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八章 为难(2)(书号:13584

第二百零八章 为难(2)

作者:血红
    “哎呀,万人将司马豪,你怎么把你刚娶的小妾满门老小给灭族了?是那小娘皮没把你伺候高兴么?”

    “老夫没记错的话,你一个月前,才花了一大笔银钱,将那小娘儿娶回去呢,怎么今天就杀了她全家老小?”

    化身为一条长虹的屋主抱着一个不过三五岁的男童,‘咕咚’一下跪倒在雨地里痛哭流涕。

    “豪将军,是小老儿啊,这处宅子,是小老儿的……”

    纵身飞上高空的司马豪嗓子眼里一甜,差点没吐出血来。他低头一看,可不是么?跪在雨地里的老头儿,正是盤岭卫负责所有矿脉生产的十二个矿头之一,也是他刚刚纳入房中的,最近一段时间最得宠**的小妾的父亲。

    身体晃了晃,司马豪气得眼前一阵阵的发黑。他悬浮在半空中,头顶一道金红二色的精气冲起来有上百里高,精气中隐隐可见一头凶猛狰狞背插双翼的天狼在往来盘旋。

    阴雪歌抬起头来,向司马豪望了一眼。

    司马豪修炼的,居然不是纯正的至圣法门的功法?让阴雪歌诧异的就在这里,司马豪的身体,绝对是修炼了道门九转莲花身衍化出的某种淬体功法,所以他坚固异常。

    而他的神魂,居然兼有道门元神和至圣法门独特的神魂凝炼之法的特征,他浑身奔涌的法力,又带着佛门阳刚威猛、炽热纯阳的气息。联想到兰水心所说的一些资料,阴雪歌就更加好奇了。

    “闭嘴!”

    司马豪向跪在地上的矿头咆哮了一声。无形声浪席卷而去,跪在地上的老人身边掀起了一涟漪,地上的雨水和泥泞都被冲得飞了起来,化为半透明的水幕向四周飞去。

    怒视着白开心,司马豪浑身杀气奔涌,身体四周的雨水悄然凝聚,化为一个直径里许的透明狼头包裹住了他的身体。他紧握佩剑,随时可以一剑挥下,将白开心斩杀当场。

    误杀自家小妾满门,这事情不值一提。

    在虚空灵界。只有圣人后裔衍生出的圣族的性命才之前。其他所谓的贵民和平民么,死伤多少就是一个数字问题。甚至好些时候,这些蝼蚁死得再多,那数字也没人关心。

    但是白开心突然开口。将他司马豪误杀小妾满门的事情大吼了出来。起码大半个盤岭卫的人都听到了白开心的咆哮声。这就让司马豪没脸见人了!

    盤岭卫治下,有精锐万人队十二队,他司马豪就是其中的云豹军统军大将。素有精明能干的美誉。但是他为了对付一个蝼蚁一般的存在,居然误杀了自家小妾的满门亲眷,这对司马豪的名望,会是一个沉重的打击。

    不要说本来就和他不对付的那些人吧,甚至司马豪自己的父亲,他自己嫡亲的那些亲族,都会怀疑他的能力,甚至让他在自家的地位都被动摇。

    “白开心,你作死么?”

    司马豪怒视着白开心,现在他将全部的怒火都转移到了白开心头上。

    白开心缩起脖子,肥胖圆滚的身体藏在了司马德身后,怯生生的低声分辩着。

    “豪将军,您这是说什么呢?您杀了您老丈人满门,这一击干净利落,美妙如画呀!豪将军不愧是我们盤岭卫年轻一代统军将领中,实力能排进前……”

    白开心在这里故作恐惧的编排司马豪,盤岭卫城的城墙上,一个沙哑低沉的声音从高处传来。

    “老白,你这狗东西,你说司马豪的实力,在我们盤岭卫年青一代统军将领中,能排进前多少?”

    阴雪歌抬起头来,就看到一个身穿青铜色甲胄,满脸胡须犹如钢针一样胡乱生长着,几乎将五官都遮挡住的雄壮汉子站在城门楼子上,探出了大半个身体俯瞰着这里。

    阴雪歌深深的看了这人一眼,向他微微点头示意。

    那人扫了阴雪歌一眼,厉声呵斥起来。

    “老白,你这老奴才,老子问你话呢?”

    白开心‘嘻嘻’一笑,向那壮汉连连点头笑着。

    “大少爷问得极是,我们豪少爷,他在我们盤岭卫年青一代统军将领中,实力是稳稳当当的能排进前一百位的。谁敢说豪少爷的实力排不进前一百位,老奴都不能和他善罢甘休,一定要打他个满脸桃花,和他分辨一个青红皂白才行。”

    司马德‘嘿嘿’一乐,用力的踢了一脚白开心的肩膀,然后疯狂大笑起来。

    盤岭卫年青一代统兵将领中,白开心的实力能排进前一百位?这根本不是夸奖,而是一种极大的侮辱了。盤岭卫有十二支万人队,这是盤岭卫最精锐的力量,统军将领更是修为高深、神武精明的大将。

    司马豪能够统领云豹军,除开他背后家族的支持,他自身实力也是极强。说句公道话,他在盤岭卫的年轻将领排名中,实力起码在前三之列。

    白开心的话,实实在在的是在阴损司马豪。

    站在城门楼子上的大汉大摇大摆的抹了抹脸,‘嘿嘿’笑了起来。

    “你这老狗,倒也有几分眼力,一眼就看透了杀自家丈老子全家好似杀鸡的豪大将军的真正实力。盤岭卫年青一代将领中排名前百位?真个了不起,那怪杀得这么干净利落,杀得这么美艳动人!”

