三百精锐亲兵,也都一个不见。

    他同样吓得浑身寒毛直竖,声嘶力竭的尖叫着。

    这种事情,在虚空灵界的城、镇、卫各处城池中并不罕见,大军出城清剿或者做例行的巡逻。动辄就会遭遇强敌。统领大军的将领若是在这种情况下失踪,往往就是陨落战场尸骨无存的下场。

    一名肩膀被砍掉,露出了大片青铜色带着金属光泽的肋骨,嘴里‘呼哧呼哧’喘着气的军官斜靠在一根石柱上,朝着司马嚣嘶声叫嚷。

    “嚣公子,副卫守大人。他……他被三头魔焰螭龙围攻重伤,亲兵队带着他撤离战场,大乱之中,就不知去向了。搞不好,搞不好,怕是他老人家,真个就不幸了。”

    司马嚣‘啊呀’一声大吼,一屁股坐倒在地上,两行眼泪也喷了出来。

    “那我大哥呢?二哥呢?他们跟着我爹出征的。他们人呢?”

    依旧是那军官艰难的摇了摇头,哀声向司马嚣尖叫着。

    “嚣公子节哀,您大哥、二哥,刚一接战就被千翼雷鹏引发的劫雷命中,被打得粉身碎骨,一丝儿神魂都没逃出来。这一次,我们盤岭卫损失惨重,真个是太惨。太惨了。”

    抱着司马水半截身躯哭喊连连的司马德突然回过头来,很是灿烂的、幸灾乐祸的朝着司马嚣大笑了三声。

    “司马嚣。你个狗-日的孙子,你亲大哥、亲二哥死了,以后没人给你撑腰了,我看你以后在盤岭卫还怎么横行霸道。这盤岭卫城,就只能有我德少爷一个纨绔,就够了……呜呜。我的亲爹啊,你可不能死啊!”

    一边痛哭流涕,司马德一边掏出了一瓶蚯龙断续丹,胡乱的掰开司马水的嘴,想要给他灌下去。

    但是药丸刚刚取到手中。那等混元无瑕的模样一出现,一旁就传来了一声惊呼,一只大手伸了过来,轻轻巧巧的将司马德手中的药瓶抢到了手中。

    那是一个面如冠玉,细皮嫩肉,没有一丝儿胡须,生得颇为俊俏风流的中年男子。他紧握着药瓶,目露奇光的盯着司马德,无比温和的朝他笑着。

    “贤侄,这丹药模样如此怪异,来路颇为不明,怕是不好给堂兄服下。这丹药的药性到底如何,还是要仔细辨明了才能使用。你可不要一片好心,做了坏事,那就不好了。”

    司马德气得脸色发青,他嘴唇一阵哆嗦,正要开口大骂,斜刺里一条人影冲了上来,一肩膀将司马德撞飞了老远,无比狼狈的平拍在了地上差点没摔死。

    身披重甲的司马豪一肩膀撞飞了司马德,语气冷厉的咆哮着。

    “司马德,你这个废物,滚回自己屋子玩女人去。军务大事,是你这个纨绔人种能插手的么?你除了生孩子,还懂什么?还会什么?不要在这里添乱,那一批域外魔物,已经追杀过来了。”

    话音未落,盤岭卫城外就传来一声尖锐的长啸声。

    一头身体颀长,通体呈紫金色,背上密密麻麻生了不知道多少对羽翼的大鹏鸟卷起漫天雷霆,呼啸着从极远处飞驰而来,带起一道巨大的雷光直冲盤岭卫城。

    大鹏飞行的速度极快,一个呼吸就是数百里。他刚刚发出巨大的啸声,就一头撞入了盤岭卫城三千里的禁制范围,随后伴随着惊慌的鸣叫声,大鹏的无数羽翼胡乱的颤抖着,但是托起他腾空飞行的力量骤然失去,足足有里许长短的巨大身躯带着刺目的雷光结结实实的撞在了地上。

    无数巨响声不绝于耳,大鹏巨大的身躯撞进了盤岭卫城外的雨林中。一株又一株十几人合抱粗的巨木被他撞得碎裂开来,无数道雷光向着四面八方激射,轰碎了雨林中的大量树木,引燃了大片火光。

