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二百零一章 活下去的意志(1)(书号:13584

第二百零一章 活下去的意志(1)

作者:血红
    先天一气镇魂牌,上古镇神宗镇压宗门气运至宝,先天灵宝级的无上宝物。■,w⌒ww..c↗om

    上古时代,至圣法门屠戮天下,镇神宗作为道门排名前十的顶级宗门,首当其冲被至圣法门灭绝苗裔。先天一气镇魂牌,居然也在鏖战中受损,被镇神宗逃离的弟子带走,远遁蛮荒异域。

    无数年过去,先天一气镇魂牌采集日月精华,吸纳天地灵秀精气,终于伤势痊愈。这一次,也是镇神宗的一位隔代传人,得到了镇神宗残碎传承,携带镇魂牌走出蛮荒,加入珧荆命的军队,向至圣法门讨一个说法。

    阴雪歌布下的杀局,核心就在这先天一气镇魂牌上。

    这一件先天灵宝,内蕴先天大道混元紫气,厚重无比,蕴藏无穷玄妙。任何灵体一旦被钉住,就好像被整个天地镇压,任凭你有通天彻地的法力修为,也只能僵直虚空中,任人宰割。

    太古时代,有域外邪魔入侵元陆世界,那等魔头无影无迹,专门擅长吞噬修炼者的元神灵魂,一阵微风吹过,就有无数修炼者魂飞魄散而亡。但是这些入侵的无形天魔,就是在镇魂牌下饮恨,镇神宗先祖以镇魂牌一击之下,强行钉住三十六亿无形天魔,将其炼化为飞灰。

    但凡灵体,脱离了肉身的保护,就绝不可能逃出镇魂牌的克制。

    这,已经是自古以来,无数陨落在镇魂牌下的大能强者用自己的生命验证过的真理。

    兰水心被毁,神魂窜出体外。没有肉身为神魂提供庇护,先天一气镇魂牌一出,他的神魂当即被镇压当场,任凭他是上界降临的大能,有通天的手段,无穷的神通秘术,也变得呆呆愣愣,僵直在半空中丝毫动弹不得。

    神心、神圭等人嘶声怒吼,他们同时从虚空中显出身形,倾尽全力向阴雪歌同时发动一击。然后就纷纷向兰水心飞掠了过去。他们奉命来下界增援兰水心。他们无论如何都要保住兰水心的性命。

    以他们背后那位存在的手段,如果兰水心在他们面前被人击杀,而他们没有任何反应的话,他们就算返回了虚空灵界。那也是生不如死的下场。

    所以他们不顾一切的向阴雪歌全力一击后。就再也顾不得虐杀阴雪歌。顾不得欣赏他临死前的惊恐和绝望,而是如丧考妣的大声呼喝着,向被钉在了半空中的兰水心神魂冲了过去。

    隔着老远的距离。神心双手一拍,手掌中就有三枚黑漆漆的‘圣符’脱手飞出,他瞪大了眼睛,嘶声怒吼。

    “放开兰水心,否则,吾等玉石俱焚,和你们同归于尽。”

    阴雪歌的瞳孔骤然一凝,圣符,依旧是那黑漆漆的散发出恐怖气息的圣符。他曾经见到过这种圣符激发的恐怖威能,那是整个元陆世界都被打穿的恐怖力量。

    只不过,幸好他们已经有了布置。

    阴雪歌头顶一道光柱冲起来有数万里高下,光柱中一株枝繁叶茂的大树伸出无数气根,稳定了四周虚空。天地元气剧烈的翻滚着,他身边有无数奇异的阵盘、阵旗、各种用来布置阵法的奇异法宝法器一闪而过。

    同样是上古道门传人拿出的奇宝‘浑天定星仪’在阴雪歌头顶付出,阴雪歌巨树元神中无穷无尽的元神之力涌入了这座犹如无数点星光汇聚成一团的奇宝中。

    四周虚空一阵星光闪过,一股恐怖的空间震荡之力剧烈的跳动了一下,神心等人的身体微微一晃,同时被一股巨大的空间力量卷了进去。

    下一瞬间,他们的身体同时被抛出了元陆世界,在距离元陆世界还有数百亿里的虚空中冒了出来。还不等神心看清身边的环境变幻,虚空中一座杀气腾腾的大阵凭空涌现,阴雪歌不仅仅将他们挪移出了元陆世界,还将针对他们的杀阵也送了出来。

    三十六柄高达万丈的仙剑从虚空中涌现,血光四射的仙剑喷吐着澎湃的杀伐气息,无数团人头大小带着锋利棱光的血色光团从仙剑上激射而下,宛如无数流星破空,向着神心他们激射而来。

    浑天定星仪悬浮在大阵上空,四面八方无量虚空中无数星辰强光闪过,一缕缕星光穿透无量空间,不断注入浑天定星仪中,化为无穷巨力封锁虚空,压制得神心他们连破空遁逃的力气都没有。

    动弹不得,说话不能,甚至神魂想要思考都变得无比的困难。

    神心等人面孔扭曲的张开嘴,想要放声大吼,但是四周的压力太大,他们就连放声大吼的力量都被剥夺了。他们的身体‘咔咔’作响,无形的巨力碾压着他们的身体,压得他们四肢百骸都差点碎裂了。修为最弱的那些人,甚至七窍中都喷出了一条条血泉。

    “该死的,这是什么?”

