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六章 震怒的傀儡(2)(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六章 震怒的傀儡(2)

作者:血红
    自从和阴雪歌厮混在一起,又经营除了如此庞大恢弘的基业后,珧荆命就彻底的悖逆了至圣法门。/ X.

    自从他领军征伐开始,他就偷偷摸摸的修炼从阴雪歌那里得来的诸般上古典籍。以他的底蕴和资质,短短数十年时间,珧荆命已经将一本《玄宝灵通赤焰宝箓》修炼到了极精深的境界。

    换成在阴雪歌本体所化的鸿蒙世界,珧荆命如今的实力就堪比巅峰金仙。

    在元陆世界,珧荆命如今的实力,也比修成神魂的巅峰级高手强出一截。

    道门功法恬淡和谐,和天地自然契合的程度远胜过霸道凌厉的至圣法门诸般功法。所以珧荆命虽然实力上已经超过了至圣法门那些巅峰级的高手,可是他依旧没有受到元陆世界的排斥。

    这一道火雷长达百里,数十道米斗粗细的雷火宛如灵蛇一样相互缠绕着,撕裂虚空向前激射,雷光纯正不见丝毫杂色,雷火威力恢弘阳刚,瞬息万里,的确是道门最正统的降魔神雷。

    手持大旗的光头大汉正得意狂笑,指挥着四方火焰闯入珧荆命大营,追杀那些最下层的低级士卒。

    猛不丁的一道狂雷当面袭来,拖拽他马车的九十九头火麒麟齐声哀鸣,这些火麒麟都是修成了元神的妖魔级人物,但是雷光迸射,九十九头麒麟被炸得灰飞烟灭,无数角、鳞、脚趾等物满天乱飞。

    雷火没有丝毫的停滞,狠狠的砸在了光头大汉的胸膛上。光头大汉惊呼一声。他手上大旗放出三重火光护住了他的身体。但是珧荆命放出的火雷宛如水银泻地一般钻透了三重火光,轻轻松松的印在了他胸膛上。光头大汉闷哼一声,身上甲胄宛如阳光下的冰雪一样融化,然后无数蚯蚓状雷霆就从他身体内喷出。

    一声惨嚎,光头大汉七窍喷着浓烟向后飞出。

    端坐在战车正中宝座上,身边矗立着数百位高大魁伟甲士,赤发、红眸、身穿红袍和赤红色半身甲,浑身有无数巴掌大小火苗不断喷出的俊朗男子怒啸一声,他站起身来,一把抓住了向后飞来的光头大汉。随手在他身上按了几下。就看到无数条极细的雷光雷火从大汉体内被他双掌吸了出来。

    ‘嗤嗤’雷霆湮灭声中,红发男子指着珧荆命破口大骂。

    “兀那狗奴才,你好大的狗胆,居然敢伤本皇麾下大将?”

    珧荆命的脸骤然耷拉了下去。他把玩着腰间佩剑剑柄上的璎珞须子不吭声。

    阴雪歌站在珧荆命身边。同样阴沉着脸一言不发。珧荆命是他的盟友。更是幽泉这一世嫡亲的兄长,他和珧荆命之间的关系有多深自然是不用多说。

    对方行事蛮横,一见面就直接攻破军营大阵肆意杀戮。说话更是如此的不客气,污言秽语中满带着滔天的恶意。阴雪歌自然不会用自己的热脸,却贴对方的冷屁股。

    但是他身边,从来不缺乏三寸舌头上不饶人的极品。

    血狼君和白玉子同时窜了出来,血狼君化为人立而起的狼妖形状,张开满是獠牙的大嘴朝着红发男子就是一通狂啸。他不说道理,也不引经据典,更不旁证别引的用任何的事例,只是单纯的,很纯粹的,用最难听的污言秽语,狠狠的问候了一番红发男子的所有女性亲眷。

    而白玉子则是趴在血狼君的头顶,摇晃着长长的舌头,宛如一条喷吐着毒液的毒蛇,用最热情的言辞,关怀了一番红发男子满门老小的人伦道德休养的问题。比如说红发男子的亲爹和他的私生女之间不得不说的故事,红发男子的亲奶奶和他的二叔之间的某些见不得人的**等等。

    这两个嘴巴上不积德的家伙,血狼君的污言秽语就好像巨斧劈砍,用最直接的最狂野的姿态攻击敌人。

    而白玉子的恶毒话语,就好像刽子手擅长的小刀,慢条斯理的一小刀一小刀的,从最疼痛的地方切割一个人最阴私部位的血肉,慢条斯理的将他凌迟碎剐。

    红发男子做梦都没想到,他只是骂了珧荆命一句,居然就引出了这两个极品!

