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八章 为难(1)(书号:13584

第二百零八章 为难(1)

作者:血红
    剑影如山,当头压下。

    白玉子臃肿的身体骤然绷紧,他灵巧的翻过身,深深的望了司马豪一眼,张嘴喷出了一道黑红二色的水线。一股深寒之气涌出,方圆里许内的雨水突然凝固成冰,‘哗啦啦’的掉了一地。

    趾高气扬不可一世的司马豪脸色惨变,他感受着细细水线中那股子可怕的寒气,一股可怕的邪恶气息呼啸袭来,逼得他元神动摇,差点从七窍中喷了出来。

    “什么鬼东西!”

    司马豪怪叫一声,脚下大片金光骤然一闪,身体突兀的出现在百丈外的一栋高楼顶部。

    白玉子嘴巴开阖一下,念诵一声咒语,水线炸开,化为一片黑红二色的雾气笼罩在司马豪坐骑独角云烟兽上。凄厉的惨嗥声骤然响起,然后就骤然停止,好似一株大树被巨人狠狠的一刀劈断,独角云烟兽沉甸甸的倒在地上。

    当雾气散开,独角云烟兽已经变成了满地黑红色的冰渣子。他的身体先是被冻成了冰块,然后邪气迸射,将他的血肉炸成了粉碎。无数冰渣洒得满地都是,隐约可见一块人头大小的冰块中,独角云烟兽身上最坚固的那根独角已经断成了三节。

    司马德仰天狂笑,大吼了一声‘好’。

    白开心掏出了一块令牌用力的晃了晃,大吼了一声‘戒备、保护少爷’!

    卫城门口的卫兵立刻冲了上来,他们手持足足有一人高的方形重盾。在司马德的面前组成了一座宽达数丈的盾墙。这些盾牌上雕刻的符箓花纹拼凑在一起,居然融合成了一道宽达数丈的灵符吞吐天地灵气,盾墙被一道厚重的灵光包裹,将阴雪歌他们护在了后面。

    司马豪惊疑不定的看着白玉子,他持剑的右手轻轻的哆嗦着。

    白玉子的修为,司马豪一眼能看透,他的修为很弱小,也就是比虚空灵界的那些平民强,应该属于虚空灵界最弱的不入流的灵兽品阶。但是白玉子吐出来的这一条水线,居然差点伤了他。

    不对。确切的说。是差点杀了他。

    司马豪怔怔的看着自己的坐骑,这头独角云烟兽,是他本命祭炼的战兽,从小以心血配合灵丹饲养。和他心神相通、有各种奇妙之处。依仗着这头战兽。司马豪也曾经踏足战场。生死厮杀了十几场,好几次差点被强敌斩杀,都是仗着独角云烟兽的速度才逃了回来。

    少了这头独角云烟兽。司马豪的战斗力起码被削掉了三成。

    而且独角云烟兽作为下品灵兽,除了速度飞快,一根独角更是擅长抵挡各种毒气毒瘴,更有破邪除魔的神效,对各种诅咒和阴鬼之力都有强大抗性。

    但是白玉子喷出的水线,居然轻松毒杀了独角云烟兽。

    司马豪难以想象,如果是他被这条水线命中,他会变成什么样子。

    想着想着,一股强烈的恐惧和后悔犹如梦魇一样涌出,司马豪浑身冷汗潺潺,双眸迅速密布上了无数血丝。他死死的盯着白玉子,突然歇斯底里的尖叫起来。

    “来人啊,将这厮给我扣押下来!有人刺杀我,居然有人敢刺杀我!”

    “召集本将军麾下士卒,居然有人敢在盤岭卫城,刺杀我盤岭卫的万人将!给我将这厮生擒活捉,严刑拷打,让他交代到底是谁派他来的!”

    一边尖叫着,司马豪一边贪婪的看着白玉子。

    那一条水线,绝对不是白玉子修炼的神通秘法,而是某种歹毒异常的毒液。这种恶毒的攻击,就好像某些毒蛇、毒虫一样,他们虽然没有任何的修为,但是他们分泌的毒液,可以威胁到很多很多强大无比的存在。

    司马豪看上了白玉子,看上了他口吐剧毒的本事,他想要收服白玉子。

    虽然损失了一头从小豢养的得力战兽,但是能够得到一条有着诡异杀伤力的宠兽,这笔买卖也不亏了。这种可怕的剧毒,司马豪已经想到了好些用处。

    百多名骑着血眼乌云豹的壮汉纷纷跳下坐骑,他们同时一拍头颅,眉心一道黑光喷出,化为一块直径三尺的,边缘带着锋利尖刺的圆盾紧握在手。他们张开嘴重重一喷,‘哼哼’几声,他们分别喷出了长刀、重剑、长矛、重斧等兵器握在手中。

    他们佩戴的头盔上一阵流光闪烁,一块厚重的,雕刻了猛兽头像的面甲从头盔内滑出,将他们的面孔遮挡起来。伴随着细微的‘咔擦’声,他们铠甲上各处关节部位,纷纷弹出了长有一尺的黑色尖刺,让他们看上去越发的狰狞凶恶。