    这些被困的,以‘神’为姓氏的强者都在心里怒吼谩骂。他们原本以为降临下界,帮兰水心铲除所有的反抗者,会是一件很轻松的事情。但是他们做梦都没想到,他们居然走得步步惊心,居然被下界的这些蝼蚁接二连三的冒犯,甚至现在他们还被不知名的大阵困住。

    没有经历过上古的那一场惊天大战,这些人根本就不知道,上古的那些宗门,究竟有什么样的手段。

    一团团血光沉甸甸的落在神心等人身上,打得他们护身宝衣光芒四射,打得他们身上的甲胄寸寸碎裂。恐怖的压力碾压得他们鲜血狂喷,血光中蕴藏的凌厉杀意透入他们的身体内部,将他们的内脏和神魂都一一打得重伤。

    猛不丁的,一团血光打在了神心掏出的三枚黑色圣符上。

    神心等人同时瞪大了眼睛,用尽最后的力气大吼了一声。

    三枚圣符爆开,无数黑色符文从圣符上流窜出来,化为刺目的光点围绕着他们的身体疯狂的旋转着。阴雪歌所见过的那一幕重现,而且这一次是三枚圣符同时炸开,威力远比当日一枚圣符爆发时的力量强出了无数倍。

    毁灭一切的黑色光芒横扫虚空,三十六柄巨大的仙剑在黑光中灰飞烟灭。

    地面上,遥控大阵诛杀强敌的阴雪歌等人同时吐了一口血,但是所有人都顾不得自己的伤势,而是震惊的抬起头看着虚空。无量虚空之上,大片的空间裂痕不断出现,三枚圣符同时爆发,将元陆世界稳定的虚空彻底破坏,在虚空中撕开了一条长达数亿里的巨大裂痕。

    一只赤红色的眼眸在那巨大的裂痕中一闪而过。

    虽然只是万分之一个弹指的瞬间,但是那眼眸闪过的时候,包括阴雪歌在内,所有人都有一种自己的五脏六腑都被人看透的诡异错觉。所有人都隐约觉得,他们的模样,他们的气息,都已经被某个强大得不可思议的存在给记住了。

    甚至那个强大的存在还透过无穷尽的时空,向他们发来了威胁的信息。

    如果他们胆敢出现在那个强大存在的面前,他们一定会受到灭顶之灾。

    尤其是主导了这一切的阴雪歌,虽然时间如此的短暂,但是阴雪歌硬是从那巨大无比的赤红色眼眸的瞳孔深处,看到了自己的一丝倒影。他的真形被那眼眸用不可思议的秘法神通摄了过去,他毫不怀疑,那个可怕的存在已经惦记上了自己。

    “那又如何?你,能耐我何?”

    擦了擦嘴角的鲜血,阴雪歌静静的看着那虚空中巨大的裂痕。

    那一只赤红色的眼眸,应该就是兰水心背后的靠山吧?错非是他,也不会这么快的跳出来。

    紧接着,在那巨大的虚空裂痕内,一团刺目的强光出现了。一声低沉的轻哼声遥遥传来,一只宛如玉石雕成的白皙手掌从那裂痕中拍了出来,这支手掌几乎将整个长达数亿里的虚空裂痕彻底占满。

    这手掌一出现,元陆世界的虚空中就有无量风火雷霆席卷而上,向着那只手掌轰了过去。

    白皙的手掌被打得皮开肉绽,原本白皙细嫩,没有丝毫瑕疵的手掌上立刻多出了无数深可及骨的伤口。而且一些雷火劈在那宛如琉璃一样晶莹剔透的骨骼上,硬是将那些骨骼炸得坑坑洼洼的,炸出了无数巨大的缺口。

    这只巨大的手掌却是丝毫不顾元陆世界的反扑,他带着一丝肃杀,带着一丝天神审判芸芸众生的威严,带着一丝灭绝一切的冷酷气息,从不知道多远的高空中轻描淡写的一掌按了下来。

    低沉的冷哼声传遍了虚空,所有人都听到了这个声音。

    “岂能容得尔等蝼蚁,三番五次的挑衅?”

    犹如巨大的铁锤砸在了鸡蛋上,这只被元陆世界的恐怖反扑打得支离破碎的手掌轻描淡写的穿透虚空,按在了第七颗圆月上。就看到那颗圆月上无数道流光激射而出,无数至圣法门的门人弟子驾驭着一条条飞舟和其他飞天遁地的法宝逃窜。

    偌大的一颗圆月,被那手掌一掌按碎。

    一如阳光下的肥皂泡,这颗圆月就这么消泯了,没有留下一丝烟尘。(未完待续。。)(www.. )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