    珧荆命麾下亿万大军哄堂大笑,在数以百万计的统兵将领的带领下,整个大营的所有防护大阵全部开启,所有士卒纷纷占据了方位,布下了一座规模庞大,绵延百万里的杀戮大阵。

    滚滚煞气直冲云霄,做好了一切迎战准备的珧荆命麾下大军刀枪闪亮,各色杀伤力巨大的战争器械纷纷腾上高空,锁定了这一群来势不善的敌人。

    红发男子阴沉着脸,狠狠的指了指珧荆命。

    在他身后,另外四辆战车缓缓逼近。在这四辆战车上,分别坐了两男两女,他们男子都高大俊朗,女子都美丽端庄,一举一动,乃至一发一须都好似妙手匠人雕琢而成,看不出任何的瑕疵。

    正因为他们全身上下没有任何的瑕疵,每一个地方都如此的完美,就透着一股子不自然的‘假’。

    在血狼君和白玉子恶毒入骨的咒骂声中,一名身穿金色甲胄,通体放出淡淡金光,宛如太阳一样辉煌神圣的俊朗男子挥了挥手,向阴雪歌冷笑了一声。

    “无耻、无知的贱人们,如果再不管教你们的走狗,就不要怪我们下手无情了。”

    阴雪歌耷拉着眼皮依旧不吭声,他慢悠悠的拔出了十方超度,默默的将体内法力倾注进十方超度中。

    幽泉看了一眼这金甲男子,凑到了阴雪歌的身边,一手按在了阴雪歌的后心上。

    四周大地微微颤抖了一下,方圆亿万里内的所有水脉元气无声无息的向幽泉汇聚而来。庞大无比的水脉元气翻滚着注入了阴雪歌的身体,经过他五行轮回神通的转化,变成最精纯的法力输入了十方超度。

    十方超度微微的颤抖着,幽泉吞纳天地元气的效率,远比如今的阴雪歌还要厉害数倍。

    有了无穷无尽的水脉支撑,幽泉吸收天地元气的速度快得惊人。经过阴雪歌的转化,十方超度尽情的吸纳着滚滚而来的精纯法力。自从阴雪歌得到十方超度这么多年后,这件异宝第一次流露出了一丝满意的情绪。

    一抹晦涩的青色宝光在十方超度表面萦绕,青光所过之处,一枚枚古朴厚重的奇异符文不断浮现。

    除开白玉子和血狼君的咒骂声。没人搭理那位高高在上。摆出了无限威严做派的金甲男子。因为他的出现,血狼君和白玉子的恶毒咒骂声,就很顺理成章的转移到了金甲男子的身上。

    金甲男子的脸色变得惨绿一片,倾听着白玉子和血狼君的恶毒诅咒。金甲男子气得浑身发抖。他哆哆嗦嗦的看着两人。突然怒啸了一声。一把拔出了身边佩剑,狠狠的向下方大营劈砍了下来。

    长有一丈左右的奇形重剑呼啸着劈出,长剑出手后。四面八方有无数白金色的气流呼啸而来,纷纷被长剑吞没。剑身骤然膨胀到了千里长短,宛如一座大山从天空崩塌下来,长剑带起了无量金色剑气,‘嗖嗖’有声的瞬间笼罩了方圆万里的一块儿虚空。

    白玉子和血狼君同时闭上了嘴,他们很是严肃的看着金甲男子的这一剑。

    这一剑内蕴藏了极其浓郁的大道气息,那是先天庚金之气特有的杀戮道韵,代表了先天最肃杀、最无情的那一脉大道法则。金甲男子的这一击,白玉子和血狼君自认他们现在和无力打出来。

    五彩佛光从阴雪歌手中飞出,五彩菩提树枝荡起道道氤氲托住了高空下落的长剑,任凭他如何的撕扯劈砍,始终无法落在大营上。

    阴雪歌看着金甲男子,慢吞吞的,一个字一个字的,很温吞水的开口了。

    “你们……”

    沉吟了一阵,阴雪歌摇了摇头。

    “你们傀儡一族,乃……”

    ‘傀儡一族’一词刚刚出口,金甲男子、红发男子,以及另外和他们身份相当的一男两女同时色变。他们勃然大怒的,指着阴雪歌嘶声训斥起来。

    “放肆!我等乃先天造化的神灵一族,什么‘傀儡’,你焉敢辱没我等高贵血脉?”

    “我等乃先天神灵,我们血脉远比尔等人类高贵百倍,不知死活的凡人,你们是在找死!”

    “我们今天来,不想和你们啰嗦。速速交出灭世巨修罗的控制权,交给我们带走,否则我等雷霆怒火之下,你们个个都要死。”

    “交出灭世巨修罗还不算,谁敢祭炼了他的,跪行出来,领罪受死!”

    “还要赔偿吾等奴隶一百亿人!其中精壮男子八十亿,美丽少女二十亿!”

    “单单是奴隶还不行,还得赔偿吾等这次劳师远征的一应费用。嗯,你们就赔偿吾等……”

    说话的,是一个身穿白色战裙,通体笼罩着一层水光的美丽女人。她不屑的看着阴雪歌等人,说出了一个让阴雪歌都吓了一大跳的天文数字。那是无数的珍稀材料,无数的灵草灵药,无数的铠甲装备,无数的法器法宝,那数量,足够律宗这样的存在肆无忌惮的挥霍百万年的!

    人家说狮子大张口,但是这女人开口索要的赔偿,哪里是狮子大开口,分明是饕餮大开口了。

    面对这三男两女的咆哮,阴雪歌的回应是祭出了十方超度,向他们五人一人同时攻了过去。

    青光闪烁,五人同时闷哼一声,身上的战甲、战裙崩解如雨,七窍喷吐着大量鲜血,被这一击打得倒飞了数百里。不仅是他们,就连他们身边的亲卫,也都被打得战甲崩溃吐血飞退。

    数十架战车上的傀儡一族的族人,还有他们战车边簇拥的,数以十万计的甲士全呆住了。

    下一瞬间,这些人同时怒啸一声,他们的身体一阵蠕动变化,变成了各色飞禽走兽,喷吐着烈焰雷火、冰霜狂风、飞刀飞剑,卷起了无边恶风乌云,向着阴雪歌他们杀了过来。(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