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 三界血歌 >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影,黑影(2)(书号:13584

第一百九十二章 黑影,黑影(2)

作者:血红
    兰水心的脸绷得通红,他怨毒的看着令狐圣人,放声的咒骂咆哮起来。``x`

    “老不死的,你说什么?棋子?哈哈,你现在还能用这种口气和我说这样的话,等我干掉了你们这群老东西,取而代之一统至圣法门的时候,你们才知道,我……”

    令狐圣人冷哼了一声,他左手突然伸出,一条手臂‘唰’的一下拉长到了七八里长,劈面就是一耳光抽在了兰水心的脸上。拥有无数神通秘术,掌握无数诡异秘法的兰水心,居然硬是没有躲开这看似简简单单的一记耳光,居然被令狐圣人一巴掌拍飞了数十丈远。

    “呱噪……无知……愚蠢!”

    令狐圣人冷厉的向兰水心瞪了一眼,右手一挥,那一朵莲花状的剑气再次凌空漫射,向着兰水心笼罩了下去。令狐圣人很显然并不想和兰水心多说废话,他直接就对兰水心下了杀手。

    阴雪歌一直默默的看着眼前的一切。

    这个生了五只眼睛的老人,居然就是至圣法门三大至圣之一的令狐圣人的分灵?

    就是这个家伙,连同他的两个师兄弟,三人联手,制造了元陆世界上古时代最为恐怖的浩劫。无数流派灰飞烟灭,无数宗门土崩瓦解,无数修士尸积如山,整个元陆世界都血流成河。

    就连阴雪歌,本来还是一颗灵智初开的鸿蒙世界树的树种,正舒舒服服的躲藏在元陆世界的穷乡僻壤中。静静的吞吐鸿蒙气息准备生根发芽呢,结果就因为三大至圣掀起的浩劫,可怜的阴雪歌被逼带着无数逃亡者子孙后裔的生命烙印,带着大量宗门的道统衣钵,狼狈的遁入了鸿蒙虚空。

    而兰水心,这个来自虚空灵界夺舍重生的家伙,同样在至圣法门内部掀起了腥风血雨。

    但是他为什么会出现在这里?

    外面正打得热火朝天,兰水心应该在外坐镇才对,他怎么会偷偷摸摸的潜到这里来?

    阴雪歌来这里,是想掠夺跨界传讯法阵。这宝贝日后终归有大用处。但是兰水心呢?他来这里作甚?

    莲花剑气漫天乱射。带着一丝娴静轻柔之美,却充斥着毁灭一切的恐怖韵味的剑气悄无声息的落了下来。兰水心怒声和骂着,身上插着的七柄狼头短刀带着尖锐的啸声脱体飞出,化为七条短短的黑光狠狠的向着莲花剑气迎了上去。

    ‘咔擦’一声。虚空中裂开了一个细小的裂痕。然后很快愈合。

    莲花剑气崩溃。七柄短刀打着旋儿被弹飞老远,而令狐圣人的飞剑,也带着低沉的鸣叫声倒弹了回来。这一击。兰水心和令狐圣人居然打了个平手。无论是法力神通,还是使用的飞剑、飞刀,都恰恰拼了个平手。

    令狐圣人皱了皱眉头。

    “你身后那位,倒是舍得。我这柄青莲意,乃是我耗费八千年苦功,萃取每日清晨无垢青莲上第一缕脱尘清气,以本命真火日夜淬炼而成一缕青莲剑意,然后融入极品剑胚,这才成就了如此一柄神兵。这剑,是我借此机会下界,送给令狐本家镇压气运所用。”

    “想不到,你的这几柄破铜炼铁,居然可以挡住我青莲意一击?”

    兰水心摇摇摆摆的从地上挣扎而起,他擦了擦嘴角被令狐圣人一耳光打出的血渍,‘吱吱’的笑了起来。

    “放屁,根本就是大放狗屁,臭不可闻!”

    他指着令狐圣人,很是不屑的叫嚣着。

    “你们这些老不死,就喜欢弄这些玄虚。什么无垢青莲上的第一缕脱尘清气?那是什么狗屁?”

    “我这七柄贪狼屠,炼制起来很简单。虚空灵界过去一万三千年,陨落的各家门人弟子超过百亿,抽取他们其中七亿人的冤魂锤炼为一体,用他们所有人的尸骸烧成骨灰浇铸为刀身,这宝贝就炼成了!”

    一把抓住一柄飞回身边的贪狼屠,兰水心‘桀桀’怪笑着。

    “老不死的,这一柄刀,就有一亿圣人世家的子弟的冤魂在里面嚎哭啊!”

    令狐圣人不以为然的看着兰水心,随手握住了青莲意,手指轻快的玩弄着飞剑,让剑锋在他手上荡起了一圈儿莹润的剑光。

    “想要乱我心意?兰水心,你还是太嫩了一些。”

    “区区数亿各家子弟的冤魂,算得什么呢?过去无数年,虚空灵界每年陨落的各家子弟都有数百万,自从虚空灵界开辟以来,八百零三家人家,陨落的门人弟子何止万兆亿?”

    令狐圣人很是温和雍容的笑着,反手一把,将那枚赤红色的印玺抓到了手中。

    “老夫亲眼见到数万个儿子、数百万个孙子被人打得魂飞魄散……嘿!”