    阴雪歌拍了拍白玉子,冷笑着看着司马豪,很是有力的大笑了三声。

    “干得漂亮,有些人太不是东西,就该好好的教训一下。可惜,可惜,你打歪了一点。”

    白玉子神色冷厉的盯着司马豪,将他死死的记在了心底。

    小人报仇,一天到晚,司马豪敢说他白玉子长得丑陋难看,作为一个标准的小人,从小立志成为一个像他老爹罗睺一样的极品恶魔的白玉子,已经将司马豪当做了生死敌人。

    不用等过几天了,就今儿晚上,找到机会溜到司马豪的卧房里去,冲着他的脸狠狠的吐上一口。

    虽然现在修为低,但是白玉子对他吃人无数,用三千冥魔之气炼制而成的冥魔剧毒,有着无比的信心。

    司马豪听到阴雪歌挑衅的话语,他跳着脚的尖叫起来。他的笑声犹如银铃一样清脆,此刻气急败坏放声尖叫的时候,可就好像上百个小姑娘被一万个地痞无赖包围了一下,那叫声尖锐难听得可以吓死荒山孤坟中的恶鬼。

    他指着阴雪歌,嘶声怒骂着。

    “这是刺客,奸细,凶手,将他抓……杀了!给我当场斩了他。”

    “不许伤到那条鱼,给我将这条肥鱼生擒活捉,不许伤到他一片鳞片!”

    司马豪大叫大嚷,正结成了阵势向前一步步逼近的百多个精锐甲士顿时一愣。白玉子的攻击如此诡异,不许伤到白玉子一片鳞片,你让他们怎么斩杀阴雪歌呢?

    但是白玉子不愧是流氓中的极品,无赖中的至尊,听到司马豪的命令,他立刻一跃而起,身体被浓郁的黑红二色云霞包裹着,大声奸笑着向那些甲士冲了上去。

    他快若旋风般绕着这些甲士急速飞行着,身体就在这些甲士微微分开的双腿之间窜来窜起,强壮有力的尾巴疯狂的抽打着这些甲士的胯下。可怜这些甲士身上的重甲,维护住了他们身上所有的致命要害,但是哪里有什么甲胄,会照顾到这种尴尬的部位?

    他们身穿甲胄和敌人作战的时候,也不可能有什么攻击是从这个方向来的啊!

    尤其是他们骑着血眼乌云豹冲锋的时候,他们的坐骑鞍子前后都有遮挡,足以防护到这一块脆弱之地。

    但是白玉子如此无耻的用尾巴狠狠的抽打他们胯下,就听得‘彭彭’巨响,十几个修为强悍,在盤岭卫都算得上顶尖精锐的壮汉同时惨嚎一声,丢下手上兵器和盾牌捂着下身剧烈的跳动起来。

    白玉子单纯用尾巴抽打他们脆弱之地也就罢了,这个无良的家伙,还将尾巴上的所有鳞片都一片一片的竖了起来,他的鳞片尖锐锋利,就和刀片一样。锋利的刀片扎进了这些大汉的脆弱之地,切得他们血肉模糊,很快就有鲜血顺着他们的大腿流淌了下来。

    这等残酷的攻击,无耻之极却又卓有成效。

    司马豪身体一个晃荡,差点没吐血倒地。

    司马德手舞足蹈的大声叫好,他一下子就深深的**上了白玉子。如果不是阴雪歌给他的心理阴影太强大,他甚至都要向阴雪歌开口购买这条神奇的,让司马豪丢人现眼的胖头鱼了。

    双手叉着腰,司马德声嘶力竭的放声笑着。

    “司马豪!你吹嘘你统辖的云豹军是盤岭卫最精锐的一个万人队,你身边的亲卫亲兵,是仅次于我父亲亲兵队的顶级精锐。看看啊,看看,一条鱼,打得你的人嗷嗷叫娘,你还有脸吹牛么?”

    “你以前在战场上的那些战功,不都是胡编乱造的军功吧?”

    司马豪一张脸黑得好似锅底,他震怒的一跺脚,一道金光从他脚尖轰进脚下高楼,上下六层、高有十几丈,表面包了一层厚重金属甲板的高楼‘轰’的一下炸成了漫天碎片。

    高楼中哆哆嗦嗦藏在角落里偷听外面动静的屋主一家齐声惨嚎,除开修为最强的屋主化身长虹带着一个家人逃了出来,其他老小百多人都在司马豪一跺脚中炸成了大团血雾。

    司马德一惊,他眨巴着眼向那炸碎的高楼望了望,没当回事。

    白开心则是瞪大了眼睛,作为盤岭卫掌控民部的高级官员之一,他对盤岭卫城外的每一栋宅邸的归属情况都了如指掌。尤其是这些靠近卫城的豪宅,他们的主人情况都被他铭记在心。

    眼看着高楼炸开,司马豪宛如一颗流星一样直冲高空,白开心运足中气,大声的尖叫了一声。(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