    飞在半空中的司马豪气急败坏的咆哮了一声,白开心和城门楼子上这大汉的问答,两人都几乎是用尽了全身力气在大吼大叫,整个盤岭卫城的人都能听到他们的叫声了。

    司马豪站得高,他能看到盤岭卫城的各处楼阁上,都已经有人冒雨站了出来。指指点点的向着这边比划着。他的丑事,怕是瞒不住这些家伙了,未来很长一段时间,他的丑事都将在盤岭卫的酒楼饭庄内秘密流传,成为无数人茶余饭后的谈资。

    “司!马!!信!!!”

    司马豪怒视着那满脸大胡子的大汉,一个字一个字的嘶声尖叫出了他的名字。

    “你大堂哥我在呢,小豪啊,你找哥哥我作甚啊?”

    司马信龇牙咧嘴的看着司马豪,怪声怪气的冷笑着。

    “是不是你十八岁的时候,被老子打断了两条腿的仇;你二十三岁的时候。被老子宰了你三个近身护卫的仇;你三十七岁的时候。被老子弄死了你包下来的那小娘皮的仇;还有你从十八岁一直到你今天三千七百八十二岁,和老子结下来的那些仇,都想和老子算一算?”

    司马德跳了起来,他站在龙首三趾骏的背上。手舞足蹈的向着司马信叫嚣着。

    “大哥。抽死他!奶奶的。他敢找你的麻烦,弄死他!”

    “正好咱们那位远房堂叔,司马豪他爹。也带队出征了,咱们兄弟联手弄死他,弄死他全家,等他爹回来了,报一个域外天魔攻城,司马豪力战而死就是。”

    司马德眸子里闪烁着疯狂的凶光,咬牙切齿的指着司马豪咆哮着。

    站在城门楼子上的司马信眸光一阵闪烁,他飞快的低头看了一眼城门外司马豪的百多个亲兵,突然举起手,用力的握紧了拳头。

    ‘哗啦’一下,城墙上就有近千名身披重甲的精锐冲了出来,他们手持强弩,闪耀着刺目雷光的弩矢有意无意的锁定了司马豪的身体。甚至还有几门形如床弩,但是构造比床弩复杂百倍的大家伙,也发出了低沉的轰鸣声,吞吐着巨量的天地灵气缓缓从城墙中浮了出来。

    司马豪一言不发的化身为一道金光急速离开,他飞快的划破雨幕飞天遁走,身体在雨幕中拉出了一道长达数里的水痕。

    飞出了老远,司马豪怒气冲天的声音才飘了回来。

    “司马信,司马德,老子不和你们一般计较。我有军务在身,这些天我都带领云豹军的人去巡弋我盤岭卫的领地……盤岭卫城,就交给你们留守了。”

    司马德跳着脚的怒骂起来。

    “司马豪,是男人,还有种的,给老子回来!”

    司马豪一言不发,早就全速逃跑走得无影无踪。

    他的百多个护卫一言不发的跳上坐骑,迅速策骑顺着司马豪逃跑的方向狂奔而去。

    司马信是被司马德挑拨着,真的动了杀心。在虚空灵界,圣族之间,血亲之间的杀戮,有时候比域外天魔的入侵还要血腥残酷。司马信的杀心一动,谁知道他会作出什么事情来?

    他既然敢对司马豪流露出下手的心思,那么对付他们区区百多个出身平民和贵民的亲兵,根本连借口和理由都不需要。杀光了他们这些亲兵,司马信只要事后补偿司马豪一笔不是很多的银钱,这笔账也就这么了断了。

    所以这些亲兵跑得飞快,他们甚至将法力注入坐骑的身体,催动坐骑化为一道道黑色流光离地飞起,用最快的速度逃离盤岭卫。

    除非司马豪的父亲,盤岭卫的副卫守兼监察使司马山统军返回,无论司马豪还是他的亲兵,都是不敢踏入盤岭卫城半步的了。

    “大哥,你下手太晚了!”

    司马德悻悻然的看着天空中司马豪留下的水痕,很是恼羞成怒的朝着司马信咆哮着。

    司马信皱起眉头,冷冷的哼了一声,他屈指一弹,‘啪’的一声脆响,司马豪小妾的父亲,还有那个被他父亲抢出来的男童,就同时炸成了一团血雾,迅速被雨水冲刷得干干净净。

    “急什么?咱家和他们家,有得是功夫去慢慢计较。”

    司马信冷笑连连,不以为然的摇了摇头。

    “有大哥在,司马豪翻不了天。大哥我从他十八岁的时候,就一路压制他到今天,就会一直压制他到死。”

    低下头,司马信向阴雪歌望了过来。

    “小弟,这厮是什么来路?这条鱼,可真够肥的!”

    阴雪歌镇定自若的向司马信行了一礼,一团烈火突然冲出,化为一朵火莲将他环绕在内。

    “烔焱,见过司马信将军。”(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