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七章 盘岭卫城(1)(书号:13584

第二百零七章 盘岭卫城(1)

作者:血红
    雨云堆积在天空,这是虚空灵界南方朱雀域的雨季,在漫长的三个月中,起码有两个月的时间大雨不会停歇。正是这漫长的雨季,赐予了炎热的朱雀域所有生灵繁衍生息所需的充足水分。

    浓密的丛林中,一片黛青色的山峦起伏,坡度陡峭的山坡上,一座蜿蜒数十里的山城在大雨的冲刷下静静的躺卧着。城内不时响起高亢的鸣叫声,偶尔有背生双翼的蛟龙冲天飞起,驮负着背上雄壮的甲士绕城飞行。

    整座山城以青黑色的金属城墙环绕,古朴斑斓的城墙上雕刻了无数厚重的符文,在雨水冲刷下,符文闪耀着淡淡的光芒,雨水中混杂的天地灵气,不断被这些符文吸纳进去。

    这一座城墙高有百丈,上面的符文蕴藏了浓郁的封印、镇压、禁锢、束缚的韵味,阴雪歌远远的向这座城墙望了一眼,就觉得浑身气息有点停滞不灵动。

    可以想象,当大战爆发,这座城墙上的所有符文禁制被激发,城墙周边的所有天地灵气都会被彻底冻结,攻打城墙的敌人无法飞行、无法吞吐天地灵气为己所用,所有敌人都会在这座城墙上撞一个头破血流。

    这里就是盤岭卫城,掌控了方圆十二万里广袤地域的盤岭卫治所。

    司马德的族人就居住在这里,以司马氏为核心,数十个归附在司马氏家族羽翼下的附庸家族,组成了盤岭卫的统治核心。

    城外。顺着山坡,修建了大片规划整齐的屋子和哨塔,这是盤岭卫城平民阶层和奴仆的居所。越是靠近城墙的,地位就越高,而那些地位卑贱没有任何权利可言的奴隶,他们就居住在最靠近雨林的那一片房屋内,随时可能受到雨林中凶猛禽兽和毒虫的攻击。

    顺着用铁石板铺成的大道,骑着盤岭卫特产的龙首三趾骏,阴雪歌和司马德肩并肩的向卫城正门行去。倾盆大雨呼啸而下,但是距离他们的身体还有好几丈远。就被司马德放出的一件雨伞状法宝驱散。一丝儿风气、一点儿水滴都无法碰到他们的身体。

    白开心笑容可掬的跟在两人身后,他不时的向阴雪歌望上一眼,眼眸中尽是‘奇货可居’的得意劲儿。

    散修,而且是精通炼丹术的散修。对于在卫城中名列‘人卫’一阶。财力、军力、人脉关系都处于最弱一等的盤岭卫来说。一个精通炼丹术、无依无靠的散修,真的是太值钱了。

    白开心做梦都没想到,司马德一时兴起带着几个仆役去猎杀两个可怜虫取乐。居然能碰到这样有用的人物。一个炼丹师,虽然修为弱得一塌糊涂,但是只要他真的能炼丹,那么他对盤岭卫司马一脉就太有价值了。

    哪怕他只能炼制最基本的一些辅助修炼和治疗内外伤势的丹药,对盤岭卫都是天大的好事。

    所以白开心哪怕还对司马德所有护卫都死伤殆尽的事情,稍微还有一点点疑虑,但是当他察觉阴雪歌的修为是如此的‘孱弱’之后,他也就将最后一点疑惑彻底打消。

    这点儿实力,在盤岭卫,翻不起什么浪花来。

    不说卫守司马水,就司马水身边的那些亲兵护卫,都可以轻松的碾杀阴雪歌。

    龙首三趾骏的足上有着厚厚的肉垫,奔走之时寂静无声,而且行走时极其稳当,没有半点儿颠簸。阴雪歌骑在坐骑宽厚的背上,好奇的眺望着大道两侧的景色。

    这里也有酒馆,也有茶楼,也有饭庄,一个正常的村镇应有的一切在这里都能见到。但是无论是无论是酒馆、茶楼,所有的建筑都建造得极其的厚重。而且所有的屋子造型都差不多,没有什么飞檐斗栱,一眼望去,所有的屋子都方方正正,墙壁起码有三尺厚。

    而且在墙壁的外表面,好些屋舍都用坚硬的石材包裹了厚厚一层。

    有些明显是家中颇有几分财富的,他们甚至是用金属板包裹了整个院墙,有些大院子的墙壁上,还铭刻了一些防御力非常不错的符文。

    在最靠近城墙的一列豪宅中,阴雪歌还感受到了一些阵法的波动。这些防御大阵的防御力远远比不上盤岭卫的城墙,但是也已经让现在的阴雪歌感到棘手。

    刚刚飞升的他,怕是攻不破这些豪宅的防御大阵。

    司马德已经忘记了死在阴雪歌手下的那些护卫,当他得知阴雪歌的确有一手不差的炼丹术,他的确是一个炼丹师后,他对阴雪歌的恐惧和仇恨,都已经被满心的欢喜所代替。

    他虽然纨绔,但是他也不蠢。在盤岭卫耳濡目染,他自然知道一个会炼丹的散修对盤岭卫有何等价值。

    一路上,他不时的向阴雪歌望上一眼,当阴雪歌向着这一列豪宅打量的时候,司马德眼珠一转,立刻笑着向那些宅子指点比划起来。

    “恩公,这些宅子算不得什么,都是一些下人的居所。比如说给我们盤岭卫打点农田的田头,打点药圃的药头,打点矿脉的矿头,还有给我们管教奴仆的奴头,他们和他们家人没资格住进卫城,都住在这里。”