    黑烟冲天而起,红色的火光在雨林中迅速蔓延开来。

    天空雨云被盤岭卫城的禁制阵法驱散,再无雨点降落,这些火焰失去了克星,肆无忌惮的向着四周扩散,很快就有数十里方圆的雨林被熊熊大火包裹。

    摔在地上的大鹏发出惊恐、不解的鸣叫声,他艰难的从地上站起身来,朝着来时的方向连连仰天长啸。三千里外,云层中数以千计的大鹏鸟震动羽翼,向前疾驰的庞大身躯骤然停滞在半空中。

    在这些大鹏鸟的周边,数百头周身环绕着黑色魔焰的螭龙若隐若现,他们足足有房屋大小的头颅不时从乌云中探出,偶尔有几头螭龙向地上喷吐几口火焰,黑色的火焰所过之处,树木尽成灰烬,地面上的泥土都被烧成了坚硬光滑的琉璃。

    “这些畜生!”

    司马豪的脸剧烈的抽搐了一下,他看向了面白无须的中年男子,无比用力的点了点头。

    “爹,眼下城中,也只有孩儿的云豹军,还保持完整战力了。”

    白面男子司马山,正是司马豪的父亲,同时也是盤岭卫的副卫守兼监察使。他是卫守司马水的远房亲属,虽然都是司马氏的族人,但是两人的血缘关系要上数十三代,他们两人十三代的先祖,倒是嫡亲的兄弟。

    在盤岭卫,司马山和司马水正是一对儿死对头,明争暗斗了好些年,为了盤岭卫的掌控权闹出了无数的风波。但是司马水是地头蛇,世世代代居住在盤岭卫,而司马山是青磻城委派下来的外来者,在盤岭卫的根基不深,所以一直以来,司马山都被压制得很惨。

    就连盤岭卫十二个万人军,也只有云豹军一万多人掌控在他儿子司马豪的手上。

    听到司马豪的话,再看看数千里外那些不依不饶,想要逼近盤岭卫,却又因为盤岭卫的禁制大阵,有点不敢靠近的大鹏和螭龙,司马山白净的脸上,渐渐的露出了一丝怪异的笑容。

    他看了一眼自己的儿子,眯着眼低声问了一句。

    “司马信、司马仁、司马礼他们几个小子呢?”

    司马豪嘴角一扯,冷笑了一声。

    “前几日,他们带人出城例行巡逻领地去了。现在城中,只有孩儿云豹军保持完整战力……嗯,还有卫守府镇守灵脉和阵法核心的一千人,除非城破,被人攻入了卫守府核心要地,否则他们是不会离开岗位半步的。”

    司马山笑了,他深深的吸了一口气,手掌微微合拢,掌心一片火光喷出,将司马德的那一瓶丹药连带着瓶子都烧成了一缕青烟。他低头看着瞪大了眼睛却说不出话来的司马水,很是温和的笑了。

    “卫守大人身负重伤……不,卫守大人清剿域外天魔,不幸战死,我司马山按律,当接掌盤岭卫一应权力。从现在开始,没有我的命令,谁也不能打开城门,严禁任何人出入。”

    司马水听到司马山如此命令,他屏住一口气,气急败坏的一手扣在了司马山的脚脖子上。

    司马山冷哼一声,他随手拔出佩剑,当着在场两万多名残兵败将的面,一剑将司马水的胳膊斩了下来。

    司马水惨嚎,断臂处鲜血狂喷,他身体剧烈的哆嗦着,眸子里骤然有一丝极其可怕的火焰喷出。他周身气息剧烈的波动着,全身所有残留的精气神都朝着他的眉心识海冲了过去。

    “啊呀,卫守,大哥,你可不要冲动。你想要自爆紫府遁出元神,这风险可太大了!”

    司马山古怪的笑着,他不紧不慢的掏出了一块玉符,重重的拍在了司马水的眉心。玉符陷入司马水的眉头足足有一厘深,无数道紫光从玉符中喷出,司马水的身体一抖,聚集起来的精气神又向着全身流散。

    四周躺在地上的士卒军官齐声哗然,他们强撑着站起身来,警惕的拔出了随身兵器。(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