    阴雪歌心中一阵阵的发冷,兰水心和令狐圣人的话里面流露出的意思,简直让他毛骨悚然。虚空灵界,那到底是个什么样的该死的地狱?元陆世界飞升去那一界的神魂境高手们,不会都成了他们的炮灰吧?

    似乎是感受到了阴雪歌心中的疑问,令狐圣人笑着回过头来,向阴雪歌摇了摇头。

    “不会是炮灰,只是繁衍后代的机器而已。”

    “须知道,修为越深,繁衍后代的能力越弱。我们这么多家族,想要有足够的兵力作战,就得有源源不断的新血补充。那些刚刚飞升的后辈族人,他们在飞升后的第一个一万年的任务,就是拼命生孩子。”

    兰水心‘嘎嘎’笑着,笑得无比的张狂和得意。

    “他们生下来的孩子,趁着修为不高,然后再努力生孩子,子子孙孙无穷尽。然后等他们的修为提升到了一定的层次,繁衍子嗣变得困难了。就直接送他们去送死。”

    令狐圣人淡然一笑,轻描淡写的叹了一口气。

    “那不是去送死,而是为了至圣法门的利益,去浴血牺牲。送死和牺牲,这是大不同的概念。”

    笑着笑着,令狐圣人突然眉心竖目中喷出一团拳头大小的紫金色光强光,狠狠的向着兰水心激射而去。光团快得难以形容,几乎是脱体而出的同时,就狠狠的命中了兰水心的身体。

    兰水心的身体就在那一团强光中崩解,一团浓密的黑气从他崩溃的身体中喷了出来。

    ‘嗖嗖嗖’。宛如春蚕吐丝的细微声不断传来。一条条黑色的极细的光芒在黑雾中不断抽出。这些黑色的光丝相互交错编织,很快就交织出了一个高有一丈左右,面孔光滑一片,没有五官的黑色人影。

    令狐圣人看着这静静的站在那里一动不动的黑色人影。然后重重的叹了一口气。

    “你果然不是兰水心那叛逆。以他现在的情况。他无法脱离大圂涒逆五行真光笼罩的圆月行动。他怎么可能有心情。有哪个势力潜入这里?”

    黑色人影很是诡秘的活动了一下脖子,分明是黑色的光芒交错而成的身体,但是他活动的时候。从他身体内传出了清脆的骨节响声。他又举起双手,用力的活动了一下全身的关节,然后这才发出了一声欢畅的长叹。

    他根本就不搭理令狐圣人的话,而是自顾自的绕着阴雪歌他们所在的这一片广场转了一圈,歪着脑袋死死的盯着阴雪歌看了一阵子,这才又回到了令狐圣人的面前。

    阴雪歌万分警惕的看着这个黑色的人影。

    虽然他身上没有任何的异样气息流露,但是阴雪歌本能的察觉这个家伙很危险。

    极度的危险,远比令狐圣人给他的威胁感还要强烈百万倍的危险。这种感觉,就好像这个人影本身就是天地间一切‘危险’的集合体,他的存在对于整个世界、对于所有生灵,都是危险的。

    十方超度微微颤抖了一下,阴雪歌紧握住了十方超度。在他眉心中,空渺道人留下的道宫,也轻微的颤了颤。

    令狐圣人也没吭声,他只是静静的看着黑色人影。

    过了许久许久,一直盯着令狐圣人打量的黑色人影终于‘开口’说话了。

    虽然脸上没有五官,但是一道极其沙哑、无比浑浊、拖泥带水让人耳膜都很是酸痛的声音就从黑色人影的身体内传了出来。

    “你……居然……用……分灵……下界。”

    “这一丝……分灵……降临……此处……所有耗费……怕是……要顶上……你……三千年苦功?”

    “区区……兰水心……你们……如此……看重?”

    令狐圣人冷笑一声,他看着黑色人影,语气中不自觉的就带上了一丝冷厉怨毒之气。

    “兰水心要坏我等根基,我们能不看重么?若是我不动用分灵亲自下界一次,事情可就无法收场了。”

    黑色人影沉默了一阵,他手一指,七柄贪狼屠悄然飞到了他身边,围绕着他的手掌轻快的飞舞跳动。

    “怎会……无法……收场?”

    “你们……将……至圣法门……在下界……根基……交出……自然……收场。”

    令狐圣人冷冷的看着黑色人影,语气变得无比的冷淡。

    “你觉得,可能么?”

    “为什么……不……可能……你们……在……虚空……灵界……根基……稳固。”

    “下界……基业……无用了。”

    “谁说我们下界基业无用了?有大用。”

    黑色人影沉默,良久的沉默。

    过了许久许久,他才无奈的摇了摇头。

    “这么多……年……我们……第一次……面对面……交流。而且……是在……这里。”

    “没得……谈了?”

    令狐圣人沉吟了许久,他才缓缓的摇了摇头,很是郑重的向黑色人影行了一礼。

    “我们师兄弟三个,一致觉得,没必要谈了。”

    黑色人影扭了扭脖子,七柄贪狼屠就向令狐圣人凌空斩杀了过去。

    “很好……去死……我……灭你……满门。”(未完待续。。)
加入书签
投推荐票

U乐娱乐老虎机官方网站

百度360搜索搜狗搜索