    “不过是一些下人的居所罢了,以恩公的手段,肯定是能够在我们卫城内,得到一栋好宅子的。”

    身后的白开心‘嘎嘎’笑着开口了,他从袖子里掏出一块玉版,用神识翻阅了一阵,脸上顿时浮现出了一片喜色。

    “德少爷说得再对不过了,正好城内盤岭卫第三卫营的百人尉罗鉄军全军覆没,连带着几个在军中效力的儿子都战死了,家里只剩下了一群没用的女人。他的那一套宅子地段不错,烔焱真人正好将那套宅子和那些女人,全部接下手来。”

    ‘嘿嘿’笑了几声,白开心脸上流露出一丝诡秘之色。

    “罗鉄军生得丑陋不堪,但是他的十几个媳妇儿个个都水灵得很,尤其是他有一对儿同胞姐妹的女儿,更是水嫩得一掐都能出水,烔焱真人好福气啊!”

    阴雪歌呆了呆,回头看了看白开心。

    “百人尉,罗鉄军?他战死了,他的家属……”

    司马德不以为然的冷笑了一声,向着城门口的十几个守卫叫骂了几声,这才转过头向阴雪歌解释起来。

    罗鉄军并非盤岭卫豪族出身,千年前,他也就是一个因为资质不错,被盤岭卫收‘孩儿税’收回军营培养的幸运儿。他成年后,加入盤岭卫军,在战场上出生入死,鏖战三百年而不死,积功得了百人尉的官职,脱了奴籍,并且娶妻生子。

    但是他毕竟是卑贱出身,家族的底蕴不够。罗鉄军膝下有三子,修炼有成后,都追随罗鉄军在盤岭卫军中效力。但是小半个月前,罗鉄军带队出门巡逻时,碰到一头流窜到盤岭卫领地上的百眼魂蛛,整整一个百人队全军覆没,罗鉄军和三个儿子全部战死,一个都没逃掉。

    罗鉄军死了,他的出身又不好,娶的十几个妻妾都是贱民出身,现在家中所有男丁阵亡,根本就没人替他家做主。无论是他家的宅子,还是他这些年积攒下来的家财,乃至他的妻妾和两个女儿,都被盤岭卫的一些豪族公子给盯上了。

    只不过盤岭卫的卫守司马水这些日子正带领卫军主力,奉命远征剿灭一支侵入朱雀域的天外邪魔,他这个卫守不开口,卫城中的这些豪族公子也不敢胡乱伸爪子。

    毕竟就算要瓜分罗鉄军的家产,那也要司马水先拿走最肥厚的一块肉了才行。就算司马水看不上罗鉄军的这点家当,也要他发话了,这些窥觑已久的家伙才敢一拥而上,将罗鉄军的家当争抢一空。

    但是司马德开口却有不同了,他是司马氏一族最紧要的核心人物,最受司马水宠溺的宝贝儿子,为司马氏开枝散叶繁衍子孙后代立下了极大功劳,区区一个百人尉的家当,他拿走了也就拿走了。

    阴雪歌咧咧嘴,不吭声。

    这等黑暗无光的弱肉强食的丛林法则,没有任何人情味的残酷环境,这就是至圣法门的统治。

    就在司马德解释的这一段时间内,城门口的卫兵大声呐喊着,十几个人联手,倾尽全力的推动黑漆漆的金属城门。伴随着极其沉闷的‘隆隆’响声,盤岭卫厚达一丈二尺的金属城门缓缓开启,露出了一条深达百丈的城门甬道。

    司马德得意的一笑,摆出一副主人的架势,向阴雪歌恭声说了一声‘请’。

    狂野如雷的蹄声传来,无数点火星乱杂杂的喷溅出来,司马德‘请’字刚开口,一名身穿青黑色重甲,骑着一头独角云烟兽的雄壮大汉策骑狂奔而来。

    在大汉的身后,紧随着百多名身披重甲的魁梧甲士,所有人都骑着一水儿通体漆黑,肌肉雄壮坚硬犹如铁水浇铸而成的血眼乌云豹,宛如一团黑色的狂风奔驰了过来。

    领队的大汉胯下独角云烟兽坚硬的蹄子敲打着地面,迸射出无数火星。

    那些血眼乌云豹弹出长达半尺的尖锐爪子,低沉咆哮着划拉着坚硬的地面,同样划拉出了一条一条刺目的火光。一百多头体长超过一丈八尺的异兽结队狂奔,那声势逼得人快要喘不过气来。(未完待续请搜索飄天文學,小说更好更新更快!

    ...

    <center>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